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独家宠爱 时星草 > 4. 独家

4. 独家

小说:

独家宠爱

作者:

时星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01

两人眼神碰撞在一起,火光四溅。

乐柠看着周燃的眼神没有避开,就任由他打量。

乐柠生得美,眼尾上扬着,一双杏眸即便是瞪着人,也很是动人。

蓦地,她假惺惺微笑问:“警官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冤枉啊?”

周燃目光深邃地看着她,半晌后笑了。

他偏了偏头,云淡风轻问:“你是不是认识我?”

乐柠:“……”

她脸上的笑僵了僵,很想把质问眼前的人一声——装什么装,你难道不认识我吗。

她内心戏非常足,但脸上倒是淡定。

乐柠假惺惺的抬头微笑:“当然,大名鼎鼎的周警官,早上才见过,怎么会不认识呢。”

说完,她故意岔开话题:“周警官是专门来找我的?”

周燃微垂着眼睑,目光停滞在她身上。

“不是。”

乐柠颔首:“那就好,我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呢。”

她职业假笑:“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祝周警官查酒吧愉快。”

周燃:“……”

乐柠开始还是按照正常步伐走路的,走着走着,越走越快,仿佛身后有什么人在追自己一样。

周燃盯着看了会,到那个背影消失在眼前后,才收回目光。

“周燃。”

周燃侧目,看向来人。

陆嘉修皱了皱眉,下意识顺着他看的方向去看:“看什么呢?”

周燃语气冷淡:“没什么。”

陆嘉修哽了下,指着他脸不可置信问:“没看什么?”

“嗯。”

周燃直起身板,双手插兜,淡淡道:“走了。”

往楼上包厢走的时候,陆嘉修还不忘碎碎念。

“我怎么感觉你刚刚表情不太对劲啊?”

周燃没搭理。

陆嘉修念了会,觉得无趣,也不再说了。

回到包厢时候,胡逸不在,只有休假的沈南阖着眼眸坐在里面。

他们今晚四兄弟聚餐,原本周燃刚从警局离开,两天一夜没怎么睡,打算回家休息会,但架不住沈南也来了。

他和沈南一个警察一个在部队,日常碰不到面。

“胡逸呢?”

陆嘉修一回包厢就没见着人了。

沈南掀起眼皮看他眼,淡淡说:“遇到同学,楼下去了。”

“什么?”

陆嘉修无比意外:“什么同学?”

沈南比他们稍微大一点点,并不认识胡逸和陆嘉修的同学:“不认识。”

陆嘉修:“……”

他刚想要问,一侧坐在椅子上的周燃难得说话了。

“问问。”

陆嘉修当下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掏出手机给胡逸发了个信息。

陆嘉修:【人呢。】

胡逸:【在楼下碰见阮秋她们,还有印象吧,要不下来坐坐?】

陆嘉修:【阮秋是谁?】

胡逸:【高中小学妹啊,你忘了?】

陆嘉修:【……你什么时候还骗到高中小学妹了?】

胡逸:【你也认识,还有个惊喜,下来看看?】

看着胡逸消息,陆嘉修还真有了点兴趣。

他瞥了眼包厢里的两座“山”,一冷一硬,他一个人在这活跃气氛太累。

“胡逸说是高中小学妹,我下去看看。”他说完,客套地问了声:“你们两去不去?”

按照陆嘉修对两人一贯的了解,一个应该是要回家陪老婆,一个要回家睡觉。

果然,沈南站起身来:“不了,我老婆在家。”

他转头,看向周燃。

周燃:“随便。”

陆嘉修:“……?”

*

楼下大厅,乐柠没想到自己去了个洗手间回来,阮秋和季初初就碰到熟人了。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

“柠柠,这里。”

乐柠过去,和胡逸对视看了眼。

胡逸眼睛一亮,打量着她:“小学妹?”

乐柠笑了声:“学长好。”

胡逸粲然一笑:“还真是你们三啊。”

他开玩笑说:“好久不见。”

乐柠点了点头。

阮秋和胡逸相对于熟悉一点,当年高中时候,就是因为阮秋最先认识的胡逸,乐柠才会认识周燃。

她和胡逸聊了两句,便到一旁喝酒去了。

季初初是刚刚才到的,看着她这模样,伸手戳了戳她小脸,笑着说:“怎么,看到胡学长也没感觉到你多高兴?”

乐柠睨她眼:“我为什么要高兴?”

季初初挑了下唇角:“你说呢。”

她道:“我那天虽然忙,但我看群了。”

乐柠:“……”

她一顿,拿过桌上的酒抿了口,“哦”了声:“然后呢?”

季初初嘴角噙着笑,给她丢来一个眼神:“我发现周燃还真是……越来越帅了。”

乐柠嘴里的酒还没吞下去,闻言被口腔里的辛辣味给呛了下,好一会才缓过来。

季初初在旁边笑:“你至于吗?还这么激动啊?”

