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独家宠爱 时星草 > 宠爱

宠爱

小说:

独家宠爱

作者:

时星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01

当然, 无论有没有万一,周燃都不怕。人在自己(身shēn)边还让她跑了,那他也别活了。

周燃转头看她。“想回家吗?”

乐柠瞥了他眼:“你不用回去上班了?”这会还没到六点。周燃“嗯”了声:“不回去了。”

闻言, 乐柠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看着(热rè)闹的街道半晌,她感慨:“一年又过去了。”周燃颔首:“有什么感慨吗?”

乐柠笑:“没有。”她眼睛亮了亮,看着周燃:“我们回学校去转转吧,这会大家应该快要放学了。”周燃挑眉,有点诧异她会想回学校看看, 但也没拒绝。

两人到学校时候,学校正好到傍晚放学, 不少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同学从里面走出来。因为冷的缘故,不少同学外面还(套tào)了个羽绒服, 每一个人脸上, 都带着明显的(情qing)绪。有开心的,也有不开心的。

等周燃停好车后,乐柠快速从车里下来。她看着面前走过的同学, 总觉得有点神奇。好像不久前她才从这里毕业, 现在看着这群学生,已经有老母亲心态了……这是怎么回事。

乐柠被自己想法给逗笑了。周燃下车,低头看了眼她的穿着:“不冷?”乐柠看了眼自己(身shēn)上的呢子大衣,哭笑不得:“我穿的很厚了。”“**。”

周燃表示不满:“怎么不穿羽绒服?”乐柠挑了挑眉, “羽绒服不好看。”她虽然怕冷,但更(爱ài)美。周燃对她这说辞不赞同,伸手摸了下她后颈。乐柠冷的往他怀里躲。

“你故意的吗。”她看着周燃, 指着不远处看过来的几个同学,压着声音道:“周队长, 求你别在校门口带坏高中生好吗。”“……”

两人分开,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不远处,还真有几个女同学往这边看,眼睛里满是好奇。在看到周燃和乐柠看过去时候,几个人也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默默的收回目光转(身shēn)走了。

乐柠脸色微红,攥了下周燃衣服。“快走。”说完,也不等周燃,自己一个人去门卫室登记进了学校。

乐柠他们的初高中还算不错,用(身shēn)份证登记后便可以进去,不是说完全的拒绝同学入内。校园里和外面的街道不太一样,基本上没什么要跨年的氛围。

乐柠和周燃进去后,两人站在分叉路口。“往哪边走?”两人异口同声。

乐柠扑哧一笑,转头看向周燃:“你说。”周燃一笑:“听你的。”

两人对视一眼,乐柠指了指右边:“那去这边吧,我想去((操cāo)cāo)场那边看看。”“好。”

两人往((操cāo)cāo)场那边走,这会人多,两人在一群穿着校服的人中,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不少人纷纷抬头看向两人。

乐柠有点儿不好意思,偷偷地缩在周燃手臂旁边,跟连体婴儿一样。周燃看着她动作,没阻止,但却笑了声。

“躲什么?”他看着缩在旁边的人,抓着她的手往自己外(套tào)口袋里放:“不好意思了?”乐柠闷着声音答应了一句:“嗯……怎么那么凑巧啊,好多人看我们。”

周燃一笑,坦((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接受大家的注视。“(挺ting)好的。”“什么(挺ting)好的?”

周燃很坦然道:“这么多人知道你是我女朋友。”他说完,停顿了几秒,重点重复:“真(挺ting)好的。”“……”

乐柠最先开始是真有点不好意思,但被周燃这么说完后,她好像……也觉得(挺ting)好的。想着,她也不遮遮掩掩了。

她站在周燃旁边,两人颜值高,气质好。就这么十指相扣走在校园里,过了那个人流多的路口,走到了((操cāo)cāo)场。

((操cāo)cāo)场人不多,那草坪上的绿草这会也都变黄了,看上去还(挺ting)可怜兮兮的。乐柠和周燃牵着手往那边走。

不远处一如既往有学生在打篮球,周围有少许的女生围着看,偶尔还有尖叫声和加油声传过来。乐柠听着,无声的弯了下唇。

很多年以前,她也是这样的。站在旁边,拿着水,看起来特别的乖。一想到那时候的事(情qing),乐柠觉得心酸但又有意思。

虽然被周燃拒绝了很惨,但她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她过的很快乐很快乐。那种感觉是大学时候没有的,是很久很久以后都体验不到的。虽然被拒绝了,但高一那一年对乐柠来说,是最印象深刻,最让她忘不掉的一段时间。

