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娇宠小青梅 惟兮 > 21、第 21 章

21、第 21 章

小说:

娇宠小青梅

作者:

惟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1

("娇宠小青梅");

连着放纵了这么一段日子,
八月中下旬的时候赵思沅把自己锁在别墅里一个星期,狠看了几本书,就算她再爱玩,
马上十月就要进集团,她也没有让人觉得赵家小姐就是个花瓶摆设。

这个期间正是最热的时候,
赵思沅待不住,和舒冉一拍即合,
当即就订了去日本的机票。

只是东京这个季节正是最热,
所以两人选了全年最适合旅游的北海道,
打算去花田赏花打卡。

去日本的这个想法也不是心血来潮,就是前段时间赵思沅把那五件高定寄给邵寒烟的时候,
那人也别扭着说不占人便宜,
等到日本的那场秋冬时装秀她可以免费提供门票。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赵思沅正照看着她阳台的使君子,
心下一动,想起日本的花艺,
立马就给舒冉打了电话。

从花艺到茶艺,
最后再到北海道的花田,两人第二天就直接飞了过去。

下榻的是一家位于山丘之上的南景区五星级酒店,
从酒店客房望去,
除了满山的绿树葱葱,
还可以俯瞰那一片山湖的烟波浩渺,绰约风姿。

两人入住的时候正赶上下午日落,这里地理位置极其优越,整个山丘只这一处酒店,
她们又直接订的海景房,站在落地窗往外望去,那透过云彩缝隙的细碎织锦,
染了整个头顶的橙色夕阳,像是一幅毫无瑕疵的油彩画,从西边倾泻而下,美的绝了。

赵思沅越来越觉得来日本这个选择可真是太正确了:“难得邵寒烟做了积德的事。”

“别说,这还真是她做的最靠谱的一件事。”舒冉刚叫了客房服务,倒了一杯红酒递过去,“一会吃完饭去泡温泉?”

这个提议自然是好。

两人要是三月份来,还能再滑滑雪。

晚餐两人吃的是评价较高的法式料理,赵思沅不喜欢日式,挑了几样自己爱吃的,又点了一瓶香槟,拍了张照,又拉着舒冉咔嚓一下,上传朋友圈。

她又要开始她的精致生活了。

“先说好,明天去完花海,后天我一天不出门,到时候你自己打发。”

“知道了,”赵思沅插了一片香肠,“舒作家,你真是何时何地都不忘了你的码字大计。”

“要说起来,你跟秦言睿的那本小说秦言睿看了没?”

一提这舒冉就哭悲:“他表妹早就看了。”

“你们两的渊源可真是深,”赵思沅放下叉子,银器透亮,“他表妹是你粉丝,却不知道男主角就是她表哥,一心又想戳和你和她表哥。”

舒冉喝了口香槟,嘴角似弯了弧度:“我也没想到。”

手机媒体音“叮叮叮”的响起,邵络景直接在群里艾特她:“赵思沅,你去日本了?”

她刚发的朋友圈有定位,自然能看到。

两边的时差只有一个小时,江城那边也是晚上。

赵思沅在群里回了消息,又返回,微信下面的“发现”那一栏这一会已经五六十个提醒了,她点进去,大都是江城的小姐妹点赞,还有一些朋友的问候,她挑了几个重要的回复,又往下,看到周嘉树的头像。

他的头像这些年好像一直都没变过,很模糊,只能看出是一张写了字的纸张,像是被刻意掩盖了,看不清上面的字。

那人什么也没评论,只点了赞。

舒冉瞥了一眼:“你这次出国跟周嘉树说了没?”

“没有啊,”赵思沅放下手机,“为什么要跟他说?”

“那不然你一开始心血来潮跑日本学什么花艺?还不是因为某人送了你一盆使君子?”

赵思沅嘴硬:“我就是想来日本看花海啊,顺道学学花艺。”

跑日本跟周嘉树那人有什么关系。

说话时那眼神都四处飘着,舒冉一看那样就明白这人估计已经动心思了,又喝了两口香槟,吃了点沙拉:“走吧,泡温泉去。”

这家五星酒店的服务和娱乐是真的很好,以至于两人在里面泡完温泉又做spa,最后趁着月色极好又起了兴致转道去了polo
bar喝了几杯高浓度的精品鸡尾酒,最后已经没多少意识的赵思沅只记得手机上显示的3:00pm.

