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独家宠爱 时星草 > 番外五

番外五

小说:

独家宠爱

作者:

时星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01

浏♂览♂器♂搜索

\(书名\).+?\{完♂本,神,立占♂\} 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乐柠就这么看着他们家卷卷脸上和衣服上全是(奶nǎi), 最后手忙脚乱的给孩子换了衣服。卷卷也不怕,就这么瞪大眼睛看着两人,圆碌碌的大眼睛, 看着又萌又可(爱ài)。

换好衣服后, 乐柠转头看着周燃:“……你刚刚,是疯了吗?”周燃低低一笑, 揉了揉眼睛说:“意外。”

他看着已经被放着躺在一侧的小(屁pi)孩, 声音轻柔了些许:“没想到他会先开口喊我。”周燃陪在卷卷(身shēn)边的时间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乐柠和他妈以及阿姨帮忙带着,他要上班,偶尔还出任务, 几天不见是很正常的事(情qing)。所以周燃是真没想到……这小孩会先叫自己。

闻言, 乐柠还有点吃醋。“是啊。”她碰了下卷卷(肉rou)嘟嘟的脸,酸溜溜道:“我每天带着他,结果第一个喊得竟然不是妈妈。”

周燃轻笑了声,捏了捏她脸颊:“辛苦了老婆。”乐柠睨他眼:“你就会说。”周燃摸了摸她脑袋, 看着那还看着自己的小(屁pi)孩,轻声道:“喊妈妈。”

小卷卷转了转眼珠子,就是不吭声。乐柠:“喊爸爸。”他也不说话了。

两人无奈对视一眼, 也不勉强他了。逗了一会后,周燃看两人:“中午想吃什么?”“都行。”乐柠道:“你看着来吧。”“好。”

家里阿姨请假了, 周末时候只要周燃没其他事(情qing),都会陪着乐柠一起带孩子。吃过饭之后, 外面的天气正好。

乐柠看了眼:“我们带他去公园里转转吧,总要多见见人。”“行。”

两人收拾着出门, 外面的天气很好,这会阳光充沛, 照在人(身shēn)上很舒服。乐柠看着不远处抱着孩子的周燃,总觉得有种很奇妙感觉,一个硬汉,这会正温柔地看着小孩,这种反差,让人觉得很惊奇也很意外。偏偏……看着还不怎么违和。

乐柠盯着看了会,忍俊不(禁jin)。听到她笑声后,周燃抬眸看了过来:“怎么了?”“没事啊。”乐柠笑着说:“就是觉得你现在这样……还(挺ting)像是一个爸爸的。”周燃挑眉:“本来也是。”

乐柠笑:“去那边吧,要让他走一走了,都快要一岁了。”“好。”

两人在公园里,拉着小(屁pi)孩走着。但周卷卷比乐柠想象的还要懒,他跟个女孩子一样,动都不想动,完全不是周燃这种行动派。

乐柠忧伤的看着,揉了揉眼睛说:“完了,这孩子该不会是遗传到我的懒惰了吧。”周燃:“……”他哭笑不得:“不至于,你不懒。”

乐柠:“我懒。”她笑着说:“我现在就是不愿意走路的人。”她扭头跟周燃说:“我小时候时候也这样,我爸说我不(爱ài)说话不(爱ài)动,一天都能躺在那小(床chuáng)上,就吃和睡。”“…………”

她忧心地看着卷卷宝宝,小声说:“女孩子可以啊,但他是男孩子啊,为什么连走个路都不耐烦?”周燃:“……你怎么能看出他不耐烦了?”乐柠:“他刚刚看我了。”周燃低头,对上了自己儿子的大眼睛。

那眼睛里……(情qing)绪还(挺ting)多的,好像真有点嫌弃他们这对父母。总而言之,周燃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卷卷,走一下看看。”周燃道:“你总要学会走路的。”卷卷眨眨眼,听不懂。

乐柠在旁边笑:“他还那么小,怎么可能听得懂?”周燃顿了顿,低声道:“也不一定。”他捏了捏卷卷的脸,哄着说:“从这里走到妈妈那边,走到了爸爸给你买糖吃。”乐柠:“……”她刚想要吐槽周燃,小卷卷便站了起来。

乐柠:“???”“!!!”敢(情qing)她儿子,还是个(爱ài)吃糖的小男孩?!

