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娇宠小青梅 惟兮 > 10. 第 10 章

10. 第 10 章

小说:

娇宠小青梅

作者:

惟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1

她接起电话:“周嘉树?”

“赵思沅,你现在在海嘉?”

赵思沅望望周围:“你怎么知道?”

周嘉阳那让人不舒服的视线又往这边投过来:“是我那位哥哥吗?”

手机里出现了大概十秒钟的电流声,周嘉树淡声:“开免提吧。”

“周总。”

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跟刚才和赵思沅说话时完全相反,漠然疏离。

旁边一行八卦的眼神简直要把这边望穿了,偏偏周嘉阳有心演戏,就是不让下属离开。

“哥,听说你回来了,怎么不回家呢,爸和妈都想你了。”

啧,赵思沅忍着恶心打颤,这演技,不进娱乐圈真是太可惜了。

电话里的周嘉树则是一点面子没给:“哥?”

他散着语调,还真不像骂人:“周总是不是喝多了?我妈应该不至于像你妈那样随便在外面就给人生个什么弟弟妹妹?”

“至于爸妈,”那边的人笑了,很轻很轻,但并不妨碍赵思沅听到那极细的嘲讽,“我从十一岁就没爸了,还有我妈,在我十一岁那年就已经去世了,周总今天这话,”

他顿了片刻,毫不顾忌:“难不成这么巧,周总和我有着相同经历,也是从小就没爸没妈了?”

周围一众人瞬间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站在这里颇为尴尬,额头冷汗直冒。

“先回去工作。”

听到这声命令,这些高层几乎是跑得飞快,就怕再听见个什么只言片语。

周嘉阳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对着电话:“周嘉树,你何必那么咄咄逼人?”

“周嘉阳,你又何必那么惺惺作态?”

见没人,周嘉阳现在已经破罐破摔了:“别以为你自己多高尚,你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趁海嘉跟D.E有合作的时候回来,周嘉树,你这如意算盘打得还真精。”

赵思沅看那人的眼神顿时跟个神经病,周嘉树现在也是很有钱的好吧!

空旷的走廊里很快响起几声轻笑,周嘉树的声音是那种清冷中又带着几分舒缓的磁性,低沉愉悦,听着很是让人舒服。

只是此刻,那低缓的男声却不掩对周嘉阳的厌恶。

“周嘉阳,你真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心理阴暗吗?”

…………

从海嘉出来,赵思沅的心情不要太好,想想周嘉阳刚刚的面如土色,她坐上车让司机直接开到向泠的酒吧,今天这隔空对话就是该庆祝一下。

他们几个小团体之间虽吵吵闹闹,但到底还是从小一条心,一致对外,对于半路突然插进来又差点毁了周嘉树的周嘉阳,他们还真是连看都看不上。

酒吧的员工对于下午这个点看见赵思沅并不意外,把樱桃送过去又笑着招呼:“泠姐说让你先坐一会,她一会就过来。”

“没事,你们先忙。”

除了樱桃,员工还送了一杯低浓度的鸡尾酒,向泠开酒吧这两年,赵思沅的酒量也练出来了不少。

她一边喝着酒,一边给舒冉发消息:“美女作家,票买好没,什么时候的航班我去接你。”

舒冉今年也研二了,闲暇之余写写书,小日子过得也算悠哉,算起来,马上也该放暑假了。

手机很快收到新消息,备注“舒作家”的人没回答她刚问的问题,反而直接放了一个炸、弹出来:“赵思沅,我前两天遇见秦言睿了。”

“咳!”

赵思沅吃着樱桃,果肉还没咬掉,这下直接呛住了,她忙打了个电话过去,

“什么情况啊?你真遇到了?”

“那你可要想好啊,”赵思沅是真的为她担忧,“想当初,你写书就是因为他,现在你们两又在一个城市,你不怕他再伤你一次啊?”

舒冉咬了咬唇:“但他回来了不是吗?”

不知怎么回事,这句话像是一下勾起了那时有时无的异样,赵思沅心底某处忽然泛起刺痛,她奇怪,又劝道:“但在这个现实故事里,没有男主角,一直都是你一个人的单恋,如果再努力一次却还是没有结果你怎么办?”

身为这么多年的闺蜜,她自然不想舒冉为了一个暗恋了七年的男人再伤心一次的。

电话里有一瞬的沉默,不知过了多久,舒冉才轻轻开口:

“暗恋这件事,本就是不可奢望的结局,我们不是童话故事,喜欢也不一定非要在一块。

“这么多年,喜欢他就跟喜欢写书一样,从一开始的喜欢,到现在深入骨髓的上瘾,就算知道没有结局又怎么样,因为有时候,没有结局也不失为一种浪漫。”

赵思沅知道,在咬文爵字这方面她肯定比不过舒冉这位大作家,只微微叹气:“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我就支持你,我会一直站你这边的。”

那头似乎松了一口气:“赵思沅,你知道吗?我从没想过我会喜欢一个人喜欢了七年,哪怕因为一个人难过了整个青春,可如果再重来一次,我想,我可能还会选择喜欢他。”

向泠忙完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面前已经空了三个杯子了,冷眉一挑:“这是樱桃不够吃?”

