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不做人了 酒矣 > 不做人的第十四天

不做人的第十四天

小说:

我不做人了

作者:

酒矣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0-20

顾淮被带回到图瑟星的消息,在图瑟高层议会的决策下,第二天就在整个图瑟星上传开了。

其实不只是图瑟星,该说是整个第一军团内部,军团驻扎在其他星球上的虫族士兵因为听见消息,现在一个个都想往图瑟星跑。

就这么短短一天时间,图瑟星的航空港进入前所未有的热闹状态,成群的尤拉战舰先后抵达,巨大的航空港甚至都因此而变得有点拥挤。

虫族这样明显的动向让星际里的许多种族有所注意,虽然没有种族会主动靠近虫族所占据的几个星系,但这却不代表他们不关注虫族的动向。

为什么这么多艘尤拉战舰都不约而同往图瑟星聚集,虫族的第一军团难道是在召集兵力准备和某个种族开战……?

这样的异动让这些明白虫族军队有多可怕的种族不禁疑惑,暗暗提高了几分警惕。

但事实上,这些纷纷赶赴图瑟星的虫族士兵只是迫不及待想去见他们的王而已,他们奔赴到图瑟星,希望能与自家王待在同一片星球的土地上。

“之前记录的影像,请问您是否允许属下在士兵们的终端播放?”参谋长站在顾淮旁边低着头询问,然后又说,“大家都非常想看见您,没有什么比播放影像更快的方法了。”

说到记录影像,顾淮马上想起昨天的事,眼皮跟着跳了跳。

所以他喝奶这画面还要给更多虫族盯着看吗……

但这些虫族士兵是因为知道了他在图瑟星,今天才这样匆忙赶过来,于是顾淮只纠结一秒就点头同意了。

“大家看见影像一定会很高兴的。”参谋长带着点微不可察的笑容弧度说着,这是他新学会不久的表情,用得还不怎么熟练。

第一军团的虫族士兵们很快在自己的终端上接受到这份记录影像,这些虫族士兵都用发亮的眼神注视着出现在影像画面里的、正在进食着的黑发青年。

等把这记录影像看完一遍了,这些虫族士兵马上把这份影像给保存下来,高高兴兴存在自己的个人终端里。

顾淮今天起得挺早,正喝着半杯奶当早餐,顾淮对坐在自己旁边的亚尔维斯说:“我还不知道图瑟星的具体样子,你带我去参观一下?”

即使回到首都星也依然把政务甩给参谋长的银发虫族没有拒绝,他用低沉冷淡的声线道:“你想先去看哪里?”

“都可以吧。”顾淮想了想说。

室外的空气似乎比昨天更冷了些,顾淮在一群塔克虫族的跟随下走出府邸。

顾淮被亚尔维斯带着去参观了几个地方,第一个参观的地方是军部大厦,由于顾淮发现自己待在这里似乎极度影响办公,在军部里的高等虫族们看他一来就陷入无法正常工作的状态,于是他没参观几层就主动说换地点了。

接着还参观了机甲库,顾淮在这里看着这些原本只存在于想象的机甲武器,好几秒没眨眼。

然后因为他的这个举动,他手心里被放过来一块钥匙状的银色金属。

“这是什么?”顾淮这时终于眨眼了,他偏过头问旁边把这枚钥匙塞他手里的银发虫族。

“机甲钮。”亚尔维斯回答,又说,“比你看的这部性能要好。”

又送给他啊。

顾淮很快意会了这一点,他看见旁边的银发虫族此时面无表情,脸上像覆着一层冷霜,只站着也让人感觉傲慢冷漠。

而在这样的冰冷气场下,顾淮的视线又不由自主往上移到了对方蒙着黑色遮挡物的眼睛上。

不同能力阶级的虫族的眼睛颜色不一样,比如以顾淮的观察,他知道了低阶虫族统一是拥有猩红竖瞳,β阶级的虫族眼睛则是琥珀色,而α虫族……

顾淮回想起他昨天在通讯画面里看见的浅金色竖瞳,这时他望着亚尔维斯问:“你的眼睛也跟卡帕莉娅一样是金色的吗?”

