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人即地狱+囚犯医生+M]主角的恋爱生活 应怀袖 >

小说:

[他人即地狱+囚犯医生+M]主角的恋爱生活

作者:

应怀袖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11

周末很快就到,罗以载带着徐文祖一起赴宴,两人穿的都是正装,样式差不多,只有颜色的区别,照常是徐文祖开车,只要两人一起出门,罗以载就不用自己开车,徐文祖解释这是为了报答他的收留。

“罗医生,好久不见,这位是……?”吴正熙本来就显年轻,现在一身韩服妆容艳丽,更是不像上了年纪的,她正和几位女士聊天,余光见到罗以载来了,连忙热情地迎上来,亲自为他们引路。

“祝贺您。”罗以载先是递上他和徐文祖准备的贺礼,又介绍道:“这是徐文祖徐医生,是我朋友,还望您不要嫌我冒昧。”

“当然不会,罗医生是我的恩人啊。”吴正熙热情的和徐文祖互相问候,又聊了很久才迎向下一个客人。

徐文祖知道自己就是个路人,从头到尾都保持着自己的定位,罗以载也不是喜欢交际的性格,等到宴席结束,客人陆陆续续的告别,罗以载专门留到最后,和徐文祖一起过去找郑检察官谈谈。

“听说李载焕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都是熟人,罗以载略过了客套,直接说明来意。

郑检察官知道他估计是有事想说,邀请两人到一旁坐下详谈,顺便还疑惑地看了一眼徐文祖。

“罗医生的意思是?”郑检察官和吴正熙坐在一边,徐文祖罗以载坐在对面。

“他当时申请的是因病关押中止,但是现在为什么健康到能出去玩了?”罗以载知道这个案子的后续也是郑检察官负责。

郑检察官想说什么,犹豫的看了眼徐文祖,没说话。

罗以载注意到他的举动,安抚道:“徐医生是能够相信的人,您直说就好。”

郑检察官叹了口气:“虽然他现在确实是和生病扯不上关系,但是他毕竟是泰强的少爷,想让他再进去很难啊。”

“不用那么麻烦,”罗以载一开始就没想过让李载焕被关押,“您只需要重新检查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我重新检查,让李载焕再次伪装成患病的样子?那检查通过了也没什么用啊?”郑检察官不太懂他这样做的含义。

“他之前是我帮忙的,这次我不准备插手,不过有些事想请您帮忙,”罗以载将自己的安排解释清楚,“您只需要做出一副例行公事必须检查的样子,将徐医生——”他示意了一下徐文祖,“安排到李载焕身边就好,毕竟谁都不想得罪泰强集团,虽然检查不能作假,但是让负责检查的医生偷偷开点后门还是可以的,您说对吗?”

郑检察官和徐文祖都消化着罗以载的想法,郑检察官思考一会,慢慢开口:“罗医生的意思是,将这位徐医生,安排成负责检查的医生之一,再送到李载焕身边去?”

“这对您来说不难吧?”罗以载笑道,“后面的事情,都不用您费心了,毕竟您没做什么过分的事请,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虽然罗以载说的很轻松,但是郑检察官总觉得哪里不对,罗以载这么费心思的将自己人放到李载焕身边,什么都不做当然不可能,要是他做了什么事,那可能就不好收场了。

一直没说话的吴正熙见自己丈夫犹豫,连忙扯他的衣服:“这点忙当然可以帮,不过,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担不起的责任,罗医生能负责吗?”

“当然。”罗以载不担心这一点,“出事了当然不会是郑检察官的责任,我保证。”也不会是他和徐文祖的。

“行,我去安排。”郑检察官最后还是答应了,和两人商量了时间安排,差不多半个月后,徐文祖就会以检查医生的身份进入泰强医院了。

“我需要做什么?”晚上回家,徐文祖询问罗以载。

还是书房,尹宗佑在边上写小说,罗以载徐文祖办公,和之前一模一样。罗以载一边写着什么一边说:“李载焕的治疗现在是宣民植负责,他曾经是西首尔指导所的医疗科长,也就是我的前任。”

翻了一页继续写:“现在是泰强医院VIP医疗部门的部长,也许不久之后就成院长了。”

他将自己写的东西撕下来递给徐文祖:“徐医生要辛苦一下,做到这些就好,宣民植的资料我整理过,已经发给你了。”

徐文祖看着写的简洁明了的纸张,有些无奈:“把李载焕折腾的生病,还要做成是宣民植的责任,罗医生真是相信我。”

“当然。”罗以载完全不觉得他会做不到,“口腔科总有些麻烦的病,比如纵膈感染,我们之前不是讨论过吗?”

