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独家宠爱 时星草 > 宠爱

宠爱

小说:

独家宠爱

作者:

时星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01

客厅明亮, 今天的天气非常不错。窗帘一拉开,就有太阳照进来。暖呼呼的,在冬(日ri)里显得特别稀有。

乐柠坐在沙发上, 接受着周母打量,窘迫的想立马找个地洞钻进去。怎么就......那么巧。

她都想回到昨晚那会告诉自己,千万别和周燃睡一个房间。住周燃客房,和睡在他房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乐柠在心底叹了口气。

周母盯着她看了会,转开目光:“柠柠, 吃早餐了吗?”“没。”周母笑,脸上满是喜色:“早上想吃什么?阿姨给你做。”她说:“你快去洗漱吧。”乐柠无可奈何, 点了点头:“阿姨,您坐着吧, 我自己来就好。”

“不不不, 没关系的。”周母笑:“阿姨来也一样,你先去洗漱。”“......好。”

无可奈何,乐柠进了客房的洗手间。太尴尬了。虽然周母什么都没问, 但乐柠觉得她什么都看出来了。一想到这, 她就尴尬的无地自容。

乐柠看了眼一侧的手机,想也不想的拨通周燃电话。很快,那边便接通了。

“醒了?”周燃声音偏低,透着电流声听着, 甚至还有点说不出的(性xing)感,又温柔。乐柠:“醒了。”她咬牙:“你妈今天过来跟你说了吗?”周燃一愣:“我妈?”

“对!”乐柠一听他这话就知道他也不清楚,连忙道:“我要尴尬疯了, 她来的时候我刚好从你房间出来。”

谢为敲了敲门走进,把一份资料递给周燃。周燃嘴角噙着笑:“先放着。”谢为点头:“周队这要签字, 我待会过来拿。”“嗯。”

谢为出去后,周燃才轻笑了声:“怕什么。”他说:“我妈本来就喜欢你。”乐柠:“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她只要一想到刚刚周母看自己的那个喜悦眼神,就很想很想找地方藏起来。怎么全世界最尴尬的事(情qing)偏偏让喜欢碰到了呢。

周燃低眸一笑:“没那么严重,我妈问你什么了。”“什么也没问,但你妈什么都看出来了。”

周燃听着她这语调,乐了会:“怎么那么紧张。”他嗓音带着笑,安慰着乐柠:“别紧张,我妈应该不会问什么,你就厚着脸皮和她聊天就行。”乐柠:“......你说的容易。”哪有那么简单。

她要是真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现,现在也不会站在浴室打这个电话了。正想着,乐柠听到了敲门声。是周母。“柠柠,早餐快好了。”乐柠含糊应了声:“好,马上来。”

周燃听着,无声弯了下嘴角:“我妈给你做早餐了?”“......嗯。”“先去吃,晚点不是要出门吗?”“那是下午!”乐柠说完,也不和周燃多聊:“先挂了。”“好。”

挂了电话,乐柠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然后如临大敌一般去了客厅,和周母一起吃早餐。

*谢为再次从外面钻进来,看向周燃。“周队,我是不是可以喊乐柠姐嫂子了?”周燃睨他眼:“好了。”

谢为把文件接过来,看了眼后问:“对了周队,关于那个案子的事......”周燃抬起眼看他:“有问题?”“不是。”

谢为道:“结果已经要出来了。”周燃看他。谢为道:“过几天有公开的庭审,你要去听一听吗?”周燃摇了摇头:“不去。”谢为:“……好的。”

他转(身shēn)往外面走。“等等。”周燃抬眸看向他:“我问问乐柠。”虽然不太确定,但周燃想,可能她会想去。“好的周队。”

等谢为出去后,周燃转了转手里的笔一会,拿过手机给人发了条信息后才作罢。――――

乐柠在吃早餐。周母对乐柠向来都好,从最开始到现在,她一直都知道。只不过看着面前这半小时变出来的一大桌早餐,乐柠还是有点受宠若惊。

“阿姨,这太多了。”“不多。”周母坐在她对面,脸上满是喜色:“也不知道你今天想吃什么,我看冰箱里的材料不少,随便做的。”乐柠:“……”她失笑,看着周母:“谢谢阿姨。”“应该的,快尝尝看。”

周母的厨艺一直都很不错,这是乐柠之前便知道的。早餐也好吃。大概也是饿了,她昨晚没吃什么东西就睡了。所以这会乐柠吃的还(挺ting)让人有胃口的。

周母偷偷地看了她眼,又偷笑的收回目光。她就知道,周燃不会让她失望。想着,周母的唇角往上牵了牵,眼睛里的高兴完全是看得见的那种。

为了让乐柠不觉得那么尴尬,周母也很懂地低头玩手机。她看了会手机,突然问:“柠柠,待会要出门吗?”“要。”乐柠道:“我今天约了之前的一位学长见面。”

