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不做人了 酒矣 > 8. 不做人的第八天

8. 不做人的第八天

小说:

我不做人了

作者:

酒矣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0-20

当被为首的那只塔克虫族载着走出洞穴,顾淮很快感知到他周围这些塔克虫族身上那些不舍和难过的情绪都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明显的喜悦。

因为这样的情感变化,顾淮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原来这些塔克虫族刚才的不舍情绪并不是对这个星球,而是对他。

不舍得就该一起走,顾淮想得非常直接,现在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他很快又弯下眼梢。

既然是要离开这个星球,这些塔克虫族马上想到它们藏起来的那些果实,还有青年给它们做的伞,顿时又准备往洞穴里走。

可又怕青年会误会它们想不要他了,这些塔克虫族本能地用上了最高的移动速度,没几秒就完成了往返过程。

顾淮看着这些塔克虫族从洞穴里带来的东西,他在正载着他的这只塔克虫族肩上轻拍了拍,温声说:“果实再不吃会坏掉的,伞的话,离开这个星球应该也用不到了。”

在星际时代,肯定已经有了更方便的遮阳挡雨工具,而且这些临时做出来应对雨天的伞做得并不好看,顾淮用他的交换能力只是做出近似于伞外形的道具,实际还是有挺大差距的。

但听见顾淮的话,这些塔克虫族这时却罕见地表现出了固执,第一次没有选择顺从。

它们把果实和伞都一起带上了,果实准备等到实在快要坏掉的时候再吃,而青年送给它们的挡雨工具,等去到新的星球以后,它们要再找个地方藏起来。

不知道这些塔克虫族拿着的长柄道具是什么,但在旁边看见这一物品的高等虫族们都忍不住暗暗多瞄看了几眼。

这是王送的礼物……

一发现这一点,这些高等虫族登时就羡慕得不行。

这样的礼物是独一无二的嘉奖,他们也希望能有机会拥有。

即使不是像这样亲手做的东西也可以,就算青年只是送他们一颗在地上捡到的小石头,他们也会觉得高兴。

因为不能主动讨要,这些高等虫族在这时只能眼巴巴望着,表面上沉默地什么都不说。

战舰靠近在离洞穴出口很近的地方,顾淮被体型庞大的塔克虫族载着往外边走了没多久,他们很快走到了这艘尤拉战舰面前。

这是顾淮第一次亲眼看到真实的宇宙战舰,原本只在科幻电影里才能见到的虚拟事物乍一下出现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作为一名编剧,顾淮不由得眼睛一亮。

冰冷的黑色战舰即使静止不动,看起来也是极具压迫感的庞然大物,没有人会怀疑这艘巨大战舰在战场上的对战能力,虫族的尤拉战舰就算与目前星际中设计最尖端的战舰相比也毫不逊色。

然而顾淮刚刚走到这艘尤拉战舰面前,都没来得及多欣赏两眼,这艘外形无比庞大的尤拉战舰就突然出现了异常。

“咔哒——”

“咔哒、咔哒——!”

