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重生娇妻 飞翼 > 第 18 章

第 18 章

小说:

重生娇妻

作者:

飞翼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3

想到那个时候燕宁被手指微冷,脸色半点都不热乎的二太太给直接拉走,只把气得发疯的长平长公主丢在众目睽睽的宴席之下,她觉得心里全都暖和了。

她二舅母与大舅母不同。

大舅母对她慈爱温柔,叫她心里暖和。

二舅母面冷心热,也叫她心里暖和。

“二舅母,您坐坐,我给您倒茶。”她从前是很怕总是对人淡淡的二太太的,特别是上一世,阿兰为了救她也一同落水,还大病了一场,燕宁一直都觉得是自己害了阿兰生病,因此就越发畏惧二太太,心里总是担心二太太对她一定充满了厌烦,因此都是因为燕宁才会连累了二太太的独女阿兰。

可是如今,燕宁觉得自己一下子就不担心二太太会讨厌自己了,因为如果真的讨厌她,真的记恨她的话,她二舅母怎么会维护她,保护她呢?

当初,也是二舅母率先知道端阳伯府的日子不好过,因此还和理国公夫人商量,要把燕宁接回家。

可是燕宁怎么敢回家呢?

回了娘家,回了理国公府,叫老太太还有舅母们每天看她形单影只,孤零零的,得多伤心。

她宁愿待在十皇子府上,在阿蓉的身边把自己缩进严严实实的壳儿里去,也想在长辈们的面前粉饰太平,不要叫她们为自己担心。

上一世,燕宁天真地以为自己做到了,因为每一次假装欢欢喜喜地回娘家,老太太与舅母们也从没有问她是不是在夫家受了欺负。

可是如今想想,她多傻啊。

那些所谓的隐瞒,在老太太还有舅母们这样在京都往来的勋贵女眷的面前,怎么可能会一无所知。

不过是……为了维系她可怜的小小的尊严,因为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也假装不知道她厚着脸皮,住在阿蓉和十皇子的家里。

她们小心翼翼地护着她。

可是燕宁如今想一想却明白,原来最叫长辈们放心不下的,竟然还是不省心的自己。

“你既然才大安,就不必这样忙碌。”二太太见燕宁十分殷勤地捧着差来给自己,看向自己的目光扫了一贯的畏惧,多了几分亲昵,似乎还多了几分孺慕,她微微一愣,心里倒是有些奇怪这个对自己总是有些畏惧的小丫头怎么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毕竟燕宁从前在自己的面前总是一副紧张得不敢说话的样子。

不过这种亲昵叫二太太感觉不坏,她虽然脸色依旧淡淡的,却接过了茶,对燕宁点了点头说道,“只是还是气血有些不足。回头叫人给你炖滋补的补气血的乌鸡汤。”

她看不出对燕宁有什么疼爱。

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也十分像是敷衍的走过场。

可是燕宁却觉得心里感激得不得了。

“多谢二舅母挂怀。二舅母也是如此呢。现在还是冬天,外头天气冷,您也多吃些温补的汤水暖暖身子吧。”燕宁觉得自己上一世真的错过了许多,错过了许多对疼爱自己的长辈的关切。

她觉得这一世,或许自己并不很想在意那些沈言卿之类的。她就想守着长辈们,好好儿孝顺他们,侍奉他们,不叫上一世的那些遗憾再发生了。她乖乖地坐在阿兰的身边,红着脸,怯生生的,可是却说着体贴的话,阿兰不由诧异地看了燕宁一眼。

她一向都知道燕宁是个怯懦的性子。

可是如今燕宁依旧看起来怯生生的,却仿佛多了几分勇气。

“好。”二太太抬手喝茶,掩住了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

“母亲,您来做什么?不是又来骂我的吧?”

“二舅母别骂阿兰表姐。”燕宁不知道阿兰为什么会挨骂,可是却觉得阿兰什么都是好的,怎么还可以挨骂呢?

“不骂她?不骂她她就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什么是危险!带着妹妹去湖边那么危险的地方,害得妹妹病成那样,我没有罚她去跪着就已经不错了。”二太太提起这个就有气,天寒地冻的湖边谁不知道万一滑一下有多么危险,阿兰却只是为了显摆几条锦鲤就把湖面全都给砸开,明明燕宁胆小,都没过去,偏偏她却不顾燕宁的害怕拉着她去了湖边。

既然去了湖边,就该好好儿地看顾妹妹,可是阿兰竟然叫姜嬛那么一个黑心的丫头站在燕宁的身边。

这是怎么做姐姐的?

二太太不骂阿兰都觉得心里十分恼火。

“二舅母……是因为这件事骂阿兰表姐么?”

