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娇宠小青梅 惟兮 > 32、第 32 章

32、第 32 章

小说:

娇宠小青梅

作者:

惟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1

("娇宠小青梅");

新闻一爆出,
大院里的所有人就都看到了。

邵络景在群里一遍遍骂着周嘉阳:“妈的,这货实在是太阴了,使的全都是这些下作手段。”

“昨天你们还拦着我,
这货就该狠狠往死里揍!”

他说着又艾特徐子丞:“你们那到底什么情况,真贪污受贿的人应该是周嘉阳那私生子!”

“这从黑暗里爬出来的东西,
真别指望他有什么明亮的地方,我来联系这些媒体,
赶紧叫他给爷爬滚,
都是什么东西!”

“不用,
”周嘉树在群里回应,“暂时不用管。”

徐子丞被艾特出来:“他昨天过来喝了我一包好茶叶,
我们局长翻了整个检查局都没翻到让周总满意的茶叶。”

邵络景:“什么?”

游涣:“????”

邵络羽:“看来检查局的待遇很好。”

赵思沅想起昨天看到徐子丞送他回来时的情景,
觉得还真的有可能。

似乎,
周嘉树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狼狈。

只是这事不止他们,大院里的其他父母也都纷纷看到,
大概是一一都打了电话给周嘉树,
询问情况。

就连赵靳在家里也没忍住,斥责周嘉阳这事做的太卑鄙。

“周老爷子那边怎么说?”石曦之翻看着手机,
“这事会不会是老爷子一手推动的?”

“不管是不是老爷子做的,
现在来看,
他一开始给两人设置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让嘉树平白遭受这些?好不容易熬过了这么多年终于熬出来了,怎么一回到江城,又要全失去了?”

石曦之关了手机:“要我说,
还不如一开始让嘉树做绝些,直接把股份卖了转手。”

“卖股份才是最不明智的决定。”

赵思沅听的也七七八八了:“爸,为什么卖股份是最不明智的决定啊?”

赵靳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海嘉与d.e合作后,
股价水涨船高,正是炒的最热的时候。”

“但所有人都可以卖,唯独嘉树不可以,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如果当时他把海嘉股份卖了,那现在这贪污受贿的罪名,他就坐实了。”

股份在他头上还能辩解,一旦把股份变现放入银行卡里那就是实实在在的钱了。

“那现在这情形怎么办?”石曦之说着就来气,“就让我们干看着什么也不做?你倒是也想想办法啊。”

“周老爷子也真能沉得住气,狠下心也不管。”

赵靳是知道些内幕的,只是当下也不适合说那么多。

没过两秒,他抬头看向赵思沅:“上次你周爷爷说,你跟嘉树很登对。”

“????”

像是故意忽略她的惊愕,赵靳又问她:“这个事你自己怎么想?”

………………

明明新闻爆出来正是最白热化的时候,周嘉树那两天似乎也毫不在意,邵络景叫嚣着要出来聚会的时候,一向不怎么发言的他直接问了聚会地点。

邵络景这次选的是一个斯诺克俱乐部,几人的斯诺克打得都不差,因此一到那就直接开始九局三胜制了。

一开始邵络景还想着这人这段时间受打击,多让让他,结果两三局下来后他真觉得自己小看了周嘉树。

“以前看你也不怎么玩啊?怎么现在都练成这个级别了?”

周嘉树弯下腰:“在国外的时候经常玩。”

游涣和徐子丞就是过来陪同的,随便打了两局后就没多少兴趣了,反正跟那人打也是被虐,干脆坐下来观战。

“赵思沅呢?”向泠今天难得有空过来,倒是赵思沅迟迟未来。

“说有事,一会到。”

话音刚落,赵思沅进门:“来了。”

她像是虚脱了一样,往椅子上一趴:“先让我歇一会。”

徐子丞刚给向泠倒了杯水,还没递过去就被周嘉树截胡了。

“喝点水。”他递给赵思沅。

徐子丞:“……”

一看见这人,赵思沅就想起上次在大院赵靳问她的那个问题,她小口小口抿着水,不知道是因为刚进来累的脸红还是其他心思作祟,小眼神也时不时的转着圈。

周嘉树好整以暇:“赵思沅,你是不是又做什么亏心事了?”

屋里空调打得太高,赵思沅扒拉着自己的高领毛衣,:“没啊,就是公司的事太多了。”

周嘉树自然也没打算深究,干脆坐下来问她公司怎么回事。

一说到这,赵思沅就头疼,她放下杯子:“我今天跑市场调研,这才一个星期,最近医院的使用数据下滑了五个点。”

“五个点?”邵络景一转身,手中的球杆碰到向泠手中的水杯,水洒了她一手。

徐子丞立马上前抓着手腕:“烫着了吗?”

