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天赐良缘之追夫记 孺稚 > 第二十五章 陈爽拜师

第二十五章 陈爽拜师

小说:

天赐良缘之追夫记

作者:

孺稚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16

电梯下到五楼,进来两个抱着资料的女孩。

“今天早上,安小姐从九楼下来,眼睛红红的,听说是小三找上门来了。”

“不会吧,安小姐那么漂亮,墨总还会看得上别人?”

“唉,不怕小三丑,就怕努力上位的小三呀!”

“可是,墨总平时总是不苟言笑的,对献殷勤的女人也总是拒而远之,不像会找小三呀?”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旁若无人地大谈上司八卦,湘湘心里的怒火那是蹭蹭蹭地往上蹿。

“请问你们墨总有说过安琴是他的女朋友吗?”

“没有,不过安小姐是墨总亲自招进来的,他们还经常一同下班。”

两个女孩抬起头有点狐疑地看着她。

“他们经常一起下班,你们亲眼看到的?还有这个公司的人都是一起下班的吧?至于一起走,也就昨天那白莲花蹭车去参加同学会吧?”

毫不客气地直接称呼安琴为白莲花,真没想到长那么漂亮,良心却让狗给叼走了。

看到那两个女孩不再言语,湘湘又加了一句:“不要人云亦云,要懂得用眼睛用心去看事情。”

看到湘湘走后,两个女孩又开始交流。

“她一定就是安小姐所说的小三。”

“可听她说话,她讲得很有道理呀。”

“之前听人事部的小吴说,墨夫人说墨总已经有对象了,应该就是她。”

“估计是家里安排的,墨总被逼无奈,不然怎么没见墨总带她出来。”

“唉,安小姐和墨总真可怜。”

湘湘不知道,因为她的言语,加上白莲花的助推,墨家地产里,很快就传开墨总和安小姐被棒打鸳鸯的故事,而她则成为了可恨的小三。

坐出租车来到文轩家,只有赵老师一人在家。

“赵老师,你以前不是云城的吗?多去找以前的朋友走动走动,或者,你也可以给孩子补习英文,不要经常闷在家里。”

拉着赵老师出来遛弯的湘湘,很希望她能继续发挥余热。

“以前知青下乡,我留在了清河镇,再回到这里,早就物是人非了。”

回想以往,赵老师眼里湿润了。

“赵老师,你以前一定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吧?你懂英文,会弹琴,诗书琴画样样精通。”

其实很想听赵老师说说年轻的故事,可每一次她都只是叹气,什么也不说。

“那都是过去很久很久的事了,我的父母兄弟也都不在了,想以前徒增伤感。”

唉,赵老师每次都是这句。

“赵老师,不如我带你去乐器店看看吧,那店老板唱歌可好听了。”

想到陈楚的“楚王乐器店”,赵老师应该有兴趣,湘湘招来一辆出租,带着赵老师往乐器店。

“陈楚,在忙什么?”

进到店里,看到陈楚在纸上写写画画,不知算什么。

“算账,看到这乱七八糟的就头疼,不如你来帮我算吧。”

陈楚站起来,把记得密密麻麻的本子递给湘湘。

“小伙子,拿来给我看看。”

赵老师伸手接过来,仔细看了起来。

“湘湘,这位是?”

“我小学的班主任,她厉害着呢。”

看着湘湘崇拜的神色,陈楚有点怀疑。

小保姆的老师,应该是在乡镇里的吧,这账她会算吗?

赵老师坐下来,在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很快就把本子上的账分列清楚。

“小伙子,算好了,你看看对不对,这是进货,这是租金,水电,这是零售收入,这是教学收入,总收入,总支出,这是纯利润。我建议你买本大点的本子,平时养成分门别类的习惯。”

赵老师把账单递给陈爽。

“老师,你太厉害了,你有空就多过来坐坐吧。”

“陈爽,你潜意识,是不是希望赵老师过来帮你算账?”

湘湘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赵老师,要不以后我就请你帮我做账,钱你来定好吗?”

陈爽看着一目了然的账单,现在对赵老师可是佩服得很。

“不需要钱,你店里的乐器,让我玩玩就可以了。”

赵老师从小就喜欢音乐,只是因为环境,她一直没能随心所欲。

“当然没问题,你有空就过来玩。”

“赵老师,我好久没听过你弹琴了,现在弹《致爱丽丝》好吗?”

摇着赵老师的手,撒着娇,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好!”

摸摸湘湘的头,满脸慈爱的赵老师坐到了钢琴前面。

随着她的手指舞动,优美的旋律响起,赵老师沉浸在跳跃的音符里,如干枯的心田被春雨滋润,整个人都焕发着光辉。

“弹得太好了,这琴艺实在令我折服,赵老师,我报名了全国的歌唱比赛,你来给我伴奏吧。”

陈爽激动地走过去,满怀期待地看着赵老师。

“赵老师,答应他,湘湘现在就想听你们合作。”

真没想到赵老师居然就是前世帮助陈爽夺冠的导师!

这天在陈爽店里,他们或弹或唱,偶尔赵老师还示范民俗唱法,听到赵老师的歌声,陈爽激动得端茶直接拜师。

“陈爽,以后你就是我师弟了,要记得对师姐好点哦。”

哈哈,前世的当红歌星居然成了师弟,老天爷实在是太厚待她了。

“赵老师,她比我小那么多,做师妹还差不多。”

陈爽看着得意地笑的湘湘,很是不服气。

“这和年龄无关,我十岁就跟着赵老师学琴,学英文了,你现在才拜师,不做师弟,难不成还想当师叔吗?”

冲着他挑眉,看他无奈的样子,心里就乐。

“湘湘,你既然能琴能文,怎么会在墨家当保姆呢?不如你改嫁给我算了。”

陈爽的二痞子毛病又犯了。

“湘湘,你真的在做保姆?你这孩子,是不是有经济问题?”

赵老师满脸着急。

陈爽感觉自己大嘴巴,给湘湘惹祸了,他只好双手合十求原谅。

“赵老师,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是住在墨家,我就陪爷爷奶奶遛个弯,他就以为我是保姆而已。”

瞪了陈爽一眼,湘湘赶紧宽慰赵老师。

“你一个姑娘家,住他们家合适吗?要不今晚还是跟我回去挤一挤吧。”

“湘湘,你不是去公司了吗?怎么在这呀?”

爷爷奶奶走进来,看到湘湘很是意外。

“爷爷奶奶,我在公司无聊,我就找赵老师了。嗯,这位,就是从小教我学英文的赵老师,她现在也是陈爽的音乐指导老师了。”

湘湘扶着爷爷奶奶来到赵老师跟前,又为赵老师介绍了爷爷奶奶。

他们三人很快就聊得很投机。

不知不觉,太阳西斜,赵老师怕文轩担心,不肯留下吃饭,湘湘只好送她回去。

这一送,又惹出误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