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当你风情万种时 余姗姗 > 10. 程樾和贺言

10. 程樾和贺言

小说:

当你风情万种时

作者:

余姗姗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6-16

程樾和贺言

10

自从贺言开始和女生交往后,渣男的路就一去不复返,越来越放飞。

就像程樾先前估计的那样,吕欣和他也没有熬过半个月。

贺言本人是没有丝毫损失,损失的只是王晓玔、李祺和吕欣,她们的高中友谊没有经过这层考验,自此成了陌路人。

或许对于她们长久的人生来说,这是一次教训,一次成长,但就眼下而言,受到这件事情影响的除了当事人,还有程樾。

也不知道一开始是从谁哪里传出来的说法,说贺言身边是流水的女友,铁打不动的程樾。

还有人说,贺言的女友都得过程樾这关,她看不上眼的,就得玩完。

而且这些说法还弄得“有理有据”,王晓玔就防范程樾,被鄙视了,李祺是聪明的,知道讨好程樾,但不够级别,被嫌弃了,吕欣是既不防范也不讨好,表现平平,被抛弃了。

程樾听到以后没有任何反应,即便贺言说会找机会澄清,程樾也只是摆摆手说:“那只会越描越黑,随便他们说。”

贺言问:“你不介意?”

程樾想了下,才说:“我习惯了。”

她很平静,没有一丝无奈,也没有不甘,更没有愤怒,仿佛一尊没有情绪的瓷娃娃。

那一瞬间,贺言眼里有着困惑,却没有多问。

程樾也没有跟他解释太多,有些事,如果无法感同身受,说得再多也是浪费口舌,非得有切身体会的人,才能明白。

而既然明白了,又何需多说呢?

程樾第一次听到自己被旁人议论时,是在幼儿园,那时候大部分的事她都记忆模糊了,但有几件事她是印象深刻的。

她当时很生气,去跟对方争辩。

可是在背后讨论她的人,并没有因为她的争辩而相信,他们只相信自己的编造。

后来又长大了几岁,程樾懂了点事,齐慧歆便告诉程樾,所有人都要,也都会面临这种时刻,会成为别人话题中的主角,会被误解,被非议,无法改变,也不必改变。

程樾那时候还不明白,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才渐渐理解一二。

就像她看到的贺言,她看到的王晓玔三人,他们也未必真是那样,只不过是她读到了某一面,就下意识将这一面作为这个人的全部。

被误解,是人生的必修课。

坦然处之,是毕业考试。

程樾也不敢说,她已经毕业了,她心里很清楚,之所以不在意那些说辞,是因为她不在意那些人,他们都是nobody,有的她连名字和长相都记不住,对不上,又何谈在意。

再说,她也没有时间去在乎别人对她的观感。

*

关于程樾就是贺言选女友的标杆的话题,在年级里流传过一阵,最终因为贺言的第四任女友诞生而画上句号。

这个女生叫陈飞若,是个转学生,身材有点丰满,长相清秀,但一出现就光彩照人,性格外向热情,转来不到一星期就有不少男生在打听她的消息。

然而这个活泼的像是一团火的女生,却一眼就看上了贺言。

贺言和陈飞若的配对成功,在年级里掀起不小的风浪。

私下里,有人去提醒过陈飞若,要“小心”程樾。

后来,陈飞若就带着一身香气,飞到了程樾和贺言的班级,直接来到程樾座位前,笑容明媚的跟她打招呼。

程樾先是嗅到香水味,抬眼一看,就见到这个皮肤吹弹可破的女生,还被她的耀眼晃了一下。

贺言进来时,也被陈飞若拉了过去,还挽着他的手臂,笑嘻嘻的问程樾:“程樾姐,你觉得我们俩怎么样,相配吗?”

程樾摘下耳机,似笑非笑的扫过略有点尴尬的贺言,又看向陈飞若,说:“嗯,天作之合。”

贺言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陈飞若却笑的跟朵花似的。

直到这个小插曲翻篇后,贺言也问过程樾,她说的是不是反话。

程樾惊讶的看他:“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贺言又道:“因为你第一次见她,也不了解她。”

程樾说:“不了解,但也有一个初印象,我觉得她又香又纯,你眼光不错。”

贺言的表情瞬间变得微妙了,因为他觉得这也是反话。

*

高三的下半学期,即便是私立学校、国际学校的学生,也要面临升学问题,是出国留学还是走国内路线。

程樾和贺言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国内,令很多同学都感到意外,他们都以为,程家和贺家的首选会是牛津、剑桥。

可事实上,程家早有安排,上同城的大学,有时间就到公司提前学习,这样毕业后就可以试水独揽一个摊子。

而贺言的路线就是跟着程樾走的,她去哪里,他就要跟去哪里。

在这件事情上,陈飞若和贺言有了一点小分歧,她转学过来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家里早就铺好了出国的路子,她八月就会去。

陈飞若对贺言十分着迷,对贺言家里的安排也有些患得患失,自然也不希望这段感情无疾而终。

直到陈飞若听人说,贺言的步调是要和程樾的一致时,她惊了,怒了,还直接跑去质问贺言,是不是这样?