“是你家的酒太好喝了。”赵思沅举起酒杯,“你家是不是换了调酒师,我刚过来看见一个没见过的帅哥。”

“今天才刚进来。”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这大小姐的眼睛。

向泠今天没戴耳钉,黑色的短发懒懒的趴在额前,眉梢不似平常的冷淡,添了几分慵懒。

赵思沅凑近闻了闻:“身上怎么这么香?”

Byredo的无人区玫瑰,很符合向泠的孤傲清冷。

“刚洗完澡,我爸中午吐了。”

赵思沅立马坐直:“叔叔没事吧。”

“没事。”她语调淡淡的,随手把赵思沅刚喝剩下的半杯酒端过去,“就是有点小感冒,胃口不好。”

一聊到这个话题,气氛就自然的沉闷,向泠喝完酒又捏了颗樱桃:“别说我了,说说,你这身装扮今天是去做什么了?”

“今天去了海嘉。”鸡尾酒全部喝完,赵思沅又开了一瓶红酒,她酒量不差,向泠也就没阻止。

赵思沅蹙眉凝思:“周嘉树跟他家里的矛盾,比我想象的要深。”

甚至这次回来,赵思沅感觉周嘉树对周叔叔的排斥反而随着时间越积越深。

“这才正常。”向泠不觉得奇怪,“要是换做是我,可能我的恨意会比他还强烈。”

那一年的周嘉树,任谁看了都不忍。

十一岁刚失去母亲,十二岁周意阙这个父亲就领着另一个女人和自己的另一个亲生儿子进了门,心还真是够绝。

赵思沅点点头,把中午在海嘉的那事说给她听,一说到这段整个心情都愉悦了。

“难怪你今天穿着这身衣服过来,我还以为你被你爸提前绑到公司了。”

两人之前说好了,十月份一到,赵思沅就要过去上班,现在这两个多月是她最后的潇洒时间。

“唉,自由时间还有最后这么两月,我最近看那些管理学的书看的头疼。”

公司的那些资料赵靳已经全给她带回来了,这段时间赵思沅正熟悉着这些。

向泠想起刚刚她说的那些细节:“不过,你说周嘉树知道你在海嘉后特地打电话给你的?”

“对啊,我一接通他就问我是不是在海嘉。”

回想之前他们几人问的问题,向泠又问了一遍:“周嘉树最近做什么工作你知道吗?”

“不清楚,好像是一个投资公司,而且看样子工资也不低。”

赵思沅回想:“上次送他回家,他家住北湾那一块,开的车也是添越。”

他才刚回国,这些东西不说添置的齐全,单看穿戴,全都是高奢,私人订制。

看样子,也足够跟周嘉阳抗衡了。

赵思沅这就放心了。

“你就没其他想法?”向泠问她。

一盘樱桃又见了底,赵思沅吐了最后一个核,又满足的喝了口红酒:“什么想法?”

“没事,你喝酒吧。”

向泠把甜点往那边推了推,清冷英气的五官略显无奈,她就喜欢赵思沅的这种简单直率,最不该染指那些勾心斗角的阴暗。

至于周嘉树背后隐藏的背景,她想,或许那对赵思沅来说,并不是坏事。

又聊了一会,赵思沅想起今天舒冉给她发的消息:“舒冉说她遇到秦言睿了。”

秦言睿,一个让舒冉恋恋不忘七年的男人,因为他,舒冉还成为了作家。

“秦言睿?”向泠自然也有印象,“那舒冉现在是什么想法?”

能是什么想法,自然还是喜欢啊。

作为闺蜜,赵思沅其实不想看她再受伤的,但又开心舒冉跟自己提起时语气里的欢愉惊喜。

出去的时候赵思沅故意把向泠支走了,结账的员工一看她愣是不收卡,最后无奈,赵思沅真是把包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到几张现金递过去。

员工为难:“思沅姐,你这样做泠姐知道了会跟我们生气的。”

“那就别让她知道好了。”赵思沅做了个掩唇的手势,“秘密。”

关系再好是好,但这些方面,几人从不含糊,向泠家里还有个爸爸,不能像他们这么随意挥霍。

出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门口对面的停车位上停了一辆车,男人斜靠在车门边,指尖来回把玩着一根烟,却并未点燃,他长腿半弯撑在一侧,闲闲散散。

西边的天际隐隐可见几片红色晚霞,橙光四射,照在周嘉树清贵矜隽的脸上,周围像是蒙了一尘沙,只他那处朦胧耀眼,卓尔不凡。

那一刻,赵思沅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舒冉会对一个男人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别说,要是换了主角,说不定她也可能慢慢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