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金玉其内 > 5. 005

5. 005

小说: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

金玉其内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27

厅中再次陷入沉寂,那声脆声声的老公太过瞩目,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夏淮北松散的皮肤微微抖动,疑惑地看着远处。

夏稚和沈时骁关系居然这么好吗?

另一旁的夏茗轩脸色煞白,秦莞茹嘟嘟囔囔:“大庭广众的,他不怕丢脸,我们夏家还怕丢脸呢。”

“砰”一声,夏茗轩黑着脸将手里的红酒杯重重地放在旁边侍从托盘上,带着酸意看着夏稚。

一定是夏稚故意这么喊,不然沈时骁才不搭理他。

这时沈时骁已经迈着长腿迅速蹲下,查看夏稚情况。

“哪里疼?”

“不疼。”

确定他无大碍后,沈时骁勾着他的的腰将他慢慢扶起。

他的手掌心很宽,隔着西装衣料传递着指尖的温度,触碰着夏稚的腰,痒痒的。

夏稚垂着眼,抵着头,被自己蠢哭了。

嗐,真丢脸。

方庭羽他们也围过来,关切地问:“没事吧?”

夏稚咕哝一句:“没事。”

乐队继续演奏,悠扬的小提琴声缓缓盘旋,酒会恢复成觥筹交错、相谈甚欢的场面。

方庭羽打趣:“你们俩还挺恩爱。”

周围的董事会老古董依然没有离开,方才那个乖巧男孩儿专注地看着这边。

他是父亲特意带来,想和沈时骁联姻的。不过这个夏稚好像已经和沈时骁结婚了?

父亲真不靠谱,幸亏刚才联姻的提议没有说出来,不然真丢脸。

夏稚从被扶起来,一直低着头,从沈时骁的角度,低头便能看见他头顶的发旋。

很可爱。

“我刚才找不到你,有点着急。”夏稚捂着胸口,柔和的眉眼带着几分焦虑,“好怕你离开我。”

怎么样?白莲不?

这都是他从小说里学的!

沈时骁眼里焕发着淡淡的神采,抬手覆在夏稚脑袋上,“不会离开你的。”

其他老古董也知道两人的关系,恭贺了几句,兴致缺缺地离开。

方庭羽一直站在一旁,觉得两人相处模式很有意思,于是主动伸手介绍:“夏稚,你好,我是方庭羽,时骁的哥们。”

夏稚刚要和他握手,忽然被沈时骁拦住,反握在掌心。

“既然认识了,明天找个时间聚一下吧。”沈时骁低声说。

方庭羽嗤笑一声:“小气。”

这时,夏淮北凑过来,故作关心地问:“稚稚,刚才摔疼没?下次一定要小心。”

夏稚眨了眨眼:“谢谢爸爸关心,我没事的。比起流落在外,独自打工,这些算不了什么的。”

夏淮北脸色僵硬几分:“那就好。”

“啊。”夏稚忽然捂住嘴,哼哼唧唧看着沈时骁,“你别误会,我爸虽然把我赶出家门,但心里还是爱我的,呜呜呜。”

这句话一说出口,就连方庭羽看夏淮北的眼神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沈时骁带着难得的笑意:“好。”

夏淮北气得吹胡子瞪眼,愣是一句话不敢反驳。

他本想邀请沈时骁和夏稚回家里吃饭,可夏稚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望着夏淮北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离开,夏稚眯着眼睛笑了笑。

真爽!

他抬头看了一眼,正巧与沈时骁对视。

意识到两人还拉着手,轻轻抽出。

“我表现得如何?”

沈时骁温声道:“嗯,很棒。”

宴会结束,夏稚随着沈时骁回家,期间在红毯上碰上夏淮北一家子,目光半分都没有停留。

秦莞茹骂道:“你看吧!这乌鸦刚飞上枝头变凤凰,就不认我们家了,我们还能指着他帮我们什么?”

夏淮北今天被夏稚摆了一道,也很恼火,没好气道:“闭嘴!”

“就知道我凶我!”秦莞茹继续抱怨,“早知道让我们茗轩去了。”

一直沉着脸的夏茗轩开口:“他们俩逢场作戏罢了,你们也信。”

回到家,夏茗轩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再次搜索沈时骁的名字。

曾经的几年,因为他母亲没有名分,他也一同被藏着掖着。每次看见夏家举办宴会,夏稚被众星捧月的模样,他嫉妒得牙痒痒。仿佛夏稚就是那轮皎洁的月亮,自己只是阴暗处的蝼蚁一般。

他好不容易才从阴暗中走出来,逐渐取代夏稚的地位,成为夏家唯一的少爷。

他不允许夏稚比自己过得好!

比自己受人瞩目!

握着鼠标的指尖微微发白,夏茗轩眼神中涌动着疯狂的嫉妒与不安。

沈宅。

夏稚洗完澡,将协议送到沈时骁房间。

正巧管家从沈时骁房间里出来,朝着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沈先生嗜睡症犯了。”

“好,我就是过来给他送个东西。”

夏稚轻手轻脚走进房间,发现沈时骁趴在书房里的书桌上,双目禁闭。

夏稚在网络上搜索过这个病,学名叫嗜睡障碍,很难根治,无论白天黑夜,会毫无预兆地陷入深度睡眠。

将协议放在桌子上,夏稚觉得不太保险,于是放进第一个抽屉里。

“我不是故意看你隐私,金主爸爸。”

躬着的身子抬起头,沈时骁的睡颜赫然出现在眼帘。

夏稚微微躬着腰身,趴在课桌上望着沈时骁。沈时骁睡着的模样并不似平常那么严肃高冷,可能是穿着灰色毛衣的缘故,气场带着几分温和。

管家怎么这么不懂事?

