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金玉其内 > 1. 001

1. 001

小说: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

金玉其内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27

1月初,北京被漫天飞雪染上一层白茫茫的滤镜,气温骤降。

清晨,一抹纤细白色身影奔跑在影视城外,男生似乎有什么急事。

羽绒帽上积留几颗小雪花,围巾几乎挡住他一半的脸颊,但上面那双墨色的双眸闪着让人难以忽视的澄澈和明亮。

乍一看像一只白色奶黄包。

只可惜馅料是五仁的。

“小财迷来了!”

早点摊的商贩们一边低着头准备食材,一边和夏稚插科打诨:“今天又给多少人购买早餐?”

要说夏稚,在整个影视城可是出了名的财迷,上得演戏,下得拉车,没事兼职早点摊,顺便卖个糖葫芦。

关键人家干什么都有模有样。

“给五六个吧。王姨,豆腐脑油条和鸡蛋灌饼,麻烦快一些。”夏稚搓搓手心,漂亮的眼眸挂上一丝笑意,“多放菜和酱。”

王大妈和蔼地笑了笑,连忙给足早餐分量,煎蛋时她隐约能感觉到,头顶上那双乌黑的眸子在说:火腿肠量多点。

王大妈:嗐。

收到早餐,夏稚敛起弯弯笑眼:“谢谢。”

王大妈目送他离开,心说这孩子长得极好啊!

这家影视城是资本大佬在京外修建,最近才修缮完毕,已经投入使用一个月,据说最多可以容纳十五个剧组同时拍摄。

终于气喘吁吁赶到剧组,夏稚给自己留了一份鸡蛋灌饼,其余的早餐分发给其他群演。

“稚稚,给你转账了,付给你一块钱跑腿费。”

“谢谢稚稚,昨晚通宵演死尸,有你的早餐能续命了。”

坐在小马扎上,夏稚这才将围巾摘下来,由于剧烈奔跑,他的脸颊染上一抹淡淡的红色,与唇色相近。

房檐上的小雪被风刮下,掉落在他小而挺直的鼻子上,深邃精致的眉眼微微一抬,似乎揉碎了冬日的积雪,格外温柔。

夏稚在整个影视城人缘很好,这便得益于他每天早上帮大家带早餐,虽然得付一块钱跑腿费,但是超值啊!

不过影视城还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夏稚其实是个贵公子,大明星夏茗轩的同父异母的哥哥,不过关系不怎么好。

后来夏稚被小三上位的继母和父亲赶出家门,流落剧组为生。

按理说,就夏稚这颜值,光是站在那里不演戏,也能火吧?

可这两年愣是没剧组敢用他当主角,不知道与夏茗轩有没有关系。

“稚稚,刚刚剧组发的豆浆,给你。”小胖也是群演,嘟嘟囔囔瞅着前方,“快点吃,一会儿夏茗轩他们要来了。”

夏稚鼓着腮帮子,眼睛一眯。

豆浆好甜!呜呜!

开拍前要准备许多前期工作,像夏稚这种群演,有时候会替主演们走位,也能多拿些钱。

夏稚也不想和夏茗轩在一个剧组,但他和影视城签订的是群演约,影视城给他分配到这个剧组,他没有拒绝的权力。

开工一小时,男主角夏茗轩姗姗来迟。最近他可谓风头无二,刚刚拿下华宸奖视帝,虽然一直被嘲水帝,公关得来的,但身边阿谀奉承的依旧很多。

这不,一群苍蝇正嗡嗡围着他。

夏茗轩模样不错,丹凤眼微微上挑,精致的妆容下勾着几分精明,一副不好惹的样子,身后跟着十多名助理,排场浩大。

坐在专属休息位置,夏茗轩一眼便望见不远处的夏稚,眼神中多了几分憎恶。

经纪人小心翼翼跟在旁边,“先吃早饭?”

夏茗轩目不斜视:“看见贱胚子,吃不下。”

经纪人心中捏把冷汗,今天他得谨慎小心,免得惹夏茗轩不悦。

拍戏开始,夏稚换上戏服停靠在柱子前,手中拿着演戏的道具。

和小时候热爱击剑和钢琴有关,夏稚体态挺拔,很有气质,光是随意站在那里,便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和清贵,引得不少人频频望去。

不过这种气质一秒破功,夏稚张了张哈欠,朝导演粲然一笑:“走位费别忘了结算!”

害,俗就俗吧,他就喜欢钱。

夏茗轩冷笑一声,对那句走位费表示不屑。不怀好意地盯着夏稚半晌,他勾着唇角朝导演说:“我见对面那位群演很适合剧本中一个角色,不如让他试试?”

