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重生悍妃不好惹 姗梧桐 > 第十八章 那只猫总给她找麻烦

第十八章 那只猫总给她找麻烦

小说:

重生悍妃不好惹

作者:

姗梧桐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06

纪灵兮吓地抓紧身上的云被,身子不由自主往角落里挪了挪,“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眼看着床下那只猫离自己越来越近,纪灵兮吓到连大喊都忘记了。

就在灵月作好起跳动作,准备纵身一跳扑向纪灵兮的时候,被洛渐清一把扯住尾巴,毫不留情往窗外扔去。

只听见窗外“咣咣”几声碰撞,然后没了声响。

“少打她主意,都说了她是我主人。”洛渐清语气冷漠对着窗外的空气说道。

“小洛洛你……”看到眼前一幕,纪灵兮又是一脸傻气的样子看着洛渐清。

“我怎么了?”

“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可是有企图?”

“当然是希望你能找到一支跟上次那样好品相的人参。”

“我就说嘛,不过那只猫现在怎么办?”

“先养着,不听话就不给饭吃,它若敢对你有不轨的心思,就关起来。”

“好主意!”纪灵兮一跃下床奔向洛渐清,挽着她的手撒娇道:“小洛洛,你要看着我点,一定不能让那只猫近我的身。”

“它若敢近你身,你就揍它,在它还没恢复前,不用太客气。”

“你们好歹也是同类,怎么对付起来,这么不客气?”

“那纪蠢蠢你希望我对它客气吗?”

“不希望!”纪灵兮忙不迭回道。

宰相府内突然多了一只野猫,经常跑到膳房去偷鱼不说,还一偷就是好几条。

它每次吃饱喝足后,就候在一览芳华的院子外,对纪灵兮虎视眈眈,一心想要吸掉她身上的精气,再顺便取走散在她身上的灵识。

纪灵兮坐在亭子的用书挡着脸,假装不经意看了灵月一眼,然后对洛渐清道:“它一直想吸我精气,你觉得等它恢复身子,会好好说话,带走寄存在我体内的灵识吗?”

“大概不会,但我有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靠谱吗?”

“你把玉琊那个丫头送给它,它说不定就不会吸你精气了。”

“虽然你跟玉琊有矛盾,但你也不能这样滥杀无辜啊!”

“我开玩笑罢了,你到时候寻一根中等品质的人参送它,它就会听话取走你身上的灵识了。”

“你早说,我现在就命人去找。”纪灵兮一个说罢起身,将手中的书扔在木榻上。

玉琊这时从远处匆匆跑来。

她跑到纪灵兮面前,余光瞥了洛渐清一眼,随后气喘吁吁对纪灵兮说道:“小姐,离王爷来了。”

“他来做什么?”

“自然是来看小姐。”

“我好端端地,来看我死了没有?”

“小姐你怎么这般诅咒自己?”

“离王爷现在在哪?”

“在前屋。”

闻言,纪灵兮犹豫了一会儿,回道:“走!过去看看。”

纪灵兮走出凉亭,玉琊紧跟在她身后,洛渐清看着二人走出老远,才动身不急不慢跟上去。

赶到前屋,南风离与纪君禹相谈甚欢。

纪君禹虽对这门亲事不太满意,但表面礼数还是要做的。

至于方夜,仍是像块木头一般站在南风离的身边,一声不吭,神色冷清。

“爹。”纪灵兮抬脚跨过屋内的门槛,便出声唤了一声。

屋内三人循声向她看来。

看到纪冷月不在声,纪灵兮暗暗松了口气。

“离王爷。”纪灵兮走到南风离面前,福身行了礼,然后转身走到他对侧的椅子坐下。

玉琊与洛渐清自然不失礼数,也向南风离与方夜问了好。

“兮儿,离王爷今日可是特意来看你的。”纪君禹出声提醒坐在一旁发呆的纪灵兮。

也不知她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能看着南风离发呆。

“王爷何必特意来看我?可是因为几日前我陛下的生辰上给你出丑了?丢了你的颜面?你不会是想来告诉我,你想退婚吧?”

纪灵兮一口气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真的没有一丝避讳。

纪君禹在一旁看地可是一阵着急。

早就习惯了纪灵兮这样的说话方式,南风离闻言轻笑了一声说道:“本王今日前来,是想知道纪小姐身上的伤势好些了没有。”

“伤势?有什么伤势?我好着呢。”

“陛下生辰宴会那日,本王看地很清楚,纪小姐是头先着地。”

“你说的是这事啊,没事,我休养了几日,真的都好了,没撞傻,离王爷大可放心,你不会娶一个傻子进门。”

“兮儿,怎么这般跟离王爷说话!”说到这,纪君禹终于忍不住出声呵责。

“纪伯父无妨,本王喜欢纪小姐的真性情。”

“真性情?”

纪灵兮突然陷进了沉思,她这是真性情吗?难道不是神经病吗?

这南风离不会是病太久,病傻了吧?

“既然纪小姐没事,那本王就先离开了。”

“这么快?”纪灵兮下意识说出来。

“难道纪小姐希望本王留下?”

“没有,没有。”纪灵兮摆手否认。

南风离嘴边仍是挂着那抹浅笑回道:“那本王先离开了。”

说罢,方夜伸手将南风离扶起。

他颔首朝纪君禹作辑,再看了纪灵兮一眼,然后转身往门外走去。

看着南风离渐行渐远的身影,纪灵兮就更加想不明白南风离到底在想什么了。

这离王府离宰相府也有好一段路,加上他身子这般虚弱,就算出入有马车接送,只怕也撑不住吧。

他这么辛苦出一趟门,就为了来这里问她的伤势怎么样,这不符合他们南风家的做事风格啊。

南风离离开后,纪灵兮就回了一览芳华。

她坐在厢房内出神想着南风离到底在算计什么的时候。

玉琊又急匆匆推开房门走到她身前道:“小姐不好了!”

“这次又是那个不好了?难道这回是南风景来了?”

“不是。”玉琊上气不接下气,倒是没忘记否认。

“那到底是怎么了?你说清楚。”

“二小姐被一只猫抓伤了,她说这只猫是小姐您养的,正在向老爷告状呢。”

“我什么时候养猫了?她又想污蔑我,等等……什么猫?长什么样的?”

“一只白色的猫……还有……”玉琊突然陷入沉思,突然不记得那只猫长什么样。

“有一双绿色的眼睛?”纪灵兮试探性问道。

玉琊当即点头应声道:“对!”

“她把那只猫抓了,现在打算将它怎么样?”

“听说那只猫将二小姐的脸挠伤了,她准备当众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