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独家宠爱 时星草 > 11. 独家

11. 独家

小说:

独家宠爱

作者:

时星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01

沙包绑好后,乐柠也冷着脸没搭理周燃。

训练开始,乐柠自然是落在最后的,她慢慢吞吞地,还真有点晕了。

旁边一直有人,乐柠就算是想不去注意都难。

男人的步伐明明很大,但偏偏……又能和她保持一个水平线距离。

跑了一会后,乐柠实在是忍不住了。

“你跑我旁边做什么?”

周燃看她眼:“还能撑住?”

乐柠剜了他眼:“怎么,现在才来问你不觉得晚了点吗?”

周燃没吭声。

乐柠自言自语道:“周燃你这事是不是太过分了,问都不问我就给我报名?”

闻言,周燃停顿了一秒,也没把我问过你那句话说出口。

他低头看了眼乐柠,因为太阳大,又运动的缘故,她整张脸都被晒的红彤彤,可即便如此,也依旧漂亮的发光。

他看了眼,收回目光:“扛不下就去休息。”

“我可以。”

乐柠性格从小就比较刚,不太愿意服输。既然都来了,那她就会坚持做完。

负重跑完结束后,乐洛也被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

“姐,你还好吗?”

“嗯。”

乐柠这会累的不想说话,连沙包都是乐洛帮忙取下来的。

“去吃饭。”

两人跟着大队伍进了食堂,和乐柠想象的差不多,大家都特别的严谨,即便是吃饭也一样。

乐柠没什么胃口,要了点清淡的食物便想找位置去坐,还没找到,不远处便传来了喊声:“乐小姐,来这边吧。”

乐柠抬头看了过去,是彭景山。

旁边……还有周燃。

她顿了下,径直走了过去。

两人一坐下,彭景山便看着她盘子里的食物笑:“就吃这么点?”

乐柠点头:“没什么胃口。”

“上午太累了吧。”彭景山说:“但这还是降低强度了。”

他直言道:“如果今天你们不来,那群新兵蛋子可没这么轻松。”

“什么?”

乐洛瞪大眼,不可置信问:“今天这强度是降低后的?”

“是啊。”

彭景山笑笑:“还想当军人吗?”

乐洛沉默了。

彭景山说:“要不是周燃——”

他话还没说完,周燃便直接打断:“先吃饭,待会带你们去休息。”

乐柠皱了皱眉,看了眼彭景山,再看了眼斜对面低头吃饭的人,总觉得漏掉了点什么信息。

吃过饭之后,小六和周燃陪两人去休息,让她意外的是,竟然有两个单独的房间。

周燃看了眼乐柠的脸色,浅声道:“有需要给我打电话。”

乐柠微微一笑:“哦。”

周燃看她这态度也不多言,转身走了。

倒是小六,被乐洛拉着在屋子里说话。

聊了一会后,乐柠把要走的人给叫住。

“小六。”

“乐小姐你说。”

乐柠指了指外面:“我们到外面聊。”

“……好。”

走到外面,乐柠指了指面前这两间房:“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浪费资源了?”

她隐约记得部队里休息室很难申请的。

小六愣了下,安慰她:“没事,也就一天,周队长怕你们休息不好,特意要求彭队去申请的。”

闻言,乐柠怔愣了下:“特意申请的?”

“嗯嗯。”

小六挠了挠头,不太懂乐柠和周燃关系,小声说:“我们队长说这还是周队第一回求人帮忙呢。”

乐柠听着这话,隐约觉得不对劲。

她缄默几秒,突然想起吃饭时候彭景山那没说完的话。想着,乐柠看着小六:“对了,我们进来体验训练生活,是不是很难?之前有外人进来过吗?”

小六如实道:“没有,能进来的除了部队同事就是家属。”

他看向乐柠,不好意思说:“我开始还以为乐小姐是周队长的家属,但后来申请时候我们队长说不是。”

“什么意思?”

