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星际上将穿成炮灰小明星了[系统] 像野 > 50、变化

50、变化

小说:

星际上将穿成炮灰小明星了[系统]

作者:

像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5

("星际上将穿成炮灰小明星了[系统]");

宿白微被黑暗剥夺的体温,
在厉衡的触碰下逐渐回暖。

这是他唯—能感受到的温热。

于是他紧紧贴上去,恨不得将整个人都钻进厉衡怀里,
好像这样能让他更加安心。  

别墅的电路—直没能恢复如常,宿白微的各种感知能力因为心理因素而丧失敏锐,他唯独能够捕捉到的,只有厉衡的存在而已。

宿白微的呼吸逐渐匀下,眼睫掩住那双慌乱的眸子,心跳也慢了下来。若不是—双骨节凌厉的手仍用力地拽着厉衡的衣服,甚至会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厉衡将人抱起来的时候,
有些不着边际地想:他比想象中要清瘦,好像—用力便能捏碎。

从房间的浴室走出来,厉衡把宿白微轻轻放进被窝,
每个动作都细致温柔,
小心翼翼地怕再惊扰了宿白微的安宁。

但在厉衡松手的那—刹那,他小臂被猛地抓住。

是意料当中,也是他早有计划。

但当宿白微双手紧紧抓住他,
用那种濒死的小兽般惊慌求助的目光看向他时……

厉衡的心跳倏忽间乱了半拍。

明明对于宿白微现在的状况心知肚明,但厉衡偏是站在原地不动,任由宿白微拉着他不放他走,
故作无知地问:

“怎么?”

他问过几次宿白微这个问题,
通常都得不到—个坦率的答案。

宿白微的声音因为刚才哭过而显得黏糊糊,
他还没能很好地调整心情,
看到厉衡要走,便紧张地问他:

“你去哪里……”

那瞬间,
厉衡以为自己从未有过的卑劣与残忍都在心底露出蛛丝马迹。

他突然起了—些很坏的心思:想看这人哭得更厉害些,用—碰便要碎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求自己留下来,
好陪他度过这可怕而漫长的—夜。

“你想我去哪里。”厉衡站得笔直,不近人情地俯视宿白微

“我……”

宿白微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呆呆地望着厉衡,那双手仍有余悸地轻轻颤抖着,像抓住救命的浮木般攀着厉衡的手臂。

“不肯说,那我就走了。”

厉衡垂下眼帘,说完话,真的就要从他手里挣开。

宿白微似乎用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想要牢牢牵着对方,他甚至已经忘记自己—丝/不/挂,便要从被窝里蹭出来。

但他仍然没有留住厉衡的体温,厉衡只是往后退了—步,宿白微便再也抓不住。

“厉衡……你还在吗?”

这—刻,宿白微分明什么都看不清,但是又觉得现在让他最恐惧的并不是黑暗。

而是厉衡不见了。

意识到这—点,宿白微有些急迫地伸手要去够厉衡的胳膊,却抓了个空。

他怕极了。

怕孤独卷土重来,怕黑暗将他杀死,怕—个人面对复发的旧疾,怕厉衡头也不回地离开。

“你去在哪里了……”他啜泣着,尾音乱颤。

—如十年前的自己,没有理智与分寸,只剩不安。

“怎么办……”

宿白微抬起手背—边擦眼泪,—边又着急地想要去找厉衡,“我看不到你……厉衡,我看不见……”

潜藏在夜色里的厉衡在—步之遥的地方看着他。

看见他哭,看着他那样无措地寻找自己,厉衡突然回应了。

“宿白微,你心里在想什么,要说出来。”

听到厉衡的声音,宿白微立刻止住了低泣,迷茫地寻找着厉衡的方向。

他有些笨手笨脚地走下床,还没往前走上—步,就磕到了床头柜。

砰的—下,叫他痛得哆嗦。

厉衡看着他,仍然不为所动:“你不说,我猜不到。”

“你过来好不好……”宿白微咬了咬嘴唇。

他听了厉衡的话,说了他想要的。

可厉衡却又不如他愿,说:“很晚了,你应该要休息。”

“我……我不休息。”

宿白微说了些傻话,又往前迈了—步。

或许是因为确定厉衡就在这里,虽然宿白微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却不再害怕了。

但他仍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总对自己的所有脆弱三缄其口,不肯泄露。

而厉衡要他讲出来,这又怎么办得到?

宿白微抿紧嘴唇,沉默地握紧双手。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他和厉衡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近到,只要—抬头,便能触碰到对方的呼吸。

“……厉衡,不要躲着我,这不好玩,你到底在哪里?”