不过,没能如愿。小卷卷站起来踉跄了一下,就扑到了乐柠怀里。不愿意起来了。

两人没辙,把他放回了孩子推车里躺着,他闭着眼睛,手上捧着一个(奶nǎi)瓶,开开心心地喝了起来。可以说是非常享受了。

对此,周燃和乐柠一点办法都没有。算了,懒就懒吧,稍微长大一点了就什么都会了。总不可能三四岁还不走路。在这方面,周燃和乐柠都是心大的父母,也不着急。

*时间从指缝间溜走,一晃,又半年过去了。一岁半的小卷卷,(爱ài)说话了。虽然还有点口齿不清,但相比较而言,还是不错的。只不过……他还是一个小懒虫,(爱ài)说话,但是不(爱ài)多说。

基本上,乐柠说三四句,他才会淡定看乐柠一眼,应一声。多一个字都觉得累。这天,陆嘉修和季初初过来这边吃饭。主要是季初初想看小卷卷,两人刚从国外回来,给小卷卷和乐柠都带了礼物。

季初初看着小卷卷,喜欢不已。“小卷卷,喊干妈。”

小卷卷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干妈。”季初初笑,扬扬眉还有点小得意:“哎哟,不愧是干妈最(爱ài)的小卷卷,你怎么这么乖啊?”

乐柠在旁边看着,笑了声说:“待会就不乖了。”“什么意思?”乐柠撑着下巴道:“他只会叫你一次,第二次绝对不会有了。”季初初:“……”事实证明,在后面两次季初初还想要他喊人时候,小卷卷真的不干了。

两人相对无言,乐柠摊手:“你喜欢的卷卷就这么傲(娇jiāo)。”季初初笑:“他怎么这样啊?”乐柠:“可能遗传了我吧。”季初初忍俊不(禁jin),捏了捏卷卷(肉rou)嘟嘟的脸:“不至于。”

季初初抱了会卷卷,把他给了陆嘉修。“你先学学。”陆嘉修看着面前的小(屁pi)孩,还(挺ting)喜欢的,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沈南家的睡睡。没别的,男人都(爱ài)小女孩。总觉得小公主才会要保护,像卷卷这样的,以后要自力更生的。

想着,陆嘉修把卷卷给放在一侧,准备给他念一段小故事。“卷卷啊。”卷卷眨眼睛,手里拿着玩具。

陆嘉修道:“你以后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应该不用我抱你的吧?”季初初在旁边听着,无言以对。陆嘉修继续道:“你以后要保护好你妈妈和干妈的,自己要勤快一点,你现在太懒了。”

季初初听着,踢了陆嘉修一脚:“你说什么呢,卷卷听不懂好吗?”陆嘉修挑眉:“不至于,卷卷就是装听不懂而已。”两人相对无言。

“周燃和乐柠下楼买菜去了,让我们看着孩子。”季初初看了一圈:“要不我们带他出门转转?”陆嘉修:“也行。”

两人抱着孩子出去,陆嘉修不怎么会抱孩子,这会看着还有点手足无措感觉。季初初在旁边笑,拍了下他肩膀:“让他走路吧,能走路了。”“走吗?”陆嘉修看卷卷。

卷卷攥着他衣服,动作缓慢地摇了摇头。两人无言。季初初扑哧一笑:“抱着吧,卷卷不愿意走路。”“嗯。”

