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娇宠小青梅 惟兮 > 54、第 54 章

54、第 54 章

小说:

娇宠小青梅

作者:

惟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1

("娇宠小青梅");

要说孩童时彼此之间没有那么多的心思,
大家还都无话不说,但随着时间推移,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
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小秘密。

比如游涣藏了这么多年的白月光,比如徐子丞对向泠的默默喜欢,
再比如轻易显露心思周嘉树和祖宗赵思沅的默默喜欢?

虽然不是世界崩塌,
但邵络景觉得他的三观已经崩塌了。

徐子丞和向泠,游涣和他姐,现在就连天天和他斗嘴的赵思沅和刚回国的周嘉树都成了一对,弄了半天周围就他自己一人是单身狗,这都他妈是啥事啊?

突然反应过来的邵络景忙冲向门口:“你俩等会,
先别着急走。”

周嘉树透露着淡淡的不耐烦:“什么事?”

“不是,
你俩这什么时候搞到一块的啊,
这速度也太惊人了,
还就在我眼皮底下,好歹也给我个缓冲的时间。”

怀里的赵思沅不舒服的嘟囔了一声,
在周嘉树的胸膛上蹭了蹭:“怎么还有猫叫,
吵死了。”

周嘉树安抚着:“嗯,是只野猫,挡在门口,
是有些烦人。”

邵络景:“……”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一个二个的都嫌弃。

“我先把她送回家,
等会再过来。”周嘉树示意怀里的人,
“有什么问题回来再说。”

等这两人一走后,邵络景脑袋一拍,瞅着那桌子上十分镇定的另外四人:“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你们一点不惊讶!”

“跟你一样,
也是刚知道。”游涣好心解释,“他们两互相喜欢是我们早就看出来的,所以对于他们两在一起也不惊讶。”

向泠是真的佩服邵络景的智商:“他们两人的猫咪这么明显,邵络景,但凡有点眼色的人都能看出来。”

“我不信!”邵络景气的就差直接跳起来了,“哪里有猫腻了,我怎么就一点没看出来,我不信,肯定你们早就知道,故意惦记着我那十辆车!”

作为同父同母的姐姐邵络羽都看不过去了:“以周嘉树现在的财产来说,他应该还看不上你这十辆新车。”

“……”

“热吗?”徐子丞抬头看看空调出风口,那里正对着向泠,她进来时脸色苍白,这一会倒是被吹的双颊通红。

“我们两换个位置。”

他把餐具什么都换了,然后才让向泠坐下,难得搭理了邵络景。

“也就你天天以为什么哥哥妹妹,周嘉树为什么不给你送见面礼物,为什么不给你送车,为什么不给你零花钱,你如果打破了周嘉树的五千万花瓶试试?”

“邵络景,我们几人中也就你反应慢点。”

被这么一点,邵络景虽然还慢半拍,但多少也能回忆出一些细节,郁闷的灌了几杯酒才苦着脸:“那我这十辆车怎么办啊?”

…………

司机因为听了吩咐一直在饭店门口等着,看到老板人影出来的时候赶紧下车去开车门。

怀里的那人他只瞥了一眼就赶紧低下头,视线中只扫过一双又细又直的小腿。

赵思沅今天穿了小脚裤,上身属于半高领黑色毛衣,刚才见人一来直接拱怀里去了,以至于自己的大衣只能被周嘉树一手拽着一手盖在她身上。

出了饭店就不像里面的温暖如春,赵思沅虽然上半身被周嘉树裹着吹不到一点风,但脚踝处裸露的那一点皮肤被风一吹倒是实打实的冷。

察觉她的打颤,周嘉树皱了下眉,把人打横抱直接抱到了车上,用大衣盖的严实。

赵思沅睡了一路,一直到门口周嘉树按指纹的时候她才幽幽转醒。

“等会再睁眼,要开灯。”周嘉树把大衣又往上盖了一些,把人抱进屋里脱了鞋后又问她,“想不想喝水?”

屋内的空调自动感应,周嘉树又调节了温度,床上的赵思沅已经翻了个身,裹着被子闷闷的回答:“要喝水。”

从厨房再回来的时候赵思沅已经坐起来了,她那会就是喝多了酒,酒后的困意一时上头,现在睡了这么久倒也清醒了不少。

“你刚刚去接的我?那刚刚说的猫是怎么回事?”

周嘉树薄唇弯了一下,然后把水杯递过去:“邵络景说的十辆车是怎么回事?”

赵思沅亮晶晶的双眼一眨,像中了彩票似的把手机里的录音功能打开:“我马上就要发大财了,早知道刚刚趁他没反应过来应该再宰一笔结婚的。”

邵氏的十辆新车,她不知道要赚多少呢。

手机里邵络景那豪气十足的声音在房间里回放,周嘉树弯腰捏了捏她脸,平视着她问:“没钱了?怎么没想起来宰我?”

“那当然不一样了,你的钱以后就是我的钱。”赵思沅通透的很,“再说了,我们两订婚他本来就该出点血。”

订婚这个事……周嘉树在床边坐下。

“爷爷没提前跟你说,有没有生气?”

