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怎么才来 云拿月 > 11. So late

11. So late

小说:

你怎么才来

作者:

云拿月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5

光线透过窗帘照进卧室,唐沅睁开眼懵了好一会。

床头柜上传来手机的轻震,她翻了个身,拿起一看,是江盈的消息。

【将赢:sorry!!】

【将赢:昨晚有事在忙,累睡着了,没看到你消息!!】

【将赢:怎么了,你想跟我聊什么?】

刚睡醒,唐沅迟缓了好一会,大脑才恢复运转。

昨晚到家后,她给江盈发了消息,想和江盈聊聊。见那边一直没动静,猜可能有事,后来就睡下了。

【沅不沅:没事。】

昨天的情绪已经淡了许多,唐沅随手回了一句,把垂到额前的发往后撩,醒了醒神,从床上坐起来。

【将赢:你不是去文艺园区那边找我哥了吗,还有褚妤,然后呢,怎么样了?】

当时她俩聊了一路,她到了后,江盈有事没再跟进,这会不由问起。

唐沅端水杯的动作顿在半途,目光微停。

昨晚江现背她到车上,送她回来的路上,他为在安全通道楼梯口的那一刹失言道了歉。

她什么都没说,脚上轻轻崴到并不严重,不想去看医生,也没和江现去吃饭,直接让他送到家,带了点药回来擦。

【沅不沅:没怎么样,和褚妤斗了下嘴。】

唐沅不想再提,随意含糊过去,好在江盈也没多问。

闲扯几句,她起床洗漱,到餐桌边吃早饭。

吃得差不多,忽然来了电话。

来电显示两个字:“江现”。

唐沅抿抿唇,手机无声震了好一会才接。

她没说话,等他先开口。

“起了?”江现好像知道她不会早起,时间掐得还挺准。

唐沅嗯了声,语气有一点点硬:“干嘛。”

他停了下,问:“选房子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没。”

被他这么一提,唐沅才想起上次小姑说让他们住到一起的事。

她想说些什么提点要求,一时又列举不出详细的一二三,只好道:“我没什么想法,你看着选吧。”

“家里选的我看了一些。”江现略作沉吟,“如果你没别的要求,我现在住的这套还行。”

唐沅听到他说‘还行’两个字,不由默了两秒。

江现住在市区另一端的临江一品,比唐沅这儿还更靠近中心,地处整个浒城最核心的商圈,对面就是本城地标河流。临江一品作为高端豪宅区,他的公寓是大平层,唐沅这一套已经算大,他那儿还要再大上几倍。

唐沅听江盈说过,那套房子是江现进公司的时候,江老爷子送他的。

近两年各处新开的楼盘里,还真未必能找得到更好的。

思忖半天,唐沅实在想不到有什么能提的意见,别扭地应下:“行吧。”

她答复完,那边没再说话,两端莫名就这样沉默下来。

唐沅想问他还有事没,江现忽地话锋一转:“褚妤早上给我打了电话。”

她闻言一顿。

“褚妤摔得不严重,脚扭到,休息两天就好。她在电话里特意说了,是她踩空摔倒,你没推她。”江现停顿几秒,声音低下来,“……抱歉。”

昨天在场的人很多,虽然乌泱泱都随着褚妤走了,估计也有几个听到她和他说话。更何况她气冲冲离开,江现后来又跟出去,现场剩下的工作人员长了眼睛,都看得到。

褚妤是从谁那听说的不清楚,唐沅没想到她会主动解释,但好像又不是很意外。和褚妤较劲这么多年,她们俩不论谁,确实都没有用过下三滥的手段。

读书时褚妤老拿江现气她,她也总想方设法气回去,从来都是明明白白地“阴阳怪气”给对方看。

无中生有栽赃陷害,这种事她们都不屑做。

江现这一句道歉的话音落下,唐沅有一会没说话。

昨晚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道过歉,她和现在一样没有应答。那时车往前开,他沉默很久,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怕你一时冲动,拍摄现场都是人,鲁莽行事会落人口舌。”

她和褚妤两个人待在安全通道的楼梯口,那样的场景,确实不好说清,也或许是她们较劲太多年,真的很难让人不担心。

唐沅不想再聊这个,昨天的事情不如就让它在昨天翻篇。她微垂眼睫,默了一会,温声道:“房子的事就这样决定吧,我选好搬家时间会告诉你。我早饭还没吃完,先不聊了。”

那边沉默下来。

该说的都说了,他应该也没有别的话要讲。

唐沅握着手机,正准备挂断,江现忽然叫她。

“唐沅。”

她顿了下。

一片安静的晨光中,她听到他说:“下次不会了。”

