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我是康熙白月光[清穿] 曲盈盈 > 58、第 58 章

58、第 58 章

小说:

我是康熙白月光[清穿]

作者:

曲盈盈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6

("我是康熙白月光[清穿]");

苏漾将手收回大氅里,
恭顺回答:“皇上日理万机,最近年关又是忙,妾身怎么好让皇上因妾身之故,特意挽留,
误了皇上的事,
担当不起。”

她说话滴水不漏,面上也无昨日皇上离开后的沮丧。

宜嫔这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甚感无趣。

她闲来无事时,
会想,
这样一个人,怎么就入了皇上的眼呢?

无趣古板,
干巴巴。

宫中多少人不比她更收规矩,
只是没了这张脸罢了。

宜嫔轻叹一声:“索性妹妹离翊坤宫不远,若是得了空,
来本宫这玩一玩,听闻妹妹素爱下五子棋,
可否能教姐姐几招?”

苏漾勾着唇角,轻轻一笑:“说教不敢当,
姐姐若有兴趣,
妹妹改日定应邀而来。”

她与宜嫔郭络罗氏相谈甚欢,
一路从翊坤宫走至坤宁宫时,
已经有几个嫔妃在那等着,
等佟贵妃来时,恰好坤宁宫的姜黄姑姑出来,
道:“众位小主,皇后已经等着了。”

皇后近来憔悴,又忙着准备除夕宴,
这还是从西苑回来后,第一次的请安。

荣嫔马佳氏朝着苏漾挤了挤眼,苏漾回笑了过去,坐下。

她早上起早,肚子空空,还没吃东西。

依着现在的场合,不合适伸手拿。

凝夏陪着她来的,现在正在外面守着。

苏漾手里揣着暖炉,有些昏昏欲睡。

今日平平无奇的请安过去,姜黄姑姑叫住了她。

“苏贵人,留步。”

佟贵妃回头看了眼苏漾,转身踏出门外。

崔娴姑姑扶着她的手,“娘娘,咱们是回宫,还是去御花园逛一逛?冬日雪景尚好,散散心也成。”

佟佳仙蕊沉思着点头,本来她想叫住苏漾的,却突然发现,苏漾一离了她的承乾宫,在长春宫那,也有一部分宫妃所住,来来往往,交际圈一大,野心也变大了。

皇后娘娘叫住她,佟贵妃自然是不能越过她,把人叫走。

这人一离开身边吧,就显得鞭长莫及。

佟贵妃无奈一笑,“那便去吧。”

皇后钮祜禄氏将苏漾叫至内殿,道:“你在长春宫,住得可还好?”

苏漾侧立一旁,恭恭敬敬回:“回皇后娘娘的话,妾身住得很好。”

“你刚升没几天,荣嫔孩儿去世,直到去往西苑,本宫无暇顾及其他,今日姜黄姑姑一提,你搬家时只有凝夏凝冬两个宫女,人手有些不大够用,才知本宫有些疏忽。今日回去时,内务府会送来一批调/教好的宫女,你到时候挑两个。”

皇后淡淡笑道:“可要本宫为你指两个手脚勤快的宫人?”

指两个手脚勤快的宫人,苏漾倒是不太想要。

长春宫刚搬过去,她也不想让别的嫔妃插手进来,因此这段时日,本该早早送两人过来,皇后当时既然没提,苏漾也权当自己忘了这回事。

她微垂着眼眸,内敛又羞涩的笑:“哪能让娘娘为妾身费心,娘娘身边的,定是极好的,妾身感激不尽,可是娘娘若把身边宫人拨给妾身了,必定会在重新□□。刚来的小宫女,怕是还不够熟悉,惹娘娘不悦,这便是妾身的罪过了……”

“索性妾身宫中无事,又从前做过半年多女官,正好顺手操练,也渡过这无聊时光。”

“也是。”皇后并无勉强之意,“下午让内务府领人过去吧。”

“谢谢皇后娘娘!”

苏漾从坤宁宫出来后,神清气爽,把手里冷却掉的暖炉给了凝夏,说:“以后你俩可以不用这么忙了,下午内务府的人过来,到时候你帮着挑挑看,挑两个好的留下。”

“最好要没有跟其他宫妃来往过的宫女。”

凝夏秒懂。

这事苏漾不放心交给凝冬。

凝夏要稳重谨慎些,这事交给她正合适。

慈宁宫内,苏麻喇姑走至太皇太后身边,道:“苏贵人又拿了一摞写好的佛经过来,说是请您过目。”

太皇太后随手翻了两页,微微笑了起来:“她倒是有心,搬家也不忘抄写佛经。”

苏麻笑着说:“格格你说的,说她的字还需练一练,贵人这间隔几日送来一次,看看有没有练出成效,她说若是不错,就开始全篇抄写了。”

“就这个字吧。”

太皇太后随手将手里佛经往火盆中一丢:“佛祖看到这些练习的,指不定得夸苏漾心诚。”

“她有这份心,极好。”

“改日她过来请安,你从藏书阁里挑两本书,让她回去看看。冬来无事,陶冶情操,修身养性,这皇上啊,见她上进,自然这荣宠能久些。”

苏麻喇姑道:“好。”

