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独家宠爱 时星草 > 宠爱

宠爱

小说:

独家宠爱

作者:

时星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01

车里气氛暧昧。窗外昏暗的灯光照进来, 营造着氛围出来。周燃看着怀里的人,嗓音沉沉地喊了声:“柠柠。”

乐柠眼眸一颤,没忍住被周燃被迫的张开嘴, 任由他进入。他亲的细致,比任何一次来的都要温柔,温柔到乐柠都要沦陷在他给予的这个世界里。

良久后,两人才分开。乐柠整个人坐在了周燃怀里,她微微低头,看到的是男人滚动的喉结, 看上去无比(性xing)感。看着,乐柠没忍住伸手碰了下。

周燃(身shēn)子一僵, 抓着她的手问:“今晚不想回家了?”“……”乐柠睨他眼,似笑非笑问:“周队长, 这就不行了?”

周燃扬眉。乐柠故意道:“那我还有更厉害的, 你是不是也不行?”周燃闭了闭眼,抓着她的手边往下面亲边问:“还有什么厉害的?”

乐柠嘤咛了声,没来得及反抗, 便被周燃压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到最后, 大概是觉得在学校门口的停车场“表演”不太好,周燃按着不安分的乐柠,驱车回家。

刚到家,乐柠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男人便按着她在门口,堵住了她所有声音。乐柠完全来不及挣扎。

到最后,她只能断断续续的憋出一句:“……还……没洗澡。”周燃似乎是笑了声, 用气音贴在她耳边说:“一起洗。”…………

窗外大风呼啸而过。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外面风雨的带来的震撼感,只可惜乐柠听不到外面任何声音。

周燃大概真的是想让她把自己说出口的话给实践一遍。折腾她没完没了了。

浴室内氤氲雾气十足, 挡住了外面所有的光亮。暖光灯开着,完全让乐柠感受不到任何的冷,她只觉得(热rè)……从外到内,从内到外的(热rè)。让她正要挣扎开,但又偏偏无可奈何。……

等一切结束时候,乐柠觉得自己就是案板上的咸鱼。哦不,今天不是案板上的咸鱼,因为她一直都在水里。她是水里的咸鱼。

她双眸湿漉漉的,带着点红,就这么瞪着周燃。周燃低着头,拿了一块浴巾把她给包裹的严严实实地,抱了出去。

刚到(床chuáng)上,乐柠一脚把周燃给踹开,卷着被子缩了进去。她阻挡着周燃动作:“你别碰我,我自己来。”“……”周燃轻笑了声,嗓音沙哑:“什么?”

乐柠现在只想哭唧唧。呜呜呜呜她现在相信了,阮秋说的话,像周燃这种人,要么不爆发,一爆发那绝对是她这个小(身shēn)板承受不住的。太可怕了。刚刚有那么一会,乐柠都以为自己要死在浴室里了。嘤嘤嘤。

她哼唧唧地:“我自己来就好。”这会嗓子都哑了,被周燃((逼bi)bi)着各种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她就不该在车里招惹他。

周燃低低一笑,注视着她:“我来,躺着就好。”乐柠:“……你刚刚也这样说的。”她说完,小声补充了一句:“我不想躺着。”她害怕。

周燃笑:“那坐着,我给你吹头发。”“哦。”

吹风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乐柠闭了闭眼,一想到刚刚的那些画面,她就觉得脸(热rè)(身shēn)体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简直是疯了。

等头发吹干后,乐柠这会连去拿自己护肤品的力气都没了,蜷缩在角落里,看着周燃不急不缓地从另一边走过来。然后――掀开被子,上(床chuáng)。

“你……就要睡觉了?”周燃手一顿,低头错愕看着她:“不想和我一起睡?”乐柠:“……没有。”她躲避着周燃的目光,含糊不清道:“我睡了,晚安。”她吓得一个哆嗦。

周燃看着她动作,没忍住笑了声:“乐柠。”“干嘛?”周燃没忍住笑,靠近在她耳畔低声问:“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觉得什么?”乐柠睁开眼看着他。

周燃敛了敛眸,一字一字说:“我对你进行了某种强迫行为。”乐柠:“……”她哽了下:“没有。”“你现在的表现有。”

乐柠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往他(身shēn)边挪了一点点位置。“现在还觉得有吗?”周燃伸手,一把将人捞进怀里,低声问:“就这么不想跟我靠近?”

