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独家宠爱 时星草 > 阮秋x纪然

阮秋x纪然

小说:

独家宠爱

作者:

时星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01

浏♂览♂器♂搜索

\(书名\).+?\{完♂本,神,立占♂\} 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脱粉自然是不脱了的。甚至于还能再有点好感。晚饭聚餐结束后, 阮秋和其他人一样,打算一起回去。

她刚要走,赵景澄从一侧跑了出来, 看着她:“阮秋姐, 感觉怎么样了?”阮秋摆摆手:“(挺ting)好的。”赵景澄好笑看她:“真的假的?”“当然是真的。”

阮秋无语道:“我难不成还跟你开玩笑?”她感慨了声:“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赵景澄看她这样,点了点头:“那我们去下一场了。”

他们还有下一场是ktv的。不少人不打算去, 所以要先回酒店了。阮秋把赵景澄和其他人打发走后, 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xué),慢吞吞地往酒店走去。

路过小商店时候,还不忘记进去买瓶酸(奶nǎi)。等她叼着酸(奶nǎi)瓶出来时候,一侧站了个人。

阮秋一愣, 看着面前男人:“……你怎么在这儿?”纪然垂眸看了她半晌, 顿了顿问:“味道如何?”“啊?”纪然倏然一笑:“酸(奶nǎi)好喝?”

阮秋愣了下,点了点头:“啊……还行啊。”纪然:“嗯。”他刚想要往里面走,阮秋便机灵的反应了过来:“你想要喝?”“嗯。”

阮秋顿了顿,想着他刚刚那一番举动:“那我请你吧。”纪然没拦着, 让阮秋进了店买了一瓶一摸一样的酸(奶nǎi)出来,尝了一口后,阮秋眼睛亮亮地望着他, 笑着问:“好喝吗?”

纪然:“……”他点了点头:“还不错。”其实不好喝。

纪然不(爱ài)吃这类东西,特别是酸的, 他基本上无(爱ài)。闻言,阮秋挑了挑眉, 毫不客气戳穿他:“纪老师,不喜欢就别勉强, 你这表(情qing)一看就是不喜欢。”

她说着,还不忘记碎碎念:“再说了, 你本(身shēn)也不喜欢这玩意。”这一下,纪然笑了。

他侧目看着阮秋:“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这玩意?”阮秋当下也不知道是真喝多了脑子有点懵还是怎么回事,脱口而出说:“你不喜欢酸的东西啊。”

话音一落,两人都静下来了。纪然似笑非笑看着她。阮秋心虚摸了摸鼻尖,抬头看向别处。

安静了好一会后,纪然刚想要打破这个尴尬氛围,阮秋便眼睛弯弯地笑了起来,跟小狐狸一样。她叹了口气,举着手道:“算了,我得承认,纪老师我是你粉丝,我们之前其实见过。”

说完后,她等着纪然回答。还以为纪然会说什么别的内容,结果得到的是――纪然很淡定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什么?”纪然侧目看她,莞尔一笑说:“我说我知道。”阮秋噎住,一口酸(奶nǎi)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跟卡住了一样。

她瞪大眼看着纪然,错愕不已:“你知道什么?”纪然:“你问粉丝还是之前见过?”他笑了笑:“我都知道。”阮秋:“…………”

她脸瞬间就红了,羞窘不已。所以纪然早就认出她了,也记得她,结果就她一个人傻乎乎生气,以为人不记得自己,然后自己也装不认识他?!

阮秋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白表演了,自己装不认识纪然的样子,在他眼里该不会就是一个笑话吧?一想到这,阮秋就有点心梗。

纪然不知道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还是怎么回事,压着声音说了句:“还饿吗?”阮秋:“……我是猪吗?”纪然噎住。

阮秋也意识到自己冲动了,抿了抿唇道:“不饿了。”纪然:“嗯。”

他看了阮秋一会,淡淡说:“我以为你(挺ting)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认识的。”“我哪有。”……

两人就这么无声对看了半晌,到最后没忍住笑了出来。纪然问:“打平吗?”阮秋瞥了他眼,没说话。

“要不,再送你一个特别版的签名照?”阮秋慢慢地瞪大眼看着他:“你说什么?”