“既然罗医生这么相信我,我当然不能让你失望了。”徐文祖已经接受现实,开始思考具体的办法了。房间里的三个人又回到一言不发各自忙碌的状态。

第二天还是周末,难得徐文祖要去诊所值班,忙的没时间休息,罗以载闲着没事,又看尹宗佑整天写小说,一时兴起带他出门散步。

森林里比外面安静很多,罗以载和尹宗佑边走边闲聊,又告诉他不久之后徐文祖会忙的没时间回来住,到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罗以载也很忙,还有值班安排,尹宗佑估计会自己在家住几天,他没什么反应,每天也就忙着看书写作,倒是罗以载有点担心,尹宗佑一写书就容易忘记休息,更别说三餐规律了。

等到晚上回家,罗以载和徐文祖商量了一下,准备找点事情分散尹宗佑的注意力,现在他们都回来吃晚餐,尹宗佑才能保证有一餐是正常的,到时候他们两都不在,周围又没什么人,有什么事也不方便。

徐文祖照常去诊所上班,罗以载自己开车去指导所,闲下来就思考解决办法,他在指导所周围逛了几圈当做散心,突然看见了什么。

他回家的时候徐文祖已经回来了,尹宗佑正在问一些关于伤口的事情,徐文祖认真地给他解答。两人就坐在客厅,听见门锁的声音同时转头,看见罗以载抱着一个纸箱进来。

“什么东西?”徐文祖上前接过纸箱,他以为是公务或者资料,但是箱子很轻,像空的一样,有点好奇。

“给他的。”罗以载先去洗手,朝尹宗佑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和自己有关系?尹宗佑放下手中的书,坐直身子。

“打开看看,我在指导所旁边捡到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徐文祖和尹宗佑等到罗以载过来一起坐下,才打开箱子。

“喵~”箱子里是一只小小的猫,眼睛是漂亮的天蓝色,白色的毛有点凌乱,软软的小声叫着。

“猫?”尹宗佑立刻兴奋起来,他很喜欢猫,不然在考试院的时候也不会偷偷喂。罗以载正是想到这件事情才把猫带回家。

“我问了朋友,这是布偶猫,肠胃比较脆弱,但是性格很好,你想养就留下吧。”罗以载特意强调布偶猫的肠胃不好,尹宗佑当然会按时喂猫,他自己顺便还能按时吃饭,平时家里没人,尹宗佑也有猫陪着,一举多得。

尹宗佑小心翼翼的抱起猫,罗以载还买了一些必要的宠物用品,尹宗佑笨拙的安置好,书都不想写了,坐在地上和它玩。

“真是好办法。”徐文祖由衷的感慨。

“谢谢夸奖。”罗以载不客气的收下,“对了,你喜欢猫吗?”他现在才想起来问徐文祖。

“……”徐文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的意见已经可以被忽略了,叹气,“要是我不喜欢,罗医生会把猫扔出去吗?”

“你过敏吗?”

“不过敏。”

“那为什么要扔出去?扔了你陪他玩?”罗以载干脆利落的拒绝,他也喜欢猫,既然没人过敏,徐文祖的意见就可以忽略了。

“……”还真是忽略啊,徐文祖感觉哪里不太对,“罗医生……什么时候对尹宗佑这么好了?”明明最开始他们是同类,关系才会好起来。

罗以载看他一眼,有些责怪的意味:“之前那些人都把他吓成什么样了,要不是你们那么对他,尹宗佑会变成现在这样吗?”多可怜的孩子,变成这样,当然要多照顾一点。

“你之前也没这么照顾他啊?”徐文祖莫名其妙,之前尹宗佑倒地上都是他扶的,罗以载根本就不管,现在怎么又成他不够关心尹宗佑了?

“因为之前我和他不熟悉,现在熟悉了所以照顾他,你不是一直想这样吗?”罗以载也很奇怪,徐文祖之前像是怕他把尹宗佑赶出去一样,一直说尹宗佑多好,现在又不高兴了?

徐文祖有点被绕晕了,不知道怎么解释,好像也没问题?

他没说话,罗以载也结束了这个话题,走到尹宗佑身边和他一起逗猫,顺便商量着:“明天我早点下班,有全天开业的宠物医院,我回来接你,带它去做个检查,再去宠物店里买点玩具零食之类的,这样安排可以吗?”他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尊重别人决定的人。

尹宗佑当然答应,两人又开始讨论给猫取名。徐文祖被冷落在一旁,独自查资料,没人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