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两世倾 赵绫儿 > 第三十七章 赴魔界一行

第三十七章 赴魔界一行

小说:

两世倾

作者:

赵绫儿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11

魔界常年不见日光,却有明月高挂于上空,也能看见繁星点点,流星陨落。

从栖芜山刚到魔界,守卫一副警惕的模样,却又立刻认出了我。

“参见灵主大人!”

我笑着回应守卫:“平身。”

“谢灵主大人!”

这时,守卫见我与七夜手牵手,不由得一副奇怪的眼神望着。

我正想松开,却没想他拽得很紧,没有再理会守卫,便带着我一路离开。

多年前也曾来过魔界,对这里倒是熟悉,没有走一条弯路,便到了魔界首城鉴域。

魔界之主,一般住在鉴域城中,魔宫万魔殿。我循着以往来时的记忆,在鉴域东城找到了奢靡至极的魔宫。

听闻,自上次临陌被削去仙籍,他便一直住在魔界,也不知,与昭阳是否……

“落落?”

我才走进魔宫,昭阳一袭锦黑华服还未换下,便给我来了个拥抱。

“昭阳姐姐。”

这时,她注意到我身后的七夜,收起了喜悦,道:“夙尧君也来了?”

七夜礼貌性回了句:“公主。”

我对七夜一笑:“你等着我,我跟昭阳姐姐有些事说。”

他也温柔回应:“去吧。”

我与他这一举动,似乎引得周围的小婢女几番议论。

“昭阳姐姐,我们单独聊聊。”

“嗯。”

如今魔界认昭阳为主,也不知那被废去一身修为的幽河如今怎样。

只有我与她单独二人之时,方才坐下,她冷不丁问了句:“落落,你与那个夙尧……”

怎么一来就提起他,让我没有办法再继续说下去。

“额…”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好低着头,不发一言。

“落落,你喜欢他?”

怎么都在问这个问题,难道全世界都看出来了?

“我……”

我没有回答,但也默认。

昭阳愣了许久,一副忧郁的样子:“落落,你要想好,他一个灵神的身份,你们不会有结果的。”

“为什么?”

“你自小是父神带大的,在他心中,你与亲生女儿没什么区别,他的脾性你也知道,一个不能在权利上帮衬你的人,他是断断不会同意的。”

若是七夜将身份公之于众,恐怕天帝见到他,也不敢多说一句。

“我们不说这个,对了,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这几日可腾得出空来?”

“怎么了?”

“你还记得树爷爷吗?”

她沉默片刻:“…记得。”

“再过几日便是他一百万岁的生辰,对一个精灵来说,这可能是他过的最后一个生辰了,他最后的心愿,是想我们四个一起,为他庆一次生。”

她显得有些尴尬:“我都快忘了…他的生辰…”

“六日后。”

“那好,到时,我一定准备上贺礼。”

怎么如今看着昭阳,不像以往一样,总觉得变了些什么。

我也没去细想,又问起了被废去修为的幽河:“额…对了,幽河呢?自上次被废去修为后,可收敛了?”

她仍一副忧郁的模样:“他……”

“怎么了?”

她突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没事啊,很好啊。”

“很好?”

她变得支支吾吾:“额…他回来修养了一段时间,恢复了些。”

怎么奇奇怪怪的,似乎,想要刻意隐瞒什么。

而后,她也提及临陌,自上次被削去仙籍,他便来到了魔界,做了个侍卫,只一心守在昭阳身边,只可惜,两人终是无缘,天帝也绝不会同意他俩的事。

不知不觉,与昭阳说了一个下午,眼看傍晚,我方才想起被我晾在一边的七夜。

“昭阳姐姐,我先去找找夙尧君。”

“嗯。”

不知怎么的,我感觉好奇怪,昭阳奇怪,整个魔界都奇怪。

究竟发生了什么,奇怪又在哪里?

嗯…前面是七夜?那个站在他对面的,是幽河?

这才多久,都能站起来了?

可他们二人这眼神,怎么都凶神恶煞的。

我笑着走了过去:“幽河大人恢复的真不错。”

哪知我刚一上前,幽河突然皱眉,捂住胸口,一副难受至极的样子。

我下意识退后,抓住七夜的胳膊。

“你……”

被天雷劈几下,莫非脑子也不好使了?怎么他见到我,好像一点儿也不认识我。

我凑近七夜耳边轻声问道:“他怎么了?”

七夜只道:“他身上有股奇怪的力量,有些熟悉,但绝非他自身的修为。”

奇怪的力量?刚被废去修为,还能有什么力量?

莫非,是施行的天兵放了水?还是慕枫给的药太厉害?或者,是天帝有意放过他?

可他怎么一见到我,就一副难受至极的样子……

这时,他又开口道:“姑娘的心,真是纯净无比。”

他说这话怎么这么奇怪,莫非他掏出来看了不成?

“幽河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不语,拖着痛苦的身体慢慢退后,直至远去。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

七夜神色凝重:“这个幽河,怕是有些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

他不语,似乎在想些什么。

“嗯?”

他渐渐缓过神来,露出一丝轻笑:“落儿,事情可办完了?”

“完了啊,不过今日天色已晚,便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再走吧。”

待到次日,辞别昭阳,还是选择走这栖芜山的捷径。

不过这次,他似乎不太着急,在这栖芜山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怎么不走了?”

他一直望着山下,迷雾包围的一片湖泊,那里,是百里清风湖。

他常常与我提及,想来那个地方对他来说,应当是个记忆深刻的地方。

“百里清风湖,果然名不虚传,水如明镜,宁如画境。”

他轻笑道:“那你可愿随我去看看?”

“好啊。”

反正还早,便随他去看一看。

只是,这走过的每一条路,都不是大道,不是我目前所知的路,却为什么都这么熟悉呢?

百里清风湖的对面,便是人间,这偌大的湖泊被两面山包围,结一层迷雾,很难看得清对面的景象。

“这里美倒是美,不过,就这样看着一片湖水,不觉着无趣吗?”

他浅浅一笑,突然就拉着我跳进湖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