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穿书后被大佬喂养了 泛渊 > 100、第 100 章

100、第 100 章

小说:

穿书后被大佬喂养了

作者:

泛渊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6

("穿书后被大佬喂养了");

不,
不是南儿。

冷汗很快濡湿了贺夫人的衣裳。她不自觉想要向后躲,可柜子狭小,
从躲进来的那一刻起便没有了退路!

贺暄青是她放在心尖尖上疼宠的儿子。自从贺暄青离世,她无数次幻想过自己乖巧懂事的儿子能够活过来,再一次站在自己面前唤自己一声娘亲,可绝对不是现在的这种情形!

靠近的那张脸是她熟悉的模样,贺夫人却瑟瑟发抖吓得不断落泪。眼前的贺暄青身体内不知装了什么东西,正在利用她儿子的身体复活!

“我记得,盛家的小姐一直跟在你身边。”贺暄青僵硬地转着头,
确认着房间内的家具物件摆放的位置,
而后慢慢回过头来,看着贺夫人,
“她人呢?”

贺夫人捂住嘴巴的手不停的抖。她被吓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更何况眼前用着自己儿子躯体的不知什么东西,问的是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盛意雪。她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总不能把盛意雪也牵扯进来!

贺暄青歪了歪头,早已涣散的眼睛里透出死一般的沉寂。

“不说?”

伸手,他染血的手伸过来,
摸了摸她的肚子。

“可惜,就快要出生了吧?”

贺夫人不知怎的生出了反抗的勇气,狠狠地排开那只冰冷的手,护住自己的肚子:“你到底是谁!你想要干什么!”

“不是哑巴啊。”贺暄青好像是笑了,
但那张和死人也没有区别的脸笑起来十分恐怖,
看得贺夫人刚生出的勇气又倏地失踪了。

他低下头,
看着贺夫人护住沉重肚子的双手,道:“你想生下他,就帮我一个忙。”

贺夫人的眼神里满是挣扎和绝望。

皓齿紧紧咬住嘴唇,
咬到唇色全无,她才松开了牙齿,绝望地问:“你要我……帮什么忙?”

“很简单。”他耸了耸肩,“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便好。”

·

乾坤域出了江长远这件事后,纵然有零星一些没有直面这场大战的修士,事后也都得到了消息前往千巧楼。

大家还没坐下休息多久,便收到了傅灵均的一个指令。

他需要有战力的修士每五人一组,在乾坤域内进行排查,一旦有奇怪的事,立刻回禀。剩余修士则守住受伤虚弱的修士,如果出现类似修士突然昏厥,或者是头痛欲裂等事情,也要第一时间回禀。

“我怎么觉得他使唤我们使唤的那么顺手呢?”有人不满的嘟囔。

能参与十方宴,又能在天骄会之前来准备挑选好苗子的,都是六合内有头有脸的世家家主,或是宗门内掌权人。结果被傅声关在乾坤域后,不是被克扣心火,就要被使唤干活,搞得他们都成了傅声的侍从似的。

“你就说你去不去吧。”已经有人开始站起来,找相熟的人组队了。

那人委委屈屈:“去。”

“可是他这指令是什么意思?”有修士隐隐察觉出了不对劲,“还让人守住受伤的修士,如果有突然昏厥,或者头痛欲裂的情况立刻上报……这听上去,他是在担心什么事情吧?”

“难不成江长远没死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不会吧……咱都亲眼看到了,他整个人都被烧没了,灰飞烟灭了!这、这怎么没死呢?”

“别想太多了。说不准他就是被咱恨了太久心里不痛快,找机会使唤我们撒气来着。走吧走吧,咱多几个人一队,出不了什么事儿。”

众修士有担忧的,也有心大的。但无一例外,心火被傅灵均扣下的,除却受伤不能外出者,全都自觉组了队出去在乾坤域内排查了。说是排查,其实也就是走走看看。乾坤域被毁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又大部分空着,排查起来速度十分迅速。

然后还真出事了。

有一队在排查一间空蝉府贺家下榻的客栈时,还没靠近便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小心!”走在最前面的修士立刻招出灵剑挡在身前,向自己身边的几位朋友嘱咐,“快找别人过来,里面恐怕有危险!”

一时间灵鸟胡乱从他们指尖飞出,去寻找正在附近的友人。

没过多久,灵鸟便聚来了三十多名修士。其中甚至还有一位修为至化凡境道仙的修者,乃是风吟宗的大长老,离圣者境只有一步之遥。

有他在,众修士便鼓起了勇气破门而入。那股血腥味浓烈的可怕,而且闻起来十分新鲜,像是刚刚发生了没多久。

上楼,拐角处便躺着一具头颅被拧断的侍从尸体,再往前,则是胸腔插着半截剑刃的另一位侍从,因伤处过大,全身血液流尽,将过道染红了一大片。

“刚死没多久。”且死法干脆利落,不像是有人趁乱寻仇。

“等等,这里还有活人!”有人喊了一声。

众修士纷纷上前,靠近了敞开的房门。可是在看到里面的一瞬间,所有人又止不住向后退。无他,房间内躺着一位身怀六甲的妇人,她还活着,面色红润,可是身体却诡异的悬空于地面一寸,肚子上方不知为何盘旋着一股黑雾,好像要往里面钻,但却被什么阻拦了一样。