纪然坦((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模样:“你那天和那个小男生吃饭,我和经纪人在隔壁。”阮秋:“……”到最后,阮秋不得不为自己的智商买单。

她“嗯”了声,佯装不(情qing)愿模样:“那行吧,就纪老师的特别版签名。”说完,阮秋连忙补充了一句:“要多一点才行,一张不够。”纪然低低一笑,这会心(情qing)还(挺ting)不错的。

“好。”那一天晚上,阮秋拿到了纪然好几张不一样的签名照,而且每一张上面,都有to签,这简直是让阮秋喜欢到(爱ài)不释手。

也就这样,阮秋和纪然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偶尔时候,两人还能凑在一起偷偷摸摸吃个宵夜什么的。

*乐柠和季初初听着这两人变化,哭笑不得。季初初问:“所以你们(爱ài)豆和粉丝就这么友好的相处下来了?”阮秋:“怎么啦,不可以吗?”

乐柠:“也不是说不可以,就是有点儿惊讶吧,一般人(爱ài)豆和粉丝相处不了这么融洽。”阮秋:“……那可能是因为我漂亮?”

季初初扑哧一笑:“虽然我承认你是漂亮,但纪然见过的漂亮美女很多吧?”说完,她突然停住了。

“等等!”她看着阮秋:“你说你和纪然经常一起吃饭,你现在对他还是很喜欢?”阮秋愣了下,突然觉得这问话好像没什么毛病,她点了点头:“是啊。”乐柠和季初初瞬间沉默了下来。

“有什么问题吗?”乐柠摸着下巴道:“问题是不大。”季初初:“我就知道我直觉很准。”

“什么直觉?”“你喜欢纪然。”两人异口同声说。

她们对阮秋太了解了,阮秋这么多年以来,(身shēn)边的男(性xing)并不多,唯一能相处好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也都是因为别的原因才能相处好。像纪然这种最开始崇拜,然后现实里还能相处好,还能时时刻刻被阮秋挂在嘴里夸的,也就这么一个。

其实季初初之前就觉得不太对劲,但阮秋不承认,两人也找不出更多线索,她说不是就不是,两人也不多言。但现在……察觉出问题的不仅仅是季初初一个人了,还有乐柠。

阮秋被两人看着,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心虚了。她反驳着:“我哪有?”

她说:“我之所以对纪然好,给纪然买礼物,那是因为那件事(情qing)啊。”话音落下后,两人关心的不是那件事(情qing),而是――礼物。“你还给纪然买了礼物?”

季初初瞪大眼:“你连陆嘉修和胡逸他们生(日ri)的时候,你都只是送红包的。你现在为了纪然竟然去选礼物了?”阮秋很懒。

不过不是那种懒,她就是对于人际交往很不喜欢,也不(爱ài)跟人打交道什么的,但职业原因,偶尔也还是需要,所以会有迫不得己时候。但阮秋最最最不喜欢的一件事(情qing),必然是送礼物。

高中时候,大家生(日ri)什么的,班里同学都会想着送礼物,特别是玩的好的,肯定会精心准备礼物表示自己心意。阮秋倒是好,第一年和季初初以及乐柠认识时候,她给两人一个大红包。

那会两人还觉得阮秋不重视她们,哪有人送红包的,这不收不是,收也不是。到后来胡逸他们生(日ri),阮秋也送红包,第二年经过乐柠和季初初吐槽后,阮秋开始给两人选礼物,但其他人想也别想,她连对自己家里人,都是只送钱不送礼物的。

这习惯这么多年,完全没办法改了。好在乐柠和季初初也了解她,对这样的举动习以为常。偶尔自己生(日ri)收到了红包,也很淡定收下。

用阮秋的话说,我能用钱解决的事(情qing),我不想去店里选,有时候买的还不一定是人喜欢的。除了乐柠和季初初,偶尔会让她花大心思去买礼物,其他人都没有过。

这会,竟然还能给纪然送礼物,实在是太让人觉得惊讶了。让季初初和乐柠不得不怀疑她对纪然的态度。“你送什么了?”“在哪儿买的?”阮秋:“……”