两人慢悠悠地走着,走了一会后,乐柠道:“我渴了。”周燃:“我去买水,想要矿泉水还是什么?”乐柠微微一笑看着他:“想喝(奶nǎi)茶。”“……”周燃笑:“好,在这儿等我?”“嗯嗯。”

看着周燃消失的背影,乐柠勾了下唇角,看着眼前这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不知不觉地便往篮球边上去了。

*周燃回来的时候,自己女朋友正被几个没长大的小(屁pi)孩环绕着。他站在不远处数了下。很好,有五个男生正看着自己女朋友,和她交谈。周燃扬扬眉,没着急着走过去,反而是慢条斯理地拿着手机拍了个照片,发给乐柠。手机一震,乐柠看着面前几个男生笑了笑:“抱歉,我看个信息。”

她一点开,便看到了周燃发过来的。乐柠没忍住,笑了。

“姐姐,你笑什么呢?”“姐姐,你要不要来参与一下我们啊,会打篮球吗?”“姐姐喝水吗?”

乐柠笑,摇摇头:“不用。”她看着这几个人:“你们还要比赛吧?还不过去吗?”

几个人摇头:“暂时不着急。”“对啊,休息会,那边反正也会输的。”乐柠对他们这个年纪的自信表示佩服。她点了点头,忍俊不(禁jin):“这么厉害啊,你们是高几的?”

“我们高一。”“难怪。”只有高一的小孩子,才会这么的狂妄。一般来说,高二的同学会相对于淡定一点,高三的同学没太多时间来打球,偶尔来也是单纯的为了锻炼一下(身shēn)体,不会有这么多时间耗在这儿。

“难怪什么啊姐姐?”几个人笑嘻嘻地:“姐姐要再看我们打篮球吗?”乐柠瞥了眼不远处的男人,点头答应着:“好啊,我给你们加油。”“没问题。”

另一边的同学在喊,几个人跟乐柠打了声招呼便跑了过去。到人走了后,周燃才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他什么话也没说,把手里拿着的(奶nǎi)茶递给她。(奶nǎi)茶是(热rè)的。乐柠手还有点冷,这会捧着暖和了一下,(挺ting)舒服的。

她问了声:“什么口味的。”周燃:“你尝尝就知道。”乐柠戳开抿了口,故意道:“我知道了。”她拿着(奶nǎi)茶朝周燃晃了晃,微微一笑说:“醋味的。”“……”

周燃没忍住,伸手捏了捏她脸,酸溜溜道:“和高中生聊的(挺ting)开心的。”“那必须的。”她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乐洛也是高中生,我跟高中生话题超级多。”

周燃嗯哼了声,双手插兜站在她旁边:“我知道。”他抬眸看向不远处场上活跃的少年,突然说了句:“有点后悔。”“什么?”乐柠惊讶看他:“后悔什么?”

周燃但笑不语。乐柠狐疑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再看了眼台上(热rè)血少年,她这个站在边上围观的人,都能感受到他们的那种活力。高中,真好。

“问你呢。”乐柠戳了戳他手臂:“是不是后悔高中时候拒绝我了。”“嗯。”

乐柠:“……”她张了张嘴,惊讶地看着周燃:“……认真的?”周燃含笑看她:“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那开的可多了。”乐柠开始翻旧帐:“是你自己不记得了而已。”

周燃笑,主动认错。“对不起。”他摸了下乐柠脑袋:“以后重要事(情qing),绝对不跟你开玩笑。”

乐柠一笑,点了点头:“看什么事(情qing)。”“偶尔可以。”主要是周燃说话大喘气,有时候她都生气了,这人还逗自己。

想着,乐柠对他表示好奇。“你之前……”她看着周燃那双深邃的眼睛,直接问:“你之前是不是太直男了,你让我跑的那五公里,你是不是该给我跑回来?”

