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反咬一口 丧丧又浪浪 > 第 89 章

第 89 章

小说:

反咬一口

作者:

丧丧又浪浪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5

云边在s城的时候要死要活舍不得跟边赢分开, 但回到锦城了,她就不怎么惦记他了,各种忙着跟家人朋友团聚。

她从前还在临城五中读书的时候, 就想过介绍周宜楠和叶香认识,不过念及周宜楠性格腼腆,而且两方在不同的城市, 平日里不会有太大的交集,即便勉强凑在一起也只是互相找不自在, 因此作罢。

没想到到了大学,这两个人恰好都考上了锦大,还都报了法律专业, 成了同班同学,因为云边这层关系,两个姑娘一开始便有意走近, 身处大学这样一个崭新的集体中, 两人很快成了好朋友。

云边约叶香见面,周宜楠也在,她平均两个礼拜回一趟家,上周回去过,这周便留在锦城过周末, 云边上一次见她还是高考结束那会,近两个月不见, 周宜楠的变化非常明显。

“宜楠, 你瘦了好多啊!”云边惊呼。

叶香居功自傲:“我每天陪她吃草, 监督她运动,她能不瘦吗?”

“你真好意思说啊。”云边斜睨她,“你们开学才几天啊, 合着人家努力一个暑假,最后全成你的功劳了。”

叶香:“是我的功劳啊,你看你离开我半个月而已,就变得又黑又瘦,像个非洲难民。”

云边惊了:“我这是军训给晒的好不好,而且我哪有那么黑。”

她自觉军训期间防晒做得很到位,绝对不可能晒到非洲难民的境界,她跟周宜楠求证:“宜楠,我真这么黑?”

周宜楠为难地点点头,然后马上补充:“其实也还好,主要是你以前太白了,所以晒微晒黑一点就很明显。”

叶香说的话,云边可以不相信,但周宜楠的话,她没有半分疑义。

叶香顿时嚷了起来:“云小边,你什么意思,搞区别待遇啊?凭什么我说的话你就不相信。”

周宜楠说:“我诚实可信呗。”

“呸。”叶香不服,扭头又去怼云边,伸出自己的手臂对比给她看,“你以前比我白很多,现在都快跟我一个色了。”

锦大的军训时间不在大一开学前,而在大一结束以后,所以叶香和周宜楠都暂时不用经受烈日的毒打。

云边二话不说撩起了自己的防晒衣。

袖管下,未被军训暴晒祸及过的手臂在阳光下白得晃眼睛,瞬间把叶香比成黑炭。

“……”叶香在心里骂了一句“草”,默默帮云边把袖口给捋了下来。

时间差不多到了饭点,三人商量着去哪吃午饭。

云边说:“照顾减肥人士的需求,吃沙拉吧。”

叶香也没有异议。

周宜楠却说:“还是吃点好的吧!反正也不差这一顿。”

“不行。”叶香凶巴巴地阻止,“有一就有二,你的味蕾好不容易忘记了美味佳肴的滋味,你哪怕只吃一口,它都能立刻记起来,你接下来就别想减肥了。”

云边没有任何减肥的经验,不知道叶香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句胡编乱造,不过管住嘴迈开腿总是没错的,她也劝周宜楠:“宜楠,还是忍一忍吧。”

周宜楠小声道:“不是啦,叶香也陪我吃了快一个星期的沙拉,我怕她受不了。”

“你别多管闲事操心我。”叶香大手一挥,做出决定,“走,吃草去。”

她们挑了一家轻食店,在冷气打得宛若冰柜的室内坐下来。

之前云边还在临城的时候,有歌手到临城开演唱会,叶香过去听演唱会,那个时候和周宜楠见过一次,但是当时两个人完全不熟,互相客客气气地做表面功夫,云边既不能冷落这个也不能忽视那个,在俩人中间来回斡旋,后来演唱会结束了约着吃宵夜,但周宜楠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去。

而这一次气氛截然不同,三个女孩子凑在一起说笑个不停,哪里还有半分生分。

甚至因为周宜楠和叶香现如今生活圈重叠的缘故,共同话题非常多,比和云边更有话聊,比如她们聊起学校里的谁发生了什么,云边就一头雾水,哪怕她们尽力去描述那个人的性格长相,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想象永远不可能抵得上亲眼见识。

“早知道你们两个成了朋友,没想到好成这样。”

周宜楠打趣:“边边,你不会吃醋了吧?”