一时间,她也怀疑了一下自己,莫非对纪然真的别有用心吗?可她上次真的是无意识去买的,没有其他别的意思。

阮秋瞅着两人表(情qing),摆了摆手:“你们想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真的?”“嗯。”这话答应着有点心虚。

阮秋沉默了会,岔开了话题:“对了,你们圣诞节打算怎么过啊?”乐柠:“不知道呢。”阮秋:“哎,我要在剧组。”乐柠哭笑不得:“到时候去看你。”“好。”

挂了视频后,阮秋洗漱休息,但一闭上眼,面前全是季初初和乐柠说的那番话。她睁开眼,想把那些东西从面前挥散开,但发现很难。片刻后,阮秋再闭上眼睛,面前出现的是熟悉的人了。

是纪然。这一晚上,阮秋梦到了无数次的纪然,差点没把她给弄崩溃了。第二天早上,阮秋又再电梯里遇到了纪然。

这一回,两人都是熟悉关系,她要装没看见也不太可能。只是……一想到那些梦,阮秋就觉得脸(热rè),脖子(热rè)……更更重要的是,纪然今天穿的衣服……阮秋看了一眼,目瞪口呆。

纪然顺着她视线看着自己,扬了扬眉:“怎么?我今天造型独特?”阮秋呆若木鸡的点了点头:“非常独特,你自己觉得呢?”纪然一笑:“应该也还好?”

他说:“古装剧,这衣服有点难穿,我昨晚拿回来试了下,今天索(性xing)这样穿着过去了,还行吗?”阮秋吞咽了下口水,默默挪开眼。

她真的要有别的想法了,你说行还是不行。纪然瞅着她神色,还有点惊讶。“阮秋?”他喊了声。

阮秋回神,含糊不清道:“嗯,还可以吧。”阮秋低头,露出了红了的耳尖。纪然低头一看,突然明白了点什么。

他笑了笑,无声勾了下嘴角:“那就好。”电梯里的时间不长,可就是那么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阮秋感觉跟过了一个世纪一样。

等出了电梯后,她等不及跟以前一样和纪然打招呼离开,连忙跑了。等人跑远后,纪然眼里闪过一丝笑。经纪人瞅着他表(情qing),突然有了不太好的猜想。

“你干什么这样笑?”纪然:“哪样笑?”经纪人问:“你不觉得你对阮秋这个编剧,好的有点特别吗?”

纪然:“是吗?”他一点也不心虚,反而是很淡定的回应。经纪人(欲yu)言又止了半晌,最后放弃:“你自己心里清楚。”纪然淡淡一笑:“(挺ting)清楚的。”

他眯了眯眼看着那跑走的背影,无声一笑。过后的几天,阮秋都有点躲着纪然的意思,以前总在电梯上偶遇,这会也不偶遇了。

一眨眼,到了圣诞节这天。即便是剧组,也有圣诞节的氛围存在,阮秋看着周围高兴的工作人员,自己也忍不住乐了起来。

“阮秋姐,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去吃饭?”阮秋刚想要回答,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纪然发来的消息。

纪然:【晚上要加班吗?】阮秋:【应该不用吧,怎么啦?】纪然:【一起吃饭?】

阮秋愣了下,还没来得及回应,一侧的工作人员又在问:“阮秋姐,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听说这附近有个很大摩天轮,我们打算一起去呢?”阮秋走了下神,手机再次一震。

她低头看完,摇了摇头:“不去了,我还有点事,你们去吧。”“好。”

*晚上,阮秋因为一个改戏耽误了,原本五点就能走,硬生生被拖到了七点。她刚从剧组跑出来,便看到了不远处停着的黑色轿车。

阮秋心虚地跑了过去,刚想要打开后驾驶座位置,便看到了前面的男人。她一愣,纪然看她:“坐前面来。”“……哦。”

阮秋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她抿了抿唇,扣着安全带:“今天……你经纪人不跟着你吗?”

纪然挑眉:“经纪人?”“对啊。”纪然狐疑看她几秒,笑了:“我跟你去吃饭,经纪人为什么要跟着?”