乐柠刚想回怼过去,耳畔便传来了带笑的男声。

陆嘉修和周燃并排站着,两人身形高大挺拔,模样出众,气质独特。

即便是在酒吧这种嘈杂环境中,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他们。

人一过来,周遭不少女人男人都不约而同地把视线落在了两人身上。

“胡逸。”

胡逸连忙应了声,看向两人:“来了。”

他指了指乐柠几人:“还记得吗。”

陆嘉修对阮秋没什么印象,但在看到乐柠那张脸的时候,倒是出现了些许记忆。

他愣了下,连忙道:“记得,跳级的高材生学妹。”

闻言,阮秋忍俊不禁道:“陆学长记忆好,不过跳级的只有乐柠一个。”

陆嘉修淡淡一笑:“我有印象。”

他看着乐柠道:“连跳两级上的高一,当时轰动全校。”

提到这个,乐柠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连忙摇头说:“没有那么夸张。”

季初初在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揶揄道:“哪里没那么夸张?”

她说:“你可是我们学校光荣榜上的人。”

乐柠:“……”

实际上,是真没那么夸张。

乐柠是小学跳了一级,初中跳了一级,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大家传成了初中练跳两级的高材生。

陆嘉修连连点头,似揶揄似感慨说:“那会全校最小的就是你。”

乐柠:“……”

季初初和阮秋一愣,没忍住笑了起来。

“小”这个字,简直就是乐柠的命门。

她尴尬了几秒,无奈地看向陆嘉修:“陆学长。”

陆嘉修闷笑了声,刚想要继续笑,一侧的一只手过来,摁住了他笑穴。

瞬间,陆嘉修求饶。

“操,周燃你干什么?”

其余几人看了过来。

乐柠看见的时候,只依稀看到周燃的手从陆嘉修肩膀上收了回去。

她顿了下,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周燃便抬起眼看向了她:“抱歉。”

乐柠一顿,一时间也不知道这人道什么歉。

她“哦”了声,顶着一张坨红的脸:“没事。”

再到后面,话题突然就聊开了。

陆嘉修和胡逸都是能说会道的人,阮秋也一样,季初初话虽然没那么多,但也能加入阵营。

瞬间,便只剩下乐柠和周燃这两个对话题不感兴趣的人了。

乐柠无聊,看了眼旁边聊得正欢的几个人,刚打算起身离开,一侧便有人坐了过来。

她一愣,看向坐在旁边的男人。

“你干嘛?”

莫名其妙的,周燃换了个位置。

其余几人似乎都没察觉到这个变动,还在聊自己的。

周燃坐在乐柠一侧,神色自若:“没什么。”

乐柠一脸懵逼看着他。

周燃淡淡说:“陆嘉修有点吵。”

乐柠:“……”

所以你就挤在我旁边坐着?!

她下意识抿唇,规规矩矩地坐着。刚想要动,外侧的腿便不小心碰到了男人的腿。

和乐柠那微凉的肌肤相比,周燃就好像是一个火炕一样。

身上又硬又烫。

她身子紧绷了几秒,正想要默默缩回自己腿的时候,男人低沉嗓音传来:“想做什么?”

乐柠哽了下,气急败坏道:“你靠我太近了。”

周燃微微一顿,撩起眼皮看她眼:“你确定?”

乐柠板着脸:“你说呢?”

周燃眼尾上扬着,低声道:“你可以往那边挪一下。”

乐柠:“……”

挪了一点点位置后,乐柠用生气来掩饰自己情绪。

“凭什么是我挪?”

周燃沉默几秒,看向她:“你可以拒绝。”

“我——”

很好,向来巧舌如簧的乐柠,这会遇到对手了。

她觉得周燃天生就是自己的克星,明明几年没见……一见面没好事不说,还能被怼的哑口无言。

乐柠咬了咬唇,她今天涂的口红是ysl圆管80,一颗番茄枫糖色,特别适合秋天,也特别适合她今天妆容。

显色度不是很高,她涂了好几层,看上去有点像是巷子里卖糖的阿婆刚熬制出来的糖浆,让人特别想要上去舔一口,尝一下。

周燃目光停滞在她唇上片刻,才不紧不慢地挪开。

顺手,拿过面前的酒抿了口。

乐柠被他眼神看得心如擂鼓,但又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

她刚想不搭理这人,便被周燃动作给惊呆了。

“周燃!”

这还是见面后她第一次喊周燃全名。

他有点意外,还来不及反应,乐柠便咬牙切齿道:“你喝的是我的酒!”

周燃:“……”

其余几个正偷偷看戏的人:“……”

*

直到从酒吧离开,乐柠整张脸都是热的。

不,从头到脚都是热的。

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的。

阮秋和季初初想笑,但看着乐柠这么生气吧,两人又不能笑。

“别生气了。”

季初初摸了摸她脑袋安慰着:“周燃不是说了不是故意的吗?”

阮秋点头:“对啊,他后面还给你赔了一杯酒。”

闻言,乐柠更生气了。

她瞪大眼看着两人,“谁要他赔的酒了!”

她只要一想到……周燃喝酒时候嘴巴碰到的那个位置是自己刚刚碰过的——

就全身燥的慌。

靠。

她保留多年的初吻,就这么隔空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