……

房子的事情定下,唐沅考虑完,把搬家日期定在几天后。

东西有专门的人来打包,运送到那边,会替她照原样陈列好——她的卧室格局和江现公寓里的不一样,只能做到尽可能还原。

她正想着看看有没什么东西能再添置添置,微信消息突然一条接一条。

只有群消息才会刷得这么快。

然而唐沅不喜欢无效社交,更懒得花精力在虚与委蛇这件事上,人多的群基本都被她屏蔽了。

她皱着眉头点开一看,发现是个新的群聊。

拉群的是蓝**,群列表里全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唐沅:“……”

【沅不沅:?】

【你的蓝哥:沅老板来了!】

【你的蓝哥:快搬小板凳坐下,听沅老板讲那即将要发生的故事。】

群里这帮人都是从高中开始一起玩的,唐沅刚回国的时候,就和他们聚了一次。

她回来已经有段日子,还没决定是直接开始工作,还是在国内继续往上读,便干脆暂时先休息。他们不比她悠哉轻松,一个个不是被家里扔去磨炼,就是被摁着脑袋继续读书,平时要凑齐还真不容易。

唐沅刚想问他拉群搞什么鬼,其他人一个接一个纷纷冒头。

【半酷:听说你要跟江现同居了??真的假的!!!】

【滑仔:厉害还是沅老板厉害!牛哇!!】

【氪金富婆:你们什么时候同居??住谁那??他跟你住还是你跟他住??睡一间房吗?????】

……

玩得好的朋友,唐沅都没给打备注。看着这些花里胡哨的名字,带着股要从屏幕冲出来的八卦劲,她打字的手停在半途,深吸一口气,艾特江盈。

【沅不沅:@将赢 滚出来解释一下】

要和江现搬到一起这件事,唐沅只和江盈说了。

被艾特的大嘴巴很快颤颤巍巍出现。

【将赢:我不是,我没有,真的不是我】

【将赢:我什么都没说!】

【将赢:蓝**打电话问我煤矿的事情,我又不懂,随口和他聊了几句,我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怪我,是他!】

蓝**家有煤矿产业,最近被他爸扔去下基层,每天见到的除了矿山还是矿山。

在矿里待着还这么闲,唐沅翻了个白眼,没等她验证江盈话里的真实性,下一秒,就见群名改了。

【你的蓝哥修改群名为“庆贺沅老板同居新喜”】

“……”

这个名字乍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帮失足青年在聚会。

唐沅看得直想闭眼,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

【沅不沅: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她这句刚发完,群里马上接力起来。

【半酷修改群名为“沅老板江现新婚快乐”】

【滑仔修改群名为“沅老板江现百年好合”】

【你的蓝哥修改群名为“沅老板江现三年抱俩”】

【氪金富婆修改群名为“沅老板睡服江现”】

……

群名越来越不堪入目,唐沅深吸一口气,将群聊状态设置为免打扰,不想再看他们耍宝,直接切出去。

好久没招架这帮野人,一会会的功夫也有够让人心累,唐沅缓了缓,起身冲咖啡,走到一半才想起来,还没和江现说搬家的事。

被他们一搅合差点忘了,她点开江现的头像,把决定好的日期告诉他。

他回的不慢,也不算快,大概还是有事在忙。

【江现:周六?】

【沅不沅:对啊,怎么?】

唐沅心说你有什么意见,难不成还要挑个黄道吉日?

没等宣之于口,他又道。

【江现:周末那几天我可能都没空。】

唐沅打字的动作停住。

屏幕上很快又出现他的下一句。

【江现:我让张叔帮你处理,他会在公寓,有什么事可以交代他去做。】

张叔在江家待了挺多年,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经手过,这两年跟在江现身边。

唐沅对张叔没什么意见,视线在他那句“可能没空”的话上盘亘几秒,忍不住撇嘴。

嘁。

没空就没空,有什么了不起,她自己又不是不能搬。

唐沅扔了个奇丑无比的表情包过去,懒得再回他。

返回消息列表,上方的群聊名称不再改变,蓝**他们终于放弃折腾,不过仍然在聊闲天。

视线扫过江现的头像,唐沅抿了抿唇,重新点进群里。

几秒后,系统跳出新提示:

【沅不沅修改群名为“沅老板独自美丽!”】

……

周六,搬家的日子如期而至。

张叔没在临江一品等着,特意过来给她打点。

一见唐沅,颔首:“唐小姐,江总让我过来帮您。”

唐沅看见他并不意外,江现那天已经说了没空,她抿抿唇,点头,“麻烦您了。”

