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与神明的恋爱法[穿书] 翡 > 第 22 章

第 22 章

小说:

与神明的恋爱法[穿书]

作者: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11

神学院的角落,在仓库的后方的空地里,一群人正等待在这里。

这就是第一批派遣向地下水道的搜查人员,由神学院的神官路易莎,猫头鹰区警察局鲁尔萨与阿多斯,以及三十名神殿守护者组成。

不久前,鲁尔萨向拉杰尔汇报了他们的推测之后,拉杰尔指派了一队神殿守护者,由路易莎带领他们一起去地下水道侦察。

“从这里进去,就是地下系统了。”路易莎表情严肃,她身后跟着的守卫们抽出身后的□□,直接撬开了地面上的石板。

恶臭的气息从打开的洞口涌了出来,在场没有一个人皱眉后退,他们都在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看着这个一米多宽的洞口,阿多斯恨不得立刻跳下去寻找自己的妹妹,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在下去之前,我来为你们附加一个黑暗视觉的神术。”路易莎语速比平时快了不少,“务必不要放过一丝一毫的异样,把孩子们平安带回来。”

“遵命!”守护者队长沉稳的回答。

路易莎闭上眼,原本严肃的表情逐渐温和,像是包容一切的母亲一样,一种温和却威严的感觉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大地之母神,包容万物的深地守护者,伟大母亲耶梦德罗啊。”路易莎轻声祷告,“在此,我向您祈求,祈求您赐予吾等看穿黑暗之眼。”

阿多斯感觉到有一股奇妙又温暖的力量覆盖在自己的眼睛上,像是一层薄膜,但是却不影响眼睛活动。

他看了一眼刚才还黑漆漆的地下通道,现在那里已经和外界没有任何区别,能够清楚的看到一切东西了。

“可以了。”路易莎睁开眼,“黑暗视觉持续十二个标准时,下去之后你们分头探索,有发现立刻返回,集合所有人一起过去。”

在路易莎有条不紊的安排之下,三十人的神殿守护者小队率先踏入地下水道,接着阿多斯与鲁尔萨也走了下去,最后下来的是路易莎。

守护者队伍在下面分成五人一组的小队开始探索,阿多斯和鲁尔萨跟着其中一个队伍,也开始了他们的探查。

瑟兰查的地下水道系统纵横相通,对于一个有着八十万人口的庞大贸易都市来说,地下水道系统错综复杂,可以说没人能够彻底了解这里。

更别提区区四十个人,说是寻找,其实与大海捞针并无区别。

但是阿多斯不愿意放弃,他宁可大海捞针,也不想在原地等待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阿多斯的心一寸寸被捏紧。

作为一个巡警,他比谁都清楚,距离失踪时间越久,找到的机会就越渺茫。

但是作为一个哥哥,他却忍不住想要握紧那万分之一的期待,希冀在下一个路口,就能看到琉西亚直接跑出来。

这一刻,阿多斯神之希望这就是琉西亚的恶作剧,是她故意躲起来,想要吓大家一跳。

只要琉西亚能回来,阿多斯发誓自己绝不会怪她,他可以原谅所有事情。

就在这时候,阿多斯的心脏重重的跳动了一下。

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不只是他,所有人的脚步都停了下来,被一种无名的气氛笼罩。

是什么降临了。

是什么从未知中走出。

地下水道那些小小的原住民们的声音也全部消失了,仿佛惧怕什么一样。

阿多斯第一个回神,向着那莫名感觉的方向奔跑了起来。

他心中有着莫名的直觉,琉西亚一定就在那里。

他发誓,一定要把琉西亚完完整整的带回家。

这诡异而莫名的力量像是潮水一样褪去,逐渐涌向了地底的法阵中,汇集在其中那个高瘦的人影身上。

祂终于转化成了一个真正存在的实体。

拥有实体的感觉非常怪异,就像是要把过于庞大的东西强行挤进一个狭窄的容器一样。

米斯特里适应了一下身体,看向了还埋头用心祈祷的小姑娘,她看上去疲惫而坚强,精致的脸上没有丝毫恐惧。

这就是以实体看人类的感觉吗?