“她才不会。”叶香翘起二郎腿,“她有她家边不输,现在天高皇帝远,不知道多快活。”

说到边赢,她可就来劲了。

“云小边,老实交代,发展到哪一步了?”她猥琐地上下打量云边一番,“你还完整吗?”

云边理直气壮地回答了后一个问题:“完整。”

叶香不信:“他有这么老实?”

周宜楠没有谈过恋爱,性格原因和男生的接触也很少,她的思想非常单纯,把男孩子们想得跟自己一样纯洁:“肯定啊,边赢肯定不是那种喜欢动手动脚的人。”

云边替边赢心虚了一把。

周宜楠还在继续:“高三的时候,那个叶明珠就怀孕了——”她看云边有些迷茫,就提示说,“就叶明珠呀,她男朋友当时高二七班的,你说挺清秀的那个。”

说到人家男朋友,云边记起来那对情侣了,据说两个人从初中就开始谈了,到高三那会也好几年了。

事情过去那么久,周宜楠还是不可置信,“她男朋友看着这么清秀,没想到……”

周宜楠的重点不在于怀孕,而在于那么清秀的男生居然也会和女朋友上床,云边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单纯的傻妞解释长得清秀跟清心寡欲没半毛钱关系,互相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就是很容易擦枪走火,因为对方的身体有极致的吸引力,女生尚且如此,更别说是男生,他们的生理构造意味着他们生性更难以抵抗情欲的诱惑。

她和叶香彼此对视一眼。

叶香从这一眼里,凭着多年的默契,轻而易举判断出云边和边赢的大致进度条,她“啧”个不停,不怀好意地拿手指一点一点地指云边。

周宜楠不明白她们两个怎么了,诧异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宜楠。”叶香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别那么单纯,你把男人想得太高尚了吧,实话告诉你吧,云小边早就已经不是那个纯洁的云小边了。”

云边笑骂道:“滚。”她发起不遗余力的反击,“那仇立群高尚吗?”

叶香老神在在:“不知道,他也没低俗的机会。”

她终没答应仇立群,她不是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战线拖得太久,少了在一起的冲动和激情。

周宜楠从她们两个对话里,判断出一点东西来,但超出了她的认知,她半信半疑。

叶香神神叨叨:“不信你拉开她的领口看一眼,里面要是没个草莓,我叶香把名字倒过来写。”

周宜楠应该是不会干那么流氓的事的,但是以防万一,云边还是捂紧了领口。

毕竟里面真的不忍直视。

“怎么样?”叶香宛若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得意得眉飞色舞。

周宜楠心目中边赢光辉神圣的形象骤然破灭,她一时难以接受临城五中的神话也只是一届凡夫俗子有七情六欲。

云边低下头看手机,表面看着淡定,事实上给边赢发微信诉苦:「她们一直逼问我们的进度!」还刷屏发了很多崩溃的表情包。

边赢那头刚下了听课课程,回个擦汗的表情:「你们聊天都这个尺度啊」

先空着:「切,没你们大」

边不输:「我们又不聊」

先空着:「骗谁,你那满抽屉的黄色杂志谁给你的」

边不输:「聊别的女的,但不聊女朋友」

先空着:「真的假的」她半信半疑。

边不输:「认真谈的女朋友,一个字都舍不得说的」

先空着:「这么说我是你认真谈的女朋友了」

过了好一会,边赢发来两句:

「少说废话」

「真的无聊可以去跑步」

云边看着手机笑出声。

叶香又在那起哄半天,问起边赢:“边老板现在长什么样,好久没见他了。”

“怎么了,你想他了?”云边随口问道。

叶香大大咧咧:“对啊。”

于是云边给边赢发微信:「叶香说很久没见你了,都想你了」

边赢发了个省略号,没过两分钟,发了张照片给她,他定了三个小时后来锦城的高铁票。

先空着:「?」

边不输:「没票,最早只有这班」

先空着:「谁问你这个了,我意思是你过来干嘛?」

边不输:

「我女朋友不是想我了吗」

「请你们吃饭」

如果这会只有云边自己一个人,她肯定会压抑不住兴奋的尖叫。跟朋友聊起他,她确实是有点想他了,而他也成功提取到了她一句看似无厘头的“叶香说想你了”里面“我想你了”的暗示。

她的想念并不至于摧心折骨,分别也不过是区区两天,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前来找她。

“边不输说晚上请你们吃饭。”她请示叶香和周宜楠的意见,“你们介意加上他么。”

两个人都说不介意。

叶香:“我怎么会介意吃免费的晚饭呢?我好久没见边老板了。”

周宜楠说:“我也毕业过后就没见过他了。”

两个人都挺期待。

吃过午饭,三个女孩子一起逛街。商场二楼是男装,换了从前,这是云边压根不会想踏足的地方,但现在因为边赢,她上楼梯的时候看了几眼。

有套挂在橱窗的衣服不错。

云边避讳让自己的全世界围着爱情转,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她不会事事cue边赢,不随意把男朋友叫来闺蜜聚会,看到适合他的衣服也不想占据朋友时间,宁可自己回头一个人再来买。

“想给边赢买东西就去呗,我们陪你,反正闲着也没事。”周宜楠说。

叶香也说没事,格外配合。

云边这才速战速决给他买了一套。

但叶香手里是没有免费的午餐的:“啧,他的身材你可谓了如指掌呀!云小边你真的脏了,你不干净了。”

云边:“……叶香你给老子爬!!!”

下午三点多,云边收到边赢的消息说他已经上了动车:「哈巴也在锦城,快被雅思逼疯了,我把他叫上」

云边一边回着“好”,一边告知叶香和周宜楠:“哈巴也来哦。”

“那个二货啊?”叶香虽然没见过哈巴,但从云边这里听说过不少他的光荣事迹,一下子就来劲了,“叫来叫来!我早就想认识他了。”

再过不久,云边发现周宜楠似乎好一会没说话了,而且脸色也有些勉强,便好奇问:“宜楠,怎么了?”

周宜楠露出一个尴尬的笑脸:“我想起我寝室还有点事,今天晚上就不跟你们聚了,你们好好玩。”

“大周六的寝室什么事?”

周宜楠顿一下:“室友过生日。”

“谁啊?”叶香随口问。她虽然和周宜楠不是同寝室友,但大家都是同班同学,互相都认识。

周宜楠随便报了个名字。

挽留无果,周宜楠非要离开。

叶香蹙眉:“我没听她那个室友说要过生日啊。”

云边也觉得周宜楠的态度有点奇怪,她想到一个非常奇葩的理由:“叶香,你说是不是因为她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边赢……”

叶香恍然大悟:“卧槽她真的太纯情了,看我怎么把她染黄。”

*

两天的周末转瞬即逝。

云边发现自己还真是矛盾,在学校的时候舍不得回家离开边赢,在家了又舍不得去学校离开家人。

不过跟回家时候差不多,她的离愁在高铁上见到边赢的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两个人出发地不同,没法买到一起的票,所以云边的票是从临城买起的,那就能跟边赢买到连座。

商务舱有单独的隔间,边赢开着笔记本戴着耳机在忙,他刚上大一就开始琢磨着怎么经济独立,经历过奇美拉的乌龙,他悟出的人生道理就是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只有自己最可靠。

云边关上门,坐到边赢腿上去,一手把他笔电推远些,然后搂着他的脖子亲亲热热地问:“边不输,你想我了吗?”