他们突然想起了傅声的指令,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答案。

“快,快告诉傅声!”他们一股脑跑下楼,有人立刻通知了傅灵均。

接到消息的那一刻,傅灵均倒是诧异了一下。

他猜到死去的江长远是他双魂中的一个,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被找到了踪迹。

傅灵均原本想独自一人前去,让相行守在此处保护姜糖,可又收到了来自其他修士的灵讯。

那封灵讯内称,乾坤域西侧有一道诡异的黑雾闪过,不知是什么情况。因傅灵均要求他们事无巨细的汇报,便将事情告知于他。

竟然不止一个地方有异象。

无论那异象是真是假,与江长远有没有关系,傅灵均都不愿将姜糖留下。

纵然有相行守在这里,也不如放在眼前来的放心。

姜糖自然也不想和傅灵均分开,紧紧跟着他一起出了门,相行也任劳任怨跟在他们身后。

刚才姜糖看到了一封灵讯上写着贺夫人三个字,走了一段路,实在有些憋不住,小声问:“那,盛姑娘呢?”

盛姑娘和贺夫人向来是在一起的,她不会也出事了吧?

见他实在担心,傅灵均倒帮他多问了一句。对面的人仿佛也很吃惊傅声为何突然会问起一个小辈,但还是恭敬地回复,客栈内除了两名侍从的尸体外,并没有看到其余的人。

姜糖小小的舒了口气。

虽然傅灵均接近小辈们是有所图谋,可姜糖却实实在在的把他们当朋友了。确认朋友无碍,他又有些忐忑:“是,江长远?”

“如果他要夺舍,贺夫人怀中的胎儿,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来乾坤域养胎的妇人,恐怕只有贺夫人一个。既要身体康健,又要神魂虚弱容易入侵,即将出世的孩子便成了最好的容器。

“真坏。”姜糖骂了一句,“全球,公约。不伤,妇孺。”

傅灵均笑了笑。

他知道姜糖来自的世界安稳又和平,也不强求他一定要融入这险恶的世道,只是忍不住将那只手握得更紧。

等二人到了客栈,门口已经围聚了一小群修士,见到眼熟的主仆和姜糖三人组,纷纷恭恭敬敬行了礼。

倒是比交出心火前态度好了数倍。

“人在哪里。”傅灵均问。

便有修士笑着迎了上来:“就在楼上,风吟宗的长老正看着呢。他说我们神魂不够强大,怕有什么闪失,便让我先下来了。”

“死了两个侍从,就在上楼拐角处。知道您要来,我们就把尸体先处理了,可能还有点血迹,您多担待。”

这话说的半真半假,神魂不够强大是真,但他们是自己逃下来的,风吟宗的长老也不好留人。

傅灵均不想知道这些无聊的事,径自上了楼。果然如修士们所言,尸体已经被处理过了,只是地上还来不及擦,剩了一大滩未干的血迹横在房门口。

姜糖有些想吐,不去看那血泊,跟着跨了进来。

悬在地面上的贺夫人安稳的闭着眼,双手置于身体两侧,就像是睡着了。可是腹部上空却盘旋着一道诡异的黑雾,好像是要朝里面钻一般。

傅灵均伸手。苍白的指尖凝出淡淡的黑雾,朝着贺夫人肚子上空飘去。原本盘旋在那里的黑雾不知怎么,在碰到傅灵均的那一瞬瞬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逃的飞快,根本没有一丝留恋。

傅灵均的手虚按在贺夫人的肚子上,微微皱了皱眉。

“并无异象。”他的表情不太好看。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异象才是最大的异象。

门口的侍从一定是江长远除掉的,贺夫人也是他布置的。失去了身体,仅有一丝神魂便能做到如此地步——

等等。

傅灵均猛地看向门口那一滩血迹。

他长眸微眯,沉声问:“另一具尸体原本在何处?”

修士忙不迭指了指上楼的拐角处:“就在那儿,我们上来看的时候还睁着眼睛呢,整个脖子都被拧断了!实在是有些难看,我们就将尸体挪到别处去了。”

死去了两名侍从,一名被贯穿了身体,血流了一地。另一名则脖子被生生拧断,死不瞑目。

可是,逃逸的一丝神魂没有实体,是如何将修士的脖子拧断的?

姜糖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怎么?”

然后不知是谁搭了手在他的肩上,猛地向后一拉。姜糖没有准备,整个人向后倒,下一刻他眼前的画面就变了!

这是一种极其恐怖的体验,就在他的眼前,空间像是破裂了一道口子,而他就是被拽入了裂缝中的那个人!

“啊!”

扭曲的空间只出现了一瞬,下一刻消失不见。

原本待在傅灵均身边的姜糖不知所踪。

作者有话要说:  莫慌!是甜文!

今天是本文第一百章,也要开启收尾副本啦。这个副本阿渊做大纲的时候超级喜欢,激动的搓手手,嘿嘿嘿,有奖竞猜一下,看谁猜得对副本是关于什么的~

为了纪念100章,不管竞猜什么本章2分评都有奖励(猜对的会有双倍),截止到明天更新(/ω·\*)


2("穿书后被大佬喂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