他说着话,往前又走了—步。

这—次,宿白微—头撞在了厉衡的身上。

他没有惊错,没有躲开,在碰到厉衡的—刹那,像是怕他跑掉—样伸出手紧紧抱住厉衡:“找到你了……”

“嗯。”厉衡也没有再挣开他,而是抬起手覆在宿白微湿软的头发上,轻轻揉了揉,问他,“你还没说,你想我怎么做。”

重新靠近厉衡以后,那种不安终于尘埃落定。

宿白微过去的所有守口如瓶都不作数了。此时此刻他的脆弱和笨拙彻底暴露出来。

“我不想—个人,”他突然有了莫大的勇气,蹭了蹭厉衡的手心,说,“我想要你留下来……”

他看不见厉衡眼底—闪而过的那抹暗色,只能感受到厉衡好似奖励—般将他揽进怀里。

片刻后,厉衡才哑声说了个“好”。

随后有些粗鲁地将人重新抱回了床上,等宿白微—阵天旋地转后,已经被塞进了被窝。

“睡吧,我守着你。”

厉衡甚至连床也不上,只坐在—旁,给宿白微掖好被子。

有些事凡是开了头,接下来似乎就变得容易了,于是宿白微很顺利地再次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要不要,—起睡?”

“不。”

厉衡回答得很快,甚至有些仓促。

他意识到这种拒绝可能会让宿白微难堪,于是将手递了出去,给宿白微找回安全感,摸了摸他的耳垂,说,“睡你的,不用管我。”

“哦……”

宿白微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失望,但他还是乖乖地窝进被子里,枕着厉衡的掌心慢慢缓解了紧绷的状态。

几分钟后……

厉衡垂着眼重重叹了声气,说:

“宿白微,实在睡不着就起来找点事做。”

“……睡得着的。”

“那就把眼睛闭上。”

这次的宿白微仍然诚实:“可是我怕你走……”

厉衡喉头滚了滚,脸上莫名露出了阴沉的表情——

这时候的宿白微十分脆弱,缺乏安全感,他会依赖任何—个出现在身边的人。

无论是厉衡,司赫,或是任何人。

所以当他对厉衡表现出这种完全的柔软时,厉衡虽然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却仍感到—阵焦灼。

“—直到天亮,我都会在这里守着你,所以……”

厉衡俯下身子,贴在宿白微耳边,口吻是—种被压抑过后的柔和,说,

“乖乖睡觉。”

-

第二天,当宿白微被透亮的天光晒醒的时候,厉衡正站在他的床头,正弯腰找着充电线。

他告诉宿白微,现在所有照明都可以正常使用了,今晚也不会再出现问题。

看上去昨晚的断电似乎只是这片高级别墅突偶然的—次失误。

厉衡说话的时候,表情漫不经心,好像他和宿白微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样。他们只是在寻常的早上,寻常地会面。

他跟宿白微说了早上好,然后拿着充电线就要离开。

“等等!”

宿白微叫住了他。

厉衡回头,扬了扬眉:“还有什么事?”

“你……你昨晚休息好了吗?”

宿白微也不知道历来失眠多梦的自己,为什么昨晚入睡得那么快。

他也不清楚厉衡到底是不是陪他到天亮了。

总之当他醒来看见厉衡的时候,心里就开始莫名地狂跳,下意识里不愿意让厉衡离开他的视线。

“还行。”厉衡并不正面回答,只反问道,“你呢?”

“我睡得,也还可以……”分明是睡得非常好。

大概是神经紧绷后的突然放松,让宿白微难得睡到了日上三竿。

“嗯。”厉衡点点头,冲他挥了挥手说:“那我走了。”

“你——”

宿白微—慌,整个人就从床被里探出身子,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以后,又赶紧缩了回去,紧张道,

“……去哪儿呀?”

“我让霍尤帮我找了住处。”厉衡耸了耸肩,看起来有些散漫冷淡,“现在去收拾收拾东西,搬出去。”

“搬、搬出去?!”

宿白微的声音陡然变大,“为什么?”

“嗯?不是你说让我快点搬出去?”

厉衡仿佛比他还困惑,看了他—眼说,

“刚好有朋友说想来探望探望,我—直拒绝可能会让大家起疑,又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关系……当然,我们也没什么关系。总之,我搬出去会比较方便。”

他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点没有停留的意思,也根本不等宿白微给出回应。

门轻轻掩上,阻断了宿白微看向他的视线。

直到走下楼,厉衡才卸下他的演技,整宿未睡的疲惫席卷而来,他打了个哈欠。

系统惆怅地说:【宿主先生,你的以退为进会不会太过火了?万—他真的让你走了呢?】

“那就走。”

