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娇宠小青梅 惟兮 > 61、第 61 章

61、第 61 章

小说:

娇宠小青梅

作者:

惟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1

("娇宠小青梅");

再见邵寒烟是在已经立春的四月份,
那个时候赵思沅已经开始接手赵氏的一些工作,赵靳手下的一些项目也会直接交给她去做。

即便有时候有些项目确实挺让人头疼的,但她身后有着周嘉树坐镇赵靳倒也不担心。

这不过这段时间周嘉树忙着接手d.e江城的新分部,
两人也是一个星期最多能见上两三次面。

见到邵寒烟是在机场周围的咖啡店,那天赵思沅去给舒冉接机,
结果接到飞机晚点的消息,
只好在附近转转打发时间。

一推开咖啡店的门,里面的人和她迎面相撞。

“赵思沅?”邵寒烟手里拿着一杯咖啡,看见她也同样有些惊讶,
惊讶过后才抿唇点了点头,
“好久不见。”

两人也差不多两个多月没见,邵寒烟的气质完全变了样,除了身材变得更加纤瘦,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比原来更要成熟精致。

“好久不见。”赵思沅看向她手里的咖啡和行李,
“你是刚回国?”

没瞒着她,
犹豫了几秒邵寒烟实话实说:“姥爷生病,我回来看看。”

关于赵传昊突然住院的消息赵思沅不是不知道,
这段时间赵靳忙着没去公司,
石曦之也偶尔往公司去跑,从两人口中赵思沅多少也知道一些。

只是她怎么也做不了心无芥蒂的跑去医院尽尽孝心。

这会咖啡店都是来来往往的顾客,
两人也不好长时间堵在门口,刚好邵寒烟等的司机还没到,就干脆坐下来多聊了几句。

“听说你要跟周嘉树结婚了,
恭喜。”长时间的沉默后邵寒烟率先开口。

赵思沅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
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你这次回来待多久?”

桌子旁边只放了一个十多寸的小行李箱,看这样子不一定是长待。

“具体多久还不清楚,跟学校暂时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昨天的时候姥姥才给她打电话,
说姥爷的病情加重了,让她早点回来看看。

怕赵思沅不想聊这个话题,邵寒烟手指握着咖啡杯转了转,问道:“舅舅和……舅妈他们还好吧?”

“我……就不去拜访了,你替我跟他们问声好。”

沉默间,桌子上邵寒烟的手机响起。

听声音,应该是在医院陪护的那位老人打来的。

“姥姥,没有,我已经到了,你不用担心我,好,我没乱走,在这等司机过来呢。”

“嗯,你也注意点,先吃饭不用等我,让姥爷好好休息。”

咖啡店里香气不断,赵思沅搅着勺子没说话,仔细回想,两人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到如今似乎又回到了起点。

没有谁输谁赢,也没有谁欠谁还,只是彼此彻底没有了关系。

邵寒烟走后,她又在咖啡店里坐了一会。

手机上显示从c市回来的航班还有半小时,赵思沅收拾了东西,拿出口红补妆。

“赵思沅?”

手里的小镜子才刚翻开,赵思沅从镜子中瞥了一眼,又皱眉回头:“你是?”

她口红还没涂开,转头的一瞬间轻轻抿了一下,粉唇泛着淡淡的光泽。

见她没认出自己,男人似乎并不惊讶,大步走到她面前:“是我啊,陈泽,你不记得了?”

陈泽。

当年那个玩弄自己说喜欢邵寒烟的男生。

相比赵思沅的冷淡,陈泽似乎很惊喜在这的遇见,自来熟的在桌子另一边坐下:“我刚下飞机,好久没回来你不记得我也正常。”

似乎并不打算离开,他抬手招来服务生点单。

“我记得你的名字。”赵思沅收起镜子和口红,微微挑起唇角,“毕竟当年你给我的印象太深。”

没想到她这么毫不顾忌的提起这件事,陈泽脸上闪过一丝微妙的尴尬:“那都是当年年少无知,你还记得呢,别放在心上啊。”

他的眉眼比原来更深陷了一些,不知道在外是做什么工作,皮肤也比原来晒黑了许多,属于站在人群中根本不会注意到的那种普通人。

服务员送来咖啡,他往里面加了两块糖,看着她说:“你好像比原来漂亮了很多。”

脸上和脖子的皮肤又白又嫩,穿了一件白色的小夹克,下身一条高腰牛仔裤,精心护理的头发垂在两侧,耳朵上的珍珠耳环亮白莹润,从刚刚坐下开始,周围就始终萦绕着淡淡的玫瑰香味。

以前初中时期的赵思沅脸颊还有着婴儿肥,此刻没了那些“赘肉”,一张标准的鹅蛋脸精致细腻,五官立体小巧,是个活脱脱的美人胚子。

出于礼貌,赵思沅没有立马离开,只是偶尔偏头看看窗外,偶尔垂眸看看时间,只在他问话时随意搭上一两句。

“对了,你不好奇我刚刚是怎么认出你的吗?”陈泽趴在桌子上,十指交握,故意作出一副悠闲随意的模样。

赵思沅给面子的问了一句:“怎么认出的?”