周母“哦”了声:“学长啊?”乐柠轻笑了声:“就网上的一些事(情qing),我找了学长帮忙,他是我的律师。”

闻言,周母点了点头:“我知道,阿姨没误会什么,你们年轻人就应该多交朋友。”她问:“几点出去?”“约的是下午。”周母了然。

吃过早餐后,乐柠主动收拾了碗筷。虽然周母一直不让,但她不能太懒,虽然……她承认自己懒。

好在两人很快便岔开了话题,周母对她化妆感兴趣,为了下午出门,乐柠把直播给掐了,反正也没承诺,但却和周母凑在一起,开始给她试自己新学会的一个化妆手法。两人玩的,最初的那点尴尬瞬间消失不见了。

中午时候,乐柠还跟周母学了一道菜。虽然只是简单的土豆丝,但对她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想着,乐柠还特意发了个朋友圈“炫耀”。乐柠:第一次做菜!!【照片】。刚发出去,阮秋立马点了个赞,然后留言。阮秋:哇!!!也不知道谁那么幸运,可以吃到我们柠檬做的土豆丝!这土豆丝看起来就很有口感,漂亮,入口绝对美味,是难得一见的佳肴啊。乐柠回复:?你疯了?

紧跟着,还有不少同学和朋友,对她第一次下厨的成果表示满意。乐柠看得发笑。蓦地,她还看到周燃点了个赞。周燃:真厉害。

乐柠看着那三个字,怎么都觉得周燃像是在哄小孩子。她无声扬了扬嘴角,戳开周燃微信。乐柠:【你干嘛呢。】周燃:【吃饭了?】乐柠:【没,还有最后一个菜没好,你妈在做,我先炫耀一下我的土豆丝。】周燃:【卖相不错。】乐柠:【肯定也好吃。】周燃:【嗯,我想吃。】

乐柠扑哧一笑,看了眼那看起来就不怎么好吃的土豆丝,也难为周燃能说出这种话了。她敛了敛眸打字:【那下次做给你吃。】周燃:【好。】

没一会,周母便出来了。乐柠和周母吃过午饭,周母便提前离开了。临走前,还拉着乐柠的手拍了拍,意味深长道:“柠柠,要是周燃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打他。”

乐柠点了点头:“好,谢谢阿姨。”周母伸手抱了抱她:“谢谢柠柠。”周燃从小(性xing)格就淡,鲜少能看到让他(情qing)绪波动的事,周母唯一有印象的,是高中有那么几天,还有现在。

从乐柠出现之后,周燃好像不仅仅是对她(性xing)格(热rè)络了起来,连对家里人也突然多了份关心。这种改变,太让人值得惊喜了。周母怎么能不高兴。

*周母走后,乐柠爬回(床chuáng)上睡了个觉,到和顾维约定的时间时候,才出门。顾维的律所是几个人一起合伙开的,他自己好像就是合伙人。不过乐柠不是特别了解,只隐约有听同学们八卦说过。

她看着眼前设计风格特别的律所,挑了挑眉走了进去。一进去,前台便站了起来:“您好。”乐柠摘下墨镜,点了点头:“你好,我找顾维顾律师。”

前台眼睛一亮,明显是认识她的。“乐小姐对吗?”“对。”“这边请。”前台笑着说:“我们顾律师说过,你来了的话直接去他办公室就好。”“谢谢。”

等乐柠进去后,几个小助理对视看了眼,难掩诧异。“这就是乐柠啊?”“她的脸很自然啊,而且真人比镜头前好像更漂亮,为什么网上那么多人说她直播加了滤镜什么的啊?”“对啊,而且(身shēn)材好好哦,超有气质的感觉。”“难怪顾律师从早上开始就有点不对,原来是乐柠要来啊。”

“怎么?”另外几人转头看向他:“有什么不对吗?”那人一笑:“你们真不知道啊?顾律师和乐柠是大学校友,据说顾律师喜欢乐柠很多年了,但一直没追上。”“……是吗?”几个人面面相觑,完全不敢相信。“待会看就知道了。”

进了顾维办公室,乐柠并不知道外面的人在谈什么。顾维恰好在打电话,看到她时候指了指:“等我一会?”乐柠一笑:“不着急。”