神情紧张,眉头深皱。

向泠抽回手甩了甩上面的水:“没事,是温水。”

他从来不会倒烫的或者凉的水给她,每一次的温度都是刚刚好。

那水杯被徐子丞接过来,他只当看不到向泠刚刚挣手的动作,抽了纸巾递过去:“擦擦水。”

“对不起啊,向泠,我刚刚真不是有意的。”邵络景这会才反应过来,“来来来,我再给你倒一杯赔罪。”

另一边的三人感受着这微妙的气氛一时之间也不适合插话。

还是向泠擦完手问她:“你刚刚说公司怎么回事?”

具体哪里出了问题赵思沅也不太清楚,就是这个星期她跑市场,发现相比上个月的数据,一些器具使用率明显下降,而且还不是一个百分点。

“五个百分点的下降率确实有些高,这不是单独一家医院,是整个市场来看的话,可能问题还是出在公司上。”

周嘉树有条不紊的给她分析着:“这个事,赵叔知道吗?”

“现在应该知道了。”赵思沅走的时候,部门经理已经拿着文件上楼汇报了。

服务生进来送水果,最先上的就是一大盘的樱桃。

邵络景上前捏了一颗:“你们谁,什么时候点的樱桃啊,我怎么不知道?”

“周嘉树进来前点的。”游涣进来时就发现了,他和对面的周嘉树对视一眼,对方挑眉回应。

有自己的最爱在这,赵思沅顿时来了精神,抱着碗一颗一颗的塞:“我们那组每一步分析都看了,无论是在价格还是质量以及精确度上跟上个月都没有改变,而且精确度比上个月还提高了不少。”

“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医院跟我们的订单率会少了这么多。”

向泠抿了口水:“会不会跟邵寒烟有关系?”

“邵寒烟?”赵思沅停顿了下,又肯定的答,“不会。”

虽然上个星期她们两组是要做一个比赛,看她们两个新人在订单率这一块谁的更高,但自从两人上次在饭店敞开心扉的交流后,赵思沅能够很直观的感觉到,邵寒烟已经把那番话听进去了。

至少在公司的时候两人偶尔碰见她也会低下头擦肩而过,好像知道赵思沅不想见她,也会刻意避开一些公开性地方。

对此,赵思沅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反正就当做彼此不认识。

当然,“也不止这一方面的原因,”见旁边的几人都听得这么认真,赵思沅也不好意思吃独食了,主动把樱桃递过去,“你要不要吃点?”

一盘樱桃就这一会的功夫就少了一半,周嘉树顺势端过来:“赵思沅,不能再吃了。”

又是那种严肃的管教语气,不过赵思沅现在已经敢小小的反抗一下了,她撇撇嘴:“不吃就不吃。”

“拿来,给我我吃!”邵络景直接夺过去,这个二傻子啥也看不出来,“不就一盘樱桃吗?你们真墨迹,上点火能有多大事,谁没上过火啊?”

他笑嘻嘻的,听了半天,只有一个结论:“赵思沅,看来你去公司这段时间还真不是去当花瓶,这学的有模有样的。”

对于这言论,赵思沅直接给她回了一个“滚”字。

不过听见花瓶两个字,周嘉树眉梢一抬,忽然想起前几天翻看的拍卖手册,拿起手机给linda发消息。

没再扯皮,赵思沅拉回正题:“而且这次不止我们组,邵寒烟她们那组订单也少了很多。”

也就是说,受损的是整个集团。

其他几人也觉得事情不是想的那么简单,让她等会回去把报告发在群里看看。

几个男人这会都玩累了,赵思沅自然又拉着向泠打了几局,邵络景觉得赵思沅那技术真是差的可以:“我说,就这样,你们也能看的过去啊,这向泠到底是怎么做到让的毫无痕迹的啊?技术太高超了!”

闻言,周嘉树从手机上抬头,赵思沅的技术,好像是有点差。

中心击点找的很好,但是力量控制的不好。

游涣倒是一直在观察着,看看自己两边的人,一个周嘉树,一个徐子丞,他咳了咳嗓子,状似不经意的提起:“你两人真不要上去指导指导?”

不是向泠让的高超,而是向泠的技术比赵思沅,又高了那么一点。

邵络景:“这个指导啊,真没多大用,纯粹是个人能力问题,你叫她两今天玩一晚上都不一定能玩出什么花来。”

感觉无聊,这人东看看西瞅瞅。

“周嘉树,你看什么呢?”邵络景凑到他手机上,“花瓶,你看花瓶干什么?”

一个樱桃花纹的青花瓶。

邵络景一脸嫌弃:“你买个这玩意干什么,买回来当摆设啊?”

周嘉树淡淡瞥他一眼:“当宝,珍藏。”

“???”

这人什么癖好?

没等邵络景还想再吐槽,再一看清上面的价格,整个眼都瞪大了:“靠,就这玩意要五千万?周嘉树,你不是都被停卡停车了,你身价到底他妈有多高啊!”

作者有话要说:  这算明天的,所以明天白天就不更新了。

但一会今天晚上我还会再更新一章,估计要九十点,我继续写,你们先看,男主会反击,也会在一起,别急。

还有,预收《娇妻难养》小可爱们收一下吧,这个写完就写那个了。


2("娇宠小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