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沙海)好方,我身边的人包括情缘缘全是罪犯怎么办 锦花钰汐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小说:

(沙海)好方,我身边的人包括情缘缘全是罪犯怎么办

作者:

锦花钰汐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1

胖子喊声还未落下,仿佛为了应景,黑暗之中,陡而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听着就非常的渗人。

我这人吧,有时候比较犯傻,简单来说就是好奇心太重,这种关头不想着跑路,反而傻乎乎的提着手电筒,往黑暗里照了下。

入眼所及之处,也不知道多少虫子一路追到了这里。

大家终于意识到严重性,呼啦一下四散开,虫子爬行时的嘶嘶声在此时竟是有种死神降临的前兆。

人一慌,就容易出乱子,死亡之虫步步紧逼,我慌乱之中想不到更好的反击方式,只能不断的后退。

“快点,千万别掉队。”胖子扯着嗓子嚷嚷,他回过头,看我瓜兮兮不知所措的模样暗骂一声,将我后衣领子拽手里撒腿就跑。

“新蛋子就是新蛋子,不想着逃还发呆?梁静茹给你的勇气?”

胖子叭叭的骂着我,我几度张口却又闭上了。

我怂,我认怂。

他跑的太快,我有点跟不上节奏,身子踉踉跄跄的,好几次差点摔地上。

我忍无可忍的踢了他一脚,“胖叔,能不能好好带路,你故意的吧。”

“胡说什么呢,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胖子咳嗽一句,然后摆摆手示意我闭嘴,表示不想和我对话。

我白他一眼苦着脸说,“胖叔,这样的场面在你们看来属于危险的还是不危险的?”

“这点阵仗就把你吓住那也忒胆小了,我出生那会算过命,算命的先生跟我说,我是天赦入命,懂啥意思不,逢凶化吉,百无禁忌,我胖叔动动小指头就能搞定,安啦,安啦!”

胖子撇着我,那眼神里似乎满是不屑,我这暴脾气没惯着他。

“吹牛谁不会,上下嘴皮子一碰哪个管你是真是假,既然你这么厉害,那就去搞定。”

胖子被我一奚落,脸色一僵,得意的表情维持不下去了,“诶我说大侄女你怎么回事,就知道拆胖叔台是吧,你叔我在道上也算声名赫赫,起码给点尊重好不好。”

我顺坡损他,“胖叔这体重本来就超出人类极限,再给一点直接拉去屠宰场待宰了。”

胖子噎的一个词吐不出来,只知道拿小眼睛瞪我。

见虫子没追上来,我恍惚发现这里已经不是之前待的地方,在狼牙手电筒的灯光照射之下,墓墙上的壁画内容明显完全变样,左右两侧,摆着两尊狻猊像,往前十几米,尽头处则被大石块堵住。

我目测那石头目测约有五吨重,不用挖机根本挪不动。

一个伙计凑上前来,观察了几眼自信的说道,“这儿是后殿,过去或许就到主墓室了。”

胖子性子躁,搓着手催他,“咱们到这来不就是为了冥器吗,愣着干嘛,直接砸啊。”

“慢着,”耳麦里解雨臣声音有些拔高,“这里的地宫通常都布满了陷阱,你让胖子别胡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惊出一头冷汗,幸好男神提醒的早,我拦住胖子,他满脸不耐道,“花儿爷总是那么喜欢泼人冷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问问他有没有好办法,我可是夸下海口的,如果空着手回去,我在天真面前头都抬不起来。”

胖子的言语惹得我异常烦闷,这家伙怎么就做不是人做的事情。

无奈我只好当一回传声筒,那边解雨臣沉思了半响,极其认真的跟我解释。

“唐墓的结构普遍由长斜坡墓道,过洞,天井,封门,甬道,墓室分组成,当时贵族官僚的大墓,都是采用斜坡式的墓道。包括一段很长的隧道,隧道顶部开天井,两壁设龕,唐墓还有一个很特别之处,找不到着力点,任凭外力百般施为也是做白工,黄巢,温涛都证明过唐墓的难挖,眼前的高仙芝墓虽然不如乾陵那样雄厚,但也不可小嘘,你们找找看,附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大家呼啦一下各自散开,我随意瞟了两眼,便把目光落在两尊狻猊身上。

