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修真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纸生云烟 > 第一千零六章 道果提升 艰难破劫

第一千零六章 道果提升 艰难破劫

小说: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作者:

纸生云烟

分类:

玄幻修真

更新时间:

2019-10-16

在李元丰的目光中,猪八戒这个长嘴大耳朵的呆子,脑后又有一溜鬃毛,身体粗糙怕人,头脸就象个猪的模样,在此刻,背后却氤氲耀眼的宝轮,其上千百瑞彩,缠绕生梵理,凝成经文垂落,字字珠玑,讲述玄妙之音。

难以形容的力量升腾,涌入冥冥之中,似乎看到一个铜锈斑驳的大锁,交匝复杂的花纹,锁住所有,现在被灵机一冲,只听咔嚓一声,开始松动。

顷刻间,烟走琼轮,气冲霄汉,烟霞凝彩,福德垂珠,不可思议之光普照,贯通全身,体内窍穴若惊蛰后开始复苏,开始蜕变。

叮咚,叮咚,叮咚,

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以李元丰附身的心魔之主的神意都听到一阵悦耳动听的妙音,如空山冷雨打过芭蕉叶,似瑶池女仙临湖拨动手中七弦琴,每个音节极尽美妙,自然,清澈,彰显出绚丽的变化,润物却无声。

“这个猪八戒,”

正在此时,李元丰眸光一凝,因为在梵门给猪八戒松绑之时,猪八戒气运蒸腾,如烟似霞,隐隐中,有一点难以名状之相一闪而逝。即使只有莹莹一点,可无法无相,功在天前,浑然道德做派,非常浩瀚,非常伟岸,非常不可思议。

“先天道德,”

李元丰眉毛挑了挑,他早知道猪八戒身份来历不简单,背后牵扯众多,只是没有想到,牵扯最大的居然是八景宫一脉。

李元丰想到西游记原著中猪八戒自吹自擂的介绍:我自小生来心性拙,贪闲爱懒无休歇。忽然闲里遇真仙,就把寒温坐下说。有缘立地拜为师,指示天关并地阙。得传九转大还丹,工夫昼夜无时辍。三花聚顶得归根,五气朝元通透彻。功圆行满却飞升,天仙对对来迎接。朗然足下彩云生,身轻体健朝金阙。玉皇设宴会群仙,各分品级排班列。敕封元帅管天河,总督水兵称宪节。

这般想来,虽然猪八戒说这话的时候是对上孙悟空,不想落了下风,自然往大了吹。吹牛皮嘛,肯定得吹地震天响。现在来看,也有真材实料的。最起码,猪八戒九转大还丹确实没少吃。八景宫,太上一脉,九转金丹的大名,可是诸天有闻,真材实料。

“不过,”

李元丰若有所思,按照仙道的路子,猪八戒被贬下界投胎到猪身,相当于一定程度上的从头再来,洗去了原本不少的因果。

李元丰摇摇头,纵然他现在的境界修为和见识,对于八景宫和梵门在西游上的诸般默契和交易也不可能全数知道。要是按照西游记原著中的时空来看,猪八戒取经之后,被梵门封为净坛使者,这个果位可是很一般,在梵门中的权利也不大。通过这个来看,梵门和八景宫也是有冲突的。

“取经人中,也够复杂的。”

李元丰眸光自猪八戒身上移开,落在其他人身上,在取经的四人一马中,除了唐三藏是金蝉子转世之身,正宗地不能再正宗的梵门之人,孙悟空和其他势力有少许牵扯,也算得上身家清白,但剩下的猪八戒,沙和尚和白龙马背后都有大势力的影子。

半响后,朱紫国上空的梵焰明辉敛去,金花不再,归于寂静,只剩下稀稀疏疏的光投下来,落在神情各异的唐僧师徒等人的身上,照出他们的神情。

唐三藏依旧肉体凡胎,只是身上的袈裟也好,手中的禅杖也罢,都有不计其数的梵文经字流转,看上去无声无息,可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孙悟空同样没有境界地提升,没有突破到天仙层次,可他手中的如意金箍棒或者说定海神针上,古拙的大字浮现,记载古老的史诗和传说,携带着万民信仰,字字沉重。

“俺老孙的金箍棒,”