阮秋:“……”这个问题,她也(挺ting)想知道的。纪然笑了声:“他也有自己的饭要吃,不跟着。”“那我们去哪儿吃饭?”阮秋快速的岔开话题。

纪然沉思了几秒,看着手机说:“这个点,很多店应该都预约满了。”他转头看着阮秋:“你想吃什么?”“我都行。”纪然点了点头:“那吃简陋一点?”

“啊?”阮秋没想到纪然说的简陋,是真的简陋,完全不是大餐。纪然把车开到了一个游玩的地方,晚上这边人(挺ting)多的,她抬头一看,还看到了工作人员说的那个……摩天轮。

巨大的摩天轮,在郊区的位置。阮秋眨了眨眼,还没来得及反应,纪然已经下车了。“走吧,到这里吃路边摊。”

阮秋哽了下。她点了点头,心里某种感觉更是呼之(欲yu)出了。纪然买了票进去,里面只有快餐什么的,还有很多小吃。

阮秋对吃的要求还好,不是特别高,进去后就更想玩了,她在剧组待了这么多天,这会完全想要放飞一下自己。

“想去玩?”“想啊。”阮秋看他:“你饿了?”纪然:“吃一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去吧。”他说:“我买了最后一班摩天轮的票,你恐高吗?”

阮秋稍稍一顿,开玩笑说:“纪老师,你票都买了才问我恐高,是不是稍微晚了点啊?”纪然一点也不心虚,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坦然以对:“万一你恐高不想去,那就不去,就是浪费两张票。”阮秋:“……”她问:“我不去你也可以去的。”

纪然沉默了几秒,低头看着她:“什么?”他没忍住,伸手敲了下阮秋脑袋:“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阮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还没想出答案,纪然已经转(身shēn)往另一边去了。买了一点小零食吃。

虽然纪然伪装的不错,但也怕有万一,两人去了人少的地方吃完,这才开始了夜间游乐场的快乐。圣诞节人是真的多,摩天轮一直都会开放到晚上十二点,是最后一班。

愿意熬到那个时间点的人也不少。阮秋和纪然一晚上都没再提起某个话题,等到十二点时候,两人上了摩天轮。

上去后,纪然看她:“感觉怎么样?”“(挺ting)好的。”阮秋笑着说:“我之前跟乐柠和季初初坐过。”

“嗯。”纪然问:“感觉一样吗?”阮秋看着纪然,笑了笑问:“纪老师这话,是想要我说一样呢还是不一样?”

纪然坦((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看你。”阮秋瞅着他半晌,转头看着窗外。摩天轮越来越高,出现在面前的夜景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漂亮,到高处时候,能俯瞰整座城市。

夜晚的灯亮着,万家灯火照着,尤为的漂亮。快要到最高点的时候,纪然突然说了句:“听说在最高处许愿,是能实现的。”阮秋一愣:“好像是。”

纪然问:“你说我要是在最高处跟我喜欢的人表白,我喜欢的女孩会答应吗?”阮秋抬头看向他。

纪然和她对视,眼睛里的(情qing)绪好像跑出来了一样,直白又炙(热rè),比之前她见到的任何一次,都要直白。如果说前几天只是百分之二三十的猜测,下午时候到了百分之五十,上来时候到百分之七十,那么现在,阮秋有百分之百确定了。纪然喜欢她。对她有意思。

她愣了下,错愕的看着纪然:“……你……”纪然偏头一笑,弯了弯唇说:“答应吗?”阮秋:“……你怎么会……”

“喜欢你?”纪然笑了笑:“很难相信吗?”阮秋:“很难。”

纪然一笑:“我觉得不难。”他说:“原本还想等等的,但我觉得气氛不错,想提前说了。”他直勾勾看着阮秋:“要考虑一下我吗?”