她顺势到旁边坐下,给周燃说了声。乐柠:【我到律所这边了。】周燃大概是在忙,没能第一时间回复。

乐柠看了眼还在跟人打电话的顾维,深呼吸了下戳开阮秋的聊天。乐柠:【我到顾维律所了。】阮秋:【祝你好运。】乐柠:【?】阮秋:【怎么,你是不是紧张了,没有我陪着,变成了小可怜哦,太可怜了,是不是想我了,要不要来给我探班啊。】乐柠小小的翻了个白眼:【你太自恋了。】阮秋:【哪自恋了,顾学长要是有什么不对,你第一时间打我电话啊。】乐柠:【你打我的,待会我给你信号。】阮秋:【可。】

“乐柠。”顾维挂了电话,拿着资料走了过来。他坐在乐柠对面,低声道:“这是那些人资料,开庭会审的话可能需要当事人在场。”他看了眼乐柠:“你觉得如何?”

乐柠拿过那些资料看了眼,上面全是微博上的污秽字眼,简直不堪入目。她快速浏览了一圈,低声道:“当然要。”她说:“不正式一点,他们好像总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之前就发过律师函警告,但没有人当一回事。现在的网络环境就是这么复杂,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的发言,随便说什么都不会对人造成任何伤害,但他们从来不懂,有时候就那么几句话,就足以击垮一个人。更何况――乐柠并不觉得上次席卷而来的整容,抱大腿风波,又是谣言来的。背后没有((操cāo)cāo)控的人,她不会相信会这样。

她要抓的,是背后的人。

她看向顾维:“我这边没什么问题,到时候需要我出面给我打电话就行。”她顿了顿说:“也不需要这些人做什么,赔偿的话,到时候看着来,但一定要道歉。”顾维颔首:“我了解。”

两人聊了会工作,顾维低头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抬头看向她:“待会还有事吗?”乐柠一愣,笑了笑:“有。”顾维一怔。乐柠不好意思道:“我待会要去接我男朋友下班。”

顾维似乎是没太听明白,愣了好一会才应了声:“这样啊。”“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他直勾勾地看着乐柠。

顾维从大学时候认识她,到现在,还是头一回听说她有男朋友。有那么瞬间,顾维不清楚是因为自己表现的不明显,还是她在用这种借口拒绝自己。亦或者是,他行动太晚了。

乐柠没避开他的目光,浅笑说:“就前段时间。”顾维点了点头,语气里有点疑惑:“是吗。”“嗯。”

乐柠起(身shēn),看向他:“谢谢顾学长帮忙,到时候有消息给我打电话吧,我先走了。”顾维“嗯”了声:“好,我送你?”“不用。”乐柠一笑:“我打车过去就好。”

顾维看着她脸上的笑半晌,点了点头:“注意安全。”“谢谢。”

*从律所出来后,乐柠觉得自己松了口气。顾维的眼神太有压迫感了。就刚刚那会,她甚至都有点担心顾维还会纠缠下去。还好,要是再说下去,乐柠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她想着,刚想要打车,不远处有喇叭声传来。乐柠下意识抬头,在看到车里的人后,她笑了。

“你怎么来了?”上车后,乐柠转头看向周燃,伸手摸了下周燃的脸:“周队长,你不是很忙吗?”

周燃面无表(情qing):“接你的时间有。”乐柠笑:“哟,你是不是担心什么?”她戳了戳周燃的脸,玩心大起:“说吧,是不是紧张我,怕我被人抢走啊?”

周燃不吭声。但乐柠就是想要他说话。这男人太闷(骚sāo)了,除了在(床chuáng)上,咳咳……也不是这么说,除了在某些时候他会直白一点之外,其他时间无论是吃醋还是什么,都不吭声那种。

乐柠笑,又戳了下周燃的脸。“你说不说?”“是不是。”

周燃抬起手,一把将她抓住,低声问:“你不怕我们出车祸?”乐柠:“……”看看,什么叫破坏氛围,这就是。

她无语地转向另一边:“你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这里?”“查到的。”周燃一板一眼回答。

乐柠没说错,他确实不放心。如果是普通的律师,周燃自然没这么大反应,但他可没忽略乐柠口里的“顾学长”,又是一个学长。周燃表示很不爽。所以等队里没急事后,周燃开车查了下地址,过来了。

乐柠无声勾了下嘴角:“所以就是怕我被人抢走对吧?”周燃一顿,目光沉沉看着她:“抢不走。”乐柠:“……哦。”“万一呢。”

话音一落,她的脸被人捏了捏。“没有万一。”乐柠听着,唇角无意识地往上牵了牵。

还在找"独家宠爱"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