似乎没想到顾淮会问这个问题,亚尔维斯对旁边青年微低下头,片刻后才面无表情发出像轻哼声一样的低沉应声:“嗯。”

金色的眼睛……

隔着一层黑色布,顾淮不由得稍微想象了下,但始终觉得自己脑补的不够好看,对方的眼睛应该是比这更漂亮许多的。

“那一定很漂亮。”虽然根本没看见,顾淮弯下眼,还是一点不吝啬地夸人。

刚说出这句话,顾淮就瞥见对方身后的银灰色尾巴忽然动了动,然后他听到亚尔维斯说:“我想看见你。”

这是一个陈述句,从亚尔维斯那平静冷淡的声线很难听出情绪,顾淮因为这句非常直接又猝不及防的话语而愣了下。

而没等顾淮说什么,他又听见亚尔维斯在旁边补充了一句:“你在附近会让我觉得很安静,不解下眼罩的话,应该不会出现失控的情况。”

从这两句话之间的跳跃,顾淮至少是听明白了,他旁边的银发虫族确实表达了想看见他这个想法。

他的存在对对方似乎是有一定的安定作用,但不知道这份安定效果到底能到什么程度,大概因为不想失控伤害他,亚尔维斯才没有摘下眼罩来看他。

“只是解了看一眼再绑上的话,应该也不会怎么样?”顾淮斟酌着说出这句话。

顾淮对亚尔维斯的情绪感知没有对其他虫族这么清晰准确,但他感觉到,对方待在他身边的时候确实没有阿尔杰所说的那种压抑的烦躁和痛苦。

所以顾淮觉得,也许这份安定作用可以让对方正常地去看待这个世界也说不定。

而顾淮刚把话说完,他看见在他旁边表情冷淡的银发虫族抿着嘴角,对方在这时没有说话,保持着沉默安静,顾淮知道这是拒绝了。

等再过了几秒,亚尔维斯才对他说:“我如果失控,就算是不到一秒时间,你也会被我杀死。”

轻易就能掐断的脖颈、轻易就能割伤或刺穿的皮肤和身躯,这份脆弱让从未学习过“保护”的亚尔维斯感到困惑。

这是和战斗破坏截然不同的课题,而前者对亚尔维斯来说显然要困难得多。

顾淮闻言挠了挠脸颊,他明白现在还不是能让对方改变想法的时机,因此干脆转换话题,让亚尔维斯带他去到下一个参观地点。

他们最后是去到图瑟星最高的一处建筑物——瞭望塔上,这座黑色的高塔有一千多米高,顾淮站在塔顶眺望图瑟星,缩小后的景物在他眼里似乎就只剩下三个颜色,黑白灰。

虽然是很有科技感,但显得十分单调而冷沉。

建筑物的颜色都是这三种颜色之一,而从高空俯视也看不见树木花草所描绘的绿意。

“图瑟星上只有塔穆树这一种植物物种吗?”顾淮眺望时不是没看见树林,而是这些树木也都是黑色的,并不能给他眼前的景物增添色彩。

说起来这种塔穆树,顾淮在废弃星球上的时候还见过,就是他去摘果子的时候看见的那种黑漆漆的树。

“图瑟星的土壤环境只有塔穆树才能存活。”亚尔维斯回答。

毕竟这树连在经常下腐蚀性雨的废弃星球都能正常生长,对塔穆树生命力顽强这点,顾淮倒是深有体会。

“那就是没有花了,怪不得一路上都没看见……”顾淮托着自己的下巴,语气带上了点遗憾。

在原世界的时候,顾淮很喜欢在家里养花,因为写剧本有时候也会写得头疼,他就养花修身养性。

“花……?”亚尔维斯缓慢重复了下这个字词,然后问,“花是什么?”

顾淮惊讶地眨了眨眼,他旁边的银发虫族竟然会不知道花是什么:“就是你刚遇见我的时候,我面前不是有一朵白色的……”

说到这里,顾淮匆匆想起来对方看不见这事,于是迅速改口说:“是一种观赏植物,很多看起来都很漂亮。”

“如果图瑟星上也能有花就好了。”顾淮看着远处景物,在自己的想象中弯了弯眼。

如果图瑟星能有花的话,就能多出许多颜色,那这个星球也会变得更加好看吧。

亚尔维斯没说话,他把顾淮说的这些话都记了下来,带顾淮参观完回去府邸以后,他调来了自己的副官。

“在图瑟星附近,有哪一个星球能找到花?”亚尔维斯面无表情地问。

阿尔杰一下没反应过来,不明白自家首领怎么突然要找花。

好在这种问题还是难不倒阿尔杰,他回答说:“最近的话,在隔壁星系的诺姆星应该就能找到了,大多数可居住星球的土壤环境都比图瑟要好。”

“你跟我一起去。”说着,亚尔维斯起身出门。

阿尔杰满脸问号,但首领的命令不能不服从,他只能跟了上去。

乘坐尤拉战舰,从图瑟星到诺姆星只需要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来到这个星球,阿尔杰发现自己的作用完全就是当自家首领的眼睛。

他带亚尔维斯去找到生长着许多花的地方,然后听对方问他:“哪一朵是白色的?”