于是,就这样定下了苏漾未来一些时日,天天翻书的结果。

此时苏漾坐在长春宫的殿外,台阶下是排成两排的六个宫女。

她手里拿着单独的花名册,对照着名字和人,在她看得还行的宫女名字上,打了个勾,之后就是凝夏的工作。

她起身,伸了伸懒腰,回了房内,凝神专注抄写佛经。

这些时日过后,前阵子又得了康熙的亲自指导,自然这水平突飞猛进,不说字难看,也勉强能瞧得上眼了。

之后一段日子,直到除夕夜宴前,苏漾只应邀去了翊坤宫玩。

她也真的是玩,宜嫔性格确实不错,知她对鸡一方面有兴趣,还特地吩咐了御膳房,好好准备。

然而苏漾一回宫,因为近来康熙都没怎么去过她那了,也不在后宫耽误时间,一心扑在了前朝政务上,便显得有些端水。

谁那里都不去,也没有晚上翻敬事房的牌子。

苏漾听了点风声传闻,说是这几年云南躁动,隐患未除,吴三桂反扑得厉害,具体更详细的她不知道,以前历史上似乎是学过一些,都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具体到底何事?

不过因着康熙一冷后宫,这御膳房那边,也变得挑挑拣拣起来。

对这个刚升上贵人位置的苏漾,不太爱搭理。

苏漾喜欢吃鸡,御膳房做是做,就是这个鸡肉,熟是熟了,就是味道不太好,太烂了不好吃,或许是少添加了些去腥的,苏漾差点就对这鸡肉失去了兴致。

除夕夜那晚,觥筹交错,举杯相迎。

苏漾坐在太和殿内靠门口一些,今日也算宴请大臣犒劳,明日开始休沐三天。

一些身着薄衣裳的舞女,在中央柔美婉转的跳舞,苏漾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仿佛也跟着冷了起来。

康熙坐在龙椅上,与众臣举杯。

她听着康熙对众位臣子的勉励,抬起眼皮遥遥一望。

好几日没见康熙,竟微觉得有些陌生。

依旧俊美的容颜,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脸上浮了丝丝薄红,但他应该是喝习惯了,不见任何醉意。

苏漾悄悄拿起边上的酒杯,也和他与众位臣子对饮。

嫔妃喝的酒,和大臣喝的不太一样。

大臣喝的烧酒,而他们携带的夫人,喝的和嫔妃是一样的,果子酒。

味道好极了,不容易醉。

不管是那种酒,苏漾都没怎么碰过,一杯酒下肚,立马上头,她小心遮掩了下脸,试图不在大庭广众下失态,让凝夏扶着起身,对身边的宜嫔道:“宜嫔娘娘,妾身有些醉了,先行回宫。”

荣嫔笑了笑,看向凝夏,温声道:“路上扶着点。”

苏漾在走时,回头一看。

大家开怀畅饮,荣嫔连连喝了好几杯,竟然也不上头;只有佟贵妃在那,滴酒未沾,矜持着,稍稍的碰了些桌上食物。

除不动的佟贵妃,这些大臣夫人福晋们,也跟着喝了两杯。

苏漾脸颊发热,出了太和殿被冷风一吹,感觉脑子清醒了许多。

她脚步踉跄了下,被凝夏一把扶住:“主子,原来你不善饮酒……”

苏漾呼了一口气,满满的酒味。

她冷哼一声:“我要是善于饮酒,那当初就没必要推了老板,让去接待客人的安排。”

“那老板,不要脸得很。”

喝醉的苏漾,她眼里含了些细碎的水光,露出几分真实随性的傲气。

“不过就是几个臭钱,让我九九六福报,福个头!”

“还好我先跑了。”

她半靠在凝夏的身上,脚下轻飘,走路都有些不太稳:“以后要是让你去干这活,一定要拒绝知不知道!”

凝夏:“知道了知道了!”

她满脸无奈,没想到自己主子,真碰不得酒,还是不怎么醉人的果子酒,喝一杯就不行了。

凝冬没跟着来,就她一人,还颇有些费力,深深浅浅的往回走,走了没两步,梁九功笑眯眯的走过来。

“凝夏,皇上吩咐了,今晚苏主子去乾清宫。”

凝夏:“……”

她低头看了眼满脸红扑扑的苏漾,迟疑:“可是……可是主子有些醉了。”

醉着侍寝,会不会不太好?

梁九功瞧了一眼软趴趴的苏漾,笑道:“你只管带着主子去就行啦。”

他一扫浮尘,“咱家让俩侍卫跟着你们一块,路上好有个照应。”

话都说到了这里,凝夏只能点头。

她换了方向,路上醉酒的苏漾,突然抬起头,环视周围一圈,喃喃道:“凝夏,凝夏……”

“这不是回宫的路啊!”

“你不会要把我卖了吧……我不值钱……”

她喉咙咕噜两下,眼看着带了点醉意的哭腔,凝夏急忙说:“不卖不卖,主子,咱们是去皇上那。”

脑子混沌的苏漾,缓慢迟钝的想了想皇上是谁,然后才点了下头:“好吧……也不许皇上把我卖了。”

凝夏轻呼,这醉酒后的主子,真是……可爱死了!

乾清宫还有人把守着,巡逻的侍卫一圈一圈的走过,凝夏带着醉意的苏漾,畅通无阻的进了宫,随后将她脱了鞋,往殿内看了看,没找到其他床,只能大逆不道的往龙床上一放。

“主子,奴才可走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期一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秋售中....
10瓶;羽溪
6瓶;

2("我是康熙白月光[清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