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万人迷在灵异直播当NPC[无限流] 水仙乘鲤 > 62、第六十二章

62、第六十二章

小说:

万人迷在灵异直播当NPC[无限流]

作者:

水仙乘鲤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6

("万人迷在灵异直播当npc[无限流]");

不能告诉他?

什么样的人不能告诉他?

老大?

李弃?

李冽?

还是那个李二?

亦或者全世界都有可能?

一想到自己情敌遍布世界,
李景就有种巨大的愤怒感。

这种愤怒感累积了很久,只是到现在才终于释放出来。

李景那一辈。

人人都说,
李家老爷投了个好胎。但当那些上一秒还夸赞着李家老爷的人,转过头来,看向李景的时候。

又往往叹气。

“你就没那么好了。”

李景不明白。

身为老大跟老二,真的有这么大的差别吗?

他像是个冷静的观测者。

观察着比自己出身得早一点的老大。

李家老大是个病秧子、惹事儿鬼。

偷鸡摸狗的事情他没少做。

但家里的大人都对他及其宽容,甚至到了放纵的时候。

有一回,老大将看不惯的狗虐杀了。

是条名贵的洋狗,血统高贵。

但老大看它不惯。

“谁让它一见到我,
就对着我叫,
不听话的狗不就是要好好驯服?”

事-后。

也不过是用巨额赔偿堵住了对方的嘴。

那时候,
长辈们叹着气,
拍着李景的肩膀,
抽着烟。

李景记得很清楚。

其中一个老人说了一句。

“算了吧,
生前让他开心一点。”

后来那些老人也渐渐在记忆力消失了。

外人觉得李家老大,
实在是烂泥不扶上墙。

总是安慰李景。

“你没能当老大,
真是太可惜了。你们家这一带不会废在你们老大身上吧。你这么有能力,
没能生成老大,
真的是太可惜了。”

李家老大搬进了住宅,
像是被圈养的猪猡一样,
每日躺在床上,
奄奄一息。

唯一的乐趣是研究【强身健肾】的药和玄学术数。

娶第二任老婆的时候,还曾经去了某个道士山上,花了重金授禄。

李景按照家规,
独立出去。

在他努力打拼的日子里,总有一只小老鼠,灰溜溜跟着他。

每次都用倔强的眼神,
诉说着自己的欢喜。

那时候,青石板小巷子,回家路。

每次深夜往回走,小老鼠大概也刚下班,总是默默陪他走过好多条街,又在他的必经之处,放上一朵不需要花钱的花。

有时候是他去新店开张店铺摘的玫瑰,有时候是他在路边摘的刚盛开的野花。

李景眼瞳渐渐沉下去。

原来爱,是会消失的。

李景收回了手,疲倦道:“你走吧。”

苏南栀不明白,好好的人怎么跟天气一样,阴晴不定。

“你怎么了?累了吗?”

【累了!!!要小羊咩的亲亲才能起来!!!】

【典型的乐极生悲,镜花cp的快乐也太短暂了吧。】

【弃花cp又支棱起来了!】

【呜呜呜,李景哥哥你勇一点啊!小羊咩很好带回家的!都不需要两面包夹芝士!!】

【茶艺最高境界:人至纯则无敌!】

【怎么感觉有南栀前辈恁味了?呜呜呜,见不到南栀小前辈的第一天,想他想他……我永远喜欢小羊咩!!!】

李景疲倦的凝视着他。

一只手撑住脸。

不凶了。

他吐出一口气。

“你走吧。苏扬花。再不走,你就没有机会了。”

苏南栀:“你身上有伤,还没包扎完呢,怎么可以走。我不走!”

李景觉得他现在这副又倔强又乖巧的样子,倒有几分像小羊羔。

黏糊。

黏人。

似乎,还爱着他。

李景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声音温柔,但瞳孔里确实满满的占有欲。

“快走吧,李家的人,都是疯子,离得越远越好。”

苏南栀听不懂。

但他时刻牢记自己的人设。

作为一个水性杨花的男人,怎么可以在另一个男人伤心颓废的时候,放下他离开呢?

苏南栀坚定道:“我不离开!我就要陪着你!把我给我!生病的人要听护士的话!乖,不听话的孩子,要被护士打针哟~”

“……”李景揉了揉太阳穴。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话。

但凡是个男人,都对“护士”……

【嘶哑~我的口水流过了河。】

【我的颅内已经开过了一辆玛莎拉蒂。】

【太太,饿饿,饭饭。谁有笔写个同人?让我们红尘作伴,阴间传递!】

【小羊咩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只是一脸单纯的说出涩涩的话而已!】

【放-屁!分明是你们黄色的眼睛看到了彩色的东西!抱歉,我也是。】

李景没在躲,任苏南栀摆弄。

他烈火般炙热的情-欲终于焚烧了所有理智。

既然他不愿意离开。

天堂也好,地狱也罢。

他一定不会放他离开。

李景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苏扬花。”

苏南栀说:“大丈夫一言九鼎。”

李景轻轻嗤了一声:“好。”

·

没有人知道。

李老大刚下葬不久,又有人折返了回来。

常年没扫的家主墓碑整齐排列。

百年李家主干,只剩下一堆墓碑。

“真的要挖开啊?”

“这样会不会不太礼貌?”

