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不做人了 酒矣 > 7. 不做人的第七天

7. 不做人的第七天

小说:

我不做人了

作者:

酒矣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0-20

废弃星球上的天气最近十分燥热,即使顾淮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物,这种燥热天气也还是令他不太舒服。

但在荒星上本来就不能强求什么好的生活环境,也不想让自家这些塔克虫族担心,顾淮没有对现有的生活环境表达任何不满。

类似的经历,其实顾淮小时候也是有过的。

幼年时待在福利院的时候,遇上夏天的话,差不多也是会遇上这种情况。

因为当时那家儿童福利院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屋子里只能装得起风扇。

顾淮记得有一年夏天特别热的时候,照顾他们的大人每天还好心地给每个孩子送来冰袋,冷冰冰的冒着寒气,把脸颊贴上去会觉得特别舒服。

正睡得迷迷糊糊,顾淮此时隐约感觉到自己肚子上贴着什么冰冷冷的东西,准确地说,这个冰凉物体圈着他的腰,把燥热感赶走了不少。

把这冰冷冷的东西当成了冰袋,顾淮在睡梦里无意识地伸手去摸索,等指尖碰到了,他的手很快顺着在这冰冷物体上摸了摸。

摸一下还不够,虽然顾淮有点察觉到自己摸着的东西好像不是冰块,但这个物体的低冷温度实在让他喜欢,忍不住在上边胡乱地摸了又摸。

这样来来回回摸了好几遍以后,顾淮才满足地把手搁在上边。

顾淮的这一系列动作让前边一群原本只眼神发亮注视着的高等虫族们集体绷紧了身体,他们紧紧盯着正被青年摸着尾巴的银发虫族,害怕对方会在下一刻用这条尾巴勒断青年的脖子。

作为保留下来的种族特征,至少在这群高等虫族的认知里,这条银灰色的尾巴从未被主人以外的任何人的碰过。

他们首领用这条尾巴圈着青年的腰,却不代表能允许后者触碰。

假如眼睛没有被黑色的布料蒙着,在场的虫族士兵们觉得他们眼前的银发虫族此时一定是微眯起竖瞳的样子。

这是对方心情不愉快时的表情,只要看见就会明白,这毫无疑问是一种危险姿态。

精神链接对α阶级的虫族似乎没有太明显的作用,因为了解自家首领的脾气,在这洞穴里的高等虫族们现在几乎要因为恐慌而暂停呼吸。

首领做出攻击行为的话,他们能赶得及保护住王吗?

内心在下一刻就给出了否定答案,因此这些虫族士兵才更加恐慌。

然而时间过了好几秒,被这群高等虫族紧紧盯着的那条银灰色尾巴也并没有动,就这么继续安静地继续圈在青年腰上,看起来丝毫没有显示出不悦。

而让这些高等虫族真正懵了一下的是,原本把手搁在这条尾巴上就不动了的青年忽然动手把这条尾巴往上移到自己怀里,直接双手抱住不说,还把脸颊贴上去蹭了蹭。

这条尾巴具备怎样的力量,身处虫族第一军团的这些虫族士兵再清楚不过了。

他们首领只需要随意甩下尾,被这条尾巴抽打到的物体,即使是钢铁也得彻底凹陷。

以这种力量,假如他们首领不同意,正在沉沉睡着的青年根本不可能拉得动这条尾巴。

亚尔维斯同意了,这才是令这些高等虫族感到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他们眼里,前边的银发虫族此时面无表情,表现出的情绪并不美妙。但事实是,亚尔维斯被蒙于一层黑色布料下的眼睛正微垂着,眼皮轻轻耷了下来。

像受到了安抚的危险野兽,在面对安抚它的人时极罕见地表现出一丝顺从姿态。

喉咙克制着不发出威胁的声音,利爪也缩回爪鞘,尽量不露出锋利的牙——尽管看起来仍然非常可怕,但这已经是这只野兽最温顺无害的样子了。

睡了几个小时才睡醒,顾淮睡意朦胧地睁开眼,眼前倏忽映入一张冰冷俊美的脸。

蒙着眼睛的黑色布料将这名银发虫族的肤色衬得更加冷白,顾淮从这个角度刚好看见对方那清晰的下颌线条,往下是突起的喉结。

顾淮睡醒发现自己正被对方抱着,他其实也只是愣了一下而已,但当手上抱着的冰冷物体提醒他低下视线,顾淮看见那条被他抱着的银灰色尾巴,他整个人顿时卡壳了。

这条银灰色尾巴看起来像西方龙的龙尾,表面在视觉上有种金属的冰冷质感,触感和视觉相同。

尤其在这个时候,顾淮依稀想起自己在刚才半梦半醒的状态下,他好像还对这条尾巴摸了又摸,即使再怎么冷静,顾淮这时也不免想捂住脸。

实在是……太尴尬了。

抱着的青年明显的情绪波动让亚尔维斯反射性皱下眉,他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青年忽然微僵住的身体被他解读为惊慌。

