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金玉其内 > 013

013

小说: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

金玉其内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27

意外的是,宴席中静得可怕,大家都望着两人,等待着那个吻。

你都这么问了,让人家怎么回答?

拒绝你嘛?那人家还能在沈家活吗?

夏稚抿着唇,内心汹涌澎湃。

“嗯…”微小清晰的声音在沈时骁耳畔想起,夏稚低眉垂眼道:“可以借位吗?”

“嗯”字淹没在众人的掌声中,沈时骁捧着他的脸颊,当他抬起那双明亮乌黑的眼眸时,炽热的呼吸已近在咫尺。

夏稚浑身一紧,下意识后退,无奈腰部被沈时骁搂得死死的,颤着睫毛略显青涩地闭上眼睛。

沈时骁微微低着头,亲在了按在夏稚嘴角的拇指上。

虽然没有肌肤相亲,但迎面而来的灼热呼吸令夏稚难以忽视,呼吸不禁急促起来。

他能感觉到胸腔的震动,快要藏不住心跳的声音。

唔,他的初吻没了呜呜呜。

五秒的时间好似一个世纪那么长,沈时骁身上特有的青木香气,彻底包裹着他,令他晕晕乎乎。

终于结束,沈时骁轻轻垂着眼眸,宽大的手掌顺着他的脖子轻轻向上,停在柔软的发丝上揉了揉。

“我和稚稚衷心感谢大家的祝福。”掩着眸中温情,沈时骁恢复清冷疏离的模样。

亲戚们站起身端着酒杯,与两人共饮。

握着酒杯,夏稚轻轻向后靠着,半侧着身躲在沈时骁身后。

干净明亮的酒杯反映着他熟透的脸颊。

真没用呜呜,又没真亲到。

沈母欣慰地瞧着夏稚,眸中闪着说不出的放心与感动,“时骁,稚稚害羞了,快抱抱他。”

沈时骁闻声牵起夏稚的右手,朝着自己这边轻轻一揣,手臂顺势揽上他的肩膀,安抚地拍了拍。

夏稚涨着红脸,腿有些发软。

嘤!真没用!

结束后,亲戚们一一告别,沈母与两人坐在客厅交谈,右手始终挽着夏稚。

“你们俩什么时候办婚礼?”

夏稚脸颊依然滚烫,垂着眼悄悄望着沈时骁。

还要办婚礼吗?他当过一次伴郎,结婚很累的!

沈时骁低声回道:“不着急。”

沈母听后不太赞同:“证都领了,婚礼也该立刻筹办。”

沈时骁依然坚定:“我有规划,您不用担心。”

跟着沈时骁上楼后,夏稚蹲在楼梯处磨蹭许久,沈家的装修风格偏欧式中世纪风格,坐在三楼楼梯上,正面就是一扇木制扇形窗户。

外面银色的月光映射进来,落在夏稚犹豫的双眸上。

沈时骁不愿意办婚礼,是因为要等白月光吗?

把最珍贵的婚礼留给白月光,听起来真浪漫。

反正他们只是协议联姻,三年后一拍两散,无所谓啦。

离婚后他有那么多钱,想干什么不行?

管他们什么黑月光、白月光!

雄赳赳起身,夏稚拇指无意间触碰到唇角。

呜!沈时骁可真是个大猪蹄子!

房间里静悄悄的,沈时骁伏在办公桌上轻轻闭着眼睛。

夏稚走过去唤了他几声。

应该是嗜睡症又犯了。

回想着两人的约定,夏稚哼哼唧唧从手机中调出那几本书的截图,划动着屏幕他思索,先从哪本书开始讲呢。

嗐,就这本暴戾君王的绝代妖后吧。

深情并茂地朗读?是还得比划比划吗?

翻了又翻,他选择从剧情不那么刺激的地方开始读起。

“徒儿,你先放手!”夏稚凶巴巴地打了沈时骁的胳膊一下,戳着他的肩膀道:“你这样!是得不到我的心的!”

夏稚的声音很大,空旷偌大的房间回荡着他慷慨激昂的声音。

师尊脸颊涌着淡淡的红晕,好像喝醉了。脖颈上的红痕触目惊心。

夏稚愤愤道:“你昨晚是不是把我当替身了?除非你能忘掉你的白月光,才能彻底得到我!”

等等?这篇师尊文居然是狗血替身文?

莫名的符合当下呢!

夏稚悲愤欲绝,生无可恋地朝着沈时骁控诉:“你就是死渣男!今晚我不会再任你无度索取了!”

……

一章节终于读完,夏稚轻轻舒着气,主动积极地拿出支票本本。

望着依然在睡觉的沈时骁,他嘟囔:“这方法不靠谱吧?一点用不管啊?”正要吐槽医生,沈时骁的小手臂微微一动,缓慢睁开慵懒惺忪的睡眼。

夏稚耳朵腾起一抹嫣红,轻轻咳嗽一声:“读完了,结账叭。”

沈时骁意味一笑:“好。”

从沈家回去,到了录制综艺第三期综艺的时间。这次录制分上下两期,需要耗费两天,也是第一次淘汰赛。

40名学员按照全新剧情演绎新单元《朝》。

与往期不同的是,这次几名导师不再参演,负责打分。

星光值投票占总分百分之70,导师打分占比百分之30,综合所得分进行排名,最后五名直接淘汰。

化妆间很热闹,学员们这次每人分配的戏份终于多起来,真正到了该他们展现演技的机会。

不过这40人报团严重,分成很多个小团体,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到。

“夏稚,你饰演的是男后吗?”面前娃娃脸的男孩叫纪雲,是个很有名气的短视频网红,上期星光值仅次于夏稚。

夏稚点头:“嗯,我演男后。”

其实拿到剧本的夏稚也很想问,为什么!他不是花魁就是男后!