小六道:“进来训练场都要有正当理由,除了家属之外,就只有训练了。”

……

*

到小六走后,乐柠躺在床上总算是想明白这段话意思了。

部队管理严格,不允许外人进入,要进来都必须正当理由,而周燃之所以能让她和乐洛进来……是因为用了训练的理由,所以——

她抓了抓头发想,所以那个狗男人不是对自己进行蓄意报复才把她丢去训练的?

是因为没地方安排自己?!

但是,他就不能提前告诉自己一声吗。

他又不是哑巴!

早知道该多踹他两脚。

乐柠想着,卷着被子躺床上休息。

床真的有点硬,一点都不舒服。

蓦地,一侧手机震动了下。乐柠拿过一看,是一条短信。

周燃:【睡了?】

乐柠:【有事?】

周燃:【在门口。】

乐柠:……

说真的,要不是刚刚有一瞬间心虚,她绝对不会起来给周燃开这个门。

门一打开,乐柠没好气问:“周队长大中午敲人房门也不怕被议论?”

“议论什么?”

周燃语气淡淡地,听不出来情绪。

乐柠一哽,低头看着他手里拿的东西。

周燃递给她,言简意赅说:“喝两支,让乐洛也喝两支,防中暑。”

他停顿一秒,继续道:“里面有点吃的,你把它吃了。”

乐柠下意识想拒绝,周燃淡淡说:“可以跟我怄气,别跟身体过不去。”

乐柠:“……”

她缓缓地抬眸看向周燃:“我什么时候跟你怄气了?”

她冷笑了声:“周队长还有事吗,没事我休息了。”

周燃静静地看了她一会,突然笑了。

“休息吧。”

看着周燃转身下楼后,乐柠还有点懵。

笑什么?

没看出来她在认真的吵架吗。

有什么好笑的。

乐柠气的不轻。

这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太令人生气了。

乐柠把门关的砰砰响也没把乐洛给吵醒。

她站在客厅安静了会,才把那袋子里东西给拿出来,除了藿香正气水之外……剩下的,除了一包糖之外,便是一小盒曲奇饼干。

乐柠盯着看了会,把正气水喝了,其余的都没动。

*

下午的太阳比上午时候更毒辣。

乐柠和乐洛刚要出门,门口便站了一个人。

周燃侧了侧头,看向乐柠:“你还想去训练吗?”

乐柠笑了,回呛道:“怎么?我不想去训练就可以不去?”

“嗯。”

乐柠:“……”

她哽了下,有点恼怒道:“那上午你怎么不问?”

周燃安静了几秒,提醒:“你看看微信。”

两人对视几秒,周燃看了眼呆滞的乐柠,再看了眼乐洛提醒:“小六在楼下等你,你们先过去。”

乐洛眨了眨眼:“……哦。”

乐柠在看手机,根本没注意到人走了。

她掏出手机来看,特意去翻了下自己和周燃的聊天记录,在看到某一段的时候,她沉默了。

之前周燃给她发过几条消息。

大概意思就是到部队可能会去体验一下,问她能不能行,不能的话他单独带乐洛来就好。

乐柠以为就是简单的玩一玩,自然说没问题,而且她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和敬畏。

结果——

乐柠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片刻后问:“你之前那句话就是这个意思?”

“嗯。”

乐柠看着淡漠的周燃,突然就更生气了。

“那我踹你时候你怎么不解释?”

周燃顿了下,看着她:“没必要。”

乐柠:???

什么叫没必要?!

周燃不是爱解释的性格,要不是乐柠第二次问,他甚至都不会提醒她去看已经忘掉的聊天记录。

在周燃这里,这些事情比较没必要。

但在乐柠这里不一样。

乐柠一直以为自己是对的,结果到头来……自己是错的那一方。

一想到这,她就有点受不了。

周燃看向她:“下午带你去其他地方,去吗。”

乐柠一顿,没好气问:“现在不怕违反规定了?”

周燃轻笑了声,看着她炸毛模样:“打过招呼了。”

乐柠翻了个白眼,傲娇又心虚:“去哪?”