导演自然也听过豪门夏家的狗血八卦,更听说夏茗轩和圈里人打招呼,封杀夏稚的事。

他犹豫问:“可以,哪个角色?”

夏茗轩:“雪中穿着女装被狗咬死的的王青。”

导演似乎带着犹豫:“…嗯”

小胖在一旁蹙眉:“稚稚演技挺好的,就夏水帝那演技,确定不怕丢脸?”

得知突然被夏茗轩安排角色,夏稚并没有过多惊讶,礼貌地接来工作人员递来的衣服,动作利落换上。

这部电影改编自话剧《踏雪寻梅》,夏稚很喜欢这部话剧,其中王青算是一个悲剧角色,也就几分钟的出场,为得是讽刺封建制度下的阴暗。

站在镜头前,夏稚整理好裙摆,收起调笑的神态,神色认真。

这场戏王青虽然是配角,但如果演好,非常出彩。

夏茗轩换好衣服就就站在对面,场记一声开拍,他露出僵硬的表情,开始对台词。

“你当真要做出这种选择?

一旁围观的群演们憋着笑,小胖小声嘲讽:“就这瞪眼的演技?从韩国学来的吧。”

夏稚已经进入角色,微微抬起黯淡的目光,踉跄地走了两步。

忽然,仰天长笑。

“你一出生被怎么对待!我被怎么对待!”骤然间,他的瞳孔焕着绝望地愤怒,,直勾勾地看向夏茗轩。

夏茗轩一愣,紧抿着唇。

镜头前副导奇怪笑着:“夏茗轩这个微表情居然不错。”

导演窥破一切,吐槽:“他那是真被吓到了。”

“我只是喜欢穿襦裙,怎么了…”

“我只是喜欢跳舞,害了谁了…”

最后一句话虽然沙哑,但是吼出来的,似乎试图突破这种压抑,抗拒不公。

泪中带着笑,王青拽着襦裙,提着裙摆:“他们为何要抓我?只因为我败坏风气?”

镜头前,导演的目光已经全部被夏稚吸引。

他不得不承认,这孩子演技不错,把王青演得入木三分。

可镜头里的夏茗轩,却一动不动。

他收到夏稚最后赴死的眼神,足足愣了好几秒,手心出了不少汗,一时之间脑海中一片空白,台词全忘了,

这种情况专业用语叫没接住戏。

片场足足沉默两分钟,紧接着响起9微小的唏嘘声,导演为了给夏茗轩留面子,咳嗽一声:“调整一下灯光。”

尽管有导演打圆场,依然制止不住工作人员打量看好戏的目光。

堂堂视帝啊!演技居然被群演碾压了?

“稚稚牛啊!”

“演技一秒正经!和现实反差好大!”

坐在椅子上,夏茗轩微微垂着头,用手挡住眼睛。

他听见隔壁夏稚那里热闹的玩笑声,周围此起彼伏的羡慕和夸赞。

他气得嘴唇发白。

心头涌上一抹不甘,他朝助理冷冷道:“一会儿换那只最凶的狗上场。”

拍摄继续,一只狼狗被工作人员带出来,夏稚并不怕狗,但这狼狗始终呲着牙,凶神恶煞地垂着脑袋发出阵阵低吼,维持着进攻的姿势,不少工作人员见状纷纷向后退一步。

小胖在旁边不忿:“这是故意的吗?”

剧情中,这只狼狗是试图抓捕王青的人派来的。

狼狗朝夏稚跑来时,他并没有退缩,此时的王青已经无所畏惧。

他能逃到哪里去呢?世俗哪里又能容得下他呢?

漫天飞雪落下,王青笑着倒在雪地中,身旁尽是狼狗的嘶吼。

道具组为夏稚准备了防护用具,按理说不会受伤,但眼前的狼狗仿佛没有接受过训练,用力撕咬着夏稚腿部。

他心中一惊,暗叫不好。

乖乖,有人害他!

夏稚反应很快,右手迅速抓住狼狗的项圈,顺着它的毛发挠了挠。

狼狗发出一声舒服的叫声,方才躬着的身子渐渐被安抚下来。

拍摄依然继续,夏稚没有忘。

他缓慢躺在地上,纵使嘴角逸出痛苦的□□声,却依然平静。

身体控制不住地抽搐,雪中的黑影渐渐没了动静。

片场静了几秒,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导演,都不知道夏稚是不是真的被狗伤到了。

就在这时,隔壁墙角的摄影机忽然闪了闪,副导演意识到后喊:“有狗仔偷拍!”

导演急着说:“先去看人吧!”

