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一品容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 第十四章 前缘(一)

第十四章 前缘(一)

小说:

一品容华

作者:

寻找失落的爱情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11

京城里姓贺之人多如牛毛。姓贺的官员有十余个。不过,一提贺这个姓氏,众人第一个想起的,一定是平国公贺家。

三公四侯中,平国公府位列第一。

第一任平国公追随高祖起兵,立下赫赫战功。高祖赐下世袭爵位和丹书铁券,命平国公执掌十万边军,坐镇边关。

大楚朝建朝两百年,皇位更迭换代,宣和帝是第十位天子。平国公的爵位也传承了两百年。

如今的平国公贺凛,年约四旬,于武将而言,不算老迈。在边关再撑个五年八年不成问题。

按着大楚惯例,平国公嫡长子成亲有子后,方可请封世子,领兵出战。这也是为了武将勋贵们的香火传承。战场上刀剑无眼,万一受伤或战死,也不至断了血脉。

平国公儿子不少,从庶长子到去年在边关刚出生的幼子,加起来共有五个儿子。原配嫡子,却只有一个,在贺家这一辈的男丁中,排行第三。

贺三公子在京城声名显赫,丝毫不弱于杀名卓著威震边关的平国公!只是,这名声说出来不怎么好听而已。

斗鸡走马,挥金如土,仗势欺人。

骄纵轻狂,暴躁易怒,性情跋扈。

堪称大楚朝第一纨绔公子!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贺三公子每日混在一起的人,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譬如卫国公府的江六公子,譬如靖国公府的叶四公子,再譬如平西侯府的朱二公子等等。

举凡勋贵门第,根深叶茂,儿孙众多,出几个纨绔败家子再正常不过。

不过,他们都不是嫡长子,轮不到他们承袭爵位支撑家业。闲散浪荡欺男霸女之类的小事,家中长辈索性睁一眼闭一眼。逛青楼喝花酒骑马打猎什么的,随他们去!

贺三公子就不同了。

平国公儿子虽多,原配嫡出的只有他一个。如无意外,待他成亲生子后,便要向朝廷请封世子,上阵领兵。将来还要承袭平国公爵位,执掌边军坐镇边关……

这么一想,就连京城百姓们都无法淡定了。

大楚朝驻守边关保家卫国的十万边军,怎么能能交到这等纨绔子的手中!

当然,这等大事,自有龙椅上的宣和帝还有贺家上下操心,轮不到百姓们吭声。不过,贺三公子的狼藉声名,可见一斑。

……

前世,程锦容十八岁之前,对贺三公子只闻其名,两人从未见过面,也从无交集。

后来,她被替身换出天牢,易容改扮,仓惶逃离京城。她的身边,只有甘草相伴。

主仆两人,皆是年轻女子,且披星戴月兼程赶路,引起了一伙贼人的注意。七八个贼人沿途尾随,欲抢夺财物。甘草一人难敌众贼,眼看主仆就要落入贼人之手。

就在此时,一个少年领着数十侍卫现身,长刀闪起寒光,几个照面,便将贼人杀得干干净净。

乌云遮蔽,暗夜无月,只有几点稀疏暗淡的星光。

冰冷血腥的杀戮,也被黑夜掩盖。

身着黑衣的少年,手中长刀不停滴落鲜血,一双黑眸中杀意尚未完全褪去。令人心惊胆寒。

“多谢公子相救。”她惊魂未定,走上前谢恩:“不知恩人贵姓大名?来日若有机会,我一定报答公子救命之恩!”

抬眼时,她被黑衣少年脸上狰狞的刀疤吓了一跳。

那一道刀疤,自额头斜至下巴,刀疤狰狞可怖。少年的右眼被黑色的眼罩罩起,显然一只右眼已废。

匆匆一瞥,黑衣少年满身戾气凶狠,犹如一匹受了重创的狼。

她并未如其他人一般露出惊惧嫌恶之色,黑衣少年狠戾的面色稍缓,沉声道:“随手为之,不必放在心上。”

然后,黑衣少年翻身上马,策马离去。

几十个侍卫也一并策马离开。

她在原地站了片刻,转身之际,脚下忽地踩中一个硬物。捡起来方知,竟是一块羊脂玉佩。

质地上乘的羊脂玉佩,价值千金。

玉佩微凉,握在手中圆润光滑,在暗夜中闪着莹润的光泽。玉佩上,刻着一个贺字。

原来,救命恩人姓贺。

她默默收好玉佩,和甘草继续连夜赶路。

原以为,她和救命恩人只此一面之缘。没想到,一年之后,她和他再次相遇。

当时,边关被鞑靼骑兵入侵,鞑靼骑兵四处烧杀抢虐。骑兵过处,浮尸遍野,犹如人间地狱。

父亲程望引走骑兵,她含泪躲在水井的暗道里。待到后来,一切平息,她出了水井,父亲已经死于箭下。

父亲的尸首边,还有十余个鞑靼骑兵的尸首。那些尸首,皆被锋利的长刀所杀,尸首分离,死状凄惨。

右眼蒙着眼罩脸上一道狰狞刀疤的黑衣少年,手中长刀染满鲜血,闪着令人心惊的寒光。

她跪在父亲的尸首边恸哭。

黑衣少年握着长刀,在她身边停了片刻。然后沉声道:“对不起,我来迟一步,未能救程军医性命。”

“边关大乱,朝不保夕。你随我走吧!至少,我能保你性命无虞!”

她恢复昔日装扮,他并未认出她是谁。

或许,他至始至终,也未将一年前救她一命之事放在心上。在他眼中,她是远道来投奔程望的远亲侄女容锦。

她抬起红肿的眼,沙哑着声音道:“多谢贺公子美意。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待着。”

她背负血海深仇,更名易姓,苟且偷生。身份见不得光,不能拖累救命恶人。

黑衣少年沉默片刻,低声道:“其实,我也一样无处可去。”

边关被鞑靼铁骑踏破,平国公战死,十万边军溃败,死伤无数。宣德帝被逼无奈,割让半壁江山,换来一时苟安。

贺家成了大楚朝的罪人,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满门被斩,株连九族!

他一直躲在边关,这才逃过一劫。

贺家已经没了,不管爱他还是恨他的贺家人,都去了黄泉地下。只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世间。身边仅有几十个忠心耿耿的侍卫罢了。

如何报国仇家恨?

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