孙悟空手一摇,将金箍棒化为绣花针,放到耳中,听着金箍棒出轻轻的颤音,精神抖擞,有这大棒在手,他有信心和天仙层次的人放对。

至于猪八戒,沙和尚,以及小白龙,他们三人变化更大,不但手中的神兵利刃似乎解开了某种封印,威能越来越大外,他们本身境界修为也有所提升,稳稳向前迈了个大台阶。三人虽然没有像孙悟空那样成为天仙下最顶尖的一波,可修炼境界都稳稳站上真仙后期,和孙悟空间的差距也不大。

可以讲,随西游的“升级”,梵门也不得不放开少许对取经众人的限制,他们的积累开始爆,掌握的力量直线上升。

“哈哈哈,”

等反应过来,猪八戒动静最大,这家伙顶着猪头,晃着大耳朵,笑得很得意,转了转去,道,“猴哥和妖怪斗法,能够在战斗中晋升,我们喝个小酒,吃个小菜,聊个小天,也能够修为突飞猛进。说起来,比猴哥还轻松啊。”

沙和尚没有说话,只是感应到自己更上一层楼的力量,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宝杖,向来沉稳的他都是喜上眉梢。作为走上修炼之路的人,谁不希望自己境界通天,神通无量?

白龙马也出一声嘶鸣,马啸声中有一种高兴。

“恭喜诸位圣僧,”

朱紫国国君明白过来后,也非常高兴,毕竟他还想眼前的唐三藏师徒帮他救回金圣宫娘娘,帮手越强大自然越好,于是他连忙吩咐侍女们重新布置酒菜,给唐三藏师徒好好庆贺一番。

“朱紫国真是个福地啊,”

人逢喜事精神爽,猪八戒的笑声简直没有停下来过,这样的修为突飞猛进,生在自己身上,简直比吃人参果都爽快。

朱紫国国王见了,连忙趁热打铁,道,“诸位圣僧修为大进,擒拿妖怪不在话下。希望诸位圣僧能够多想一想办法,替朕迎回金圣宫。”

“包在我们身上。”

猪八戒很有自信,只觉得自己的九齿钉耙能够打一打的妖精!

西牛贺洲,九荒别府。

天色秋浓,庭中池里的莲子褪去红衣,染上星星点点的霜白,没了以前的亭亭,反而给人一种飒飒的清骨。真的是,秀骨冷盈,绿叶如盖,清洗四下寒意。

嶙峋的石骨在周匝,点缀其间,纤瘦有度。

李元丰的鬼车真身头戴宝冠,身披紫色绣衣,上面描日月星辰之相,正坐在云榻上,背后九个鸟或高或低,不停地私语,在观看西牛贺洲的景象。

特别是朱紫国生的一切,正通过心魔之主神意附身的小太监的视线中观看,纤毫毕现,没有任何的遗漏。

“梵门很果决啊,”

李元丰眸子深深,梵门主动给取经四人一马“升级”,不得不说是个聪明又果决的办法,不然的话,以现在西牛贺洲复杂的天机,真有人陨落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龙蛇四起,不知道多少人物被鼎沸的天运搅动,露出狰狞的爪牙。

事实上,即使李元丰这个称得上“始作俑者”的,都无法估计天运又上一个台阶后对西牛贺洲的具体影响。比如金毛犼居然能够挣脱观自在下的禁咒,就乎想象。

这样深的水下,谁知道有没有隐藏“大鳄”?在连大罗金仙的感应都慢半拍的情况下,就是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都不敢打包票取经的师徒们会像以前平平安安,所有事情都有惊无险!

“梵门损失不小。”

李元丰笑了笑,梵门被动应付,取经的唐三藏,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以及最后的小白龙,他们的变化不可避免地减少了自己在西牛贺洲引动的因果,梵门就是再投入比以前更多的人力物力都难以弥补。

对李元丰来讲,梵门越是灰头土脸,他越是高兴。因为两者是在西游和西牛贺洲这个大的棋局中,是此消彼长的关系,梵门损失了,就等于他获益了。

“咄。”

处理完这个,李元丰开始神意散开,沛然不可抵御的无形力量弥漫,以他的九荒别府为中心,渗透到所有自己能够控制的时空里。

仔细看去,九荒别府为大树,周匝密密麻麻的时空如同复杂的根系般,再往里,则是形形色色的生灵,有王朝制度完善的封建国家,有妖魔鬼怪横行的乱世,有没有任何凡能力的普通世界,也有修炼者主持的仙国,等等等等,千姿百态,各种各样。最为重要的就是,里面不计其数的生灵。

