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独家宠爱 时星草 > 10. 独家

10. 独家

小说:

独家宠爱

作者:

时星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01

车骤然停下,乐洛不明所以喊了声:“周哥,怎么了?”

周燃语调冷淡:“没事,下车吃早餐。”

“啊?”

乐洛愣了下,转头一看还真是——他们到早餐店门口了。

三人下车,话题被打断,乐洛也不记得自己刚刚说到哪儿了,兴致勃勃地和周燃分享自己学校事情。

乐柠在旁边听着,只想一巴掌把他拍醒。

——你好歹有点眼色吧,没看到你周哥现在不想搭理你吗。

很可惜,乐洛没有这个眼力劲。

乐柠头疼,跟着进了早餐店。

周燃没有带他们去多高级的,就是路边一家,装潢普通,但人还挺多。

进去后,找了个四人座。

乐柠和乐洛一边,周燃在她对面。

她瞥了眼,扯过一侧纸巾擦了擦桌面,全程没和周燃说一句话。

“姐,你要吃什么?”

“皮蛋瘦肉粥。”

乐洛递给周燃,周燃起身去点餐。

趁着点餐这点间隙,乐柠给了乐洛一个白眼。

“姐,你干嘛?”

乐柠“呵呵”两声,嫌弃道:“你怎么知道有人在追我?”

乐洛瞪大眼:“你昨晚在楼下收拾东西和阮秋姐打的电话,你不记得了吗?”

乐柠:“……”

她皱眉想了想:“你那会不是在写作业吗?”

闻言,乐洛:“……就走了会神。”

乐柠冷笑,剜他眼:“下次月考成绩退步了,你就给我回家住。”

乐洛:“……”

三人的早餐,相对安静。

乐柠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这会太困了也不怎么饿。她尝了两口便把粥给推开了。

乐洛习以为常,周燃倒是看了眼。

“训练场没有商店。”

对面突然出声,乐柠手一抖,抬头看了过去。

周燃看她眼:“午饭要十二点。”

乐柠顿了下,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后,默默瞥了眼旁边的粥。

“哦,没事。”

周燃拧了拧眉,还想要说点什么,乐柠便直言道:“放心,饿了也不会麻烦你。”

“……”

傻白甜总算是察觉出点什么了,等周燃去结账时候,乐洛扯了扯乐柠衣服:“姐。”

“干嘛?”

乐柠现在心情也不是很好。

乐洛吞咽了下口水:“你刚刚对周哥态度是不是太不好了?”

乐柠横了他眼:“小孩子家家别八卦,待会有你好受的。”

乐洛:“……”

*

再上车后,乐洛也不八卦了。

乐柠更是直接从包里掏了个眼罩出来戴上后便睡了过去。

她困。

快要到训练场时候,乐柠才醒来。

她摘下眼罩,转头看向窗外。

周围少有房屋,入眼可见的是一大片平地。两侧还有茂盛枝叶,郁郁葱葱,并没有因为季节变化而发生改变。

渐渐地,面前出现了建筑物。

她揉了揉眼睛,浅声问:“到了?”

周燃的手虚虚搭在方向盘上,侧目看她眼:“嗯。”

乐柠:“……”

多说一个字会死吗。

周燃把车停在门口,下车后让两人坐了登记和检查,这才进去。

映入眼帘的除了大片空地之外,便是一些之前电视里能看到的场地,简单的房子,和专门设置的训练场地。

周燃带他们来的地方,是正正规规的军人训练场。

她转头看向还在门口房子里走流程的人,有点儿意外。

“姐,这里就是真的训练场了吧,周哥怎么能申请过来?”

乐柠抿唇:“不知道。”

乐洛看向她,还想要说点什么,周燃已经出来了。

“走吧,带你们过去。”

乐柠也不知道周燃哪来那么大本事,但她不是会主动问这种事情的人。

周燃和乐洛并排走着,乐柠走在后面胡思乱想。

蓦地,前面出现声音。

“乐柠。”

“啊?”

她抬头看了过去,不远处有两个穿着橄榄绿衣服的人出现,看到乐柠时候,意外地挑了下眉头,而后似笑非笑看了眼周燃。

“介绍一下,这位是彭景山,彭队。”

彭景山淡淡一笑,看着乐柠:“你好。”

乐柠浅笑:“乐柠。”

彭景山指了指旁边人:“这是小六,待会让他先带你们去换衣服。”

乐柠一愣:“我们?”

彭景山颔首:“不是要体验一下训练生活吗?”

乐柠一哽,看向周燃。

周燃神色淡淡地:“申请时候是两个人名字,多锻炼锻炼挺好的。”

乐柠:“???”