“不是。”乐柠往他脖颈处蹭了蹭,小声说:“你刚刚太……变态了。”“嗯?”“不是变态。”乐柠连忙改口:“就是有点儿吓人。”她没想到,周燃是这样的周燃。

周燃哭笑不得,伸手揉了揉她头发。“外面下雨了。”“有吗?”“有。”

乐柠仔细听了下,还真听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她“哦”了声,往周燃的怀里缩:“你今天还要上班吗?”周燃“嗯”了声:“年底事(情qing)多,但可以陪你跨年。”乐柠唇角上翘着,无声弯了弯:“好。”

周燃压着人到自己怀里,低头亲了亲她额头:“睡吧。”“嗯。”乐柠也确确实实是累了困了,没一会便蜷缩在周燃怀里睡了过去。

*翌(日ri)醒来时候,(身shēn)体酸痛到了极点。周燃已经不在家里了,乐柠索(性xing)放纵了自己,躺在(床chuáng)上玩手机,什么也没打算干。

阮秋视频电话过来时候,她还没起来。看着镜头里的人,阮秋瞪大了眼:“……你还没起(床chuáng)呢?”“嗯。”

乐柠懒洋洋的模样:“太累了。”阮秋:“……你别给我开车啊,我现在可是在片场呢,周围都是工作人员。”乐柠无语:“阮编剧现在是看什么都是车,你是不是自己想开车了。”阮秋瞪大眼,一脸震惊:“你怎么知道?”“……”

乐柠无言以对。阮秋拿着手机到角落里,开玩笑说:“看你谈恋(爱ài),我也想谈恋(爱ài)了。”虽然(爱ài)(情qing)故事写了不少,但阮秋还是一个单(身shēn)狗。

闻言,乐柠笑:“那你谈。”她说:“要我给你介绍对象吗?”阮秋翻了个白眼:“不要,你认识谁啊,你给我介绍乐洛吗?”乐柠:“……那不行。”“为什么,你是嫌弃我太老了吗?”“不,话太多。”

阮秋:“你信不信我们的友谊今天就停留在这里了?”乐柠扑哧一笑:“不信。”她看着那边的阮秋,浅声问:“你冷不冷啊,片场应该很冷吧。”“冷。”阮秋叹气:“但有什么办法呢,今天晚上你跟周学长准备去哪儿啊?”

乐柠盯着她看了会:“你们不放假?”“不呢,晚上还要拍戏。”乐柠点了点头:“这么忙啊。”“是的。”

两人聊了会,阮秋也没说什么重点,大概就是新年快乐,毕竟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了。挂了电话后,乐柠给唐光远打了个电话,起(床chuáng)收拾着自己去唐光远公司。

其实她没怎么去过她爸公司,乐柠本(身shēn)就不是(爱ài)(热rè)闹的人。所以在之前唐光远没离婚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唐荷才是他的亲生女儿。一想到这,乐柠便忍不住的扯了下唇。

乐柠到的时候,唐光远的助理已经在楼下等她了。看到她时候,含笑喊了声:“小姐来了。”

乐柠笑了笑:“刘叔叔好久不见。”刘叔叔笑:“确实是,柠柠越来越漂亮了。”乐柠唇角上扬了下。

刘叔叔是唐光远(身shēn)边很多年的助理了,算是从小看着乐柠长大的。其实最开始时候,乐柠还不叫乐柠,她姓唐,唐柠。但因为妈妈去世后,乐柠想改名,唐光远拦不住,到最后只能同意了。

其实唐光远对乐柠确实不差,他该给的都有给,甚至于是纵容她。但总归来说,他在某些事(情qing)上面还是有点拎不清。不过在现在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刘助理下来时候,大厅里便有不少工作人员注意到了。这会看到他接了个女人,格外讶异。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是乐柠。很多女人都认识她,毕竟是有名气的美妆博主,上班族偶尔也(爱ài)看看视频打发时间,乐柠也出过很多适合上班时间的妆容,所以这会出现,前台两个认识她的人便讨论了起来。

“刘助怎么接乐柠上去了啊!”“对啊,乐柠怎么来我们公司了??”“我的天呐,我刚刚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怎么可能,刘助来接乐柠......”两人说着,对视了一眼道:“不会吧,乐柠莫非......和公司有合作?”“怎么可能,我们是房地产公司,乐柠是美妆博主。”

两人面面相觑看着对方,一时间有了差不多一样的猜测。

乐柠并不知道自己来一趟公司还能引起关注,当然更没有想到的是会有员工认识自己,还引发了一系列的猜想。

她到办公室的时候,唐光远正挂了个电话,看着她笑眯眯地:“柠柠来了。”“嗯。”乐柠看着他:“爸。”唐光远点头:“让你过来签字的,今天跨年,晚上要回家吃饭吗?”