阮秋绝对不可能第一时间拒绝纪然,当下,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眼前暗了一点,脑海里再次出现了那些梦里画面。

阮秋脑一(热rè),脱口而出说:“……嗯。”“嗯是什么意思?”阮秋红着脸看其他地方,低声道:“考虑。”纪然笑了:“好。”

等两人从摩天轮下来时候,阮秋看了眼自己被人牵住的手,还(挺ting)想提醒纪然的。我只是考虑,你为什么就牵我手了。但太温暖了,她舍不得说,也舍不得甩开。

到了车里后,两人瞬间都有点尴尬。纪然把她手放开,说了句:“有点(热rè)。”“啊?”

纪然笑了笑,低声说:“我说,第一次牵人手这么紧张,我手心出汗了。没感觉到吗?”阮秋:“……”

在某个程度上,纪然是真的会撩妹。阮秋觉得自己已经要被他给撩**,溃不成军那种。什么紧张什么出汗,什么没感觉到吗,这全部都在犯规。

“我才不信。”她弯了弯嘴角说:“纪老师牵了那么多女艺人的手,现在说紧张了?”纪然:“嗯,毕竟那些都只是工作。”阮秋:“……”不得不说,阮秋开心了。

成年人之间,有些东西该计较的计较,不该计较的别计较。纪然工作如此,阮秋还是(挺ting)能理解的。两人回到酒店时候,已经凌晨了。下车时候,纪然还不知道从哪儿拿了一束花和礼物出来送给她。阮秋错愕不已:“……你之前就准备了?”

“嗯。”“那要是我说不考虑呢?”纪然笑:“那就拿回家自己养着。”阮秋笑:“谢谢。”

两人出电梯时候,纪然看她几秒,说了句:“希望不会等太久。”阮秋:“……”

那天之后,两人之间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存在,似有似无的,偶尔撩拨着人变得激动又(热rè)血。阮秋没直接给纪然答案。

元旦这天,两人本来打算要一起吃饭的,阮秋也想好了要给答案,结果被其他事(情qing)给耽误了。等散场时候,这一晚上已经要过去了。

阮秋喝了点酒,是剧组的聚会,完全拒绝不了。但她没想到,自己房门口会站着一个人。

两人对视一眼,阮秋那醉醺醺的脑子清醒了过来:“……纪老师,你几点过来的?”纪然拿过她房卡,把房门打开。“刚刚,喝了多少?”

阮秋:“一点点吧,他们一直给我灌酒。”纪然低低一笑:“毕竟是阮编,大家都想要讨好你。”阮秋:“别吧,大家都恨我,把他们的戏份一减再减。”

纪然笑了下。两人进了房间。纪然看她:“给你煮个醒酒茶,你去洗漱一下。”“嗯。”阮秋没在意。

等洗漱出来时候,纪然已经把醒酒茶给煮好了。阮秋看着他这模样,突然有点好奇:“纪然。”纪然回头看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纪然:“问什么?”

那个问题,阮秋到现在也想不通。她这会也是借着酒疯在壮胆:“你为什么……会看上我?”纪然轻笑了声:“想知道?”“嗯。”纪然沉思了会,“不知道。”

他自己也找不到答案,明明……比她漂亮的也有很多,但好像从第一眼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周队长的学妹。她第一眼看到自己时候眼睛里的心疼,还有那些(情qing)绪,到现在还清楚的出现在纪然眼前。再到后来,剧组的装不认识,和那些相处。

纪然对阮秋不是一见钟(情qing),但他得承认,从第一眼开始,他就对阮秋有了记忆。可要说什么时候喜欢上的,说不上来,也说不出到底喜欢什么,就是想跟这个人在一起,想对她好一点,想在她喝醉酒时候,给她煮醒酒茶。……

阮秋愣了下,把纪然煮好的醒酒茶喝完,坐在他对面笑了笑说:“好巧。”她说:“我也不知道原因,但好像……就(挺ting)想和你在一起的。”想陪你走未来的路。

两人隔着一个小桌子无声对视着,蓦地,纪然起(身shēn),走到了阮秋一侧。阮秋仰头一笑,主动的坐了上去。

她伸出手,看着纪然:“恭喜你啊,新年有了一个女朋友。”纪然低头,倏然一笑说:“谢谢你实现我新年愿望。”

♂最新章节前往♂.+?\{完?本/神?立占♂\}♂输\入\网\址:.{\}

/♂

还在找"独家宠爱"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