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金玉其内 > 015

015

小说: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

金玉其内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27

车内气氛陷入尴尬,指腹轻轻摩挲着唇角,夏稚脸红得像颗樱桃。

但只有夏稚一个人尴尬而已,司机若无其事握着方向盘,新婚的小两口甜甜蜜蜜不是很正常?

到家后,在司机和夏稚的搀扶下,沈时骁被送进卧室。替他盖好被子,夏稚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已经晚上十点,还是不叫沈时骁起来比较好。

洗完澡后,他躺在卧室柔软的大床上,开始清点这几天的小金库。刚刚他收到一笔转账,应该是节目组结算了部分通告费。

将杂七杂八加在一起,也不少了。

抱着银行卡和支票,夏稚陷在柔软舒适的枕头上,眯着眼睛进入睡眠。

又是有钱的一天!

难得休息,日上三竿夏稚才醒,餐厅佣人们已经准备好午餐。无意间瞥见佣人的手表,夏稚才想起上次他摔坏沈时骁手表的事。

虽然已经修复好,但还是买一个新的,能让他愧疚感降低些。

今天天气不错,他选了一件薄款白色羽绒服,裹着围巾准备出门。家里有专门负责接送他的司机,王叔见他要出门,早已在门口等候。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夏稚说:“麻烦您了。”

来到商圈繁华的skp,柜姐热情招待夏稚挑选手表,末了还笑着问:“你是不是夏稚?”

夏稚有些意外,调整一下围巾道:“嗯,您认识我?”

柜姐摇晃手机:“最佳演员嘛,我每周都在追。”

第一次逛街被认出,夏稚心中带着前所未有的骄傲与新奇。

“给你自己挑表吗?”

“不是,给我朋友。”

这家手表是国际著名奢侈品牌,售价不菲。夏稚之前买过几块,不过都在他妈妈生病时卖掉了。

柜台里,一块黑色钻石手表吸引了他的注意,柜姐称赞:“您很有眼光,要拿出来试试吗?”

夏稚轻轻点头:“谢谢。”

这块黑色钻石手表是他们家新品,表盘是蓝宝石水晶材质,低调但不失贵气。

沈时骁戴上一定好看。

目光落在价签上,夏稚微微抿起唇。

呜呜呜,怎么价格那么合适?

恰好是他全部家当!

仅仅纠结十几秒,他忍泪道:“请您为我包起来。”

柜姐:“ok。”

刷完卡,夏稚虽然抱着手表带,但内心空落落的。

唔,他又成了穷光蛋!

司机见他才一个小时就出来,好奇地问:“没有喜欢的吗?”

夏稚低低垂着眸:“有,买了一块表。”

司机点点头,说:“刚才沈先生打电话,说等您买完东西,让我把您送去公司。”

夏稚心在滴血,也没细想,蔫蔫地应了一句。

车停在沈氏楼前,夏稚此时才如梦初醒,沈时骁让他来公司干什么?

不得不说,沈氏的高楼确实气派,楼里不但设施完善,装修的也很有格调。

乘上电梯,夏稚拎着手表袋子按下沈时骁所在的楼层。司机告诉他,这栋电梯可直达总裁办,不需要刷门禁卡。

电梯门打开,夏稚撞见了熟人。

林向楠,和他一起长大的朋友,不过当他被赶出夏家时,他们便不再联系了。当初他妈妈生病,他走投无路给林向楠打了一通电话,想借5w块钱,林向楠的话他一辈子都能记在心里。

夏稚,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圈子的人了,以后就不要联系了。

往事浮现,夏稚漫不经心地收回视线,打算直接离开,不料林向楠也看见了他,并把他叫住。

“夏稚?你来这里干什么?”

夏稚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送东西。”

林向楠视线落在他拎的手表袋上,笑了笑向他走了几步,“我刚回国,今天和我爸来沈氏谈生意,你是在兼职跑腿儿吗?”

夏稚没有回答,冷漠问道:“还有事吗?”

林向楠撇撇嘴:“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不过你摊上那个老爸也够命苦的,其他的朋友,你也不联系了吧。”

夏稚不想再和他多费唇舌。正要离开,前方的办公室门忽然打开,沈时骁从里面走出来。

他刚动了动嘴,却被激动的林向楠父子抢先。

“沈总,我们在这里等您很久了!”

沈时骁疏离地看着迎上前的两人,目光转瞬离开,避开他们朝着夏稚快步走去。

“你来了。”

夏稚轻轻点头:“嗯,司机送我来的。”

今天的羽绒服是衣柜里的新衣服,沈时骁亲自为他挑选,很衬夏稚,尤其是在冬季,像一团软软的小年糕。

似乎夏稚穿这件衣服,让沈时骁心情很不错,他语气轻快道:“去我办公室吧。”

两人离开前经过林向楠父子,沈时骁只扔了简短一句话:

沈氏目前没有合作意向。

林向楠望着他们的背影,心中后悔的同时不免惊诧万分。

夏稚什么时候和沈时骁搭上了?

他父亲蹙着眉:“你现在和夏稚还有联系吗?”

