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金玉其内 > 8. 008

8. 008

小说: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

金玉其内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27

“沈总!您来这里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颜文清热情地跑过去,连忙让工作人员为沈时骁准备一把椅子,顺便和导演组介绍沈时骁的身份。

这次综艺,沈氏旗下饮品柠檬维他独家冠名5.4亿,是节目组唯一的金主爸爸,工作人员听说沈氏的大boss亲自来了,连忙挺直腰板,朝着他问好。

沈时骁礼貌回应后,目光一直落在直播镜头上,迟迟没有离开。

在场只有颜文清知道沈时骁举动的缘由,其他人全当沈时骁对综艺感兴趣,邀请他坐到导播室一起观看。

此时,弹幕已经遮得屏幕密密麻麻,几乎有三分之一,在讨论饰演花魁的小哥哥。

副导演纳闷地笑了笑:“我们剧本中没有扭腰的设计,演员估计有自己的想法,这才创造了爆点。”

沈时骁平静地盯着屏幕:“城楼下面站着的是谁?”

颜文清回道:“那是梁影帝,当红大明星。”

“姓梁吗?”沈时骁打量着屏幕中的男人,撑着手臂抵着额头。

镜头已经切换,夏稚的戏份结束。收到工作人员提示后,他打着哆嗦跳下平台。

上面可太冷了。

裹着军用大衣,夏稚坐在休息间捧着一杯热奶茶,工作人员打趣道:“想不到你扭得还不错,学过舞蹈?”

夏稚幸福地嚼着芋圆:“没有,剧情需要,我便即兴发挥一段。刚才你们让我扭的时候,我险些没接住。”

工作人员听闻,带着些迟疑:“我们没让你…扭啊…”

一番解释,知道真相的夏稚眼泪掉下来。

啊这,真是丢死人了。

已经下场的演员还不能离开,呆会儿会接受采访。不过直播的时间不能准确把握,估计就算有学员们上场的时间,也是导师们全部采访结束剩余的两三分钟。

四十个人,两分钟镜头,无声的竞争蔓延,学员之间暗潮汹涌,卯足劲儿拼镜头博出位。

这个时代,话题为王,有话题就有流量。

一个小时后,第一期录制结束,故事的末端停留在梁影帝饰演的剑客背影。

观众们看得一本满足,强烈要求赶紧播放下一期。星光值投票在采访后正式结束,镜头切换至梁影帝身上,工作人员向梁影帝提出一些有趣的问题,弹幕里的“凉粉”疯狂舔屏。

十分钟后,最后一位导师也就是夏茗轩开始接受采访。他刚刚走了神,恍惚间好像看见沈时骁坐在导演旁边。

他怎么会来这里?

轮到夏茗轩出场后,弹幕中出现犀利的评论,大多都在吐槽他的演技,瞪眼皱眉典型的面瘫脸。不过夏茗轩颜粉不少,带着粉丝团快速净化弹幕,很快满屏的撒花称赞。

学员们被工作人员带着来到宫殿前的空地,这是接受采访的地方。今晚的气温太冷,节目组贴心地为每人提供一件超厚羽绒服,上面印着金主爸爸柠檬维他的logo。

坐在小马扎上,夏稚捧着脸颊望向远处。

那个被八个机位包围的明星,怎么那么像夏茗轩?台本里没有他啊?

“唉,一会儿有采访我们的机会吗?”

“时间都被导师占了,哪里轮得到我们?”

“我今天只有一句台词,不知道观众记不记得我。”

七嘴八舌地议论声丝毫没有干扰夏稚,他裹紧羽绒服,痛苦面具脸。

好饿呜。

节目时常已经118分钟,还有两分钟结束,这时策划组传来消息,第一期梁影帝以4000w星光值荣登榜首。

收到这个消息颜文清并没有意外,但接下来的消息令他微微震惊。

夏稚位列第六,星光值960w,仅次于1800w的夏茗轩。

沈时骁侧目:“票数是不是算多的?”

颜文清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是算多,是超级多!”

夏稚可是素人啊!一点粉丝基础都没有,投票纯靠路人缘和自己的表现。

他真的捡到宝了!

而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夏稚饿得前胸贴后背,他想吃软软甜甜的烤红薯。

十几秒的决策时间,颜文清当即让工作人员把最后的半分钟交给夏稚。

迎着羡慕的目光,夏稚被工作人员飞速拽到镜头前,前一秒他还一脸懵逼,后一秒立刻朝着镜头清甜一笑,带着天生的镜头感,气质拿捏的恰到好处。

“大家好,我是稚稚,在长安夜袭中扮演花魁,谢谢大家的喜欢。”

古朴的城墙宫殿中,白皙温柔的眉眼带着光亮,在皎洁的月光下熠熠生辉。

谁不喜欢温柔俊俏的少年郎呢?

沈时骁注视着他许久,微微垂下眼帘。

「叫稚稚?名字也好好听!」

「稚稚,我是你的第一个姐姐粉!」

「一分钟,我要稚稚的所有资料!」

「靠,看着好乖啊!和刚才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机位中掺杂着一部手机,夏稚能看到大家刷的弹幕,工作人员与他闲聊着:“大家都很喜欢你呢,呆会儿准备回去干什么?”

夏稚裹紧羽绒服,甜得掉牙:“回家和我老公吃饭。”

「???」

「???」

工作人员心里一紧,第一个问题就问出人家的隐私,他会不会被扣工资?