直到进到一个宽敞的屋子,看着面前陈设出来的设备后,乐柠还有点儿懵。

“这是什么地方?”

“专业训练场地。”

周燃侧目看她:“去换身衣服,教你点东西。”

乐柠:“……防身的?”

“嗯。”

乐柠皱了皱眉,看向周燃:“乐洛跟你提的?”

最近接二连三的出事,乐柠之前和乐洛提了一嘴,说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学点防身术什么的,万一有歹徒……好歹能拖延点时间。

周燃意外看她眼,没说是不是乐洛提的,只淡淡问:“想不想试试?”

乐柠哽了下,默默道:“试。”

她和什么过不去,都不会和安全过不去。

周燃是刑警,防身术什么的……肯定比其他人教的好。

从上次那个视频里就能看出,这人身形矫健,出手有多厉害了。

而且加上之前的一点小误会,乐柠这会也不好意思说不想要他教。

换陌生人教,她可能更不习惯。

所以就将就一下。

……

*

那天回家后,乐柠在床上躺了两天。

阮秋电话来的时候,乐柠还在床上奄奄一息。

“喂。”

阮秋听着她这虚弱声音,扑哧一笑:“你怎么回事啊你,就一天训练而已,还没缓过来?”

乐柠翻了个白眼看着天花板:“差不多了,干嘛?”

阮秋笑:“约你出门吃饭,过几天不就到校庆了吗,去买两套衣服吧。”

“……哦。”

乐柠想了想:“也行,你来接我,我不想开车。”

“没问题。”

她起来化妆。

乐柠看了眼自己脸,在面膜堆里纠结两秒,找了一片宠爱之名敷上,紧急拯救一下肌肤。

她看了眼外面天气,特意化了一个超级温柔的秋日玫瑰妆容。

阮秋看到人的那一刹那,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你今天……”

“什么?”

乐柠对着她眨眼睛,那玫瑰妆的眼影淡淡的,看着温柔的不可思议。

“你今天这样……太良家妇女了吧。”

乐柠一哽,瞪了她眼:“我什么时候不良家妇女了?”

她撩了下头发,眼睛水汪汪地盯着阮秋看:“怎么样,爱上我了吗?”

“你喷的什么香水,味道不错。”

乐柠笑:“Gucci Bloom,你送的那瓶。”

阮秋有点意外:“它这么好闻?”

她当初买的时候嫌弃有点冲鼻,丢给了乐柠。

乐柠嗯哼了声,催促她:“走了,去哪儿吃饭?”

“看你喜欢。”

乐柠思考了两秒:“去太古汇吧,想吃咖喱牛腩了。”

“……哦。”

吃过饭之后,乐柠和阮秋顺便逛街。

她走两步停两步,阮秋狐疑看她:“你干嘛?”

乐柠摇了摇头,回头看了眼,又看向她:“我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

阮秋一愣,下意识往后看。

“哪有,是你错觉。”

她道:“没有的事,我们去阿玛尼美妆那边看看,新出的206我还没买到,去看看。”

乐柠皱了皱眉,也确确实实是没看到特殊的人。

她“嗯”了声,跟着阮秋进了专柜。

一进到美妆专柜,两人便有点肆无忌惮了。

乐柠有钱,加上职业问题买这些东西从不手软。

试了好几款口红,她还顺势买了粉底液和素颜霜。

阮秋还在试东西,乐柠道:“我去个洗手间,你在这儿等我。”

“好的呢。”

乐柠拿着手机往洗手间走去,这会商场人多,来来往往的。

蓦地,有一只手从后面搭了过来。

乐柠身子一僵,还没做出反应,头顶便传来熟悉的声音:“反应太慢。”

“……”

乐柠侧目,撞进周燃眼里。

“你怎么在这儿?”

说完,她指了指周燃的手:“周队长,趁机占便宜不合适吧。”

周燃低头看她眼,淡淡说:“有人跟着你,没发现?”

乐柠:“……我以为是错觉。”

她下意识想往后看。

周燃扣着她肩膀,沉声道:“别回头,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