林向楠支支吾吾:“…嗯,有。”

沈时骁的办公室很大,夏稚跟着他来到办公桌前,拎起袋子:“给你。”

沈时骁:“送给我的吗?”

夏稚:“嗯,我又你买了一支表。”

沈时骁接过袋子看了半晌,一抹温和抵达眼底,“谢谢稚稚。”

夏稚挠挠头:“小意思,赔给你的。”

沈时骁打开时手的动作很轻,像是拆开一件珍藏多年的宝物。打开手表盒,墨色的双眸涌着一丝涟漪,他轻声道:“可以帮我戴上吗?”

夏稚一愣,小声道:“可以。”

戴手表时夏稚很专注,纤细浓密的睫羽轻轻煽着,眉骨精致但不女气。

房间很静,静得夏稚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终于戴好,他轻轻舒了口气:“好了。”

沈时骁双眸微动:“好看吗?”

“好康!”

能不好看吗?都是银子!

囊中羞涩的夏稚从心底呐喊。

沈时骁:“今晚想带你参加一个饭局,先等我开个会可以吗?”

夏稚:“可以。”

沈时骁:“我助理就在这,想吃什么喝什么直接叫他。”

夏稚见助理正在朝自己笑,不免难为情。

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今天的会议室,气氛格外轻松,高层们能明显察觉到沈时骁心情不错。他们暗中松了口气,看来今天能不被挨训了。

这个季度,公关部门正在汇报总结,沈时骁手肘抵着会议桌,右手轻轻托着头,目光落在那支手表上。

高层们都是人精,很快注意到那块手表。

可他们奇怪,普普通通一块手表啊,哪里值得董事长这样看?

不过人精就是人精,整理报表空隙,一位高层问道:“沈总的表哪里买的?很配今天的西装。”

沈时骁抬起头,轻轻咳嗽一声:“我太太给我买的,他说我戴着很好看。”

一众高层立刻心领神会,连忙附和。

“您的太太眼光真好!”

“真贴心,沈总很幸福。”

沈时骁静静望着腕表:“嗯,他眼光很好。”

这边,夏稚坐在办公室刷着微博。短短一宿,他的粉丝暴涨300w,评论底下许多路转粉的留言。点开#夏稚#超级话题,他满足地笑着。

他也是有超话的人了。

这时,沈时骁的助理拿着一件白衬衣敲门走进来,夏稚抬头问:“这是他的衣服吗?”

助理点点头:“对,沈总今晚要穿,我提前替他熨好。”

瞧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儿,夏稚主动说:“不然我来吧,你去忙。”

助理点点头,欣然同意。

熟练地拿起熨烫衣服的工具,夏稚手指摩挲着衬衫的布料。

质量到是不错,但这是几年前的款式了。

工具已就位,他拿起熨斗仔细将衬衣的褶皱部位熨平。

沈时骁的身材好,穿白衬衣一直很有型。

忽然,熨斗机器的插销处冒出火花,手柄的热度猛然上升。

夏稚还未来得及检查线路,熨斗底下的衬衫由于短时间内受到强热,颜色已经微微发黑。

夏稚急忙拔掉插销,但为时已晚。

助理闻到一股怪味儿,以为里面出事,急忙闯进来,当他看见那件衬衫时,脸色倏然惨白。

这是老板最喜欢的衬衫,据说是初恋送给他的,保养得非常好,只有重要场合才会穿。

他人没了啊!

看见助理这个表情,夏稚心中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不会吧,不会吧?

这款式,这面料,不会又是那个白月光送的吧?

白月光这么喜欢送东西吗?呜呜呜!

助理急得满头大汗,但欲言又止。他总不能告诉老板夫人,这衬衫很贵重,因为是初恋送的吧?

夏稚看出他的为难,艰难开口:“这衬衫...是不是他初恋送的?”

助理哭丧着脸点点头。

好巧不巧,沈时骁随着一众高层从会议室出来,走进办公室时唤道:“稚稚,我们该——”

夏稚抱着衬衫,做贼似地心虚不已。

一脸惨痛地望着窗外,他生无可恋:“沈时骁,答应我,别在外人面前家暴行吗?”

沈时骁瞥见衬衫黑漆漆一角,疑惑地看了助理一眼。

这一眼,差点吓死助理。

办公室静得可怕,沈时骁忽然笑了。

夏稚:呜呜呜,瞧!他都被我气成这样了!

“稚稚再给我买一件就好,我们一会儿就去挑。”

夏稚腿有些发软,诧异地抬起头,像是确定什么。过了好久他低声回:“嗯。”

目送两人离开,助理隐隐担忧:“真的会家暴吗?”

离今晚重要的饭局还有一段时间,沈时骁让司机开往附近的商场。

夏稚缩在角落里,都快哭出来了。

呜呜呜,他对不起白月光!更对不起沈时骁!

一连毁了两件定情信物,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身无分文!哪里有钱买啊呜呜。

憋着委屈,夏稚忽然眼眶发酸。

这时,一张银行卡递到夏稚眼前。

他小声呢糯:“这是什么?”

沈时骁:“工资卡,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