睡在这里多不舒服?

夏稚转了转眼睛,纠结要不要把他扶上床。

“金主爸爸也挺可怜的。”他小声bb,傍晚独自一人爬在这里,明天一定腰酸背痛。

他可真是个天使。

就这样,善良的天使头顶银色光圈,将沈时骁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搀扶着他一步一步走向卧室。

期间,沈时骁脖子上的吊坠从衣服里蹦出来,映射着银色的光辉,很惹眼。

夏稚随意看了两眼,还挺好看。

“看不出来,你有点沉。”

得亏这几年打工经历风风雨雨,力气还成,不然真扶不动。

倒在床上,夏稚贴心地为他盖上被子。

想喝点冰镇酸梅汤犒劳自己。

可惜这里没有。

呜~

第二天是周末,一大清早夏稚打着哈欠走向餐厅,与昨日不同的是,沈时骁今天没有去公司,正坐在那里查看股市。

“早安。”

“早。”

入座后,夏稚眼前摆着一杯黑乎乎的东西,沈时骁似乎知道他的疑问,主动说:“酸梅汤,早上只能喝一点,对胃不好。”

夏稚抿了一小口,有点心虚。

这是巧合还是?

嗜睡症不会听见旁边人说什么话吧?

正巧负责早餐的李嫂走过来,她微着:“家里新到的乌梅,我就做了一些。”

夏稚松口气,甜甜一笑:“谢谢李嫂,我喜欢喝。”

吃完饭,沈时骁说要带他出去和朋友们聚聚,夏稚欣然同意,反正在家里也没什么事。

这是一家俱乐部,包厢里有很多人,夏稚虽然没和他们打过交道,但很眼熟,经常出现在财经杂志的访谈里。

方庭羽见他们进来,招呼着大家道:“时骁和他媳妇儿来了。”

坐在最中央的男人名叫白旗,穿着一件黑色休闲卫衣挑着眉:“怎么,时骁不要他的白月光了?”

在坐的各位都是沈时骁的朋友,自然知道沈时骁有一个心心念念的白月光,纵使被抛弃,依然记着念着。

夏稚丝毫没有尴尬,笑嘻嘻地没说话。

这种场合,沈时骁没发话,他不敢乱说。

沈时骁看了那个人男人一眼,带着些许警告,男人耸耸肩不再打趣。

能和沈时骁玩一块的,都是各行各业的翘楚,坐在夏稚旁边的,就是知名综艺制作人,颜文清。

“听说你们最近在准备一个新综艺,关于演员演技选拔的?”

沈时骁递给他一杯香槟,随口问道。

颜文清受宠若惊地接过酒,点头:“对,沈总有兴趣投资?”

沈时骁回:“我夫人也是演员。”

颜文清立刻明白沈时骁的意思,主动问:“请问您有意向参加我们的综艺吗?”

这款综艺是去年现象级综艺“最佳歌手”的姊妹综艺“最佳演员”,同一个团队打造,用脚趾头想今年也能大爆。

夏稚看了眼沈时骁,确定他让自己定夺后,轻轻开口:“我可以参加吗?”

颜文清笑道:“当然。”

我可以!

我愿意!

夏稚漂亮的眉眼飞扬,忍住激动:“好啊,那我参加。”

事情也算正式敲定,心中的激动久未消散,夏稚伸着脖子悄悄对沈时骁道:“谢谢你。”

沈时骁抿了口红酒,语气温和:“不用谢。”

喝完酒,大家提议一起去俱乐部玩。今天的聚会由坐在中央的男人白旗做东,他提议玩点新鲜的游戏。

保龄球场馆内。

桌上摆放着许多筹码,赢一局得一个。

今天筹码获得最多的人,可以随意像一个人提条件,不过分就行。

一般都是送一艘游艇、合作一个项目。

这也是富人圈里常玩的游戏之一。

不过因为很多人不会玩保龄球,这个项目不少人选择放弃,坐在一旁喝酒聊天。

场馆内,保龄球滚动声很响,白旗和方庭羽站在两条赛道,共同出球。

“砰”地一声,保龄球发出碰撞的声音,两人成绩都还不错,最后只剩下一两个球还立着。

听着周围的掌声,夏稚悄悄打量筹码。

沈时骁对他说:“我们在这里休息就好。”

“夏稚,想玩吗?”白旗见夏稚离自己最近,发出邀请,“来吗?”

大家的目光全部聚集过来,多半带着好奇和不信任。

毕竟夏稚看着就不像会玩的。

夏稚转头看了眼沈时骁,沈时骁以为他在向自己求助,刚要开口。

不料夏稚乐意地点头:“好啊。”

手指插进球孔,夏稚拿起保龄球来到球道前微微调整姿势,肩膀摆正。

弯曲的手臂伸直微微摆动,夏稚深深呼了一口气,余光看着站在一旁的沈时骁。

他的腰身很漂亮,伴随着球飞出去,身体动作又飒又利落。

一球飞去,保龄球噼里啪啦全部倒下。

不光是白旗,所有人都惊呆了。

拿到第一个筹码,夏稚粲然一笑,马上小跑到沈时骁面前,甜甜地说:“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