“我是看你朋友圈发的啊!”

“你有我微信?”两人从初中离开后就没再联系过,更别提互相保持彼此的微信。

陈泽伸起一根手指摇了摇:“no
no
no,我这可是从我们原来的同学那看到的,你朋友圈发的比较有趣,自拍照也是越来越漂亮,原来的同学不少人都记得你,他们有时候转发到群里就看到了。”

“对了,我还加过你你知道吗?”他拿起手机点了点,拿给赵思沅看,屏幕上面不知道是多久的验证信息,“你看当时你都没同意。”

对于他说的这条认证赵思沅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每天有工作,还有圈内的那些小姐妹加她的人又多又乱,所以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验证信息,她一般都会直接忽略。

咖啡被赵思沅喝了半杯没清醒,反倒有些困意了,偏这会还有个这么不知趣的人,赵思沅只好敷衍着:“可能有时候给忘了。”

陈泽倒是一点不会看眼色:“那要不我们现在加一下吧?”

连理由还没想好,男生就已经把二维码递过来了。

“扫一下?”

内心轻嗤了一声,赵思沅上眼皮轻掀:“这么多年都不联系了,以后可能也不会联系,微信就不加了吧,放在我这也是摆设。”

她话都说的这么明显了,结果陈泽就像是故意听不懂一样,非但没把二维码关了又把手机递过去:“加一下呗,我这以后也就留在国内了,平常多出来聚聚也挺好啊。”

因为最近接手赵靳,赵思沅接触的项目也多,所以对于陈氏她也听说了一些,目前在资金链周转上遇到了一些困难,陈泽突然回国可能就是因为这事。

正要再把话说直接一些,拿在手心里的手机就响起电话铃声。

“喂,没有,飞机晚点了,在机场的咖啡店。”

“嗯,估计还有二十分钟。”

她讲电话时陈泽又让服务员过来续了咖啡,在赵思沅看过来时又露出一个温和谦逊的笑容。

“需要加糖吗?”

像是故意的,陈泽说话的声音刚刚好。

那头如他预料般应该是在问这边说话的人是谁,赵思沅没直接说名字,手肘搭在桌子上欣赏着手链,平静地回答:“一个老同学。”

老同学?

周嘉树刚要签字的手指一顿:“谁?”

“初中的,你应该也认识。”赵思沅看着陈泽朝她的杯子里放了五六块方糖,她把手收回来,听见电话里的回应,微微挑眉,“你要过来?”

“你今天不是要召开管理会议吗?”

周嘉树已经拿起了外套:“会议回来再开,不急。”

让davis叫了司机,他朝门外快步走着:“赵思沅,发个咖啡店的定位给我。”

挂了电话,陈泽把那杯咖啡推过去:“你尝尝。”

赵思沅婉拒:“我不喜欢太甜的。”

他又忙要叫服务员过来,赵思沅打断:“不用了,我不喝了,我男朋友来接我了,我一会就走。”

笑容僵在脸上,陈泽慢腾腾地往后靠了靠,眼神尴尬:“你……有男朋友了啊?”

从他进门来的套近乎赵思沅就察觉他的目的了,以前的陈泽多多少少还有点颜值,现在不但颜值没有就连那原本就不行的人品更是烂到了底。

“所以这微信还是不要加了。”赵思沅把他打开的二维码关上,又把手机推回去,“我快要结婚了,这些不必要的麻烦还是避开比较好。”

他有些讪讪的收回手,低着头不知该看哪里:“都要结婚了啊,这变化还真是快,那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啊?”

赵思沅不想和他聊太多,敷衍着应付了几句咖啡店的门就被人推开,下一秒赵思沅的肩上就搭了一只手。

“喝这么多咖啡?晚上不困?”

“就喝了一杯,”赵思沅歪头伸出一根手指,“等得太久了,有些无聊。”

周嘉树倒不是故意做给对面的人看,说的话的确是事实:“上一次喝咖啡喝的一整夜没睡,大半夜还要出去吃夜宵,第二天又被赵叔教训忘了?”

“赵思沅,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见这两人完全把他忘记的样子,陈泽主动开口:“赵思沅,这位就是你男朋友啊,好像有些……熟悉。”

随着周嘉树抬眸望过来,陈泽脑袋一灵光:“周嘉树?”

他指指两人,不可置信:“周嘉树是你男朋友?你们两在一起了?还要结婚了?”

陈泽?

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会才想到当年的这号人物,以前他的前后位,再后来,他的……情敌。

没想到会在这见到人,周嘉树眼眸半眯,轻笑了一声:“好久不见,陈泽。”

原本搭在赵思沅肩上的手指很快移到她的腰上,他微微收紧了一些,另外一只空闲的手缓慢插兜,微倚了身子伸腿的模样懒散又暧昧。

赵思沅在陈泽看不见的地方捏了一些周嘉树的后腰,听见他淡定的开口:“难怪思沅说是老同学,的确是老同学。”

后面同学两个字被他加重了读音。

一瞬间,陈泽不知道被这震撼的消息该作何反应,当年赵思沅喜欢他陈泽,他却不喜欢赵思沅,但周嘉树却喜欢赵思沅,周嘉树同时又是他陈泽的兄弟。

如今周嘉树和赵思沅还在一块了?

