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我与大佬一个空间 花心者 > 教教我嘛

教教我嘛

小说:

我与大佬一个空间

作者:

花心者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1

他侧了侧身,望见不远处的大老虎摇了摇脑袋,勾头‘吼’了一声之后蓦地冲了过来,刚要提醒宝妤小心一点,便见宝妤宛如一道闪电一般,比那大老虎速度快了几倍,只一瞬间便到了大老虎跟前,一脚踢去,大老虎整颗脑袋朝一边歪去。

宝妤摁着那脑袋,一个飞身而起,从上至下勾脚又踹了它一下,待落地时一掌击去。

砰!

大老虎再度撞到不远处的山石上,任它小山一样的身子,在宝妤手里也完全无任何招架之力。

大老虎张开大嘴,猛地一喷,一道十几米长的火柱射来,宝妤抬手挡住,逆着那火几步上前,又是一个回旋踢将那大老虎踹飞。

大老虎脑袋磕在石头上,晕了一下,宝妤正要上前再给它一击,大老虎忽而扇起了翅膀。

一阵烟雾四起,大风朝她这边刮来,宝妤用手遮了一下眼睛,待手放下,那大老虎已然踩着云雾上了天,挂在半空中含着恨看着她。

啪!

宝弈手里的丹药掉在地上,嘴巴张的老大,好半天没合上。

宝妤是不是厉害过头了?

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便如那杀神转世,一拳一脚皆流畅无比。

其实用的体术很是平常,当初没那座雪山的时候他和宝妤偶尔都要上山,不是挖人参便是打猎。

宝弈的体术都是他教的,但是不知道为甚么,被她用出来居然这么强。

那体术要是有用的话他早就用了,连箭都射不穿那老虎的皮肉,更何况他的三脚猫功夫。

没成想宝妤使出来每一招皆带着大威能,将那老虎打的不敢落地。

宝弈木偶娃娃一般,呆愣愣蹲下身子捡起丹药,动作一大,登时扯的伤口生疼。

他受了很重的伤,背后上,肩膀上,一只胳膊上也被那老虎的爪子划伤,低头看了看,血肉模糊中还带了些焦黑,是被烧的。

他及时跳进水里才灭了火,但是那水是热的,疼痛可想而知。

方才避难的时候情况紧急没留神,现下没有危险的,一抽一抽的疼。

他倒抽一口凉气,丹药没捡回来,反倒累得自己跪了下来,疼的额头冒汗。

“蠢货,快把丹药给我!”

空中突然传来声音,他抬头才惊奇的发现那大老虎居然说话了。

“你不过区区一个蝼蚁,即便吃了丹药也没有资格修炼。”

宝弈蹙眉,一双眼先是瞪大了,很快泛起一丝丝冷意,“宝妤,听到没,有人骂你哥呢。”

宝妤点头,“听到了,但是它有翅膀,会飞,我不会唉。”

这可真是为难人,少长了两个翅膀。

“宝妤,几天没人给你梳头了?”

“三天了,干嘛?”

这厮还好意思提梳头的事?

说好的要给她梳头,结果把她骗到山上之后就不管她了,头也没给她梳,骗子。

“干掉它,今天给你梳三次!”

宝妤翻了个白眼,当她是笨蛋吗?还会相信他的话?

每次都骗她,就没有一次讲信用的……等等,她听到了甚么?

宝妤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表情先是不屑,很快转为震惊,随后目光坚定的看着他,“这可是你说的,再骗我就叫嫂嫂打你!”

宝妤表情很是认真。

宝弈面上也多了几分正经,“一言为定。”

话音刚落,身侧已然无人,宝妤借着雾气掩盖,几下便不见了踪影。

天上的大老虎看见了,只觉机会来了,更是嚣张,“蠢货,还没想好吗?”

它威胁道:“只给你三息时间,三息之后你求着我都不答应。”

瞧地上的人没有动意,继续劝道:“那妮子再厉害又如何,飞不起来有甚么……”

砰!

一块缸一般大的石头陡然朝它砸来,正中它的脑袋,它懵了一下,一双翅膀登时失衡,往下坠去,好险它及时踩了一下气流,又猛地飞了起来,挂回原来的位置。

怕那妮子再来一下,这次飞的高了些,离的远,那妮子总该砸不到它了吧?

刚想完,忽而见那底下再度冒出一块石头,这次因为大,速度慢,叫它躲了过去,它四爪踩着白雾,嚣张大笑,“打不着吧?”

砰砰砰!

更多的石头穿过白雾,陡然到了它身旁,这次一口气三五块大石,它为了躲避,几乎眼睁睁看着自己挨了一下。

脑袋一晕的功夫,又挨了一下,眼看着飞行方向有些歪,刚要调整,不远处突然一道黑影快速从矮山上奔来,在接近它的位置猛地跳了过来。

砰!

宝妤落地在老虎的侧面,手抓住它的毛,几下攀上后颈,一拳朝它脑袋上击去。

‘啪’的一声,很是清晰明显的空响,空气中激起一圈圈气流,就像水面荡起的阵阵涟漪一般,一直扩散到很远才停下来。

宝妤也不知道为甚么,感觉浑身轻松,身上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且每一次挥拳扫腿,体内都有一股子热流聚拢在她即将出招的地方。

那热流很是厉害,包裹着她全身,叫老虎的火焰烧不着她,牙齿也刺不穿她的身体,反而是她的每一道攻击,都是实打实的,揍的老虎嗷嗷直叫,没有半点反击之力。

那老虎没奈何,只得逆转身子,头朝下四肢朝上,想将她甩下来。

她两只腿夹紧了那老虎的脖颈,周身之上再度亮起光芒,将她包裹在里头,很快那光芒汇聚在她拳头上,她一拳击出。

空中的老虎动作一滞,她又打了一圈,老虎再度往下掉了掉,‘砰’,老虎连带着她一道掉入下方,笔直撞去角落的山石上。

宝妤已然在落地之前从它身下跳了出来,所以她没事,那老虎结结实实撞到了头。

老虎皮实,摇了摇脑袋抖去头上的灰,刚要站起来,便被一只小小的脚丫硬生生踩了下去。

宝妤抡起拳头,一拳一拳揍它,老虎一开始还庆幸,它皮实打不死它,后来口鼻之中皆是鲜血,脑袋都被打懵了,身上之人还是那般有力,丝毫没有累的表现。

它大怒,“就不能给个痛快?”

宝妤又揍了它一拳,“我正在努力。”

老虎太能活了,一拳两拳打不死它。

“你就没学过大神通吗?”

这鸡儿甚么时候是个头?

叫它一拳一拳生生被打死?

不带这么折磨妖的!

宝妤认真摇头,“没有。”

是真的没学过,“大神通是甚么?”

忍不住起了好奇心,“很厉害吗?”

莫名想起前几日天边突然亮起的大门,和一阴一阳一个月亮一个太阳,那个就是大神通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

“你会吗?”

一双眼像夜晚的星星,陡然亮了起来,“你教我好不好?”

大老虎:“……”

我教你打死我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