张叔道了声不麻烦,他惯常处理这些事,得心应手,立刻井井有条地指挥起搬运的工作人员。

唐沅公寓里的东西都已提前让人打包好,她起床洗漱后,最后的一些也交由人收拾妥当。

东西搬完已是正午时分,她没急着动身。公寓并没搬空,只是带走了一些她常用的东西,见时间正好,索性留在自己的公寓里吃了个午饭。

等午后太阳稍微没那么大,才让司机送她出发。

张叔早就随搬运的车回了临江一品,唐沅到时,他正指挥专门的打理人员归置她的卧室。

虽然早就知道江现这套公寓比她的大,一进门,不免还是有一瞬的诧异。

视野开阔的大平层,朝江的那一整面都是玻璃墙,对面的浒江蜿蜒,周围林立着大厦,放眼过去无一不是地标建筑。

客厅不止一个,分成了不同的朝向,餐厅、吧台、烹饪区也都各自分开,甚至还有中西餐的区域划分。外间的露台,面积有半个客厅那么大,没事能晒晒日光浴。

她的卧室和江现的大小差不多,他应该不怎么使用衣帽间,整个腾给了她。

房间太多,唐沅没有挨个看完,休闲娱乐功能倒挺齐全。但江现那性子,最常使用的大概就是他的卧室和书房,其它地方一年都不一定能用上几次。

东西很快归置完,唐沅查看一番,十分满意。她喜欢简洁风,新卧室原样照搬她之前的风格,床单、枕套、地毯、沙发,都是米白色调,看着就温馨。

唐沅从房间一出来,就见张叔和人说着什么,随后抱着个白色金边的长方形纸盒到她面前。

她一愣,“什么东西?”

张叔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束花。

“怎么还送来了花?”

“家里每天都会让人送。”张叔说,“这些平时都是我在打理。”

唐沅四下一看,这才发现,餐桌上,吧台的长桌上,好几处果然都摆着透明褶皱玻璃瓶装的鲜花。

她哦了声,正要说那你摆吧,张叔忽地又道:“不过这一束紫色风信子,是江总给您的。”

唐沅微诧,“给我?”

“对。”

唐沅盯着那一大束花,半晌没说话。

刚刚没细看,张叔这么一说她才认出来,确实是紫色风信子。

那一小瓣一小瓣的花极有个性地簇成一团,被花纸包裹着,静静躺在纸盒里,有点违和的别样美感。

紫色风信子的花语有好几种,其中一种,是抱歉。

唐沅的视线在纸盒里停了片刻,很快敛眸,恢复正常神色。

“这花长得好丑。”她撇嘴,下巴微抬,不是很瞧得上一般,边看边找缺点,“这一团一团的,多难看。花瓣这么小,还是紫色,紫色……紫色很好看吗?”

“还有这个包装纸,一看质感就不行。”

“盒子也是……”

张叔愣了下,听她这么不喜欢,犹豫道:“那我让人把花拿走?”

唐沅一听,当即不满:“这是我的花,凭什么拿走?”

张叔:“……”

识趣地不再多说,张叔老老实实把花交到唐沅手中,还贴心地给她拿了一个新花瓶。

花瓶摆在她卧室的桌上,唐沅把花从纸盒里拿出来,一支支**瓶中。插完左右看看,感觉不对劲,又一支支拿出来重新插。

来来**摆弄了好几遍,总算有点样子。

唐沅在桌前坐下欣赏,看得久了,好像也没那么丑。她抿抿唇,犹豫几秒,拿出手机拍了张照。

光线好,她插花的手艺也不错。

唐沅满意地看了又看,编辑照片,发了条朋友圈。

她列表里人不少,没多久,消息提醒一条接一条,点赞的,评论的,男的女的都有。

有个关系还行的朋友留言:【真漂亮,买花啦?】

唐沅想了想,回了一句:【别人送的。】

回完放下手机,她出去倒了杯咖啡,顺便加了点冰块。等回到卧室,重新拿起手机一看,宋诚文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谁送的?收花还发朋友圈,不怕江现看到?】

大家交际圈相同,宋诚文大概是看到她回复前面那位,顺手留了个言。他这一留,其他和唐沅关系还行的看见,纷纷跟着调侃。

【收花还发朋友圈,不怕江现看到?】

【收花还发朋友圈,不怕江现看到?】

【收花还发朋友圈,不怕江现看到?】

……

八|九个人留了一模一样的话,唐沅一下哭笑不得。她和江现要结婚的事,大家基本都已经知道。宋诚文这一带头,可不都有样学样。

她还没想好怎么回复,忽地一下,又收到一条新的消息提醒。唐沅以为又是哪个凑热闹的,点开一看,愣了。

这些同个交际圈的人,大多加了她也加了江现,几乎都是她和他共同的列表好友。

在一片齐刷刷的相同留言里,江现回了三个字:【我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