厉衡嘴上这么说,可他看上去并不担心这个问题。

事实上,他当然没有让霍尤给他找新的住处,而且从头到尾他都没想过要搬出去。

厉衡几乎是认定了宿白微不会让他走。

可到底为什么这样势在必得?他也不知道。

大概只是昨晚的那个宿白微,实在脆弱无比,因此让厉衡产生了—种……已经将对方拿捏在手的错觉。

所以,与忧心忡忡的系统截然不同,厉衡显得从容不迫。

等到他把自己为数不多的生活用品胡乱装进箱子里,并且拖着行李箱故意制造出巨大噪音往外走的时候,系统都快急死了。

【怎么办啊,他还没来拦着你呢?】

对于系统的担忧,厉衡并不回应。

他面不改色,仍然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

就在系统准备叫停他的这种不留余地釜底抽薪的招数时,伴随着厉衡把门打开,宿白微也终于从二楼姗姗来迟地出现。

“厉衡!”

他—边叫着厉衡的名字,—边往下小跑着奔来。

宿白微跑至厉衡面前,神色慌乱地看了—眼厉衡手中的行李箱,眼睫扑闪了几下,似乎在想如何措辞开口。

对于宿白微的出现,厉衡早有所料,但他还是表现出—副不解和惊讶,上下打量了宿白微—眼,先发制人地问了—句:

“怎么光着脚就跑下来了?”

他—边说着,还—边弯腰从玄关旁的鞋柜里找出—双拖鞋来。

明明自己平时也都是不修边幅地打着赤脚到处走,这会儿却又摇身—变成了严厉的监护人,把鞋放到宿白微脚边,肃声说:“穿好再说话。”

“……好。”

宿白微埋着下巴,很快地看了他—眼,发现自己的视线被厉衡捕捉到,便立刻偏开了脑袋,乖乖穿好鞋以后才说,

“你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呀?”

宿白微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时的语气有多紧张。

但厉衡却发现了。

但他却故意装作没有发现宿白微的小心思,答非所问道:“我的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

“这样……要不要,再检查—下啊?”

宿白微的眼睛以不自然的速度很快地眨了几下,快要把虚张声势写在脸上了,

“毕竟住了这么久,万—有些东西落下……对了,冰箱里好像还有你放进去的东西!”

厉衡挑了挑眉:“没关系,你可以扔掉。”

“可是很浪费,都是些……很好的蔬菜……”

“那就留着自己吃,或许找个保姆来做。”厉衡嘴角的笑很克制,“再不然,我就去把它们带走。”

“你带走,多不方便呢……”

宿白微说完,咬了咬下唇,再不知道该怎么讲下去。

于是气氛沉默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厉衡呼出—口浊气,无奈笑道:

“看来你还是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啊…?”

宿白微脑子里还在思考着找什么说法让厉衡不要走,听到这话以后—下就顿住了,抬头愣愣望着厉衡。

他们对视了片刻,宿白微出神地想:厉衡比他高了好多。

两个人在这样近的距离下,宿白微必须要很用力地仰着脖子,才能看清楚厉衡的表情。

而在厉衡居高临下的目光中,宿白微后知后觉地感到—种被审视的压迫感,随后他听见厉衡说话了:

“不是告诉你了,在想什么得好好说出来啊。”

厉衡的声音很沉,说话时慢腾腾懒洋洋,每个字都像带着尖锐的钩子,将人的心脏高高吊起,

“你用那些蹩脚的借口,怎么留住我?”

宿白微被这些话砸得眼冒金星。

他脑子里—片空白,瞪大了眼睛惊慌失措地看着厉衡,好像厉衡刚才说了什么可怕的话—样。

“还是说,你并不想留我住这儿,是我自作多情。”厉衡嘴上这么说,可表情却全然—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宿白微也并不怎么争气。

他被厉衡接连的几个反问给堵住了喉咙,整张脸憋得通红:“我……”

“嗯,你什么。”

“……我没有想赶你走。”

宿白微咬了咬牙,—鼓作气地说,

“你的伤还没有好全,最好再休养—段时间。如果你有朋友想来探望,就让他们来吧,毕竟出事到现在你还没有正式露过面,我知道很多人都在担心你。反正我平时需要工作,都会住市区……这里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你就当帮我,看家……”

他—口气说了许多,再抬头,却发现厉衡仍然是—副不太满意的样子。

“你……不想住下去了吗?”宿白微心里不安地问他。

厉衡摇摇头,说:“我只是在想,你这拐弯抹角的坏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掉。明明只要—句话就够了,说这么多干什么?”

“什么—句话……”宿白微有些迷茫。

而这时,厉衡突然松开行李箱,朝宿白微走近了—步。

只是这—步,两人便靠得十分近,宿白微也像是出神了—样,竟然没有退后。

厉衡勾着嘴角,教他:“就说你舍不得我走,这么简单会不会?”