因为这样的解读,亚尔维斯下意识将代表警告的异能威压扩散至覆盖整个洞穴,甚至一直延伸到洞穴以外数百米远的地方,直接宣告对这片区域的主宰权。

这种异能威压带来的是一阵有如实质的恐怖压力,任何生物在接收到这样的警告讯息时都会本能想要逃离,这是一种最快排除威胁的方法。

不会有能伤害你的东西,所以不需要惊慌。

两边的脑电波没有对上,顾淮在尴尬中试图悄悄放开他抱着的那条银灰色尾巴,当作无事发生,但他刚把手从上边移开,他看见这条冰冷冷的尾巴顿时小幅度动了一下。

还是被发现了……

抱着的青年依然僵着身体,这样的发现令亚尔维斯又接触到熟悉的烦躁感,他将尾巴重新圈到青年身上,这一次清晰地表现出了保护姿态。

并且同一时间,银发虫族面无表情地摘下自己左手的黑色手套,将他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抵放到青年唇前。

幼崽都很容易受惊,而虫族的幼崽在受惊时会本能地表现出攻击状态,假如单只从出生时间来看,他眼前的青年确实该算作是幼崽。

虫族幼崽能做出的攻击行为并不多,主要是依靠牙齿撕咬,一般受惊的时候逮着个东西咬一咬就不会害怕了。

但即使亚尔维斯这么做,他发现被他抱着的青年好像连怎么攻击也不会,于是亚尔维斯抵在青年唇前的手指探进去摸了摸对方的几颗勉强还算有点尖度的牙,无声地提示着。

这样的锋利度实在太低,按亚尔维斯的估算,咬合力应该也很差。

他眼前的青年非常弱小,可以说根本没有什么战斗能力。

被摸牙,顾淮直接呆住了,但也是在这时,他终于稍微对上了面前银发虫族的脑电波。

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对方的行为应该能算是在哄他吧……

和顾淮见过的塔克虫族们不一样,在他眼前的这名银发虫族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既冷漠又充斥着压迫感,但仔细回想一下,在之前摸那条银灰色尾巴的时候,顾淮似乎隐约感知到对方的心情还算不错。

所以……摸尾巴会让对方高兴?

得出这个结论,顾淮纠结了下,但他低头去看看那条圈在他腰上的银灰色尾巴,在这时还是试着伸手去摸了摸。

碰到的一瞬间,顾淮明显感觉到这条尾巴顿时把他圈得更紧了一些,牢牢地禁锢着。而眼前的银发虫族对他微低下头,冰冷神情仿佛忽然多出一种奇异的温顺。

想落地。

顾淮以轻微挣扎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而被摸了尾巴的银发虫族在这时很好说话,很快顺从他的意愿将他放下。

身体恢复自由,这时顾淮终于注意到了就在他不远处的一百多名高等虫族。

几乎就在顾淮的视线触及的同时,这些高等虫族以无比整齐划一的动作,单膝向他跪了下来。

头颅低垂,右手贴放于心脏的位置,这些高等虫族毫不犹豫地向青年表现出他们的忠诚与臣服。

猝不及防面对这样的场面,顾淮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在顾淮回神之前,这个部队里一名算是新兵的年轻虫族开口问道:“王,我们能不能抬起头看您?”

在对王行跪礼时,他们的头不应该抬起来,但是实在是太想要看见青年了,这名虫族士兵忍不住提出这样的询问。

对于被围观这件事,顾淮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

这份习惯并不是被迫,是因为清晰感知到这些虫族对他的喜欢,他也想回报这样的情感。

不想这些虫族士兵继续跪着,顾淮说:“你们可以站起来看。”

王不希望他们跪着,接收到这一信息的高等虫族们很快站起身,然后一个个用明亮得可怕的眼神注视着眼前青年。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像原本一直冰冷无声的黑色世界里突然闯进一个太阳,这份突然到来的光芒过于明亮,但即使眼睛刺痛也还是想要注视。这份骤然上升的温度过于炙热,但即使身体会被灼伤也还是想要靠近。

