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的男友总在变[抽卡] 涮脑花儿 > 11. 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小说:

我的男友总在变[抽卡]

作者:

涮脑花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6

金尧姜把爬上自己大腿的软团子一个一个抱下来,放在地上。

很快又有新的爬上去,一个接着一个,无穷尽也。

金尧姜怒道:“再来我就把你们都……呕……都烧死!!”

软团子并不在意,甚至蠕动得更欢快了。

“呕……救命啊兄弟们啊!”金尧姜喊道,“谁来放个火让我抄一下——”

太像急着想求一份作业来抄了。

池茉笑出声来。

“金尧姜,软团子不怕火的。”池茉拉着陆嘉白往金尧姜那边走了两步,“他们耐高温,也不怕物理伤害,只有在温度太低的时候会从内部开始结冰……”

——然后死亡。

大约零度左右,软团子就会从内部开出一朵朵洁净的冰花,自身的颜色却越发暗沉,最后变成深黑色的泥浆脱落,融入大地。

金尧姜立马道:“那来个冰! ”

“……笑死,你以为我们都是全元素大佬吗?”池茉过去帮他把软团子抱下来一只。

看上去并不怎么好看的小家伙身体软绵绵的,触感柔软微凉,有点像解压的史莱姆……池茉悄悄捏了一下才把这个小东西放下。

现在的情况似乎有点儿无解。

金尧姜只会抄作业,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就跟留个不会魔法的普通人在这里没有任何区别。

而池茉要是自己留下,放陆嘉白和金尧姜进去……万一万一,陆嘉白真的不巧在里面迎来了潮热期…………

池茉是坚决不愿意的。

哪怕她现在的行为有点占着茅坑不那啥——她也不愿意把状态糟糕的小男朋友和另一个男人一起关在幻境里。

更何况,陆嘉白潮热期肯定也没办法好好使用魔法,那金尧姜也没东西可以复制呀!

……好像就只能把陆嘉白留在这里,她和金尧姜俩人进去了。

想要私下解决,这可能是唯一的办法。

池茉悄悄扫了一眼陆嘉白,深吸一口气,最后道:“——我们去告诉老师吧。”

金尧姜:“?”

“现在出现意外,还是尽快回去报告老师比较好。”池茉冷静道,“老师也说过,考试过程中,同一个组的成员不能分开太远。”

明知道危险还自己进去探索,那是魔法冒险小说主角才会做的事。

她可是从普通世界来的,知道考场上发生意外,最应该做的事情就只是举手告诉监考老师——

只是话音还未落。

池茉忽然感觉身后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重重砸了一下,紧跟着,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一巴掌刚巧就拍在眼前的幻境开启阵——

最后听见的是陆嘉白大喊她名字的声音。

紧跟着,就是已经开始逐渐熟悉的,天旋地转的感觉。

……

眼前从一片雾蒙蒙,变成黑暗。

再从黑暗里——弹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窗口。

池茉:“……?”

眼前浮现的还是她最近每天必定会见到的抽卡界面,只是界面侧边出现了一个十分花哨的图标。

池茉用意识点击图标,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新活动”的宣传界面!

界面内描绘着一条暗色的长河,没有尽头一般向远方绵延而去。长河之上漂荡着数不清的橙红色河灯,一艘孤舟被河灯包裹在其中,孤舟之上似乎站着一名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老人。

画面上方,用带着各种特效的花体字写着四个字:[兰盆盛会]

……这个抽卡界面竟然还会更新活动。

而且刚好是在七月半,中元节的这一天……

有点像是鬼故事了。

好在这个活动看上去没那么阴间。

池茉看着活动,记起了一些知识——七月半这一天,是中元节,也是盂兰盆节。

这原本是在同一天两个不同的节日,而不是一个节日的两个名字,中元节源自道教,而盂兰盆节源自佛教。

后来因为两个节日的意义和习俗相似,在长时间的演变之中越发混淆,难以分清。

这个活动既然叫做“兰盆盛会”,应该是来自佛教的盂兰盆节。

不过,池茉自己也不知道两个节日的具体差别在哪里,好像都是祭祖……

活动界面没有更多介绍,只是在最下方标注了一行小字:[获得能量点数:0/10]。

也就是说,在这个活动里,最多可以获得10点能量点吗?

上次那个期初测试,最多也才7点呢。

池茉非常心动,在界面上多翻了翻,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她今天的免费抽卡也还没抽,既然进了界面,干脆活动宣传页退了出来,去主界面进行了一次抽卡。

这次抽出来一张紫色的卡牌——池茉还没来得及高兴,仔细一看,就发现还是一张物资卡。

卡面上是一张平平无奇的粉紫色毛毯,卡牌上写着[暖和的毯子]五个字,使用期限是永久。

池茉:“……”这和之前的粮油大礼包好像没什么区别。

她在抽卡界面转悠了好一会儿,既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也不像是要睡着了。

正奇怪着,忽然听见“滴答”一声轻响。

好像有水珠落在她的脑门上。

池茉下意识抬起双手,捂住脑门——

下一秒钟,她双手捂着脑袋,从冰冷的岩石上面坐了起来。

“……茉茉?”池茉听见耳边传来陆嘉白的声音,“你还好吗,感觉怎么样?”