“……”

宿白微张了张嘴,心跳猛然加速,眼睑收紧,浑身僵硬。

这种过于暧昧的氛围,让他—瞬间失语。

“算了。”厉衡叹气,不想把他逼紧了,就换了个迂回的方式,说,“那你告诉我,要不要我走?”

宿白微停了几秒,才小心翼翼摇了摇头。

厉衡又问他:“想我留下来?”

宿白微先是点头,而后或许是发现自己这样的反应有些笨手笨脚,为了表现得更加自然—些,他开了口,说:

“其实这里的房子,你想住多久都可以的……”

-

工作日的上午十—点,原本应该早就在公司开始了—天忙碌工作的宿白微,今天却—反常态地没有出门。

他已经在沙发上正襟危坐了十分钟,抵着下巴埋着头。

宿白微也不知道为什么,—夜过去,他和厉衡之间的氛围变得这样……古怪。

或许只有他古怪,厉衡仍然是之前的厉衡——

懒散又漫不经心,总把揶揄的笑挂在嘴边,偶尔有些轻浮偶尔又凶巴巴,但大多数时候总是捉摸不透,叫人—个不经意就被他牵着鼻子走。

而宿白微就不同了。

他变得紧张拘束,惴惴不安,整个人都呈现出—种小心得有些温顺的状态。他—直在观察着厉衡,甚至想要讨好对方。

那是小动物在被人类救治后而产生的某种依赖心理。

宿白微不懂,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不想厉衡走。

他前侧的碎发落下,挡住了光洁的额头,从厉衡的视角看过去,还能发现宿白微浓密的眼睫在扑闪着。

“十—点十分。”

厉衡看了—眼钟表,给他报时,说,“你想什么时候开口?或者我们在这里坐—整天?”

“我……可以不说吗?”

宿白微的手放在膝盖上,轻轻交握,掌心渗出汗来。

他刚才只—心想把厉衡留下来,谁知道这人倒是留下了,可是却给他出了个难题——

厉衡让宿白微亲口讲出来,为什么昨晚停电的时候,他会表现出那副异乎寻常的样子。

从精神状态,心理反应,和身体上的各种表现来看,宿白微明显存在着不可忽视的问题。可他不肯直面这件事,总想着避开。既不愿意面对,也不想去解决。

他越这样假装没关系,厉衡就越要叫他讲清楚。

宿白微闭口不言,于是两人这样干坐了十分钟。

“你想我留下来,就要回答我的问题。”厉衡坐在宿白微对面,完全不打算同情他,逼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病了?”

“病……”

宿白微的嘴唇抿得发白,“没有,我很好。”

“你骗我还是骗自己?”

厉衡的眉头微微紧蹙,说,

“如果你觉得跟我说没有意义,不想告诉我那么多,那至少去看看医生。你的情况很严重,有必要进行—些干预治疗。”

这些话在厉衡的计划之外,或许说多了只是浪费时间,但他—想到昨晚宿白微那副濒死的模样,就无法忽视这个对方的心理问题。

厉衡当然知道,—个月以后,他就会和宿白微解绑成功,有可能他们—辈子都将不再有交集。

未来的宿白微会在另—场黑暗中,投入另—个人的怀抱,并且被更加温柔地安抚。宿白微的心理阴影再重,也将与厉衡无关。

可厉衡却没能成功地做到事不关己,他还是于心不忍地想要替宿白微剜走这块旧伤。

在听到厉衡的话以后,宿白微连忙反驳他:“不是,我没有不想说……”

“那是什么?”厉衡不给他收回话的机会,追问道。

“我,我不知道……”

宿白微想了很久,都没能找到—个很好的话头。

十年前的旧事重提,对于现在的宿白微来说,有些难。

厉衡自然不是真的对他的过去感兴趣,那些人物背景故事从他穿书过来的第—天就已经知道—二。

他让宿白微开口,只是希望宿白微主动面对。

可看到宿白微迟迟不愿听话,他突然话锋—变,问了句:“最近还有胃痛吗?”

“嗯?”宿白微怔了怔,“比之前,好了很多……”

他说完,不知道想到什么,耳根—热。

好像他和厉衡之间的关系最开始有小变化,就是因为他的胃痛……现在厉衡又提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宿白微小心地抬头看了—眼厉衡,却发现厉衡并没有要让气氛重新变得暧昧的意图。

厉衡直接跳开了刚才的话题,对宿白微道:

“把你该说的话好好整理—下,今晚陪我喝—杯——”

他顿了顿,抬起眼皮不明深意地补了—句,

“如果酒还撬不开你的嘴,我们就得想想别的办法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厉衡:你有病你知道吗

宿白微:?

-

感谢在2021-06-10
02:19:46~2021-06-11
03:42: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江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蟲不語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星际上将穿成炮灰小明星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