燕宁听住了。

她怔怔地看着脸色越发冰冷的二舅母。

她上一世的时候,畏惧二舅母,因此都没有与她这样说话,甚至不敢接近,因此都不知道,原来二舅母没有怪她连累了阿兰。

然而二舅母是在责怪阿兰连累了她。

“二舅母,和阿兰表姐没关系,您别骂表姐。都是,都是……都是姜嬛的错。”燕宁这才发现,原来上一世,因为她的不敢面对,还曾经有这么许多的误会。

她一下子红了眼眶,在二太太诧异的目光里呜咽着,也顾不得一向对二太太的畏惧,扑到了她的怀里,把自己的脸用力地埋进她的怀里哽咽地说道,“二舅母,都是我不好。我总是……”她总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然后错过了多少长辈对自己的爱啊。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怕了?”二太太坐在椅子里,一个软软的小姑娘迎面扑进自己的怀里,她坐在椅子里动弹不得,半晌,才缓缓地扶住了哭得哽咽的燕宁的肩膀。

“我知道了。既然你求情,那我就不骂她。不过她是做姐姐的人,日后更要好好照看你才行。”二夫人一向冷淡,因此从前只见过燕宁软软地在理国公夫人的怀里撒娇。她那个时候只不过是远远地看着,哪里有如今这样软软的小身子就在怀里的时候。她虽然脸色依旧淡淡的,不过声音却柔和了下来,拍着燕宁单薄的肩膀低声说道,“可见你这一次是真的害怕了。”

怕到对她都变得十分亲近,可见姜嬛是真的把燕宁吓坏了。

“表姐对我已经足够好了。她是个好姐姐。二舅母,以后我和表姐互相照顾,不会叫二舅母担心的。”燕宁觉得只叫阿兰照顾自己,对阿兰多么不公平啊。

她也想好好照顾阿兰。

“这是你们姐妹的事。你们自己做主就是。”二太太听着怀里哭唧唧的声音,手足无措,又恐推开燕宁碎了燕宁那可怜的小自尊,因此只能抱着她的肩膀缓缓地说道,“不过日后不许与姜嬛接触。她的性子……”

她自然是知道理国公这个外室女的,当年理国公跟楚氏是怎么回事,她全都亲眼见到,事到如今还觉得恶心。她本就是清高,见不得龌龊的性子,因此当理国公与楚氏干出那种恶心事之后,她对理国公这个大伯都毫不理睬了。

如今,叫孩子们不去理睬姜嬛,二太太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可以。

“二舅母放心。以后我离她远远儿的。”

“那你们小姐妹自己随意吧。如果想要吃什么,要用什么,就去问下头的人去要。我去看看你大舅母。”二夫人寻了一个理由,好不容易叫身上的小八爪鱼抹着眼泪放开自己,她松了一口气,虽然有些突然,然而却觉得被燕宁这样亲近的感觉不坏,只专注地看着阿兰说道,“不许拉着阿宁去外头吹风。”

她叮嘱了一句,这才要去见理国公夫人,倒是阿兰急忙拿了刚刚的帖子说道,“母亲,泰安侯府的大姑娘给我下了帖子。刚刚儿我与阿宁还在说,这有些不寻常。泰安侯府与咱们家是不是少有往来?”

泰安侯府出了楚氏这么一个女儿,理国公府老太太又将楚氏拒之门外,泰安侯府怎么可能与理国公府亲近。

这么多年不亲近,突然又来了帖子,这不是很奇怪么?

果然,二太太站住了,拿了阿兰递给自己的帖子,沉吟半晌淡淡地说道,“这件事不是你们晚辈插手的事。你们不必管。”

她拿了帖子就走了。

见她走了,阿兰这才松了一口气。

二太太显然不是慈母,虽然疼爱她,可是对她也十分严厉,因此阿兰在二太太勉强一向都十分乖巧懂事,不敢作乱的。

“你说,泰安侯府大姑娘给我下帖子是想做什么?拉拢我们二房?”她对燕宁八卦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上一世,燕宁可不知道泰安侯府给阿兰下过帖子。

不过之后泰安侯府的确频频上门求见老太太,当初老太太动了怒,与泰安侯夫人之间还有些龃龉。

她老老实实地说了,突然就想到上一世老太太为什么跟泰安侯府有过几次的争执。

上一世再过一段时间,快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泰安侯夫人是来求见过老太太,想要为楚氏求情。

姜暖大了,已经是要嫁人的年纪,可是一个外室女很不好说亲,因此泰安侯夫人想求老太太把楚氏母女给接回国公府。

老太太怎么可能答应。

姜嬛进府一出手就把燕宁往冬天的湖里推,这种性子回了国公府,这国公府里的姑娘们还不都得叫姜嬛给害死?

而且放楚氏进门,那又把理国公夫人置于何地?

虽是儿媳,可老太太是把理国公夫人当女儿待的。

她一口拒绝,泰安侯夫人失望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