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技师 扬镳 > 第651章 神秘女子

第651章 神秘女子

小说:

大唐技师

作者:

扬镳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

2019-10-16

其实这个女人,也并非是没有人见过,在大约二十年前,她可是洛阳城的风云人物。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多少豪门巨子,在洛阳城合纵连横,为自己的家族扩充势力,而那时在洛阳城有两个人物,堪称是当世之翘楚。

其中之一,姓李名建成,为的是自家的陇西李氏。而第二位,则是一个女子,就是这位范阳卢氏女,为的是她的娘舅,号称夏王的窦建德。

李建成大撒钱财,结交的都是豪强子弟。而这位卢氏女,则反其道而行,专门结交闺门女子,若说产生的效果么,实则大同小异,说不清到底谁更好一些。

但后来的事情,则令人唏嘘了。李建成结交了山东士族子弟,壮大了唐军的后勤粮草,让唐军在随后的争霸事业中,有了一个稳定的大后方,最后在李渊的运筹帷幄,李世民的冲锋陷阵之下,大唐夺取了天下,李建成做了太子,可好景不长,玄武门之变,李建成丢了性命,一辈子的功过,眨眼就烟消云散了。

而另一位范阳卢氏女,她的消息,则有点花边新闻的味道了。她几乎是一夜之间消失的,跟她消失一起出现的,是一个被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传言——这位出身名门的范阳卢氏之女,她竟未婚先孕了!

有人说,她是展露了孕相,被家法处置,活活打**。

也有人说,她是跟情郎私奔跑了的。

还有人说,她把孩子生了下来,随后自我了断了的。

种种传言,最后也没个定论,到现在街头巷尾提起来,还有人津津乐道,说自己听说的版本是真的呢。然而,一个事实是,无论是哪种传言,这个女人是消失了的。

至于那个孩子到底有没有,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有人说见过,但是更多的人,则是没有见过。

而这位范阳卢氏女所效忠的娘舅,夏王窦建德,则更加离奇了。他本来虎踞河朔,兵强马壮,直指天下,俨然有天子像了。但是在这卢氏女消失后不久,他竟然连出昏招,在李世民攻打王世充时,出兵相助。结果被李世民杀得五进五出,大败被俘,输的比王世充还早。

也正是此战,窦建德和王世充相继失败,此让李唐在中原再无大敌,最后问鼎天下的。

有人说,这是因为范阳卢氏女的缘故,但自始至终,范阳卢氏也每个人来说过什么,这件事的真假,最终也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但范阳卢氏在洛阳城的势力,并没有因此而消亡。相反,一直在稳步的提升,如今洛阳城的大小行业,街头巷尾,都有范阳卢氏的痕迹,任何的事情,范阳卢氏只要想知道,就没有不知道的,只要想干预,就没干预不了的。

在洛阳九州池旁,有一座占地达半坊的巨宅,便是范阳卢氏的产业。但如此大的巨宅,并没有对洛阳城的百姓造成什么困扰,范阳卢氏的想法,和当世之人还是不同的,如此大的巨宅,并没有设置围墙,百姓也可以自由的出入,仿若后世的公园一般。还有各式小院儿对外出租,附和条件的人,就可以临时租住一个小院儿,比自家盖得还要别致。

王鸥,如今便住在这样一个清幽的小院儿中。自从搬到这儿,她基本就不问外事了。每天除了早晚散散步,一日三餐按时吃,按时喂胖达,就是在棋盘上摆残局,抄写李牧的诗文,偶尔还画一幅画,画中的精致,多半也都是长安城的景物,细看还能发现,都是跟李牧相见之处,只是景物之中无人罢了。

院子里有几个鸽子,并不是王鸥养的,而是‘迷路’的鸽子,落下来就不走了。王鸥见它们跟胖达玩得好,便每天拿些粟米喂,倒也耗费不了什么。

吃过了饭,王鸥给了胖达竹笋让它啃,从米缸里头抓了一把米,想要给鸽子们填食,忽然一个人出现在院子里,把鸽子吓得都飞了起来。

王鸥下意识有些恼,看向院中人一眼,见是韦福,眉头舒展开来,招了招手,鸽子又落回来,王鸥问道:“这么冒冒失失的过来,是出了什么事么?夫君应当不会这么快回来才是。”

“回禀圣女,发生了大事了!”韦福沉声道:“自独孤九处得到的消息,侯爷在马邑城遭到了**,**他的人,是高昌国送的那两个舞姬,叫做金晨和银月的。如今人已经不知去向,而又有消息传来,西突厥欲挥军东进,高昌可能已经投靠了西突厥,大唐皇帝兵分两路应敌,一路由兵部尚书侯君集带领从长安出发,另一路就近调拨并州人马,由大将军李绩带领,这两日可能就打起来了——”

韦福自顾地说着,忽然抬头看到王鸥,只见她早已是花容失色,面色惨白了。她颤巍巍问道:“你,你说什么?我的夫君,被人**了?”

韦福沉默,点了点头。

王鸥的泪水连珠串似的掉了下来,转身便往房间走,再出来时,已经是拿好了包袱。就在她准备喊人备车要走的时候,忽然有一辆乌篷马车停到了门口,看到这辆马车,韦福赶忙把头低得更低了。王鸥也停下了动作,看向了马车上下来的人。

这是一个全身带着黑色面纱,看不到脸的女子。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让人看了便有一种,好像是被压一头的感觉。若是女子,还好些,但若是男子在她面前,便不自觉的有一种威压了。

“妹妹这是要去哪儿?不是说这回大着肚子来了,也要学姐姐当年一样做糊涂事,孩子生下来之前要一直陪姐姐做伴儿的么?”

语气中含着俏皮和揶揄,声音听起来,却显得有了一定的年纪了。她在王鸥面前自称姐姐,少说也是三十三岁以上的妇人了。

王鸥急道:“姐姐,我的夫君被人**了!我要去救他!”

“救?”女子笑了笑,道:“救什么呀,你怀着孕,去救你那个色迷心窍被人下了药绑票的小男人?还真是心大呢。”

  https://../book/53412/406116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