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盛唐小炒 光含翡翠容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月亮像什么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月亮像什么

小说:

盛唐小炒

作者:

光含翡翠容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1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盛唐小炒最新章节!

“锦儿,”

“别走,”

“我带你去个地方。”

白锦儿抓着木梯的手有些微微的抖。

她此时根本不敢往后面看,

因为此时她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自己此时,就好像飘在半空之中一样。

虽然白锦儿觉得自己是没有恐高症的,但是一下子站在这么高的地方,白锦儿的手脚还是不自觉地打颤。

这里就是望月楼最高的地方,

哦不,

更确切地来说,

应该是爬上这木梯之后,才是望月楼最高的地方。

便是来这里之前,孟如招和自己说的,能俯瞰整个锦官城的高台。

乞巧会结束之后,有的人回房休息,有的则聚一起说话;还有的男女背着自家的父母,躲在望月楼各个甚少有人会看见的角落里,互诉着对彼此的衷肠。

结果,白锦儿并没等来孟如招自己,反而是等来了陶阳。

不过,陶阳也是叫自己上那高台,

四舍五入下来,倒是一眼了。

少年早已经爬了上去,他转过身来,朝着还在爬的白锦儿伸出手;吓得白锦儿赶紧抓紧了面前的木柱,对着上面的陶阳忙不迭摇头。

“别,别,”

白锦儿咽了咽口水,

“你别伸手,我,我自己爬,”

“你,你往里面走一点,不要靠这里这么近好吧,看着我害怕。”

陶阳闻言哑然失笑,但是看着白锦儿的表情,知道她此时说的是真的,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于是,他听话地往后退了几步。

白锦儿总算是爬上了楼,

她手脚并用地走到陶阳身边的位置坐下,

好家伙,爬这个可比爬上次游舫的那个楼顶费力多了,

虽然都是屋顶。

白锦儿几乎是用跌坐的坐好,又有些害怕地往陶阳的身边靠了靠。

少年身上散发的温暖之感,让爬楼梯爬的有些背凉的白锦儿逐渐安心下来。

这还是白锦儿第一次主动地往陶阳身边凑近,

虽然知道是这样子的原因,

但是陶阳此时,还是暗自窃喜。

“锦儿,你怯高?”

听着陶阳关心的询问,白锦儿有些缓慢地摇了摇头,

“我记得是没有的,”

“只是,可能这楼实在太高了,”

“所以我才有些害怕......”

“是吗,”

陶阳闻言,对着白锦儿笑笑。

“那你就不要往下面看了,你看,”

说着,少年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他指向了一个方向,说话的声音温柔,引导着白锦儿,朝自己指的方向看去。

“你往那里看。”

那是天上的月亮。

白锦儿还从未这么近地看过月亮,她顺着陶阳手指的方向,远远眺着,那一轮月亮嵌在天上。

似乎和乞巧会时候的月亮比起来,此时的月亮已经爬高了,

从东边升,西边落的月亮,

此时正缓慢地,一点一点地往两人头顶的方向挪动。

凑这么近地看月亮,

白锦儿才发现,月亮并不算是自己平常时候看到的,那种银白色。而是带着一点淡淡的米黄色,

就好像是杂粮煎饼,

被剪成了这样子镰刀的形状。

陶阳也在看月亮,

两人并排坐着,就这样看着天上的月亮。

甚至没有注意到,在背后木梯上,露出的一个脑袋。

露出了只一瞬间,便立马又收了回去。

薛诚看着孟如招都快爬上去了,结果才探头出去看了一下,竟然又很快地将自己的脑袋收了回来,

这让薛诚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没错,其实薛诚也来了望月楼,

毕竟虽说乞巧会的主角是家中未出阁的少女,但其实也是一家人团聚的盛会,

薛诚作为很快也要加入孟家的一份子,自然也是被孟家的人请了过来。只是成亲之前,孟公和孟夫人还是不太喜欢他们总在一处,故而薛诚一直陪着自己将来的岳丈,而没有出来看孟如招的乞巧。

孟如招在底下四处找不见白锦儿,

便知道白锦儿定是被陶阳拉走了——可她没想到陶阳竟然“捷足先登”,领着白锦儿上了这高台。

可是,

“你做什么?”

看着孟如招动作很快地爬下来,薛诚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走走走我们回去吧,”孟如招没有直接回答薛诚的话,而是伸出手,拽着男人就要下楼。

“这是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上去看看的吗?”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孟如招头也不回地说道,

“日后再说吧。现在,还是将他们多相处一会儿。”

虽然不知道孟如招说的他们是指谁,薛诚摇了摇头,还是跟着孟如招两人离开了。

而这一时间,坐在上面的两人,却浑然不觉。

“你看月亮多好看啊,”

白锦儿发自内心地感慨道,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月亮。又大又亮,真漂亮。”

“是很好看,”

一边的陶阳看了白锦儿一眼,顺着少女的话说下去:

“不过,”

他忽然话头一转,惹得少女也转过头来看他,眼中有些许疑惑,

陶阳抿着嘴笑了。

“不过,锦官城的月亮看了这么多年了,却也是有些无趣了。听说长安那边的花楼之上,能看见更大,更清楚的月亮呢。”

“哼,”

白锦儿对于陶阳的话表示不屑。

她自然知道地球上能看见的月亮都是同一个,哪儿会有什么大小的差距,

“谁说无趣了,”

“你看,那月亮又大又亮,颜色也好,”

“看着像不像是,刚烤出来的洒满了胡麻的胡麻饼掰成了两半?”

陶阳一愣,随即一笑,

“我当你是要反驳我呢,结果就是说这样一句,”

“你这小吃货,人家看月亮都是玉蟾月宫,怎么到了你这儿,就变成吃的东西去了?”

“那当然,”

“人家文人墨客满肚子诗词歌赋,我呢,是满脑子的好吃的。你没听过一句话嘛,心里有什么,看什么像什么。我呀,就是心里有胡麻饼,所以看什么就都像胡麻饼,”

“那你这秀才倒是说说,你看月亮像什么?”

“我?”

“我看呀,”少年嘴角勾起,转头看向天上,

“我看月亮,也好像胡麻饼。”

“你看你看!你还说我呢!你自己看着不也是像胡麻饼嘛!”

“是啊,”

“我原本看着是一个人的眼睛,但是那个人的眼睛里只有胡麻饼,”

“所以我此时再看,不也成了胡麻饼了?”

白锦儿顿觉自己耳根子发烫,她不再和少年斗嘴,而是继续看向月亮。

“咳咳,”

“月亮真好看......”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