阿尔杰尽职尽责地开始指。

虽然看不见事物的具体形状和颜色,但副官用手指着哪里,亚尔维斯却能清楚感知,他向对方指着的方向伸出手。

“咔嚓——”

脆弱的花枝在亚尔维斯的手中被彻底折断,一下子就捏碎了,清晰的断裂声让亚尔维斯的动作顿了顿,他面无表情地把这朵被他捏碎的花扔到地上。

阿尔杰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家首领辣手摧花,愣是不明白对方此行的目的。

“还有哪些是白色的?”亚尔维斯再次问旁边的副官。

阿尔杰用同情眼神看了那些白色花一眼,但还是上前去指了。

折断捏碎的行为重复了好几遍,亚尔维斯已经几度收敛控制自己的力量,可是这些花对他来说实在太过脆弱了,他的手就算只是随便一捏也会将之破坏。

等差不多把这一片花全摧折完了,亚尔维斯才终于用他的手指轻轻地成功拿捏住了一朵纯白色的小花。

“回去吧。”亚尔维斯放过了这个地方剩下的那些花。

亚尔维斯回到图瑟星的时候,顾淮正在睡午觉,亚尔维斯拿着他从另一个星球带回来的花走进了青年的房间,因为顾淮正在睡着,他就拿着这朵花安静等在床边。

顾淮午觉睡了一个多小时,当他揉着眼睛睁开眼时,眼睛马上捕捉到一条银灰色的尾巴。

顾淮愣了一下,顺着这个视角往上望去,顾淮看见一名正安静站在他床边的银发虫族,而在对方手上,正拿着一朵纯白色的花。

当顾淮的视线触及这朵花时,顾淮看着对方把左手向他伸了过来。

“花。”

像是担心会不小心把这朵花捏坏,亚尔维斯修长而指节分明的手指正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力度在拿捏着花枝,他把这朵花递到了顾淮面前。

顾淮看着这朵花,刚回过神又不由得微微一怔,比起这朵花,顾淮现在更多注意的是正以这样小心态度给他送花的亚尔维斯。

心里说没有半点触动当然是不可能的,顾淮觉得他眼前这只银色的大猫实在非常可爱。

没有马上去接过花,顾淮从床上坐起身,他抬头去望正站着低头看他的亚尔维斯,扯了扯对方的衣服示意对方蹲下来些。

领会了顾淮的意思,亚尔维斯顺从地蹲下身体。

等双方的高度差不多了,顾淮伸出手,手指轻轻碰到亚尔维斯眼睛上蒙着的黑色眼罩。

被触碰到这层阻隔视线的遮挡物,亚尔维斯的身体明显在一瞬间紧绷,但他却克制住自己没有反射性去扣住顾淮的手。

因为亚尔维斯明白,假如他不控制力度就这么做了,对方的手腕一定会被他捏碎。

“你送给我的花很漂亮,你也看一下吧?”顾淮温声说着,而手指在这样询问的同时,试探地往后边系着结的地方移动。

“……”亚尔维斯沉默着,身体仍然紧绷,他没点头说同意,但却也没有动。

“你不会失控伤害我的。”顾淮轻声安抚,已经放在系结位置的手在这时摸了摸对方那头微凉而柔顺的银发。

安抚着等感觉面前银发虫族的身体稍微放松下来,确认对方默许了,顾淮才更往对方凑近一些,两只手都伸过去,把那只是随意绑着的黑色眼罩轻轻解开。

被解开的遮挡物顿时掉落,下一秒,顾淮对上了一双像盛载光影般的浅金色竖瞳。

这双淡金竖瞳实在非常漂亮,顾淮在与之对视的时候忍不住眨了下眼,于是他看见出现在这双眼睛里的自己也做出眨眼的动作。

“这个就是花,是不是很好看?”这样对视着过了一会,顾淮终于从亚尔维斯手上接过那朵白色的花,他弯着眼把这朵花展示在对方眼前。

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黑色以外的东西,世界的具体形貌对亚尔维斯来说甚至变得有些陌生。

听见声音,亚尔维斯的视线开始不由自主地注视在眼前的黑发青年身上,而当看见后者的弯眼微笑,他的视线就难以从对方身上移开。

像看见了世界上最美丽的花,这朵花开在了他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