是的,就是生灵。

李元丰的神意横在诸般空间中,高高在上,以大圣之力的无上神通接引道果降临,然后返照所有空间中的所有生灵,刹那间,就有星星点点的金芒自生灵身上升腾起来,落入到道果成相中,源源不断。

在这个过程中,无数的玄妙在道果中演化,积累,蜕变,最终化为道果进步的资粮。

“真痛快。”

李元丰感应到自身道果的变化,面上有喜悦之色,他为何在晋升为妖族大圣,在某种程度上无劫无灾后,非得留在大漩涡一样的西牛贺洲中和梵门等势力争锋对弈?从刚才所得上,就能够可见一斑,因为有很大的好处啊。

要知道,到了上境,修炼起来并不容易,很多时候都是停滞不前,卡在那里难有寸进。但西牛贺洲是纪元中心,天运澎湃,凡是西牛贺洲中的生灵或多或少都秉承一点天运,蕴含着天道中最为玄妙的道理。像观自在,弥勒梵主,还有现在的李元丰,就是通过扎下根基,占据西牛贺洲的地域空间,自管下的生灵中窥见天运,然后以有形之器观无形之道,给道果的积累添油加火。

连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等人都对西牛贺洲生灵秉承天运后生成的性灵之光觊觎不已,能够增加自己的积累。李元丰的鬼车真身境界修为更低,对于道果的提升更为显著了。

“需要在西牛贺洲这个大棋盘上取得更多。”

李元丰眸子炯炯,灿然生辉,他现在只能够控制以自己的九荒别府为中心辐射的一部分空间,里面的生灵虽然不少,可和梵门控制的范围,以及整个西牛贺洲相比,毫无疑问只是一点点。只有尽可能扩大地盘,人口才能够增长,才可以从更多的生灵中窥见更多的道之痕迹,为自己晋升大罗之路铺垫。

天庭,玄天府。

窗外青竹竿竿,青翠染云。芭蕉丛丛上烟姿,几声鹤唳杂乱在上下,星星点点,叮当有声,传得很远。

李元丰留在天庭的化身顶着玄天圣君的天职,他头戴玄天冠,身披天衣,上面绣着功德水,周天星辰点缀,绽放光明,他手持玉如意,看向不远处的碎霞澄水,神情平淡。

不多时,脚步声响起,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俊逸潇洒,眸光澄明,身后跟着一条黑虎,女的琼鼻樱唇,容颜精致,身披宫裙,身上清气流转,生生不息。

两个人进来后,见到李元丰的化身,只觉得浩瀚若星空,无穷无尽,深不可测,对视一眼后,向上行礼,齐声道,“见过玄天圣君。”

“赵道友,琼霄仙子,”

李元丰向来人打了个招呼,面上的冷淡渐去,笑容上来,道,“不必多礼。”

“我们此来是有事相求。”

赵公明知道事情紧急,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我们知道太岁道兄已经挣脱了观自在强加于他灵台中的束心咒语,算是照见本来,得知自己的根脚。既然如此,我们上清宫不会坐视不理,肯定要助他打破西游劫数。”

赵公明的声音不大,可语气斩钉截铁,蕴含着坚定不可更改。在上清宫看来,金毛犼作为观自在的坐骑,那是封神之劫,没有办法。可当金毛犼挣脱自身枷锁,就等于封神劫数散去,回归了截教妖仙的身份。这样的情况下,截教的人可不允许金毛犼再被梵门的揉捏。

李元丰明白对方的想法,他略一沉吟,道,“我虽然助牛魔王等人脱了西游劫数,可那时候非常特殊。现在我已经晋升上境,不可能再亲自下场。诸位要帮太岁道友脱劫,付出会不小。”

李元丰能够做的,也就是把截教的人一部分引入到西牛贺洲,让他们挡住梵门的人,只要和牛魔王那次一样,拖到金毛犼西游劫数的时间过了,就万事大吉。

不过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真不容易。以梵门的姿态是决不允许有人轻易打破西游劫数的,更何况金毛犼身份不一般,他还曾是观自在的坐骑,修为也极为高强,越是出色,梵门也不愿意放手。

“我们会让梵门以及诸天大势力看到我们的决心!”

赵公明感应到李元丰的疑问,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s://../book/51772/406240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