再然后,陈飞若还惊动了程樾。

*

那天,程樾是第一次在自己家里接待同学,而且彼此还不熟。

程樾的母亲齐慧歆得知后,让阿姨备了一些茶点送到偏厅,就将空间留给她们。

程樾坐在单人沙发里,仿佛看不见陈飞若脸上的愤愤不平,只慢条斯理的倒了两杯茶,一杯推到她面前。

然后,程樾端起茶杯,说:“先喝茶润润嗓子,天热,容易上火,伤肝。”

陈飞若一噎,刚要兴师问罪,就被程樾这不温不火的一句话泼着了。

陈飞若喝了果茶,觉得味道不错,又吃了点心,心情跟着平复些,便开始直奔主题,将她的来意道明。

她对程樾好一番“晓以大义”,希望程樾可以明白,贺言不是她的奴隶和跟班,更不是养的宠物,不要走去哪里都带着他,不要控制他的人身自由,影响他的未来前途,他要走什么路,应该让他自己选,再说了,程樾又不是他妈,凭什么决定这些。

程樾一边听着一边微笑点头,在行动上认同陈飞若的道理,只是在思想上却开了小差。

类似的狗血剧她也看过,小三或者正室约出来谈判,各自阐述着自己的立场和理由,每个人都举着“讲道理”的旗帜,试图说服对方对男人放手,给男人自由。

那些剧情大部分都很低俗,唯一让程樾觉得还可以上的了台面,彼此都不伤面子的,大约就是电影《梅兰芳》里的那段。

那梅兰芳身边的两个女人,用的也都是文明用语,聊的不仅是男人,还是这个男人的前途和艺术生涯。

里面有句话,程樾也印象深刻,那个原配说:“梅兰芳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座儿的。”

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艺术家,世俗情爱只会毁了他。

程樾吃了半块点心,走神到这里,忽然被陈飞若叫醒,陈飞若正提出问题:“你怎么看?”

程樾一怔,和陈飞若对上一眼,说:“哦,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对,点名扼要,分析到位。”

陈飞若顿了几秒,抿着嘴唇,鼓着腮帮子,好像被程樾的软钉子为难到了。

程樾见状,便笑着问:“那你希望我做什么呢?”

陈飞若这才说:“我想……你能不能劝劝他,不要这么固执?难道他出国留学了,他们家和你们家的关系就会疏远吗,你们两家的交好是这个决定的吗?”

真是灵魂拷问,这个问题程樾也回答不了。

程樾点了下头,说:“我会把你的意思带给他,也会规劝。不过在那之前,我也有个问题请教。”

陈飞若坐直了,显得无比坦然:“你问。”

程樾问:“你希望他出国留学,是你觉得那是更好的选择,是么?”

陈飞若用力点头:“当然!那边的学校是我们家精挑细选的,我自己也有做功课。”

程樾又问:“所以,你是希望他和你一个学校。”

陈飞若反问:“不然呢?”

程樾笑了:“那么这和你刚才说我的那些,又有什么区别呢,不一样也是在为他做安排么?”

陈飞若愣住了。

程樾放下杯子,又道:“我会去劝他的,不过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国内与国内,并不存在哪里更好哪里更不好的说法,要看适不适合。趁着这段时间,你不如也考虑一下国内,可别一棵树上吊死。”

*

等到陈飞若走后,程樾转头去了齐慧歆的画室。

齐慧歆刚刚停笔,身上还穿着工作服,头发高高挽起,见到程樾便笑着调侃:“谈判完了?”

程樾翻了个白眼,在自己母亲面前毫不避讳,说:“想不到我人生中因为感情的第一场谈判,竟然是为了这种荒谬的事,为的还不是我的男人。”

程樾将头靠在齐慧歆肩头,看着眼前的画,半晌又道:“其实我有点羡慕他们。”

齐慧歆拍着她的背,问:“羡慕什么?”

程樾说:“我也要十八岁了,还没有遇到一个能让我为了他的前途而不顾一切奔赴战场的男人。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没有爱人的能力。”

齐慧歆只说:“缘分的事,不能强求。那个人,也许在将来等着你呢。”

程樾没接茬儿,只是想着,连最冲动的青春期都没遇到,以后成熟了,稳重了,大概会连冲动是什么滋味儿都忘了吧。

将来就算遇到那个人,大概也只会谈一场理智的爱情。

程樾自然不会告诉齐慧歆,她最近总是觉得自己正在老去。

隔了片刻,齐慧歆问:“对了,下周就是你生日了,打算怎么过?”

程樾说:“反正不在家里过,贺言说他有安排。”

齐慧歆又问:“你跟贺言一起过?那可是十八岁的生日。”

程樾笑了下,说:“不是您想的那种,不是二人世界,总之放心吧,我有预感,我那天会很开心的。”

齐慧歆杨起眉:“说起贺言,他有什么特别之处么?我记得你以前也有别的‘跟班’,但是到后来,渐渐就只有贺言了。”

程樾回忆了一下,的确如此:“他们,不如贺言有意思。”

有意思?

齐慧歆不是很理解,却隐约明白,一定是在这里面发生过什么事,贺言做“对”了什么,才会令程樾做出这样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