池茉抹了抹脑袋,回答:“感觉还挺好的。”

陆嘉白:“……”

池茉环顾四周,一片漆黑的情况下,根本看不见陆嘉白在哪里。

好在她的大腿边上有个毛茸茸的东西。

池茉顺着那团**摸过去,熟悉的手感告诉她,这是陆嘉白的狮子尾巴。

她摸了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非常顺手,顺着柔软的尾巴捏到里面的尾巴骨,又顺着尾巴骨一节一节摸上去——

陆嘉白却摁住她的手,收回了自己的尾巴。

“……不要乱摸。”他说着,似乎是弯腰伸手拉住了她,“你试试看,能动吗?”

池茉扶着他的小臂试着站起来,前后走了两步,还晃了晃胳膊。

非常健康,能跑能跳的。

“我没事,没有任何问题。”池茉问他,“你呢?你还好吗,怎么不开个灯……”

陆嘉白顿了顿,好像是在努力酝酿,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这里,光元素,太稀薄。”

池茉:“?你是不是在撒谎。”

陆嘉白:“……”

陆嘉白好像不太擅长骗人,尤其是她主动问问题以后,他的回答如果不是完全正确的,听上去就有点儿磕磕绊绊,甚至一个词顿一下。

池茉按着他的手腕,好笑道:“你骗我做什么?为什么不开灯啊,光元素魔法突然不会用了吗?”

陆嘉白依旧保持着沉默,甚至抽回了自己的手臂。

池茉一把握住,不让他走:“宝贝,有什么不能和我直说的?”

“……”陆嘉白清了清嗓子,“怕吓到你。”

池茉:“你变成阿飘了吗?”

陆嘉白:“……没。”

“那有什么好吓人的?”池茉不解地朝他伸手,“你是不是哪里受伤……”

陆嘉白:“没有。”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终于抬手打了个响指,在黑暗中燃起一团金色的光。

柔和的光芒散开,池茉终于看清了他现在的样子——

陆嘉白的右手,似乎变成了一直厚实的大猫掌,一直延伸到小臂上方,都能看见金色的绒毛……

他的“手掌”摊开,还能看见粉色的肉垫。

池茉:“……”

这都不摸,还是人吗?

她矜持地抱住陆嘉白的手腕,轻轻抚上肉垫,同时关切地问他:“……怎么回事?这也是因为信息素的影响吗?”

……该不会潮热期他要变成一只真正的狮子吧!?

…………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觉得也不是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池茉就是感觉陆嘉白就算变成一只狮子,也不会伤害她。

他一定是全世界性情最温和的狮宝贝。

陆嘉白的“猫掌”动了动,不太自在:“不是……你触发幻境的时候,我心急了。”

池茉这才知道,他在着急的时候,双腿都变成了猫猫……啊不,狮子的腿。

别的不说,至少比他还是人类的时候爆发力强大很多。

在不过眨眼的瞬间,就赶在池茉完全进入幻境之前抱住了她。

两人这才一起掉了进来。

危急关头,陆嘉白几乎变成半人半兽的样子,花了一点时间,才恢复到现在这样。

池茉遗憾地看他一眼。

好可惜哦,没有看到真正的狮子人。

“……奇怪吗?”猫掌又动了动,“马上就变回来了。”

池茉:“?别啊。”

她忽然想起自己以前在网上看过一些表情包,大家摁住自己家的猫咪,指着电脑里的猫耳娘什么的,配字:给我变!

……每次这个时候,池茉都觉得,她应该是摁住猫耳娘大喊“变回来”的那种人。

池茉又捏了捏陆嘉白的猫掌,高高兴兴地说:“摸起来好舒服哦。”

陆嘉白:“……”

“不对啊。”池茉突然松开手,“现在不是摸你的时候……宝贝你跟着我进来了,金尧姜一个人在外面怎么办啊!”

……她竟然还在担心外面那个人。

陆嘉白垂眼,定定地看了她几秒,温和的暖光下衬得他的神情格外温柔。

池茉还未来得及沉醉其中,那光源就像突然被浇灭的火焰——毫无声息地消失了。

池茉一惊,呼吸交错间,触感极佳的两只“猫掌”伸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

“走,走吧。”她听见陆嘉白圆圆的耳朵好像是抖了抖,“我们,找找出口,找他。”

池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