听到这个回答,沈时骁诧异地抬起头,这次他没有再盯着屏幕,而是起身寻找采访夏稚的机位,以他的角度,能看见夏稚的背影。

夏稚心情似乎很不错,避开镜头背在后面的手非常不老实,比着小白兔的手势。

沈时骁眉目间染上片刻温柔,笑意抵达眼底。

节目结束,学员们陆续向酒店方向离开,讨论着夏稚的名字。

夏茗轩听说夏稚的星光值后,脸色非常难堪,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沈时骁有一半可能是为了夏稚而来。

他攥着剧本,发白的指尖没有一点血色。

收到短信,夏稚屁颠屁颠来到影视城门口,负责接他的车就在二十米处,而沈时骁却站在门口,好像在迎接他。

目光对视,沈时骁摘下围巾,低头围在他的颈前。

围巾中还残留着沈时骁的体温,夏稚埋着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好暖和呜呜,干嘛对他这么好。

路上,沈时骁处理公务,夏稚则开始5G冲浪。综艺结束才半个小时,他的微博小号就被神通广大的网友扒出来,底下有几条评论,问他是不是花魁。

我才不是花魁,我是小可爱。

夏稚弯着眉眼,笑出声来。

沈时骁这时开口:“我妈说,想请你和你的家人一起回家吃顿饭。”

“伯母身体怎么样了?”夏稚忙关掉手机问道。

“最近精神不错,所以想见见你。”

“我需要准备什么吗?”夏稚赶忙数了数银行卡余额,第一次见家长,怎么也得买件像样的礼物。

虽然是协议联姻。

见他窘迫的模样,沈时骁语气温和:“送给我妈妈的礼物我会准备,你人和我去就好。如果你觉得可以,我让助理通知夏淮山。”

夏稚小鸡啄米地点头:“可以。”

下期剧本正在赶制中,夏稚有一个礼拜的休息时间。

最近的周末,沈时骁带着他回到沈家老宅。

沈家是百年豪门,从庭院的建筑风格不难看出世世代代的显赫。

客厅中,沈母坐在主位,旁边陪着满脸堆笑的夏淮山一家。秦莞茹延续她一贯的阿谀奉承,夏茗轩则文静地陪在一旁,替沈母倒茶。

沈母看着气色不错,夏稚和沈时骁走进来时没并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但不难看出沈母有些不耐烦和敷衍。

夏稚心底一沉,担心沈母很难相处。

这时,手心忽然被温热的手掌覆紧,沈时骁朝他点点头,示意他不要过分担心。

夏稚盯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

沈时骁和他结婚一方面就是因为沈母,长辈面前还是要保持恩爱的。

那他是不是也要懂事点?

于是,他的脑袋轻轻靠在沈时骁肩上,末了还试探地看他一眼。

我乖不乖?

嘤!

沈时骁似乎没料到他会主动,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这一幕被客厅的四人看见,沈母主动站起来向两人走来。她今年已经49岁,从骨相不难看出年轻时是个大美人,举手投足间带着刻在骨子里的矜贵和优雅。

“你就是稚稚吧?”沈母温婉地弯着嘴角,主动伸出手,“看你们俩幸福,我就放心了。”

夏稚先是受宠若惊地眨眨眼,随后过去挽起沈母的手臂,恭恭敬敬道:“伯母好。”

沈母故作不满:“时骁,你挑选个吉利日子赶紧去领证,我想听稚稚喊我妈妈。”

沈时骁附和:“嗯。”

三人相处如此和睦,到显得夏淮山一家子格格不入起来。夏茗轩脸色难堪了一分,因为他觉得沈家的佣人看他们的眼神都带着莫名的嫌弃。

沈母给了沈时骁一个眼神,朝着夏淮山说:“亲家,主角来了,那我们开席吧?”

夏淮山忙站起来:“好。”

沈家吃饭颇为讲究,大到每道菜的寓意,小到盘子的形状,都是精心准备。

沈母贴心朝夏稚说:“我事先问了问时骁,他说你喜欢吃这些。”

夏稚感激一笑:“谢谢伯母。”

呜呜呜,这个婆婆太好了!

啊不是!这个丈母娘太好了!

一顿饭,吃得夏淮山一家三口食不下咽。

他们能隐隐感觉到,沈母好像不太喜欢搭理他们,而是一直关注着夏稚。除非遇到个别问题需要夏淮山点头,才会公式化地询问一句。

夏稚喝着海参汤幸福地眯起眼睛,全然不顾夏淮山拼命给他使的眼色。

吃完饭,夏淮山事先打的算盘一样没成,带着秦莞茹和夏茗轩悻悻告别。一会儿沈母还有事和夏稚说,所以让他先在客厅等候。

夏稚正懒得看见夏淮山他们,干脆小猪似的坐在沙发上吃水果。

庭院里,沈母收起温柔,眉间凛着强势:“刚才夏淮山和我建议,既然你和夏稚没领证,能不能联姻对象换成夏茗轩。”

沈时骁冷笑一声,默默望着三人的后背。

夏家司机就在沈家门口,沈时骁和沈母站在大门前,看着他们上车。尽管好处一样没捞到,夏淮山还是觍着脸说:“亲家母,你们赶紧回去吧。”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两道带有深意的目光。

沈母和沈时骁眉眼相似,面无表情时疏离高冷。

沈时骁微微开口:“你真以为,我沈家什么垃圾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