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是神童他妈 锦橙 > 095

095

小说:

我是神童他妈

作者:

锦橙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6

安想表面云淡风轻, 真转身离开时还是免不了失落难过。

安彦泽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也只是把他当做亲人,所以安想无法接受除了亲情意外的情感。不管他对她的喜欢来自愧疚还是真心,对安想来说都难以接受。

——从此以后, 她就真的孤身无依了。

飞机隆鸣, 眨眼盘旋上空。

安想揉去眼底的酸涩, 侧身睡靠着椅背沉沉睡取, 梦里恍惚回到儿时,她仍被囚在那逼仄的塔中, 没有出口更看不见光, 黑暗沉甸甸压来,很快让她从梦中惊醒。

“到了。”

耳边的声音让安想坐直身体,窗外逼近的风景令她恍惚的从梦境中走出。

这是江城。

待飞机降落平稳, 她回神起身跟着裴以舟一起下去。

安想发现这里不是机场, 像是在私人庄园,飞机正落在草坪上。不远处坐落着几座别墅,她还没来得及打量周遭环境, 便感觉有双视线灼灼放落在身上。

安想顺着目光看去, 对上一双黑亮的双眸。

那个孩子差不多四五岁, 漆黑柔顺的发丝贴合着饱满的额头, 肤色白皙, 唇瓣红润, 鸦羽般的睫毛包裹着漂亮圆润的眼睛。他好像刚从宴会里出来, 穿着一身裁剪合体的小西装,站姿挺拔,全然没有这个年纪小朋友的懒散。

这个孩子不管是气质还是样貌都极其出色,活像是从古世纪油画里走出的贵族少年。

安想还没来得及收回打量的眼神, 小少年便踱步到跟前,他仰起头,眼底闪烁着安想看不懂的光芒,片刻听到他叫了声——

“妈妈。”

“……??”

“!!!”

安想懵住,他他他他叫她啥玩意??

一旁的裴以舟缓缓抚额,糟糕,忘记告诉儿子他妈失忆了。

安子墨日日夜夜惦记着自己的母亲,得知母亲重新回到原来的身体时那种心情更加迫切。他努力学习礼仪,试着敞开心扉接受那些过于愚蠢的好意;变得大度温柔,只想在最短时间内成为她心目中的样子,到时候母亲见到他一定会非常开心。

可是……

安子墨没有避开安想眼底的陌生与探究。

他聪明,不加思考便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眼底的喜悦迅速冷却,大脑刹那空白几秒,在他所有的计划里不包括“母亲忘记他”这一项,所以哪怕是安子墨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安想缓缓后退两步,突然想起安彦泽先前和她说过的那些话。

面对着眼前面露脆弱的小朋友,安想并没有被冒犯到的情绪,她迅速调整好状态,笑容温和:“你是裴先生的儿子吗?”

安子墨抿着唇,失落感与莫名的愤怒占据理智,想也不想地说:“我也是你的儿子。”

“……”

气氛再次僵持。

安想完全想不到刚见面的小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还是当着裴以舟的面,一时间有些尴尬又有些好奇。

虽然对裴以舟了解不多,但也知道以他的性格不会做出找替身这件事,所以也没太把安彦泽说的话当回事。她比较好奇的是那位死去的太太到底和她有多相似,才让孩子认错妈。

但是不管怎么说,安想被当成另外一个人总归是不太开心的,换谁都不开心。

气氛就这样凝固下去。

安想不说话,安子墨也不说话,两人大眼瞪小眼,彼此互瞪着。

裴以舟捏揉着眉心,主动站出来解围:“管家,安小姐恐怕累了,先带她回房间休息。”

“好的。安小姐请随我来。”

安想的确身心疲惫,她松了口气,告别几人后头也不回地跟着管家离开。

望着安想离去的背影,安子墨隐隐压抑不住心底的暴躁。他的心理疾病并没有完全得到治愈,在安想死后甚至被诊断出躁郁症,安想的存在令他病情好转,甚至成为支撑他的信念,然而现在……

妈妈不记得他了。

不记得他也就算了,竟然认为他把她当成了替身!!

鬼扯的替身,自己替自己吗?

安子墨站姿倔强,眼梢发红,不知是因为过于生气还是过于激动。。

裴以舟挥手让佣人们下去,上前两步半蹲在他面前。

“如你所见,她的记忆封印了。”

“为什么?”安子墨紧攥拳头,“我的出现让她痛苦,所以她选择忘记我,那她为什么还要回来。”

在得知自己的吸血鬼身份后,安子墨开始做功课。

在吸血鬼漫长的生涯里,如果有些记忆让他们感觉到痛苦,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封印这段记忆。

可是他明明那么期待和安想见面,为什么……她却选择忘记。

因为他不乖巧,不懂事;还是因为她单纯不想要他了?之前她说过的承诺都是谎话吗?毕竟大人最不缺少的就是谎言。

安子墨的想法向来偏执,走进死胡同后很难出来。

看着明显陷入执拗的安子墨,裴以舟叹了口气,“你觉得你妈妈会主动封印记忆吗?”