这份巨大的吸引力,就像光对于趋光生物的吸引,无法抵抗或停止。

光是在青年睡着的时候,这些高等虫族就已经看得够起劲了,何况现在在他们眼前的青年还会动会说话。

王真可爱啊……

虽然在青年醒来以后,这些高等虫族发现青年的眼睛是黑色的,而且是像人类那样的圆形瞳孔,跟他们的竖瞳不一样,但即使是这种差异也让这些高等虫族觉得可爱。

王长得特别好看,声音也很好听,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任何的缺点。

既然王醒了,那他们也该离开这个星球了。

迫切地想让青年生活在更舒适的地方,作为副官阿尔杰在这时上前一步说:“陛下,这个星球的环境太过恶劣,并不适合居住。我们想要带您离开,去另一个更好的星球。”

废弃星球的环境对于虫族来说倒不是不能生存,他们去过很多比这个星球环境更加恶劣的地方,但他们实在无法接受让青年继续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能离开废弃星球的话当然很好,顾淮没有半点犹豫就同意了。

青年一点头,阿尔杰马上迫不及待地扭头对自家首领说:“头儿,您让尤拉过来吧,我们马上带王离开。”

去哪里都好,当然最好的是回他们第一军团的首都星,图瑟,阿尔杰在心里暗暗想着。

“已经到了。”亚尔维斯冷淡回应。

早在青年醒来之前,亚尔维斯就已经对尤拉战舰下达了靠近洞穴的命令。

那他们马上可以启程离开了,在场的高等虫族顿时都精神抖擞。

由两名虫族负责小心搬运顾淮还没吃完的巨大蛋壳,顾淮在一群塔克虫族的跟随下往洞穴的出口位置走去。

走到出口,顾淮最后再看了看这个星球的景色。

这次离开应该就不会再回来了。

虽然这个废弃行星荒芜又贫瘠,但对顾淮来说,他在这个星球和看护着他出生的塔克虫族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这个星球对他来说就成了一个因为拥有回忆而值得怀念的地方。

“要离开这里了。”顾淮对在他周围的塔克虫族们说。

听见青年这句话的塔克虫族们相继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它们猩红色的眼睛认真地注视着在它们眼前的黑发青年,看起来冰冷可怕的竖瞳里却完整映入了青年的样子。

顾淮从这些塔克虫族身上感知到了矛盾的高兴和悲伤,还有非常不舍的情绪,这是他第一次在它们身上感知到这么复杂强烈的情绪波动。

离开这个星球会让这些塔克虫族这么不舍得吗?

确实它们在这个星球上生活的时间很久,也许已经把这个星球当成了家园。

可是顾淮也希望这些塔克虫族能和他一起去更好的星球生活,所以即使感知到了这样的情绪,他也还是继续往前走。

但走出去没几步,顾淮忽然发现,他周围的塔克虫族并没有跟上来,而是停留在了洞穴的出口注视着他。

这个发现让顾淮愣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些塔克虫族会不愿意和他一起离开。

以前一直没有家长,而来到这个世界从蛋壳里出来以后就被这些塔克虫族当成幼崽小心看护着,顾淮潜意识里已经把这些塔克虫族当成家长了。

因此顾淮在这个时候想也没想就往回走,他走回到这些正在注视着他的塔克虫族面前,仰起头问:“你们不跟我一起离开吗?”

一起。

离开。

能够大概理解这两个词语,这些塔克虫族的竖瞳缩了缩,却深深陷入一种矛盾。

情感上非常地不舍得,当然想要一起离开。但是另一种冰冷的本能理智又告诉它们,它们对青年已经没有价值了,应该让那些比它们厉害的同族代替它们守护在青年身边,这样它们看护着出生的幼崽才能得到更好的照顾。

“你们不要我了吗?”如果是对家长,就会问出这样的话语。顾淮在问这句话的时候都已经想好了,要是这些塔克虫族实在不肯走,那他会留来下的。

或许是因为语气和表情,这些塔克虫族几乎在一瞬间就理解了青年的这句话,而也是在这一瞬间,感情将冰冷的理智彻底压倒。

像对待非常珍惜的珍贵宝物,为首的那只塔克虫族俯下身用它的前臂把顾淮小心抱到自己肩上,这样具备温情的动作令在场看着的其他高等虫族都为之愕然。

出身于塔克族群的虫族向来是最凶狠好战,这是虫族内部乃至整个星际都公认的事实。

但此时此刻,这些塔克虫族无疑是对在它们面前的青年充满了珍惜爱护。

以行动回应问题,等顾淮坐稳以后,这只塔克虫族载着他走出了这个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