狻猊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龙生九子之一,其形如狮,喜烟好坐。

古**载狻猊是与狮子同类能食虎豹的猛兽,亦是威武百兽率从之意,常出现在中国宫殿建筑,佛教佛像,瓷器香炉上。

但是我眼前的狻猊非常古怪。

面部表情不是传统形象的严肃凛然,而是双眼微眯,弯着些许弧度。

眼尾的地方还微微上挑,充斥着凌冽的杀气。

石像的嘴是笑着的,嘴角两边上翘的弧度非常大。

像是要直接裂到耳朵根,一看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稍微胆小的人直接被那诡异的笑脸石像吓得倒抽一口凉气。

盯得久了居然会有一种寒意从脚底窜起。

这种形式的镇墓兽实在不像唐朝的风格。

我匆匆瞥了眼,感觉左边的狻猊有些不对劲,就拉了拉胖子,胖子二话不说走上前伸着手在其嘴里试探般的摸了两下。

我心神一凛,默默的向后退去,果不其然,机关被胖子触到,地面便开始摇动起来,震感过去之后,我打眼望去,那狻猊中间出现一道向下而行的石阶,远一光线便被吞噬了,幽深的像是通往冥界的黄泉路。

解雨臣突然淡淡的开口,“这周围的墙壁上似乎涂了一层吸光性材料,所以光线没办法照出很远。”

那语气听起来平静无波,我却心头打鼓,慌的手心出汗,情况不明,贸然闯进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我看向胖子,发现他的表情与我如出一辙的为难,“胖叔你是领队的,拿个主意呗。”

我一开口其他人也看着胖子,“胖爷这里你最大,你就拿个主意吧!我们都听你的。”

胖子被迫赶鸭子上架,也不惧,大大咧咧道,“我就不信这么多好手还会全折了,爷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咱们下去看看。”

他一挥手,一马当先的下了石阶。

见大伙全是满脸警惕的样子,我叹了口气,这样不行啊,精神绷着,早晚会出事的。

胖子见怪不怪,轻拍我后背一下,算作鼓励,随即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宫殿,一进入到里面,就有一股水汽扑面而来。

宫殿的地面是由巨大的石块砌成的,那装饰看上去十分的大气,周边立着八根粗大的柱子,上面雕着道家的符纂花纹。

我看了一下就分辨出那是道家咒术中最为歹毒的七星阵魂钉。

北斗七颗星,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

这就相当于布下一个小型的**阵,游魂一旦迷失其中,任有天大的本事,也会被困在原地寸步难行,长此以往,灵魂会越来越虚弱,直到天地间再也找不到一丝存在的痕迹阵法才会终止。

但这般做法违背了阴阳两道的正常秩序,是会折阳寿的也不知哪个倒霉蛋,替唐玄宗趟了雷。

我忧虑的是高仙芝生前死得冤枉,死后尸身也得不到安置,必然怨气冲天,极易诈尸。

那可是上千年的僵尸啊,我们几个活人给对方塞牙缝都不够。

我怀揣着满腹心事,觉得前方似乎危机重重,看不到半点光明。

台阶并不是很长,几分钟就走到头了,但是因为青砖长满了青苔,下脚总得要十分的小心。

水面上飘着一具古棺,起起伏伏的像无根浮萍,棺材上刻着道家咒语,有些我认识,有些不认识。

胖子挥舞着手为高仙芝愤愤不平,“操,老扒灰脑子果然有问题,埋人哪有这样埋的,明显的让人不得超生,我算是长见识了,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

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胖子装逼,没想到他话至一半,来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弯,“老扒灰心胸不宽广,棒子将军给他干活不落好,真是太不公了,但是你放心,我们带着伟大的革.命理想来了,拯救万民于水火是中华好儿女的责任,看在你也为广大劳苦群众效力的份上,出去后我一定给你找块风水宝地,鲁迅先生说过,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所以该安息的安息,该报仇的报仇,毕竟冤有头债有主,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报酬我也不要多,就拿几件冥器当辛苦费。”

我快被胖子侃晕了,这哪跟哪呀,那是鲁迅说的吗,别什么都推给他老人家。

红萝卜加大棒政策胖子玩的溜溜的,就是不知道高仙芝泉下有知会不会气活过来。

胖子很没诚意的双手合十拜了拜就单方面拍板对方已经同意他的条件了。

我扫了一眼众人脸色,一个个的笑的很勉强,表情十分不自然,便嗤笑一声,“胖叔你这战前动员工作起了反效果,还不如不说呢。”

