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天道早已看穿一切 七了个九 > 第六六八章:倾心

第六六八章:倾心

小说:

天道早已看穿一切

作者:

七了个九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01

    在两人还恍惚间,上官愊忆忽的扑上前去,冲着北音仪的侧脸狠狠地咬了下去,动作狠厉,竟也被他带出一道血肉来。

    北音仪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愊忆竟然会直接上口咬人,一时没有防备就被他压了一头,吃痛的捂着自己的脸惊声大叫起来。

    上官愊忆细细评味着嘴里的血腥味和残留的一些血肉,瞬间又跟北音仪拉开身形,趁北音仪震怒的当头,从怀中甩出一方圆镜,镜中射出的光芒欲要打在北音仪的身上,北音仪瞬移出去到了北长老的身边,脸色铁青的瞪了一眼上官愊忆。

    地面上的逍遥派弟子无辜又受到了一次重击,还好沈如妍的位置在一边,并没有受到什么波及,她只是无力的躺在地面上睁大眼睛看上官愊忆和北音仪的动作。

    除此之外她别无他法,到这时沈如妍心里又有些恼怒,她尾戒上的联络虫不停的在转动,明明已经让朱武和朱华快点来支援,怎么到现在连他们的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她还真是错怪朱华跟朱武了,朱华被北音仪的魅惑术定在了不远处的树林处,而朱武察觉到四周杀意笼罩的气息,便也皱着眉头朝着自己兄弟出来的方向往外追去。

    遥遥的朱武就看到逍遥派广场上光芒四溅,还有恐怖的战斗声响在他的耳边不停回响,朱武暗自呸了一口口水,心里默道:“沈如妍死就*屏蔽的关键字*,朱华可千万不能贸然的冲上去送死啊!”

    心里怕极了朱华会为了救沈如妍而不顾及自己的身体,朱武脚底下的飞剑那是飞的贼快,很快也到了树林处,他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树后方,伸出半个脑袋去看。

    “这不是那东西南北四位长老之中的北长老和她的孙女北音仪吗,还有逍遥派的门主上官愊忆,这两人怎么打在了一起。”

    朱武有些疑惑,待他看到躺在地上只剩下一口气的沈如妍时,脸上更是惊讶无比。

    *屏蔽的关键字*好像被什么揪在了一起,高高的抓了起来。

    朱武又动作极快的往一旁看去,根本没有看到朱华的踪影,别是如同地上的黑色灰尘一样身死道消了吧?朱武越想心里就越没底,急得嘴上都要冒泡了。

    他瞅准时机准备冲到沈如妍的身边,将她带出来好好的问问自己的兄弟到底在哪里,还没走出几步,朱武的身后却忽然的传来了一阵声响。

    朱武转头,就看到朱华身上穿着的法衣不知何故已经掉落在地上,眼中带着淡淡的清欲,手里抱着一颗跟自己身形差不多的大树,边抱还边亲,好一副景色。

    朱武的身子一僵,他上前一步抓住了朱华的手,确定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三魂丢了七魄,如今的模样就如同幼儿一样懵懵懂懂,并不具备初步的判断能力。

    还好朱华的状态只是暂时的,朱武松了口气,随即他脸色微变,看了看在场上生死不明的沈如妍,被她身下的那一滩血液给震慑。

    朱武抿着嘴又看向天空中已经上手撕咬的两人,这两人最低都是大乘期初期的修为,虽然此时这两人的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传来的气息也是断断续续,但是朱武不愿意用自己和弟弟的命去博。

    “对不住了。”

    朱武低声的叹了口气,一手拽着如今神智不清的朱华快离开,就算日后朱华要怪他也好,要恨他也罢,总之大乘期修士的争斗他们还是能不参与其中就不参与其中,化神期的沈如妍如今都如同死鱼一样的瘫在地上,更别提这一个元婴加一个金丹了。

    朱武走的很坚决,他身上传来坚定的信念引起了白南之的注意,她侧着头饶有趣味的看着朱武拖着朱华离去的方向,嘴里喃喃道:“你师妹这个驭人之术着实差的很,在逍遥派的顶多算是盟友,靠着利益连接起来的感情都是最轻而易举就能毁掉的,现在就连自己身边最后的后手都离她而去。”

    “那个混混沌沌的看着却是唯一一个能真心实意对待她的,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到底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白南之将沈如妍看的透透的,似乎也明白为什么沈如妍上辈子为何会落得一个悲惨下场。

    她从没有真情实意的对待一个人,心里的戒备和自卑感极强,又何谈会有人真情实意的对她呢。

    山水洞府瓶中的丹乐心抿着唇,师傅都说好了要将沈如妍逐出师门,怎么如今还一直在说她,害的丹乐心总是忍不住偷偷的去看她如今凄惨的模样,看的久了便有些心疼。

    好在丹乐心立即摇了摇头,“落得如此结局,不都是她自个造成的吗?我们难道不够真心实意的对她?可她却如何待我们,如何待符师妹呢!?”

    丹乐心一连三问,却问的白南之笑了,她的手指卷上自己漂浮在身后的头,笑着道:“矮萝卜说的在理。”

    白南之到底还是没有将沈如妍从第一眼见到丹乐心开始,就已经暗自筹谋要成为丹乐心的双修道侣的事情告诉丹乐心,要知道当年丹乐心才不过十岁稚龄而已。还是让沈如妍在他的记忆里留下一个稍微美好的怀念吧。

    免得以后一想到沈如妍,丹乐心便会想到她对自己的那般动作,心里更加恼怒。

    山水洞府瓶却在此时忽的产生了变化,丹乐心身处其中立即现了不妥,他封闭自己的五感,往屋内走去,山水洞府瓶中的水汽正在疯狂的减少,有一股吸力从符奕薇的身上传来,竟连丹乐心身体内的水汽也欲要吸收。

    “师傅!”丹乐心有些不受控制的大喊一声,这种情况他没有办法,符奕薇根本没有醒过来一切都只是她身体自己的动作!

    白南之脸上滑过一丝若有所思,随后在山水洞府瓶中打入一道水汽,同时在山水洞府瓶中放入一池子的水吩咐道:“把你师妹丢进水池中。”

    丹乐心愣了愣,然后动作麻溜的就将符奕薇丢进水池中,连问都没有问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