赵思沅很快的摇摇头:“没事啊,反正我早就知道你爷爷的意思,早宣布晚宣布都一样。”

周璋老爷子连周嘉树这个亲孙子都没说,又何况她呢。

“虽然说是周家订婚,但以后我们不会住在周家,我和周家也没有关系,你不用面对我爷爷,只需要订婚的时候见一面就好,之后想见就见,不想见就不见。”

赵靳今天找她谈话时也说过,他们赵家的千金还不至于要趟周家这趟浑水,答应这场订婚,也完全是因为周嘉树个人。

酒香味在两人间蔓延,赵思沅拿着水杯不知怎么回事,那酸涩感直冲到眼尾,她把杯子往周嘉树手里一塞,抱住他的腰:“没关系,你以后会有我,也会有我爸爸妈妈这些家人,讨厌的人我们跟他们来往。”

江城对周嘉树来说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了,能让他放弃工作不惜一切回来只不过是因为这里还有一个她。

“嗯,不来往,哭什么?”周嘉树抬起她下巴,眼尾已经通红了,

酒劲上头时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变成了倾诉的口子。

“就是觉得你一开始明明可以不回来,如果留在d.e,不用担心在江城被人使绊子,你的病情也不会再有人关注,你会有更好的前途,但你还是回了这个毁了你家的江城,好像我除了花钱就是花钱,一直在给你添麻烦。”

嘴巴一撇,眼泪珠子就下来了,赵思沅说的楚楚可怜的。

周嘉树的衣服上也被她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蹭了两下,蹭完还抬头:“你的衣服太硬了,刺我脸,下次不要穿这件了。”

“……”原本要去抽纸的手慢慢收了回来,周嘉树叹气,用指腹轻柔的擦去她脸上的湿润。

像是顺着她刚刚的话说:“的确是麻烦,但也是我乐意至极的麻烦。”

那人呆呆的坐在被子里,一张巴掌大的脸上又湿又红,那唇色更是鲜红欲滴,周嘉树的手指还放在她的下巴上,低头一抬起便直接方便了自己。

赵思沅不知道这人是怎么从刚刚的话题转到亲吻上去的,她甚至连嘴巴都还没来得及合上,唇齿间就又被那湿滑偷袭了。

她的酒香味在两人间暧昧混合,周嘉树现在已经轻车熟路了,一会柔一会重的,赵思沅呜咽着锤他。

手心里突然被塞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赵思沅趁着间隙才看见那是周嘉树的手机。

“还记得我当年走的时候你给我送的那封信?”周嘉树终于放开她,用她的指纹打开了手机。

“你手机怎么会有我的指纹?”

周嘉树没回答这个问题,直接点开了微信,邵络景在群里艾特了他几遍,问他啥时候回去喝酒。

“你还要回去吗?”大晚上都十点多了,这个点难不成要丢下她回去喝酒吗?

然后赵思沅就看到他毫不留情的在群里回三个字:“不去了。”

发完消息周嘉树直接点开自己的头像:“看见这个不熟悉?”

一张很模糊的白色纸张,模模糊糊可以看到上面有字迹,但却看不清是什么。

赵思沅低着头又认真看了会,还是没什么印象。

“自己的字都不认识了?”周嘉树点开相册,看见他点开一个名叫“樱桃”的相册分组,他翻到最下面,“还想不起来?”

那是一张信纸,白色的背景,红色的线条,上面的黑色马克笔歪歪捏捏的写了一行字,旁边还有泪水干涸的痕迹。

“这,这是……”赵思沅捂着嘴,一瞬间想起自己当年干过的蠢事,“你怎么还留着啊?我当年就是随便说说的,你居然一直保留着?”

正中间的一行黑色字迹正出自于赵思沅的笔下:

“我妈妈说我这些年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所以周嘉树你以后在外面就不要再有什么妹妹了,麻烦的妹妹有我这一个就够了。”

那张照片保存的时间正是十年前周嘉树离开的那一天,要不是今天看到这张照片,赵思沅哪还会有那时的记忆。

那周嘉树,是从那个时候就把她放在心上了吗?

“所以赵思沅,因为有这份麻烦,我才要非回江城不可,自己的麻烦还是自己收拾才放心。”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离正文完结应该不到十万字了,可以着手下一本了,专栏别忘了《娇妻难养》

岑宁两家联姻的消息一放出,众人哗然,宁家那位只知道花钱的小作精宁清晓配上清冷孤傲的海归岑烨?那不搞笑吗?

可没想婚后不久,原本被公认最不般配的岑宁夫妇,却在海城公然秀起了恩爱:

“新婚三月,岑氏继承人岑烨包下私人飞机与爱妻宁清晓甜蜜游玩,共度蜜月。”

当晚,助理出现在岑家汇报此事,却见那位众人口中的岑太太抱着手机飞快的点着:

“今天蹭了你出差的私人飞机,按照飞机票的十倍价格给你五十万,你公司股价因为这新闻两小时涨价一千万,我们平均一人五百万,你还要再给我四百五十万。”

自家老板岑烨似乎已经习惯这场面,皱了皱眉,懒得和她争论,直接让助理打钱。

没过几日,两人恩爱的话题再次在海城传开:

“新婚三月,岑氏继承人岑烨高价拍下南非粉钻送与爱妻宁清晓,羡煞旁人。”

只是当晚那位岑太太又在家彻底炸了锅:

“我告诉你啊,岑烨,这八千万的粉钻戒指可是你自己要拍的,跟我没关系啊,你可别想让我跟你平分这八千万啊!”

岑烨:“……”

刚把戒指送过来的助理:“岑总,这戒指还要送给太太作生日礼物吗?”

后知后觉的宁清晓:“???”

“生日礼物?”岑烨眯眼冷笑,缓缓拿起那枚八千万的戒指,“你想多了,老婆,”

“家里太暗,我就是买回来当照明灯用。”

宁清晓:“……”


2("娇宠小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