她说:“你那五公里要换成其他人,早就把你踢走了。”她到现在还记得训练场那五公里,以及那五公里过后的特训。

后来乐柠想起来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真的太弱了。对周燃太没有底线了,那时候就敢让自己跑五公里,即便是为了名正言顺和大家一起接受训练,乐柠也觉得他变态。换作是个(性xing)强一点的女生,绝对接受不了。

周燃无奈一笑:“抱歉。”他的想法是好的,让乐柠多锻炼锻炼,但好像方法错了。

乐柠哼哼两声:“暂时原谅你,但我很好奇――”她抿了抿唇看着周燃:“你后来怎么开窍了?”后来的那一连串(骚sāo)((操cāo)cāo)作,差点让她以为周燃被什么附(身shēn)了一样的。

周燃听着她这话,哭笑不得。“哪里开窍了?”“你自己知道。”

周燃沉默了一会,低声道:“不算是开窍。”他那会确实不知道怎么跟女孩子相处,周燃认识的女生少之又少。警校和队里的女生都是强者……他那时候有那么一段时间,确确实实不知道该怎么追人,该怎么和她相处。

后来和沈南说起这事时候,沈南笑了他好几天。最后说,不能用和同事以及同学的那种方式对乐柠,他让乐柠跑五公里时候,有没有想过其实乐柠体力没那么好,她其实根本承受不住。或者是说,他有没有考虑过乐柠会不会喜欢。不能说他(身shēn)边的同事喜欢,就笃定乐柠会喜欢,每个人的(爱ài)好兴趣都是不同的。他是追女朋友,不是和同事在相处。

周燃这一点当然知道,他对同事向来都一个态度,无论男女。只不过那会确实也不会怜惜人。到后来被沈南上了几堂课之后,才点通的。当然,这种丢脸的事他不会告诉乐柠。

乐柠眉梢里压着笑,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不算是开窍,醉醉姐说你给她老公打电话求助,真的吗?”周燃看着她眼底的笑,倒是没有隐瞒。“有。”

乐柠乐了。她咬着吸管:“都问什么了?”周燃瞥了她眼:“没问什么。”“就不能告诉我吗?”周燃颔首:“暂时不能。”乐柠无语。

两人说话间隙,篮球场上的第二轮比赛已经结束了。周燃抬眸看了眼,那几个还想往这边过来的男生在看到他的时候,放慢了一下速度。

“你怎么和他们聊上了?”乐柠似笑非笑地看他眼:“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周燃面无表(情qing)的。

乐柠简单解释了一下:“刚刚那场比赛,他们的一个球被丢这边了,过来拿球时候认识的。”“……”对于这个认识的方式,周燃还真有点无言以对。

乐柠看着过来的人,摆了摆手:“加油,姐姐先走了。”话音刚落,她就被周燃给攥走了。乐柠感受着男人的低气压,没忍住自己笑了。她蹭着周燃的手臂,含笑问:“你怎么那么能吃醋啊?”回应她的,只有周燃更用力的(禁jin)锢,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给融入到血液里一样。

*离开学校后,乐柠饿了。“吃什么?”“去那边,我们以前去的那家店,不知道还在不在。”

周燃应了声:“还在。”乐柠挑眉:“你怎么知道?”周燃没吭声,只用力的揉了揉她头发。

两人过去时候,大部分学生都吃了晚饭回去学校里了。乐柠以前就很(爱ài)来这家店吃鱼,这家店的烤鱼特别好吃,焦脆焦脆的,她特别喜欢。烤鱼,她不喜欢嫩的地方,就喜欢烤焦了吃。

虽然阮秋她们一直吐槽她口味独特,但没办法,乐柠就是喜欢。两人进去时候,依旧是之前的老板和老板娘。

看到周燃时候,还很熟络的打了招呼。“又回学校来了啊。”周燃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老板娘看了眼乐柠,突然“诶”了声说:“你是不是也是这学校的学生啊?”乐柠一愣,意外问:“还记得吗?”