*

稀里糊涂被带去换好衣服后,乐柠发现部队里真的没几个女生。

一溜烟看过去,全是男同胞。

她和乐洛换了衣服出来,小六给两人说了下注意事项。

来了这里,就要听这里指挥,待会和大家一起训练,训练官不会手下留情。

不过有点幸运的是,今天和乐柠他们一起训练的军人也是刚刚选进来的新兵蛋子,所以训练强度不会太大。

乐柠点了点头,表示了然:“谢谢。”

小六一笑:“彭队和周队去办公室了,我带你们过去。”

“麻烦了。”

乐柠和乐洛一过去,便吸引了不少目光。

乐洛还好,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乐柠身上,她身材好,即便是宽松的训练服……也挡不住。

更重要的是,那露出来的一小段脖颈白的发亮,精致的眉眼更是让人看着红了脸。

大家偷偷地看一眼,又把视线给收了回去,没人敢上前打招呼。

乐柠觉得挺有趣的。

以前一直听说军人又刚又害羞,现在总算是见识到了。

不过一会,她就笑不出来了。

集合后,最先上来的……就是五公里跑步。

乐柠:……

她怀疑周燃,蓄意报复。

*

办公室。

周燃确实是过来有点事,当然……更重要的是把乐柠他们送过来。

谈完正事后,彭景山揶揄看他眼:“怎么回事?”

周燃佯装听不懂的样子:“什么怎么回事?”

“乐柠。”

彭景山嗤笑了声:“你当我眼瞎呢,你第一次找我帮忙。”

周燃抿了口茶,神色寡淡:“那是乐洛。”

彭景山呵呵两声:“如果乐洛的姐姐不是乐柠,你会这么热心肠?”

周燃不吭声。

当然不会。

周燃是谁,铁面无私的周队长,之前不少人找他帮忙什么的,从没答应过。

更别说来训练场还需要找别人帮忙。

彭景山站在窗口,往外边看了眼:“你让乐柠参加训练,她扛得下来?”

周燃顺势看了眼,这个位置距离训练场不远,依稀能看到不远处纤瘦的身影。

盯着看了片刻,周燃道:“不知道。”

彭景山噎了噎,回头看向他调侃:“周队长,追女孩子不是这样追的。”

……

乐柠正跑的头晕眼花时候,突然闻到了清冽的冷杉味道。

这个味道很熟悉,是……某个人身上独有的。

果然,一转头,乐柠便看到周燃那张冷硬的脸。

他也换了身衣服,和自己的一样。

乐柠下意识往下看,男人声音很淡:“看什么?”

乐柠:“……你也要训练?”

闻言,周燃给她一个眼神:“嗯。”

乐柠“哦”了声,没再好奇。

一抬头,乐柠发现自己的队伍已经跑开几百米远了。

乐柠哀嚎了声,也不管周燃,卯足劲跑了过去。

也幸亏她偶尔会跑步,要不然真要被周燃的蓄意报复搞死在这训练场。

五公里结束后,乐柠还是活着的,但脸色煞白。

对于多出来的一个人,教官看了眼是熟人后,也没多问,只让他们休息五分钟,继续下一场训练。

周燃起身起来,乐柠和乐洛凑在一起:“姐,坐一会吧。”

乐柠还没坐下,面前两个黝黑皮肤的小年轻看着她笑:“你们是哪儿来的?”

乐柠淡淡一笑:“你们是哪儿来的,今年新招进来的军人吗?”

“对啊。”

大家年龄其实都还很小,乐柠点头:“我陪我弟弟过来看看。”

等周燃拿了瓶水回来时候,乐柠已经被新兵蛋子们包围了。

大家围在她旁边,眼睛发着光,乐柠脸上也挂着笑,是那种从不对周燃展示出来的,阳光照在她身上,整个人显得柔和又漂亮。

再往下,她手里已经有一瓶水了。

周燃轻扯了扯唇,没再走过去。

彭景山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啧啧两声道:“说真的,乐柠这才来了不到半天,这些小兔崽子全围上去了,真受欢迎啊。”

周燃冷看他眼。

彭景山看着他手里的矿泉水:“哟,周队去哪儿拿的水,我也有点渴了,给我喝一口?”

说着,他想去拿。

周燃冷冷说了句:“滚。”

彭景山看着他背影,轻笑出声。

嘿,终于有人能治你了。

训练开始,乐柠觉得旁边站着的人从头到脚都透露着不爽。

简直莫名其妙。

*

接下来的训练,乐柠都没和周燃说话。

练着练着,她肚子咕噜咕噜叫了好几回。

但她不知道时间,直到教官说接下来是上午最后一个训练内容时候,乐柠打从心里松了口气。

再不解散,她要晕倒了。

不过——听到最后一个训练内容后,乐柠也很想晕。

负重跑。

也就意味着不单单是跑步这么简单,腿上还要绑沙包。

乐柠看着教官教导,拿过发给自己的沙包开始绑。

但可能真是太饿了,整个人晕乎乎地,动作超慢。

蓦地,一侧伸出一双手过来。

乐柠一怔,周燃面无表情半蹲在她面前,那双粗粝的手隔着裤腿碰了上来。

他握着乐柠脚踝,掌心发烫,灼热着她肌肤。

最开始,乐柠还没什么感觉。

渐渐地,脚上传递过来的温度,男人那粗粝手掌捧着,让她下意识想躲。

蓦地,她踹了周燃一脚。

周燃瞥了她眼,也没生气,捏着她脚踝,嗓音低沉沙哑道:“别乱动。”

乐柠:“……我自己来。”

周燃淡淡看她眼,眼神里意思明显。

你能行吗。

两人靠的太近,呼吸缠绵在一起。

乐柠近在咫尺的这张脸,突然就心慌了。

犯规。

这一定是周燃另一层面对她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