胖子打开包掏出一根蜡烛递给我,“你懂个叭叭,我这叫事先打预防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个准备起码镇得住场子,把蜡烛点上,斗里的规矩不能少。”

好嘛,那张嘴真犀利,理都在他那边,我懒得怼他,用打火机点燃蜡烛,放到东南角。

一见到棺椁,胖子反而不那么迫切了。

我看他把背包往地上一甩,就拉开瞅了瞅,里面居然都是各种倒斗必备工具。

这装备可真齐全,胖子见我一脸敬佩的神情,得意的挑挑眉,“你胖叔我能闯出偌大的名头,不是靠吹牛的。”

我配合的竖起大拇指,胖子招呼上其他伙计开棺。

“胖爷不劳您大驾,还是哥几个去吧。”一个伙计很有眼力见的拍着马屁,胖子受用的拍拍他肩膀,口里说着截然相反的话。

“你这彩虹屁拍的很到位,但是倒斗是细致活,还得胖爷我亲自上阵。”

那伙计讪讪的退了下来,胖子掏出飞虎爪,趟着水猛然发力将棺椁勾到身前。

其他人不闲着,纷纷搭手,看他们满脸通红的神情棺椁应该有些分量,我窝在岸上,一眨不眨的盯着。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棺上的漂浮物清理干净,那材质居然是金丝楠木的,简直了,我看的咋舌不止,唐朝皇室真有钱。

在古代,墓葬制度中存在着严格的阶级和等级的差别。

统治阶级陵墓有着十分宏大的规模,椁是盛放棺木的"宫室",即棺外的套棺,将砍伐整齐的大木枋子或厚板用榫卯构成一个扁平的大套箱,下有底盘,上有大盖,在椁内分成数格,正中放棺,两旁和上下围绕着几个方格,称之为厢,分别安放随葬品。

自古以来,从汉到隋、唐、宋、元、明、清各代,砖石砌筑的墓室和地宫一直在不断发展。

在北方也有利用土层厚,粘性强,质地均一和降水少的特点,开凿成土洞土宫,如西安乾陵的陪葬墓,永秦公主、章怀太子和懿德太子墓,唐僖宗靖陵地宫。

我们面前的棺椁便是典型的唐墓形式,天青黛色,即古朴又典雅,漂亮的仿佛故宫殿脊上的飞檐,隔了千年时光,依然鲜明如初。

我们各自戴好防毒面具,毛巾打湿围在脖子上,这样做是防止呼吸到棺材中的不明气体。

准备妥当后胖子搓搓手,嘿嘿笑着,“祖师爷爷保佑要有值钱的宝贝,胖爷还等着攥钱娶媳妇。”

我噗嗤一声乐出声了,解雨臣的嗓音似乎亦透着哭笑不得,“这胖子真是个活宝,走哪贫哪。”

“有他调节气氛,不挺好的。”我难得为胖子说好话,解雨臣轻轻叹息,我从中听出一点萧索的味道,正想再问,变故横生,棺材忽然无缘无故的剧烈抖动起来,随后从缝隙里涌出一缕缕黑色的气体。

胖子反应最快,高声喊道,“是尸变,快躲开。”

话音刚落,棺材盖被一股巨力掀飞砸落在那献殷勤的伙计身上,溅起的水花淋了我满头满脸,我顾不得擦,随着一道人影从中立了起来,大家都不淡定了。

“跑啊!”

也不知是谁大吼一声,现场顿时纷乱开来。

“吼——”高仙芝身姿笔挺,依稀还能看到往日的容貌,双目血一样的红,戴着紫金的发冠,穿着锦绣紫袍的凶纹殓服,腰围嵌玉金带,此刻正站在棺木里如帝王出巡般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生,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令我想到一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位大唐名将虽是死去经年,可其风采仍然夺目的不可方物,倒是无愧于他高丽战神的称呼。

像胖子似的平时混不吝的人都无力起来,牙疼状的咧着嘴,还有心情吐槽,“出门忘记看黄历,随便接个活都会碰上千年僵尸,活久见系列,有这运气买彩票早他么的中大奖了,天真的影响力依旧恐怖如斯,奶奶的,倒霉孩子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我,“……”这是重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