就不能是将军权臣之类的?

好气哦!

纪雲听闻笑了笑,告诉他一个秘密。

今天沈氏集团的叶漓嫄要来给旗下娱乐公司挑选新人演员。

她是沈时骁的母亲。

夏稚感激地点头:“那我们得好好表现。”

纪雲挑眉:“当然了!他们旗下娱乐公司资源特别好,每年签约的新人屈指可数,并且会送一个超好的资源当见面礼。”

夏稚嘶了一声,是挺好。

表演开始前,大家站好点位,等待耳麦中的副导指挥。

“咔”一声,蹲在直播间开始同步直播。

宫殿内,修长纤细的手持一把折扇,镜头缓缓上移,一身红衣的夏稚,眉目如画,慢慢展露在高清镜头中。

「稚稚子的颜值绝了!」

「开场就是夏稚?节目组要捧他吗?」

「稚稚上期星光值很高,镜头多不是很正常?」

他松松挽起衣袍,摘下玉冠上的白玉发簪,转瞬间眼眸深邃阴翳,在纸上轻轻写下几行小字。

导师们坐在放映厅,开始对夏稚的演技进行评价。

梁影帝:“眼睛很有神。”

吴霖西:“他的古装扮相是真的强。”

到了夏茗轩这里,他轻笑一声:“我觉得有待加强,不过作为新人还不错。”

听到这句话,弹幕多了起来。

「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我觉得比夏视帝挤眉弄眼的演技强多了。」

「恕我直言,新人的演技比您好一些。」

剧情继续,弹幕很快将这些言论刷走。

整整90分钟的剧情,耗费了学员们很大体力,尤其是夏稚,他的戏份最多,面对镜头时需要时刻控制表情神态,累得很。

到了评分环节,夏稚的星光值和纪雲不相上下,导师们也很诧异,毕竟纪雲虽然演技不错,但和夏稚比还是差得很多。

许影后告诉大家,两天前纪雲在某短视频平台爆红,吸引了不少死忠粉,又有自家公司让旗下艺人宣传,星光值多正常。

轮到评委打分,计分器迅速计算,综合分数出来以后,纪雲以多出0.5分的优势险胜。

详细评分只有内部之间能看见,梁思越注意到,有一位导师给夏稚打了1分,纪雲打了9分。

投票结束,网络上有很大的争议,但纪雲粉丝也不是吃素的,很快掐得夏稚路人粉节节败退,屏幕上都是他们的撒花和吹捧。

夏稚对于这点倒是平静接受,演戏时的效果自己满意便好,毕竟每人心中的尺子不同。

还剩35名学员,今天导演组特意组织了本次节目第一次大型聚餐。换下衣服后,夏稚见自己微博粉丝又涨了五万,心情莫名愉快。

剧组在隔壁餐厅包下一整层,颜文清拿着话筒站在前方:“今天是叶总请客,我们算是借花献佛。”

叶漓嫄随着助理进来时目光温柔,保养得当的缘故,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那稳重端庄的气质,随着高跟鞋的声音令现场静了几分。

来到饭桌前,叶漓嫄朝着大家点点头:“学员们都很优秀,方才我在单独的放映厅一直在看你们。”

学员们心领神会,一时之间挺起腰身,唯恐叶漓嫄将演戏时的他们对不上号。

夏稚坐在主桌右侧,离叶漓嫄有一段距离,默默朝着她笑了笑,心想沈母年轻时一定是个职场女强人。

目光淡淡地扫着,叶漓嫄看了眼节目组为他安排的座位,勾着唇提议:“我能请一个学员坐在我身边吗?他演得非常好,我都成了他的粉丝。”

导演:“当然可以。”

学员们眼神都亮了,静静期待着向这边走来的叶漓嫄。尤其是纪雲,蜷着的手指紧了紧,期待地笑着。

“这位小朋友真乖,愿意和我一起吃饭吗?”

夏稚憋着笑无辜抬头:“好呀。”

众目睽睽之下,夏稚陪着叶漓嫄坐到主桌,有点难为情。

暗戳戳走后门,好爽!

其他学员则失落地叹口气,猜测着这次叶漓嫄会选几名新人签约。

开席后,叶漓嫄微微扬着眸,给夏稚夹菜的同时,目光落在夏茗轩身上好几次。不明真相的大家羡慕道:“小夏,看来叶总很喜欢你。”

叶漓嫄回应:“对,小夏演技好人又乖,我好想有这么一个儿子。”

夏稚偷偷给叶漓嫄剥了一只虾。

伯母,您太会演了!

这时,叶漓嫄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随口问道:“我听说这次评委评分时,有一位导师给小夏打了一分,只是觉得好奇是哪位评委?”

主桌一时之间静得可怕,包括其他学员也刚刚知道,居然有评委给夏稚打了一分?

倏然间,夏茗轩脸色白得像一张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