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天赐良缘之追夫记 孺稚 > 第八章 重遇萧毅

第八章 重遇萧毅

小说:

天赐良缘之追夫记

作者:

孺稚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16

“墨扬,我们回家吧。”

按下酸楚,湘湘主动上前挽着他的手。

“放开。”

疏冷的声音,漠然的目光直盯着她的手。

不舍地讪讪松开,紧跟在他身边,小声嘟囔:“墨扬,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不能对我好点吗?”

面无表情,自顾大跨步向前,湘湘得小跑才不至于被他落在后头。

“湘湘,你什么时候来云城的?”

寸头,西裤白衬衣,小麦色的皮肤,阳光帅气的萧毅夹着个公文包,在阳光下惊喜地望着她。

“我昨天才刚到,正准备找你呢,你什么时候有空?”

这大半年,萧毅帮她把房子都租出去了,每个月都按时把房租邮寄给她。

这次来云城,她准备好好谢谢他。

“我现在就有空,走吧。”

萧毅过去拉着湘湘,想了一下,对墨扬说:“我前两天碰到安琴了,她越来越漂亮了,你小子有福了。”

墨扬睨了他们一眼,湘湘心虚地掰开了萧毅的手。

“墨扬,我有事,下午再回去。你……呃……”

湘湘话都没说完,墨扬一大跨步走远了。

“湘湘,你和他什么情况?”

“我和他……”

刚想分享一下拿证的喜悦,忽然想起墨扬的四年之约,湘湘的心沉了一下。

“他爸爸到我们村投资开发度假村,跟我爸成了朋友,我们一家来云城玩,现在住他家里。”

“你自己不是有房子吗?住云城花园去,租客有事离开云城,刚退了租。”

萧毅很开心提议。

“你怎么搞的,赶紧又租出去呀,不然我又亏大发了。”

随手就想给他敲一响栗,却被他轻松躲开了。

“包租婆真是名不虚传,又凶又抠。”

“萧毅,有本事你别躲别跑呀,恃着腿长欺负人呀。”

湘湘追着嘴欠的萧毅跑,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后方拐角处,墨扬回头看到他们闹腾的一幕,脸越发阴沉掉头就走了。

“我们现在到底去哪呀?”

追上萧毅,看着他停在眼前这一栋临街小洋房门口,湘湘问。

“这房的女主人委托我打离婚官司,你陪我进去谈完事情,再去吃饭吧。”

“你真的开律师所了呀?”

看到萧毅把手往头发一抹,得意地半扬着头,湘湘也很为他高兴。

之前就听他说,他也要创业,不愿听从分配做公务员,没想到,速度还真快。

“袁助理,请陪本律师进去见当事人吧。”

萧毅伸手邀请。

“不好意思,萧大律师,请自个进去吧,我在外头等你。”

开玩笑,本姑娘才刚拿到红本本,离婚案,应避而远之。

墨家,墨扬一进门,大家就都围上前去看着他。

“墨扬,我们家湘湘呢?怎么不见她?”

袁家妈妈看了看后面,没看到湘湘,不由着急问。

“对呀,你们不是去领证吗?湘湘人呢?结婚证呢?”

墨家奶奶也着急伸出了手。

一言不发,从口袋里拿出结婚证递给奶奶,墨扬就准备上楼了。

“证都拿了,你这小子,怎么不和湘湘一起回来?你是不是又欺负她了?”

墨家爷爷急得一把拉住了墨扬。

“你敢欺负我姐,我就……”

袁天寒刚冲上前,发觉自己虽一米七了,可还是比他矮一个头,只好任由袁爸爸往后拉。

“爷爷奶奶,你们别急,湘湘肯定是在外面有事,一会准回来。”

袁爸爸安慰护着自家姑娘的两位老人,之前他还有点担心,现在看到他们的态度,他放心了。

“她说下午回来。”

墨扬无奈叹了口气,遇到袁湘湘这个女人,他真的倒霉透了。

“亲家,看看这结婚证上的合影,两个孩子多般配呀!”

松了一口气的墨家奶奶,打开红本本,高兴地叫大家过来看。

“老婆子,证都领了,现在虽还不能摆宴席,但结婚的被单得买,婚房今晚得给他们弄好,赶紧叫秋月买东西回来。”

袁家爷爷戴着老花镜,把红本本看了又看,想到墨扬的态度,想着还是得让他们住一屋,这样也好培养感情。

“湘湘还要上学,这个不大好吧?”

袁妈妈还是担心女儿会吃亏。

“这肯定不行,要是姐也像村里燕子一样,结婚没多久就生孩子怎么办?我姐还怎么念大学?”

袁天寒看着那红本本就觉得碍眼,现在他们居然还想着让姐跟那个冷面人住一屋,他要坚决反对。

“天寒,这是大人的事,你回屋看书去,不会做的找你姐夫教你。”

墨家爷爷开始撵他回屋去了。

“天寒,你小孩子不懂别乱插嘴,回屋去吧。”

袁爸爸也觉得这话题儿童不宜,虽说他快十六了。

这头他们在争论要不要让湘湘他们住同一屋,那头墨家奶奶已经喜滋滋地打完电话了。

“秋月一会回来,就会把婚房的新床单买回来,现在我要去墨扬房间收拾一下。老头子,你跟我一起上去,免得那小子**不干。”

墨家奶奶拉起爷爷的手,就往墨扬房间走去。

“爸妈,哪有你们这样做父母的,姐还没开始上大学,你们就让她嫁了,现在还要让他们住一间房。你们气死我了!”

郁闷的袁天寒只能回屋继续郁闷。

“奶奶,你们要干什么?”

看着奶奶把袁湘湘的衣服往他衣柜里挂,墨扬很想骂人,可看着爷爷时不时又捂着心口咳几声,他只好忍着。

“墨扬啊,爷爷已经83了,爷爷就想早点抱上曾孙,这最后一点心愿,你也不愿意成全爷爷吗?咳咳……”

“爷爷,我已经满足你的心愿,去领证了,再说我们已经说好了四年不许公开,以免影响她念大学。”

面对着耍无赖的爷爷,墨扬充满了无力感。

“证都领了,不住同一屋,那像什么话?曾孙子可以等湘湘毕业再生,可你们必须住一起,不然,不然爷爷就不活了,咳咳……”

“老头子,别激动,墨扬,还不赶紧答应爷爷,哎哟,奶奶心口也堵得慌呀。”

墨家奶奶边帮爷爷顺气,边一手抚着自己的胸口。

墨扬感觉自己彻底被打败了。

“我答应让她住进这个房间,但爷爷,你现在要跟我到医院去检查身体。”

“老婆子,估计是湘湘昨晚的药膳粥起了作用,我没事了,亲家还在楼下,我们去陪陪他们。”

爷爷气不喘,精神气也十足了,和奶奶手拉着手,笑着下楼去了。

墨扬无奈抚额,觉得衣柜里那个女人的衣服特别碍眼,却又不敢丢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