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女学霸在古代 坐酌泠泠水 > 第十八章 跟女儿有仇?

第十八章 跟女儿有仇?

小说:

女学霸在古代

作者:

坐酌泠泠水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03

谢氏并不知道这短短几步路,赵家一家三口就产生了这诸多的复杂情感。

她站在堂屋门口迎接他们,第一时间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赵如语身上。

赵如语的身材不如许熙高挑,但胜在纤细窈窕;从五官上能看出去世的大伯子和大嫂的影子。赵如语的容貌也算是中等偏上,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如一只失去了母亲庇护的小鹿儿,让人见了无端地想要怜惜、呵护她。

难怪侯府众人明知她不是自家的孩子,也不愿意放她离开呢。果然是我见尤怜。

想起许熙那明艳的五官和干练的气质,谢氏心里涌上一股担忧。

要是许熙回到侯府,与赵如语对上,即便明知许熙是侯府的孩子,估计侯老夫人、侯夫人和二夫人的心也更偏向赵如语。人可都是同情弱者的,更何况赵如语是她们一手养大的,不像许熙,没有什么感情。

看到赵如语根本没抬头看自己,只管低头看地面,一副生怕踩到脏东西的样子,谢氏摇了摇头。

这样的女孩儿,怎么会认他们这种穷亲戚?想想许熙说永远把他们当亲人的许诺以及对许家的依恋,谢氏的心顿时欣慰起来,没有半分失落之意。

她把目光从赵如语身上收回,看向了魏氏和赵元良。

魏氏的容貌倒也不错,身材虽娇小,气势倒挺足,跟赵如语那纯净、柔弱的气质完全相反;赵元良容貌清朗,只他是细长眼,脸有点方,身高也不高。

看这夫妻俩的身高、长相,很难想象拥有一双灵动的桃花眼、五官明媚大气、身材高挑的许熙会是他们的女儿。

阮嬷嬷扶着魏氏走到谢氏跟前,见谢氏直愣愣地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行礼,她眉头皱了皱,满脸的不悦。

“二老爷、二夫人,这就是许太太谢氏。”她开口介绍道。

谢氏这才回过神来,给两人福了一福:“二老爷、二夫人。”

魏氏看了谢氏一眼,见对方是个容貌普通、衣着简陋的农妇,她好看的眉毛也蹙了起来。

“你就是谢氏?”她微抬下巴问道。

她这态度,谢氏倒没觉得意外,更没感觉不快。

在她想来,换孩子既是大嫂做的孽,魏氏理应深恨他们许家。要是魏氏对她的态度好,那才奇怪呢。没有一上来就扇自己一个嘴巴子,已算是这位夫人涵养好了。

“是的,夫人。”谢氏半低着头,对魏氏福了一礼。

“你是怎么教导孩子的?教得孩子连亲爹娘都不认,果真是农家泼妇,半点教养都没有。熙姐儿一哭二闹三上吊那套把戏,是不是打你这儿学来的?今日竟然还避开我们,跑县里去了,还真以为我们要求她回去不成?你赶紧去,告诉她,她要是不赶紧回来,乖乖跟我们回家,往后就别回侯府,就当许家姑娘在这里呆着得了。还真当我们稀罕她不成?”

看到魏氏脸上凶狠的表情,再听听这无情的话,谢氏都惊呆了。

这真是亲娘吗?

哪个做母亲的,听到女儿被人换,又看到他们家这环境,不心疼得要死,恨不得把女儿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把的?怎的这魏氏不光没有半点慈爱之心,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就不怕许熙听到这话伤心,真不跟她回去吗?

不说谢氏,赵元良也呆呆地望着魏氏好半晌回不过神来。

虽说夫妻俩如今关系不好,赵元良也知道魏氏对于赵如语,在人前人后是两副面孔,但她对儿子是真正地疼在骨子里的。赵元良以前还不明白,后来知道赵如语不是亲生的,而是被人调了包,他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作为一个生下孩子的母亲,应该有第六感,面对不是自己的孩子,天生的亲近不起来。

所以他觉得,魏氏刚才的表现有诸多不是,但她对即将认回的女儿肯定还是疼爱的。

他没想到会从魏氏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感觉到丈夫的目光,魏氏转过头来,朝赵元良使了个眼色。

赵元良回过神来,旋即又皱起了眉头。

看这样子,魏氏这莫不是激将法?抑或是对付谢氏这等拿捏许熙、想借此敲诈一笔的村妇的手段?只是这话要传到许熙耳里,怕是不好吧?

唯有赵如语,对魏氏的表现没什么感觉。

在她的印象里,魏氏在人后的表现一向如此,性格不好,嘴毒,不会说话也不会做人。前世,她对新认回去的女儿也很不好。

谢氏站在魏氏面前,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

阮嬷嬷对魏氏是十分不满的。她也知道魏氏不会说话,但说话说得这么难听的,她还是头一回见识到。

不过再不满,魏氏也不是她这等奴婢能训斥的,她也不能当着谢氏的面拆台。

她喝斥谢氏道:“二夫人的话,你听见没有?赶紧去,别耽误了时辰。”

说着,她又不放心起来,转脸笑着对魏氏道:“二夫人,要不……老奴跟她跑一趟?”

这话正合赵元良心意。

如果阮嬷嬷不跟着去,谁知道谢氏会不会把魏氏这番话原原本本说给许熙听,并且添油加醋?要这样,他女儿怕是更不会跟他们回家了。到时候这事就闹得下不来台。

因此不等魏氏说话,赵元良就道:“甚好,阮嬷嬷你办事老道,跟着去再合适不过。现在就走吧,快去快回。”

阮嬷嬷就拉了拉谢氏的胳膊:“许二太太,咱们走吧。”说着,又对着一个小丫鬟挥了一下手。

身为侯府内院的管家大嬷嬷,她平素也是有个小丫鬟供她使唤的。这丫鬟昨日就跟着来过,今日担心自己忙不过来,她便将这小丫鬟又带了来。

魏氏和赵如语自有自己的丫鬟,赵元良那里不光有刘管家,还有自己的小厮,两个车夫也在这里。阮嬷嬷便打算带这个小丫鬟一起去县里。

谢氏被她拉了一个踉跄,只得心不在焉地跟着她往外走,一面走,她还一面回过头来,看了魏氏一眼。

她现在终于知道许熙为什么不愿意回侯府了。

许熙那孩子真是太聪明了,分析得分毫不差。

这魏氏已不仅仅是对女儿不上心了,她简直对这个女儿有仇一般,只恨不得她不回侯府才好。否则,怎么会说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