乐柠愣了下,看着他:“我中午陪你吃行吗?”唐光远并不介意:“晚上要跟阮秋她们一起玩啊?”没等乐柠回答,唐光远坐在她旁边道:“阮秋和初初那两孩子也好久没见了,有时间请她们回家吃饭啊。”“知道了。”

对于唐光远让乐柠签字的那些,她没拒绝。并不想矫(情qing),也不想和唐光远争辩什么,该是她的就是她的。乐柠不会去惦记什么,但也不会让给别人。

签好字后,她陪着唐光远在办公室吃了顿饭。乐柠没什么着急的事,索(性xing)在唐光远办公室待了一下午,顺便还听他说了一下和工作有关的事(情qing)。

乐柠漫不经心地听着,偶尔点点头。唐光远看她这样,无奈道:“柠柠,好歹做做样子行吗?”乐柠摇头:“没什么好做的,爸你知道我对公司的事没兴趣。”

唐光远叹气:“但这公司迟早是你的。”“请职业经理人就好。”乐柠认真说:“我不行,你就算是强行压着我在这儿学也没用。”她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些事(情qing)上。唐光远:“......”

两人对视片刻,唐光远败下阵来。“那也要稍微懂一点,万一哪天爸出了点什么......”“爸。”乐柠打断他,皱了皱眉说:“你说什么呢?”

唐光远看着她脸色半晌,连忙认错:“好好好,爸乱说,对不起柠柠。”乐柠“嗯”了声,看着他:“我可以学,你别乱说就行。”在乐柠的心里,唐光远一如既往健康,他还那么年轻,能有什么事。

唐光远知道乐柠的心思,点了点头道:“那我给你说说?”“嗯。”

经过一下午的催眠,乐柠还真学了点东西。虽然她也不知道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乐柠很聪明,只不过她对公司的事很逃避,并不是很愿意。但其实谁都没忘记,乐柠当初学的专业是金融和管理方面的。一个能跳级上高中的人,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去。

乐柠在唐光远办公室待了一整个下午。唐光远公司涉及的领域其实很多,但主打是房地产,其他行业也或多或少有投资。算起来,其实资本很雄厚。

“爸,我走了。”听了一下午课,乐柠真的累。

唐光远无奈点头:“去吧去吧,好好玩,钱不够跟爸说。”乐柠笑,伸手抱了抱他:“我有钱。”唐光远:“嗯。”

乐柠不知道的是,她就这么偶尔一次去公司,还被人拍了照片,传到了网上,引发了争议。

*从公司离开后,乐柠径直去了周燃那边。到的时候,正好六点,不少人陆陆续续从里面出来。

谢为看到她的时候,大喊了声:“乐柠姐。”乐柠抬头一笑:“好久不见。”谢为笑着点头:“乐柠姐来找周队?”“嗯。”谢为指了指说:“周队还在里面,我去帮你叫人?”“不用不用。”乐柠轻笑了声,浅声说:“我就在这儿等一会就好。”

门口不少人往乐柠这边看过去,眼神中都带着打量。之前便听说过周燃有女朋友,但一直没见到。

乐柠也不在意被大家看,就这么站在那里,唇角上翘的笑着。谢为没先走,陪着她聊了一会。“周队还有最后一点事没忙魍。”

