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和他的刀 花日绯 > 第 14 章

第 14 章

小说:

殿下和他的刀

作者:

花日绯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14

第十四章

打跑傻狗,夏沅连忙问夏彤:

“咬着了没?”

夏彤惊魂未定,摇了摇头:“没,就咬到衣服。可惜食盒全洒了……”

夏沅唤来几个伙计打扫门前食盒,正疑惑哪里来的野狗,抬头一看,便觉冤家路窄。

袁翊也没想到从这家香料胭脂铺冲出来打狗的人居然是夏沅,顿时也很无语。

冯瑾后悔**,一个健步冲到夏彤面前,又是鞠躬又是道歉:

“对不住对不住,小姐可有伤着?”

夏彤胆子小,没怎么跟外男说过话,低着头往夏沅身后躲藏。

夏沅冷声质问冯瑾:

“你的狗?”

冯瑾被眼前这清冷秀美的小姑娘那带着阴冷杀气的眼神吓到,仿佛无声在说:那狗**。

“朋、朋友的,我借来玩儿……”冯瑾又抬眼看了看低头不语的夏彤,愧疚的说:“惊到小姐,我的错。我愿意赔偿。”

夏沅洞悉一切,反手推夏彤进店,冯瑾见夏彤要走,还想追上,被夏沅的拐杖拦住,此时袁翊走上前来,杜旭则追狗去了。

冯瑾记得直挠头,对袁翊问:

“郢之,这可如何是好?飞马不会跑了吧?”

袁翊安抚:“不会,它认识路。”

冯瑾自责:“都怪我,想的什么馊主意。”

不仅害飞马无端被打,还惊吓到佳人,两边都是过错。

月上斜的副掌柜怕自家掌柜年纪小,跟这帮巡街的官爷闹起来,特地来到夏沅身旁支应,对袁翊他们拱手作礼:

“几位官爷,小店新开张,不知哪里做的不对,还请官爷多多包涵。”

民对上官,即便民没错,也不能说官有错,这是小老百姓的生存之道。

冯瑾赶忙摇手:“不是不是,别这么说。”

就在这时,杜旭牵着吱哇乱叫,满身泥灰的飞马回来了,杜旭手心都是血,飞马脑袋上也肿起了几个能明显看出来的包。

冯瑾迎上问:“这血怎么回事?给狗咬了?”

杜旭说:“不是,摔了一跤蹭的,飞马这力气也忒大了些……拉都拉不回来。哎,这附近有水吗?得洗洗啊。”

冯瑾正要说回去洗,身后官兵就对副掌柜问:

“哎,有水没有?”

副掌柜看了一眼夏沅,见她没反对就领着杜旭和冯瑾进铺子洗手去了。

牵着飞马的绳子回到袁翊手上,低头看了一眼直呜呜,怂兮兮的飞马,袁翊在他狗头上摸了两下,摸到狗头上的两个大包,冷哼道:

“不是你的狗,下手够狠的。”

夏沅瞥了一眼那傻狗:“要是我的狗敢咬人,现在已经到锅里了。”

仿佛听得懂夏沅的话,飞马‘嗷呜’一身躲到袁翊身后,探着狗头狗眼偷看夏沅。

袁翊瞥了一眼月上斜的牌匾,想起这毒妇前世就善香道,以香**什么的,她最拿手了。

袁翊问:“怎的,想干回老本行?”

夏沅大方应声:“混口饭吃,不可以吗?”

袁翊不以为意继续嘲讽:“你还缺吃饭的钱?跟我说呀,来给我当狗,我给你饭吃。”

夏沅冷眼扫了扫他的狗,耐着性子说:

“说好的井河不犯,袁世子想挑事?”

袁翊觉得这话不好回答。

若是说想挑事,那好像是他的过错;若说不想挑事,又像是怕了她似的。

“我若真想挑事,你又能如何?”

失什么不能失面子,尤其是这毒妇面前。

夏沅手里拐杖往地面重重一戳,拐杖周边的青石竟有了些微裂痕,神情漠然且无畏:

“世子认真的吗?”

袁翊承认有那么点犹豫,但输人不输阵,沉声质问:“认真又如何?”

四目相对,火光四溅,周围的声音仿佛都融不进两人互相凝视的世界,只有一触即发的呼吸声和松骨声。

就在形势一触即发的时候,袁翊觉得自己两腿间有什么动静。

低头一看,裆部突然多了个毛茸茸的脑袋。

飞马这狗头直接从袁翊巡城官差服的半截护甲,也就是他的两腿间钻了出来,像是要给主人助威般,粗着喉咙对刚才打他的坏女人发狠:

“嗷呜,汪!”

随着没什么底气的叫声从袁翊的裆部传出,彻底瓦解了袁翊和夏沅的眼神斗法。

夏沅目光在袁翊两腿间游转片刻,发出一声颇带讽刺意味的冷哼,袁翊则莫名感觉受到了侮辱。

赶忙往旁边让了一步,把在他裆部昂首发威的飞马甩掉,压低声音对夏沅斥道: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

‘眼珠挖出来’这几个字还没说完,裆部再次钻出毛茸茸的脑袋,飞马这条傻狗,今天像是铁了心要占据袁翊两腿间的阵地,此时此刻,别说夏沅了,就连袁翊也想打爆它的狗头。

早知道当初就听人劝养条獒犬了,这狗除了好看,脑子真是一言难尽。

飞马像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怨念,昂着脑袋回头看了一眼自家主人,谁知抬头用力过猛,往不该撞的地方撞了一下,袁翊顿时变色,但他忍住了。

为了不给夏沅这毒妇取笑他的机会,他,忍住了!

飞马则狗脸懵逼,并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无辜的发出‘嗷呜’的叫声。

目睹这一切的夏沅,忽然收了跟袁翊针锋相对的心,冷笑着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

“狗随人主。”

说完夏沅便转身回铺子,留下袁翊在那独自品味。

他这是……被鄙视了吗?

是被鄙视了吧!

袁翊低头看了一眼令他颜面尽失的狗头,还在那拱来拱去……

一言难尽。

此时冯瑾扶着洗完伤口的杜旭从月上斜走出,夏沅与他们擦身而过,冯瑾想跟她再道个歉,可夏沅根本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的进了店。

杜旭小声嘀咕:

“够冷的,就这还开门做生意?不过他们铺子里的香确实挺好闻的,也不知是什么……”

冯瑾则一步三回头,像是期盼着再看谁一眼,然而直到他们走出巷子,月上斜的门前除了两个伙计和老掌柜,再没别人出来。

遗憾一叹,杜旭安慰:

“行了,不就是个女人,兄弟晚上请你去翠玉轩喝酒,那里……”

杜旭的话冯瑾一句没听进去,直到冯瑾推他,他才反应过来,说:

“别说了,这姑娘不一样。”

杜旭见他认真,便不再多言,改问别的:

“这家铺子像是开了没多久,掌柜的姓夏,就是那个冷面姑娘,据说有点来头。”

袁翊牵着狗走在后面,闻言哼了一声,杜旭和冯瑾看他,问道:

“郢之你哼哼什么,难不成你认识?”

岂止是认识!简直恨之入骨!

袁翊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便将夏沅的身份简短说了说。

杜旭惊讶:“她就是那个刚被封义勇县主的夏家姑娘啊。”

三人不禁同时感慨,这也太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