安子墨不吭声。

“你认为她会忘记你吗?”

想到以往做的事情,安子墨有些不太确定。

“她那么爱你。”裴以舟捏了捏儿子软绵绵的脸蛋,眼神突然变得宠溺又无奈,“傻。”

安子墨总算从情绪中出来。

他眼眶红红的,表情委屈巴巴,就像是没人要的小老虎。

“……那是她哥哥做的吗?”

“应该是。”裴以舟没有隐瞒,“如若我猜测没错,应该是安彦泽的手笔。”

想到安家那几个讨人厌的兄弟,安子墨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他知道安彦泽在安想小的时候给予过帮助,不过那些帮助都是别有预谋的,如果不是他擅自把安想带到冰天雪地里挨冻,安想也不会成为哑巴,也不会变得那么惨。哪怕他后来装的再好,对安想再付出,也改变不了他所造成的伤害。

说到哑巴,安子墨这才想起母亲刚才说话了。

“估计也是安彦泽的手笔。”没等他开口问,裴以舟便主动解答。

安彦泽可以自由夺取他人的生命,健康甚至是气运,这样的能力能让人开口说话也不奇怪。

安彦泽的脸在脑海中挥散不去,一时间让安子墨非常暴躁,更加没好气地说:“他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想骨科啊?”

裴以舟沉默。

安子墨呼吸一窒瞪大眼睛:“他还真这么变态?!”

其实血亲结合在血族里很常见,亲兄妹之间更是常见,毕竟他们不是人类活得也久,不必在乎道德枷锁。然而安子墨曾经是人类,亲兄妹在一起可是要坐牢的!!!

想到妈妈小白兔一样的性格,安子墨顿时觉得责任重大,惴惴不安地问:“那我妈能记起来吗?”

裴以舟摇摇头:“记忆封印,其实是被人直接抽走,就像是清理电脑回收站的垃圾,找不回来的。”

安子墨很想说电脑回收站的垃圾可以找回来,但是一想人的脑子又不是电脑,顿时沉默。

“不过要是主人对那段感情留有执念,或者对记忆里的人残存着强烈的情感,还是会有机会记起来的。”

万事没有绝对,曾经有一对吸血鬼恋人因感情破裂而相互封印记忆,一百年后他们重新相遇,再次因爱结合的两人生活没多久便在刺激下觉醒一百年前的记忆。追忆起的往事让这对新婚没多久的夫妇两看相厌,再次选择封印记忆,结果睁开眼的下一秒又又一见钟情……

所以他相信安想会记起来的,毕竟——

“她那么爱我。”

安子墨和裴以舟同时说出这句话,言语表情是同样的自信。

父子俩相互对视,彼此沉默,之后默契移开目光。

“虽然我不太喜欢你当我爸爸,但是我也更喜欢安彦泽……”

安彦泽是他血缘上的舅舅,一想到舅舅变后爸,安子墨便恶心的想呕酸水。

太变态了太变态了,无法接受。

他死都不会让母亲再回到那个狼窝里去。

他看着裴以舟,表情极为不自然,“所以你争气点,快点把我妈追回来。当然,我也会帮你。”

裴以舟挑挑眉:“你这么大方?”

安子墨嫌弃地扫他一眼,悠悠叹息,“你但凡聪明点,我也不用这么大方。”

裴以舟:“……”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就算他智商没有一百五,一百二也是有的好不好?

这真是个逆子!

整天变着法的嘲讽他打击他贬低他。

安子墨说完就开始给便宜爹出主意,“既然现在我们和妈没啥关系,那么按我妈的性格肯定不会长久留在这里。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我们要想办法留住妈妈,给你创造机会。所以我有一个办法,她现在肯定很缺钱,你可以给我妈在这里安排一个职业,就让她当……”

“嗯,当你的家庭老师。”

突然被打断的安子墨:“……?”

当啥玩意?

你再说一遍当啥玩意???

裴以舟拍拍安子墨的肩膀,笑容满是鼓励:“十以内的加减法要和家庭老师好好学啊,儿子。”

“……”

淦。

这真是个狗爹!!

竟然想让他的天才宝宝学习十以内的加减法!

作者有话要说:  安子墨:求问,怎么装智商正常的学龄前儿童qaq.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