声音从战舰内部响起,这艘尤拉战舰的舰身此时肉眼可见地出现了震颤。

顾淮还没反应过来,在他面前,这艘体积庞大的尤拉战舰竟然在地上打了个滚,扬起阵阵尘土。

真·硬核·打了个滚

地面顿时被牵连着出现震动,而震动结束后,这艘尤拉战舰把自己身上能发光的舰灯一闪一闪地亮起来,像是为了吸引它面前黑发青年的注意力。

“尤拉看见您之后太兴奋了,所以……”阿尔杰在一旁低咳了声解释。

也不能怪这艘尤拉战舰的反应会这么大,能够载着王航行,这实在是莫大的荣誉。

假如现场有两艘尤拉战舰,阿尔杰觉得它们甚至会为了由谁来载着青年这事打一架。

听阿尔杰这么说,顾淮才记起来在他之前接收到的传承信息里有这么一条——虫族的尤拉战舰是拥有自我意识的生物战舰。

尤拉也是虫族的族群之一,除了尤拉族群以外,虫族还有四个族群,分别是塔克、艾萨多、利诺、卡繆。

这五个族群分别有着各自的不同特征,比如顾淮最熟悉的塔克虫族,族群的特征就是好战,在虫族所有族群中最为凶悍,战斗中会视情况会进入狂暴状态。

尤拉拥有拟态变形的能力,通常作为生物战舰存在,发挥运输和成为太空武器的作用。

艾萨多族群则是虫族中精神力最强大的族群,出身于这个族群的虫族一般都擅于计谋,同时在种族中也最为擅长异能,但相对的身体能力不如其他族群。

而利诺族群在虫族中的定位是刺杀型,作为暗杀者,正面战斗不如塔克虫族,但十分擅长隐匿、追踪和利用各种毒素,为了捕杀猎物会非常有耐心。

最后是卡缪族群,和其他族群相比,这个族群的虫族各项能力都显得很平均。可他们也是唯一一个在必要时会消耗生命力换取恐怖爆发能力的族群,并且会将自爆作为杀敌手段。

仔细感知,顾淮很快感知到了这艘尤拉战舰的情感。

看着前边对他雀跃闪烁着的舰灯,顾淮让载着他的塔克虫族走近这艘尤拉战舰的舱门,然后他抬手在战舰冰冷的舱门上摸了摸。

一被青年碰到,这艘尤拉战舰顿时整个安静了下来,舰身不再震颤,只把外边亮起的舰灯变成漂亮的天蓝色。

在星际的许多地方,红色灯普遍代表着警戒、禁止或敌对之类的意思,而天蓝色是友善。

“咔哒。”轻轻地发出声音,这艘巨大又冰冷的尤拉战舰努力向青年表现出它的喜欢。

“谢谢你。”顾淮认真地说。

喜欢是种难能可贵的情感,无论是多是少,短暂还是长久,顾淮一直觉得,这种单纯的喜欢非常珍贵。

顾淮的这句话让这艘尤拉战舰亮起的天蓝色舰灯又缓慢地闪烁了一下,而在顾淮被塔克虫族载着进入舱门时,这艘尤拉战舰的舰灯就维持着规律的频率一闪一闪,光是看着都能明白这只尤拉此时的高兴心情。

人员很快全部进入战舰,在亚尔维斯的默许下,顾淮自动拥有了在这艘尤拉战舰里的最高权限,他被银发虫族带领着进入了战舰的指挥室。

“首领,我们现在要去哪个星球?”阿尔杰询问着,目光在这时却移到不远处的黑发青年身上,“带着王,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找个好一点的星球安顿下来……”

“回图瑟。”亚尔维斯简短回答。

图瑟星,即虫族第一军团的首都星,作为虫族的大本营之一,图瑟星所在的星域几乎没有其他种族的舰队胆敢踏足。

即使是商贸需要路过图瑟星,这些星舰也会选择绕道走,生怕一不小心在这片星域里撞上虫族的尤拉舰队。

听见的这个回答令阿尔杰眼睛一亮,窃喜不已。

阿尔杰刚才其实都想直接说,要不他们回图瑟吧,但不敢直说只能委婉地暗示,没想到真能如他所愿。

虽然他们首领是虫族第一军团的军团长,可作为领袖待在自家首都星的日子却屈指可数。

政务什么的全都甩手给了待在图瑟星上的参谋长,阿尔杰甚至都有点怀疑,他们首领还记不记得图瑟星长什么样子。

顾淮对会被带去哪里没有意见,总归会是比废弃行星要好很多的地方,所以他在这时也没有开口问图瑟星是什么样的,想着去到以后他自己用眼睛看就好了。

在战舰指挥室有能看见外边星域的透明窗,顾淮这时已经好奇着走过去观察了。

黑色的宇宙像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这本该是令人畏惧的,但又因为许多星球的点缀,这片黑暗变得灿烂而瑰丽。