此刻的江城。

高级会所里奢靡灯光打在那处的皮质沙发椅上,对面的巨大屏幕上播放着最新的财经新闻,刚处理过的空气中混合着酒香和熟悉的清香,那抹更似药材的使君子香味在男人周围一点点散开,清风明月中又透着几分不羁风逸。

光线被调了两个度,周嘉树的面容看不太真,但上扬的嘴角能看出心情还不错。

邵络景一见这光景,胆子肥了一些,坐到他身旁调侃:“你说你没事就来这会所看个财经新闻?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男人瞥他:“金融动态每天都在刷新。”

“你们三都是一个样,”邵络景一口酒闷了,“你看看,每次一跟你们三出来最无趣,就没点什么高尚情操。”

游涣作为一个公司总裁,自然对这块也是关注的:“等你哪天接手了公司,你就知道了。”

“行,你两都是干这块的我就不说了,那徐子丞你呢,你个检察官天天观察这干什么?”

徐子丞陷在沙发里:“就是因为检察官,所以才要更关注。”

他主攻的就是圈内****这一块。

算了算了,一个二个都说不过。

邵络景拿出手机翻着,尤为可惜:“早知道我那会还不如跟着赵思沅去日本耍两天,别说,我还真有点想喝日本清酒了。”

“这个季节去日本看花?”游涣摇头,“樱花季早已经过了。”

“那祖宗你还不了解啊,估计就是个借口,趁着这段时间有卡还不出去好好挥霍一番?你们看吧,等回来赵叔把她卡停了肯定又要哭穷。”

邵络景幸灾乐祸:“不过老子上次已经被她宰了五十万了,这次可得你们出血了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心想等赵思沅回来绝对不能在她眼前晃悠。

“五十万也叫出血?你就这点出息?”

周嘉树关了电视,修长的手指端起面前的那被威士忌,那酒体的燃烧和刺激似麻痹了感官,他忽然想知道上次转给那人的几百万是不是已经花完了。

邵络景唧唧喳喳不停,徐子丞换了个位置:“刚才听游涣说,明天你要出差?”

跟海嘉的关系已经被推到了明面上,徐子丞有些担忧:“是不是周嘉阳那边……”

“不是。”周嘉树放下杯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出差,是d.e的其他项目,跟海嘉无关。”

“d.e?那你要去哪出差?”

周嘉树晃着酒杯:“日本”

…………

赵思沅第二天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一点了,舒冉在十二点的时候给她发了消息,说自己还要再睡个回笼觉,一会哪都不去,别来打扰她。

赵思沅眯着眼一条条的往下翻着,周嘉树在上午八点的时候给她发了一条语音,很短,只有两个字:

“在哪?”

那磁性又带了几分夏日清晨的声音让她瞬间清醒了,赵思沅拍了拍头疼的脑袋,这人问她在哪干嘛,两人从那天后就没再联系过了,这突然的问候还真让她有些不习惯。

指尖已经敲下北海道三个字了,忽然想起自己昨天发朋友圈的时候已经定位了啊,又删除,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说了三个字:“在日本。”

消息发过去后那人很久都没回复,赵思沅也没管,洗漱好后又撸了个淡妆换了件白色小吊带加黑色长裤,瞅了瞅外面的天气,又拿了防晒霜和防晒伞这才出门。

东京不比北海道,这个时候的天气正是最热的时候,赵思沅订了半小时后的机票,准备去那片的繁华都市转一圈夜里再回来,明天再去富良野看花海,计划完美。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周嘉树已经下了飞机刚听完她发的语音。

刚睡醒的声音带着娇憨刻意掩饰的鼻音,他嘴角微微上挑,看来是刚起啊。

“morit,和**部长的会面安排在一小时后,晚上六点,将会在中央区与横山先生和高乔部长一起进餐。”

linda拿着平板,快速汇报着。

许久没得到男人的回应,linda抬头又叫了一遍,周嘉树却停了脚步,身后的几人默契的站在原地,耐心等待。

“知道了。”

他说完这句话点开通讯录:“向泠,舒冉的手机号是多少?”

作者有话要说:  看你们的评论有些争议,可能是我昨天的作话说的不准,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说邵寒烟不会是那种真正的洗白,她跟女主之后也不会和好,只是两人间属于谁也不犯谁,跟女主不可能和好成为朋友,而我昨天说的不反感的蹦跶意思是邵寒烟之后不会以一名恶毒的女配出现,就只是一个戏份少的配角。

不过在说女主圣母这一块,怎么说呢,可能每个人的看法不同,女主是送了五件衣服,但我绝没有说把女主写成同情心泛滥的意思,女主之后也会跟邵寒烟明确摊牌说出自己的立场,希望大家不要多想。

也可能我在某些情节上或者昨天说的不准确了,抱歉,之后在写这一块会注意一下。感谢在2021-04-18
21:58:08~2021-04-19
17:37: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金大猪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iyi
32瓶;朝朝暮暮
25瓶;呱呱呱
20瓶;29681885
10瓶;权轩梦
9瓶;好喜欢你阿·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娇宠小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