乐柠看着他:“你们最近很忙吗?”“稍微有一点点。”谢为叹气:“毕竟是年底了。”该完成的,在年末收尾时候也要做完。

乐柠点头,表示了然。“辛苦了。”谢为笑:“我们不辛苦,队长才辛苦。”“……”乐柠无言,辛苦还有功夫来折腾自己,她觉得周燃一点都不辛苦。

两人聊了一会,周燃才从里面出来。他旁边还有个人,正在说话。大概是察觉到了点什么,周燃抬起头往乐柠这边看了眼,在看到她之后,明显一怔。

蓦地,他信步往这边走来。“什么时候来的?”他站在乐柠面前,低头看着她那被冷风吹到发红的鼻子,眼里闪过一丝莫名(情qing)绪。“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乐柠仰头看他:“就一会,几分钟。”周燃皱了皱眉,看了眼谢为。谢为怂了下,连忙说:“乐柠姐周队,我还有事先走了,元旦快乐。”乐柠应了声:“元旦快乐。”

谢为在周燃发火之前,一溜烟跑了。乐柠看着他背影,好笑地看向周燃:“你把人给吓走了。”

周燃低头,捏了捏她冰凉的手:“走了。”“去哪?”“回家。”乐柠哽了下:“今天好歹是跨年,你生活就这么无趣的?”周燃低低一笑:“不无趣,带你去玩。”他回头看着乐柠:“想我们单独两个人还是一群人一起?”

乐柠扬扬眉,惊讶看他:“一群人是去哪?”“到沈南家吃火锅。”“……”乐柠眼睛一亮:“好,就要这个。”周燃笑了声:“行。”

两人到沈南家的时候,时间不算早了。沈南毫不客气给周燃打了个电话,让他再买点东西上去。

两人到便利店买了点吃的,这才过去。两人到的时候,陆嘉修和胡逸都还没来。周燃挑了挑眉:“他们还没过来?”沈南点了点头。

他看向乐柠:“欢迎。”乐柠弯唇一笑:“我们过来叨扰了。”周醉醉从厨房里出来,看着她:“算什么叨扰,我巴不得你们来。”乐柠笑。

两人经常会在微信上聊天,见面的时间虽然少,但关系都很不错,也很亲密。周醉醉看她:“还想吃什么?我让陆嘉修他们去买点回来。”

乐柠看了一圈,基本上想要的他们都准备了。“不用了,这些能吃完吗?”周醉醉看了眼:“别低估了他们的食量。”乐柠:“……倒也是。”

她不清楚其他几个人的,但周燃的食量可太清楚了。经常乐柠有什么吃不下吃不完的,周燃都能解决掉。特别能吃。乐柠被自己想法给逗笑了,这说的好像周燃是个什么一样,不好不好。

她正乐着,周燃走到了旁边。“笑什么?”乐柠眼睛弯弯地看着他:“不告诉你。”周燃捏了捏她脸:“嗯?”

乐柠得意道:“就是不告诉你,别问。”周燃哭笑不得,拍了拍她脑袋:“去那边坐着,我和沈南来就好。”“……”

乐柠没忍住,点头一笑:“好。”周醉醉也正好在喊她:“乐柠,过来这边坐,这些家务活交给他们男人就行。”“……”

周燃和沈南对这点没任何意见,顺手便拿着做了起来。乐柠和周醉醉,非常开心的到旁边喝了点小酒。当然,乐柠不敢多喝,不然待会估计她还没吃饭,就要醉了。

没一会,陆嘉修和胡逸也到了。大家聚在一起吃饭聊天,很是(热rè)闹。乐柠盯着看了会,感慨颇多。去年的时候,她还是和阮秋季初初一起吃的,今年认识了这么多朋友,季初初和阮秋也忙,没时间一起吃跨年饭。

正想着,周燃低头贴近她耳畔,低问了声:“怎么了?”乐柠眨了眨眼,看向他:“待会我们去一趟医院行吗?”周燃一怔,瞬间想到了什么。“当然,季初初今天值夜班?”“嗯。”

周燃一笑,捏了捏她耳朵:“我不喝酒,待会一起过去。”“喝酒也没事,叫代驾就好。”周燃但笑不语:“没事。”

借着火锅上袅袅升起的氤氲雾气,乐柠盯着周燃的侧脸看了半晌。她突然想到阮秋说的一句话。会随时注意你(情qing)绪波动的人,才是喜欢你的人。因为他在时时刻刻的关注你。

想着,她突然攥了下周燃的衣服。周燃顺势把耳朵贴在她旁边,边给她夹菜边问:“还想去看阮――”后面一个字还没说出口,乐柠就贴着他耳朵,落下了一个轻吻。

还在找"独家宠爱"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