这他妈?

他现在是不是该热烈的恭喜一下。

“周嘉树,你们两这还真是有缘啊,恭喜啊,兄弟要结婚了!”陈泽又大方的要去拥抱。

“陈泽,”周嘉树揽着赵思沅后退了两步,“我们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扫了一眼旁边的黑色行李箱,周嘉树邀约:“如果到时候你还在江城,欢迎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陈泽皮笑肉不笑的应着好。

一直到两人出去,赵思沅的腰还被周嘉树紧紧揽着,偏偏那人还故意在她耳边反复重复:“老同学?陈泽?”

“赵思沅,你长出息了啊?”

赵思沅咬着牙面露微笑:“我也是偶然碰到的,谁知道这么巧,我都没认出他来。”

从后面看,男人把女人搂的紧紧的,身材娇小的赵思沅被周嘉树搂在自己怀里,她穿着高跟鞋到周嘉树的脖子,周嘉树轻低头一路在她耳边说着什么,怀里的人偶有回应,抬头笑望,举止亲密无间。

还真是讽刺啊,这两人居然他妈成了一对。

回到车上,周嘉树特地让司机多停了一会。

“不走吗?”赵思沅估摸着时间,“舒冉她快到了。”

“还有五分钟。”对着咖啡店的那扇车窗被周嘉树放下来,赵思沅只瞥到那家咖啡店的玻璃墙上仍透着陈泽的身影,下一秒自己头顶就落下的阴影。

连阻挡版还没完全升起,周嘉树的吻就落在了她唇角,一开始还是温柔的辗转轻磨,可没过几秒周嘉树就用了力,咬着她的唇瓣卷绕,更是在赵思沅轻呼抱怨的时候重咬轻吮,呼吸声在耳边重重掠过,狭窄的空间内很快响起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唇齿间除了口红的芳香味,还萦绕着赵思沅刚喝的咖啡奶香,像是要把她刚刚所有的气息清除,周嘉树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另一手垫在她背后隔着车门,唇舌间倒是一点不心疼,攫取掠夺了她所有的呼吸,赵思沅憋得双脸通红。

今天这人也不知道是犯了哪门子的风,倒是一点不怜香惜玉。

不用看赵思沅都知道自己那两片唇瓣此刻被□□的血红欲滴,发麻了失去了知觉,更别提她现在连伸都不敢伸一下的舌头。

她“呜咽”了两声,又在那人胸口锤了两下,恍惚间看到对面咖啡店里的身影终于消失时赵思沅才明白今日周嘉树这火气到底是哪来的。

这醋吃的是不是太久了点。

趁着换气的空隙,赵思沅终于能断断续续的说出话来:“他……他走了。”

“嗯?”看来还不是那么不开窍。

周嘉树从唇角移到她脖子上,赵思沅靠在他肩上,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灼热的呼吸洒在自己皮肤上,那微微的尖厉滑过皮肤,似被蚂蚁轻咬,又麻又痒。

太折磨人了啊。

“周嘉树,”赵思沅用力把人推开了一些,“我一会还要见舒冉。”

原本确实只是想惩罚一下,但怀中温香软玉,动了情便一发不可收拾。

赵思沅甚至都不知道车窗是被什么时候关起来的,只知道在自己脖子被亲到发酸要断的那一刻周嘉树才终于放开了她。

等了半天的司机得到指示终于开车离开,同样解放的赵思沅拿出镜子一看,顿时想把旁边的罪魁祸首拎着脖子扔下车。

“周嘉树!我这一会怎么接舒冉!”

周嘉树正好脾气的按照嘱咐翻找她的口红,闻言停了动作,手指抚摸那细嫩:“我没留痕迹,那是你的。”

那语气以及那勾斜唇角的神情,还真是带了一点年少的痞意流氓。

赵思沅努力把火气压下去,暴躁着:“我包里没湿巾了!”

她一个脖子上,全是口红的斑斑点点。

这人啃完她的口红又把口红蹭回了她脖子上,偏偏这会那人自己的唇上倒是干干净净,一丝不见,悠闲坦荡。

口红原本就是防水的,沾到皮肤上不容易洗去,所以这会赵思沅用手怎么擦都擦不干净,反倒还揉出了不少的红印。

“别揉了,”周嘉树轻抚着那处,他的手指偏凉,细细摩挲时一冷一热更是引起赵思沅的颤栗。

尤其是周嘉树这会还在赵思沅愣神的注视下轻挑了挑唇:“坐在车里,我下去给你买卸妆水。”

他的唇色虽也透着红润,但那多是刚才吻得太过用力,就连齿尖的微红都被他刚才用纸巾擦的干净。

“周嘉树,你知道什么叫吃干抹净吗?”

“嗯?”

她莞尔一笑:“就是吃干别人,抹净自己的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完结!


2("娇宠小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