老板娘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点头说:“记得记得,长得可漂亮的我都记得。”乐柠笑。老板娘说:“你们以前是一群人,六个人经常过来对不对?”乐柠点头:“来过几次。”

老板娘笑着说:“你们几个都长得好看,我印象深刻。”闻言,乐柠是真真觉得惊讶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学生,竟然还记得。

老板娘看着两人:“原来你们还在一起啊。”乐柠:“……啊?”老板娘给两人递菜单,笑着说:“那会就觉得你们是一对早恋的小(情qing)侣。”“……”

乐柠微窘,瞥了眼对面男人。周燃很淡定的点了点头:“嗯,我们现在也是。”乐柠:“……”她很想问问……周队长你什么时候这么厚脸皮了。

点好菜之后,乐柠在桌子下面踢了下他。周燃抬眼看她,一脸疑惑:“怎么了?”乐柠咬牙:“你之前还回来过店里?”“嗯。”“都跟老板娘说什么了?”

乐柠磨磨牙:“什么叫我们还在一起。”周燃轻笑了声,淡定说:“老板娘可能那会就觉得我们像一对。”乐柠:“你看我会相信吗?”周燃眼睛里浮着笑:“相信。”

乐柠无言以对。“我不信。”她看着周燃:“你之后还回来干嘛?”她环视看了一圈,店里又重新装修过,但大部分的地方还保留着原有的设计风格,还(挺ting)有意思的。虽然看起来破旧,但却会让人有回忆风格。

周燃给她倒了一杯(热rè)水,递给她:“暖暖手。”乐柠接过:“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周燃无奈:“回来看了几次。”乐柠盯着他表(情qing)看着半晌,突然有了个怀疑。她看着手里捧着的(热rè)水,深呼吸了下问:“……你那时候,该不会是回来怀旧的吧?”

周燃抿了口(热rè)水,有些烫嘴。他应了声,其实也不怕回答。“算是,也不算是。”

他说:“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好。”他想了想,认真说:“确确实实回来过几次,也想过会不会偶遇到你,不过不是你想的那种每天过来偶遇,等你,不至于会这样。”那不是周燃的(性xing)格。

他确确实实回来过几次,怎么说呢,一般是没什么事的时候,偶尔会想起高中时候事(情qing),不知不觉就走到这边了。周燃最初并不是很喜欢吃鱼,但乐柠喜欢。那会阮秋和季初初都特别照顾她,毕竟年龄小一点,所以吃什么,基本上都是看乐柠。

乐柠喜欢吃鱼,阮秋和季初初就陪着一起吃鱼。导致周燃和陆嘉修几个人那会和她们一起吃饭,也顿顿是鱼。有几次陆嘉修还拒绝了阮秋她们提出来一起吃饭的邀请,就是因为不想吃鱼。当然,这是周燃后来才听说的。

他那会也不是很喜欢,但后来吃的次数多了,看乐柠吃的那么津津有味的,周燃对鱼也产生了好奇心。这种刺多,吃起来还麻烦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吃的。事实证明,还真的不错。

后来,他也喜欢上了。偶尔朋友问出去吃饭吃什么,周燃基本上都会回答吃鱼。好像就是那会养成的习惯,到后来,连谢为都知道周队长没别的喜好,就(爱ài)吃鱼。

他想着过去的事(情qing),笑了笑:“就不经意走到这里了,然后进来吃了个饭。”乐柠点了点头,“大概懂了。”

有可能是(情qing)绪所致,然后走到了这里,再进来吃了个饭。吃饭的时候想到过去,更甚至可能会去奢想,会不会在镜头,在店外,突然遇到了想到的那个人。如果换作是她,肯定也会如此。

周燃“嗯”了声,刚想要说话,服务员便把烤鱼送上来了,(热rè)气腾腾的,香味扑鼻。乐柠光是闻着,就觉得自己饿了。

周燃看着她这样,笑了声:“别着急。”“我好久没吃了。”周燃应了声:“现在烫嘴。”