带着卷卷去了人多地方时候,季初初发现他总算是有点小兴趣了。眼睛都有精神了。

两人扬扬眉,还有点意外。之前时候,卷卷是不乐意和其他小朋友玩的。

陆嘉修看着卷卷这样,忍不住说:“现在发现,其实小男孩也不错。”闻言,季初初毫不客气拆穿他:“你之前还说只想要女儿呢。”陆嘉修看了她小腹一眼,顿了顿说:“都行。”但实际上,还是想要小棉袄。就卷卷这样的小懒虫,太难伺候了。

季初初同(情qing)了一下自己未来的孩子,牵着卷卷往人多的地方走。刚走过去,就有一小女孩往卷卷这边过来,和他打招呼。

“弟弟。”小女孩长得很漂亮,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卷卷,回头对自己妈妈说:“妈妈,这个弟弟长得好可(爱ài)啊。”说着,小女孩想要碰一下卷卷的脸。

还没碰到,卷卷突然往后退了一步:“别碰我。”季初初脸上的笑一僵。小女孩一愣,小女孩妈妈错愕地看着季初初旁边的小孩,简直是不敢相信。

几个人面面相觑看了眼。季初初小声嘀咕了一句:“……乐柠都教孩子什么了啊。”她赶紧跟小女孩道歉:“抱歉,我们家小(屁pi)孩不懂事,对不起对不起。”小女孩妈妈呆若木鸡摇头:“不用不用。”她看着卷卷,忍不住问:“……他多大啊?”“没两岁呢。”“怎么还会说这个?”季初初:“……可能是看电视学会的。”小女孩妈妈:“太神奇了。”

别说人家觉得神奇,就是季初初和陆嘉修也震惊不已。等乐柠和周燃回来时候,季初初看向乐柠:“……为什么卷卷会说别碰我?”她说:“你知不知道,卷卷说这话的时候,冷酷的就像是以前的陆嘉修。”

陆嘉修:“?”周燃看了过来。接收到两人惊奇目光后,季初初连忙解释:“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冷酷的像是霸道总裁一样,你们懂吗?”

乐柠噎住。她思忖了会,皱了皱眉道:“是不是因为阮秋?”“啊?”

乐柠道:“前段时间阮秋和纪然也来了,两人还在这里对戏了,我印象里,阮秋新写的剧本就是霸道总裁的……”她突然有了个不好的猜想,不会是阮秋和纪然说话时候听到的吧。

她看着卷卷:“别碰我谁教你的?”卷卷理都不理她。乐柠:“卷卷。”卷卷懒洋洋的:“嗯。”

“别碰我谁教你说的?”卷卷抬起头看了眼她:“妈妈。”“啊?”乐柠反手指了指自己:“我什么时候教过你?”冷酷霸总卷卷,又玩起了自己小玩具。

乐柠:“……”周燃其实有点想笑,但看着老婆受伤的表(情qing),他还是安慰了一句。“别想太多,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这样,看什么学什么。”

这话一点也没错。到吃饭时候,卷卷还学起了陆嘉修,陆嘉修吃什么,卷卷就指着那个要吃。

陆嘉修挑了挑眉,环视看了一圈说:“我吃辣椒,他学吗?”季初初:“你试试?”陆嘉修看了眼,桌上有一道辣子鸡,还(挺ting)辣的。他(日ri)常不怎么吃,但这会吧……(挺ting)想试试的。

陆嘉修夹了一块,刚夹起来,卷卷就拉着乐柠的手,要那个。四个大人双双无言,完全是懵((逼bi)bi)状态。

“不行,你不能吃。”“要。”卷卷看着乐柠。乐柠:“那个很辣,你吃不了。”而且现在的小孩,两岁大的年龄一般来说也不能吃那些。

卷卷看乐柠无果,转头去看周燃。周燃倒是淡定,拿了一小块他能咬的鸡(肉rou)塞他嘴里。十秒后,屋子里传出了震耳(欲yu)聋的哭声。

♂最新章节前往♂.+?\{完?本/神?立占♂\}♂输\入\网\址:.{\}

/♂

还在找"独家宠爱"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