“可以了,琉西亚小姐。”米斯特里弯下腰摸了摸琉西亚的头,“已经结束了。”

还在闭着眼祈祷的琉西亚睁开了眼,看到了眼前的“人”。

祂看上去是一个脸色苍白的正常人类,薄唇带着淡淡的笑意,黑色的卷发只有刘海略长,半遮住那双漆黑的眼睛。

祂身着黑色的斗篷,长度在膝盖上一点,下面是一整套的礼服,从黑色的外套、白色的马甲到里面的白衬衫都扣好了扣子。黑色波洛领带用蓝宝石扣着,压在了平整的衬衫上。

除了过分绅士和俊美,祂看上去和人类没什么不同。

“呃?米、米斯特里……”琉西亚纠结了片刻,还是小心翼翼的加上了尊称,“先生?”

“当然,琉西亚小姐。”米斯特里彬彬有礼的回答,对着琉西亚伸出手。

琉西亚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了米斯特里的手上,被握住。

“非常奇异,这样的您看上去竟然大了一点。”米斯特里握着琉西亚的手,轻轻在她的手背上吻了一下,“非常可爱。”

如果还是只有声音的话,琉西亚肯定会顶回去,但是面对这张精雕细琢的脸,琉西亚实在是……实在是做不到啊!

“您也非常帅。”琉西亚也客气的回答。

“嗯……”米斯特里笑了起来,“抱歉,琉西亚,这和你平时可一点都不像。”

琉西亚一下子又憋气了,她想要直接顶回去,但是一对上米斯特里带着笑的脸,那股气又莫名其妙消失了。

现在琉西亚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别人都对自己格外容忍的原因了,一定是因为脸吧!

“先去救人吧。”琉西亚转移话题,努力把自己的视线从那张脸上挪开,“我有点担心其他人来了……”

话语戛然而止,琉西亚目光震惊的落在这里的守卫身上。

他们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是人类了,越是靠近法阵的守卫,异形化的越发严重。

像是折叠的铁条,又像是蕨草的嫩芽,他们做出了人类所无法做出的匪夷所思的动作,口中呢喃着难以理解的词句。

“没办法。”米斯特里温和的解释,“这里距离法阵太近了,他们受到了一些影响吧。”

“……”这哪算是一些啊?

“现在,先去救您的同学吧,琉西亚小姐。”

“对哦。”琉西亚试着站起来,双腿才一用力就痛的跌了个狗吃屎。

“真可怜。”米斯特里轻柔的问,“我可以抱着您走吗?”

琉西亚回答:“可以啊,谢谢你。”

米斯特里温柔的把琉西亚抱了起来,让娇小的她坐在自己的左手手臂上,怜爱的说:“累的话可以睡一会。”

“……真的睡不着了。”琉西亚觉得自己受到了精神污染,干脆把目光转到了米斯特里领花上,仔细钻研上面那只活灵活现的蚂蚁。

“喜欢吗?这可是我属于琉西亚小姐的证明。”

琉西亚不满意了:“这只蚂蚁不好看,一点都不像我!”

“嗯?这可是我完全按照真实蚂蚁的形态复制的。”米斯特里好奇的问,“难道我复制错了吗?”

“不是,你要学会艺术的夸张。”琉西亚咳了咳,“比如这个蚂蚁身上的绒毛……我觉得下次可以不用复制了。”

“艺术的夸张,这又是你们人类的奇怪东西。”米斯特里饶有兴致的说,“下次教教我吧。”

“那也要先回去嘛。”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刚才来的通道里,米斯特里熟悉的走了一段,找到了被带走的两个女孩在的房间。

这里似乎是重地,依旧留着四个守卫看守,但是这四个守卫这时候已经神志不清,口中呢喃着没有意义的词语,有些狂笑,有些在痛哭。

发现这么远的地方都被影响了,琉西亚不由担心起来:“米斯特里,我同学不会有事吧?”

“没关系,她们现在都在昏迷,或许都是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米斯特里回答,向前走去,“接下来,就是先带回你的这两个同学。”

“嗯。”琉西亚松了一口气。

大门被一个喃喃自语的守卫拦住了,米斯特里用手轻轻推开他,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守卫的手臂断了。

“十分抱歉,我第一次降临,实在是把握不了自己的力量。”米斯特里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愧疚,“我弄痛您了吗?”

回应米斯特里的只有凄惨的叫声。

“看上去真的很痛苦。”米斯特里遗憾地说,“只能劳驾您去旁边痛了,在这里挡到我了。”

琉西亚看着米斯特里把还躺在地上哀嚎的人轻轻的踢到了一边。

“……”这个米斯特里,意外的嘴上很有礼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