乐柠等了两分钟,没忍住下手了。周燃看着她开心的模样,心(情qing)不约的好上了几分。

“好吃。”周燃颔首:“那多吃点。”“嗯嗯。”

乐柠吃东西时候完全顾不上周燃,周燃也不生气,看着她满足的神色,自己也不由地满足了。喜欢一个人,她做什么都能牵引着你的(情qing)绪。让你的思绪被她牵动,就像是一根无形的线一样,连接在一起。

*吃过晚饭后,乐柠撑着肚子出来的。她整个人懒洋洋地靠在周燃手臂上,像是要挂上去一样。“吃撑了。”

周燃想着她刚刚吃的那些,有点儿头疼。“就这么喜欢?”“喜欢啊。”乐柠说:“这不是好久没吃了吗,一时间就吃到了十二分饱。”在家时候,她一般七八分饱就够了,结果今晚……她吃了两碗米饭,还解决了那条鱼。

周燃头疼。“回家吃点消食的药。”“嗯。”“冷不冷?”“冷。”

周燃低头看着她:“下次还穿这么少吗?”闻言,乐柠瞪大眼看着他:“周燃,你没学到精髓。”“什么精髓?”

乐柠道:“我说冷的时候,你应该把你(身shēn)上的衣服脱下来给我。”她义正言辞道:“而不是问我,下次还穿这么少吗,你又直男了。”

周燃被她给逗笑了。他点了点头,认真说:“但我也冷。”乐柠撇撇嘴:“哦。”

她哼哼两声,戳着周燃的脸道:“人霸道总裁都这样干的。”“你不穿羽绒服。”乐柠:“……羽绒服太丑了。”周燃:“不丑。”他低头,亲了亲乐柠的脸颊:“你穿好看。”

乐柠睨他眼:“是不是要说我穿什么都好看了?”周燃点头:“这是事实。”乐柠(身shēn)材本(身shēn)就好,穿什么都好看,这是事实。至少在周燃看来,是如此的。

乐柠被他的话弄的心花怒放的。但还是闹小(性xing)子。“你就是想给我点教训对不对,让我下次穿羽绒服?”她剜了眼周燃:“我知道你的小心思。”

周燃轻笑了声:“知道还不改?”“不想改。”乐柠很作:“呢子衣显瘦,也漂亮。”周燃:“……”

他轻笑了声,低头碰了碰她的唇,嗓音沉沉地应着:“知道了。”“嗯?”周燃说:“虽然我也冷,但把衣服给女朋友穿,我还是乐意的。”

话音落下来的间隙,周燃把(身shēn)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给乐柠(套tào)上了。

“别别别。”这下轮到乐柠紧张了。“我不要。”她看着周燃里面单薄的一件衣服,着急道:“你自己穿着,我就是跟你开玩笑的。”她看着周燃,认真道:“女人都很作,你别当真了。”“……”

周燃借着路灯看着她:“我不冷,刚刚逗你的。”“那也不行。”乐柠义正言辞拒绝:“你自己穿上,我不要。”她看了眼:“快点,你要是不穿我就生气了。”周燃:“……”

他摇头,把衣服给乐柠披上:“回车里吧。”与其在外面两个人受冻,还不如回车里更好。“对,也行。”

等上车后,乐柠突然被自己刚刚的行为给逗笑了。“我们是不是傻?”周燃:“……”他不承认。

乐柠感受着车里的空调,不明所以道:“所以为什么,大家大冬天的要一起压马路,冷死我了。”周燃扬扬眉,给了个不确定答案:“浪漫?”

乐柠:“……冷飕飕的浪漫,确实(挺ting)有意思的。”说话间隙,她恰好转头看向了周燃。周燃也好巧不巧地在看着她。

两人四目交汇在一起,车内的灯光昏暗,略显暧昧。乐柠眼眸闪了闪,还没来得及主动,周燃便捧着她亲了下来。

还在找"独家宠爱"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