只从声音也能辨别青年走到了什么地方,坐在指挥位上的亚尔维斯没有说话,只是在这时用手指划动了下操作面板。

而下一刻,整间指挥室周围的墙壁都变得透明。

这样子就更方便看外边了,顾淮第一反应是高兴,然后他不由得回过头去看一眼正冷漠坐在指挥位上的那名银发虫族,视线在对方蒙着黑色眼罩的眼睛上停留了两秒。

说是眼罩,其实更该说是一层黑色不透光的布料吧,蒙住眼睛,很随意地绑在了后边。

“亚尔维斯……你们的首领为什么要蒙着眼睛?”之前一直没有机会问,顾淮此时小声地问站在他旁边的阿尔杰。

其实这个音量,他们首领完全能听得见……

阿尔杰在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如实回答说:“因为有形的事物会让首领想要破坏。”

只要看见,就会不断产生破坏的欲望,蒙上眼睛看不清具体形态的话就会好一些。只是即使这样,听见的声音也还是会让他们首领觉得吵闹。

因为声音在间接提示着事物的存在,所以烦躁感就会累积。

为了不影响战斗,听觉和视觉最多舍弃其中一样,而听见声音比直接看见要容易忍受,所以他们首领把眼睛遮挡了起来。

“这样吗……”这个原因是顾淮怎么也想不到的,因此他微怔了一秒。

“很多时候听着声音,首领他都会觉得吵闹,然后就心情不好。不过这比起让他看见东西要好多了,有一次在战斗的时候,敌人故意把首领的眼罩给弄掉了,结果整个部队就被首领一个人收拾得干干净净。”回想起那次战斗,阿尔杰都还有点心有余悸,他们首领陷入狂暴的时候压根不分敌我。

眼罩大概能算他们首领的一项禁忌,这在整个虫族里应该是公认的事情了。

这样感觉很辛苦,顾淮只代入想想都觉得这是很难以忍受的事情,他不由得沉默了。

而在这时,阿尔杰很快转换一个话题,他垂下头问:“您之前睡了好几个小时,现在是否想要进食呢?您的蛋壳等回到图瑟星以后,属下会让人将它磨成粉,跟普巴诺树汁混合食用会有更好的营养效果。”

蛋壳磨成粉是成了……奶粉?

这个联想让顾淮表情微妙了一瞬,但他还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至于进食,顾淮摸出口袋里的蛋壳零食,咔嚓咔嚓两三下吃完。

由于精神力还在幼崽阶段,顾淮觉得自己现在可能是真的有吃饱就睡的迷之设定,就算顾淮对这一点再怎么无奈,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吃完零食以后又有点想睡觉了。

没多久就昏昏欲睡,顾淮最终认命地靠在指挥室里的一张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等顾淮入睡,拥有待在这间指挥室权限的少数几名高等虫族都放轻了手头上的动作。

亚尔维斯从指挥位上站起来,走到正靠在座椅上睡觉的青年面前,站定着低头“注视”。

阿尔杰在旁边看着,忽然看见表情冷漠的银发虫族伸手碰到青年的唇角,然后顿了一下,把青年不小心沾在嘴角边的一点蛋壳碎末拨走。

被体温低凉的手指碰到唇角,青年在睡梦里往旁边稍微偏了偏脑袋,淡色的唇刚好就在亚尔维斯没移开的那根手指上轻轻擦碰了一下。

这一瞬温暖柔软的触感让亚尔维斯立刻收回手,他面无表情,身后的银灰色尾巴在这时无意识上下轻甩了一下。

大概过去了几秒,亚尔维斯抬起头,用低沉冷淡的声音对站在旁边的阿尔杰问:“他是什么样子的?”

“您是说……王吗?”阿尔杰反射性问出口,问完以后马上又觉得自己多此一问。

“王长得很好看。”要让他描述青年的长相,阿尔杰觉得这实在是太为难他了,因为他开口就会想说青年长得好看、特别好看,全星际最好看的人一定是他们的王。

勉强组织了下语言,阿尔杰说:“嗯……王的头发是黑色的,特别柔软。眼睛跟我们不一样,是像人类那样瞳孔是圆形的黑色眼睛,笑的时候看起来很温柔。”

这样的语言描述实在很难勾勒出一个人的样子,不过亚尔维斯听着,片刻后还是嗯了一声。

坐回到指挥椅上,亚尔维斯抬起手碰了碰蒙在眼睛上的黑色遮挡物,手指触碰到边缘,在上边停留接近两秒,最后又重新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