这就属于没话找话了,总共周末才两天时间,他昨天还赶到锦城跟她一起吃晚饭,然后晚上又回了临城。

“想你干嘛,昨天不是刚见过。”边赢嗤笑着单手搂过她的腰,另一手把电脑捞回来些,对着电脑屏幕说,“先不说了。”

云边这才意识到他在视频,下意识就要从他腿上下来,结果扭头一看,颜正诚,她顿时就放心了,安心坐正,拿过边赢一只耳机戴好,跟颜正诚打招呼:“正诚哥哥,好久不见。”

颜正诚嫌弃道:“日,你们两个好腻啊,我快看瞎了。”

“你和你老婆当年更腻。”边赢句句戳心窝子,“现在老夫老妻没激情了就嫉妒热恋小情侣。”

颜正诚认输:“……说不过你,挂了。火车上注意点影响。”

合上笔电,边赢摘下耳机,跟云边解释:“跟他聊了点投资方面的事情。”

云边还是对着前方,没背过来,半晌,有点闷闷不乐地“嗯”了一声。

边赢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了,手臂横到她膝弯下,把整个人她转了90度,果不其然看到她脸色恹恹的,遂问她:“我又说错什么话了?”

“没有。”云边把脸埋到他颈间,“以后我们是不是也会那样?”

“哪样?”边赢不解。

云边:“没激情。”

边赢反应过来,啼笑皆非:“你听他扯,他们两个腻的要死。”

“那总有一天会腻的。”云边想到未来有朝一日她碰他的手会变成左手牵右手的平淡就很不舍,“再过两年,你肯定不会因为我一句话就跑来锦城找我了。”

边赢毫不犹豫地说:“我会的。”

“那再过五年,十年。”

他抱住她的脑袋:“再过五年十年,我们不会分隔两地。”

其中的深意云边听懂了。

这是有关未来的承诺。

那个她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未来,怎么摊牌,怎么说服妈妈接受边家成了亲家。

云边放心把难题都交给他:“那,到时候你去解决。两边都你解决。”

“好。”边赢摸着她的头发,“不用担心,有我。”

回到s城,时间还早,两人去超市闲逛。

云边买了一大堆花里胡哨的小零食,而且买的都是四人份,室友也都有份,边赢对零食没有兴趣,推着购物车当跟班,毫无怨言。

云边走着走着,听到背后边赢问:“你晚上住哪?”

她回头,发现他旁边就是摆满了安全套的货架。

人在心虚之下,就觉得全世界都在看自己,云边臊得慌,触电般收回目光,很坚定地告诉他:“我要住寝室。”

边赢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站着不动。

云边振振有词:“我外公外婆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段佳话,但现在我外公就不想和我外婆睡一起,说她老是起夜干扰他睡眠,我外婆也说我外公早上越起越早很烦人。所以事实证明,再深的感情有一天都会变成亲情,但我们至少能把变亲情的时间推迟。”

“……”边赢给她总结一下,“你推迟的办法就是不让睡?”

“对。”话糙理不糙,云边拽着购物车,把他拉远了。

但是等到付钱的时候,等在收银台前,边赢还是从旁边的货架上拿了一盒冈本放进购物车。

他们前面两个年轻女人正在聊天,其中一个是正对他们的,目睹了边赢拿安全套的过程,眼神顿时变得很有深意,还悄声跟同伴说了句什么,她同伴也霎时回过头来看他们两个。

边赢身后还排着人,想必也都看到了。

云边的背脊僵得像跟棒槌,她知道东西既然摆在这里当然就是让人买的,但是她从小到大逛超市从来没见人拿过。

她刚要说什么,边赢就威胁她说:“闭嘴,不然我就不止拿一盒了。”

云边:“……”

他阴恻恻地补充:“我会扫空。”.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