工人们嚼舌根、嘴碎,虽然是拿钱办事,但也不妨碍平时八卦一下。

“要说李家,那得出手的人,也就只有李二了。白手起家,比李家本家有过之而无不及。”

“早年也吃了不少苦来着,讲真的,如果家主不是李老大而是李景的话,恐怕李家不会落魄到这种程度吧。”

“什么落魄,难道你不知道,李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一栋宅子够吃好久的!”

“不过李家真的……怪事儿多,你想想挖出来的李家小儿子,棺材里头竟然是一条肥虫。我的天啊,也太恐怖了吧!”

唠嗑得差不多了。

工人拿起铲子,开始工作。

片刻后,李景过来了。

“挖得怎么样了?”

工头说:“您来得正好,我们刚刚全部挖了出来。”

李景:“开棺!”

一个小时后。

李景沉默的看着空荡荡的棺材,轻轻笑起来。

“李家,全员恶人啊。”

【棺材里面一具尸体也没有?】

【从百草园到呼伦贝尔!】

【难道其他家主也跟李家老大一样,其实只剩下一层皮?然后皮在棺材里烂掉了,所以骨头呢?】

【嘶……你们真的觉得他们都死了吗?】

【虽然景哥是一个npc,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哦!】 

·

夜里。

今晚是第三夜。

单眼皮少女还在偷偷舔着自己水晶球。

“呜呜呜,真好看。他怎么能这么好看?”

由于太过花痴,口水都滴在水晶球上了。

她一脸淫-笑,不停的发出类似。

“呜呜呜,老公怎么对着那个小**笑!”

“可恶,李景这个王八蛋!!”

“老公是属于我的!!!”

“我一定要杀了他们!”

“可惜了,只能看到白天的几个时间段,呜呜呜,就算是只能看到白天,我也可以重复播放五百遍!!!”

【在?安装的摄像头可以关掉吗?】

【你为什么在我家里安摄像头?】

【老婆粉表示很淦!】

【太难了,像极了我抠糖素材不够的样子。】

【有被内涵到!】

【简直像极了你跟我看直播的压子。】

远离的红李花不知道何时开了,透明的花瓣像是带着光芒,在夜色里微微发光。

单眼皮少女收敛了自己的水晶球,小心翼翼的放好。

拿出其他几个水晶球,开始监督无边的夜色。

由于能力有限,她能够看到的画面是不一定的。

比如第一天晚上,她看到女鬼从古井里爬了出来,第二天晚上,她看到的是,镜子里的满是虫子包裹的鬼头,将双辫子女孩子给吓死。

给出的线索并不多。

但她能够猜到不少。

基本来说李大爷的死跟每晚出现的鬼混有关系。

而且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第一-夜女鬼身上的一个标志应该表示代表的是玄学隐士家族的人。

这家人擅长的内容是,一命换一命。

她并不相信一起来的人,所以单独要了一个房间。

房间里到处是各种占卜牌面。

单眼皮少女不知道的是,其中有一张牌面,正在逐渐变成“死神”。

她正在用牌面占卜有关李家老大的死。

牌面解读指向了“转生之术”。

“转生?”怎么会这样?

单眼皮少女不可置信的看着牌面,后退一步。

“谁!”

一股诡异的感觉从背后升起。

就好像房间里有另外一个人。

单眼皮少女赶紧环顾一周,确定没有任何人。

外头李子花已经消失了。

寂静的夜里,只有远处快要熄灭的红灯笼。

在深夜里吓得渗人。

【呜呜呜,有点恐怖,单身少女在家一定要小心谨慎。】

【想不到在她们当中还有个预言家。】

【团战可以输,预言家必须死!】

【完了,我感觉单眼皮少女保不住了。】

【不一定,今晚是雨巷那个鬼,对应的人首先受害的人,应该是纪斌。】

【嗷我的天啊啊,纪斌哥哥!!!】

【放心,你们纪斌哥哥手里可是捏着牛逼道具的,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纪斌不会有事。

单眼皮少女刚才就已经占卜过了。

她还给自己占卜了一下,让她注意窗户。

风从外头刮进来,窗户被吹动,发出一阵阵响声,听起来怪吓人的。

单眼皮女孩记得注意事项,打算去关窗。

床跟柜子是正对着窗户的。

外头刮风下雨,声音特别大。

李子花不知道何时又诡异的看了,单眼皮少女突发奇想,想要记录下这一刻,带给苏扬花看。

她刚拿出水晶球。

“嘻嘻。”

一双大手捂住了她的口鼻,以及所有的呼救声。

两个人贴得很近。

“噗嗤!噗嗤!!”

接连十几刀。

每一刀都捅得很深。

“哐当”。

水晶球们从她手上散落出去。

她艰难回头,垂下的眼瞳中露出一个恍惚的影子。

像是李冽。

李冽笑着,对着她的尸体踢了两脚。

低垂着眼瞳中是一片冷漠。

“你也喜欢扬花啊。”

“你也配?”

他丝毫没有**的愧疚。

动了动手,说:“好了,接下来杀谁好呢?”

半晌后。

被一道勾魂香引到房间来的雨巷鬼,看着地上的死人,被吓哭了。

与此同时。

【“叮咚!宿主间接制造恐怖值10点!我的天啊,你怎么这么棒?我得去给你屯点颁奖词了!”】

作者有话要说:  雨巷鬼:你们相信我!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

我要悄悄的更新,然后掏空你们的小钱包~

2("万人迷在灵异直播当npc[无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