意识到不对劲,剧组的人急忙跑过去把夏稚扶起,查看他的情况。

“夏稚,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没有一个亿我们没完!夏稚心里小声bb。

夏稚:“没受伤,就是被吓到了。”

剧组医生也蹲下检查了一番,确定没被擦伤后朝着导演点点头。

方才夏稚演得太逼真,吓了导演一跳,万一剧组出了事故,可就是头条新闻。想到有狗仔偷拍,怕事情闹大,副导演朝导演使了使眼色。

他递给一叠巨厚的红包塞进夏稚口袋里:“这件事,你就别声张了。”

钱有多少?呜!

夏稚虚弱地张了张嘴,“你们这是拿人命开玩笑。”他看了眼旁边角落的夏茗轩,话里有话:“用这么凶猛的狗,怎么想的?”

道具组也很惭愧,小声说:“我们安排的不是这条狗。”

“那是谁安排的?”夏稚抓住机会反问,“难道是刻意为之?”

这时,夏茗轩皱着眉,心虚地垂着眼,很怕事情败露。

眼瞧着这件事闹得越来越大,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导演又把红包弄厚了一倍,“这次是我们不对,不然就算了?”

两倍的红包!我可以!

夏稚神色平静:“既然剧组这么仁义,那我也懂事一些,这事就过去吧。不过剧组倘若有害人之心的小人,还是快点除去。”

所有人目送夏稚一瘸一拐离开。

转角过后,夏稚脸上立刻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连忙抽出红包掂量掂量,笑得比花儿都灿烂,腿不抖了,脸不白了,神采奕奕。

好多钱啊!

夏稚抽出一张毛爷爷从小商店买了一些猫粮。

他在剧组养着三只小猫崽,每天喂它们食物。小猫崽刚生下来时,工作人员正想把它们丢弃,是夏稚恳求留下他们。

小猫挺可怜的,就和他一样。

不过小猫好歹有个兄弟姐妹,他那个兄弟还不如没有呢。

自从他几年前在国外出了车祸后,留学期间的记忆变得模糊,回国后母亲和父亲离婚,郁郁而终。

母亲刚死,夏稚父亲扶小三上位,家里被搅得乌烟瘴气。

亲爹变后爹,夏稚的所有东西被送去母子俩的小破屋,意思是以后别再回来了。

算啦算啦,每天诅咒他爸和他继母性生活不和谐就够啦。

夏稚笑眯眯地揉揉小猫的脑袋:“乖啊,爸爸明天再来看你们。”

喂完猫时间已经不早,夏稚离开时听见剧组传来夏茗轩气急败坏的吼声,大意是删掉什么戏份。

夏稚回头一看,发现那条狼狗情绪似乎不怎么愉快。

一分钟的时间,狗绳松了。

不久,片场传来夏茗轩团队惊恐万分的叫声。

“谁特么把狗放了?”

夏稚飞奔,心疼火腿肠的钱。

呜呜呜,难受!

跑到门口时夏稚忽然被叫住,影视城负责拉车的李哥脸色不佳地表示,自己吃坏肚子,让夏稚帮他看会儿车,如果被管事知道他长时间旷工,会被罚钱。

“这期间拉车的钱分你一些!”李哥喊道。

夏稚没钱时和李哥一起拉过车,李哥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挺不容易的。

这种车类似旅游观光车,后面的座位能容纳两个人,上面覆有遮阳棚,春秋坐在上面非常舒服,也算影视城一向业务。

夏稚坐在上面哼着歌,思索晚上吃什么,风雪虽停,但刮起阵风,他手脚、脑袋都缩在羽绒服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惬意地弯了弯。

影视城门口,一辆法拉利缓缓停驶。

助理坐在副驾驶望着眼前的男人语气恭敬,“沈总,影视城到了。”

被唤作沈总的男人“嗯”了一声,继续敲打手中的键盘,眉宇间透着几分冷峻和疏离。

助理没有继续说话,贴心地递过去一杯咖啡,他这个新老板刚回国一个月,暂时摸不透脾气和性格。

不过沈氏集团的掌舵者,脾气能好到哪里去?

做工精细定制皮鞋落在雪地上,发出“吱吱”的声音,助理紧忙为他撑着伞,跟在旁边。

身上的黑色的羊绒大衣微微敞开,露出里面褐色的毛衣,下摆随着脚步轻轻摆动。

沈时骁身材高挑,常年健身的缘故肩宽腰细,一双颀长笔直的长腿步伐稳健,姿态优雅。

夏稚很快注意到不远处这位气质清冷的男人,纤细浓密的睫毛用力眨了眨,面前的人轮廓越发清晰。

还挺帅,夏稚想。

应该挺有钱的,是个大佬。

几乎一瞬间,男人的视线与夏稚微微触碰,并带着片刻停留。

夏稚收到信号:就是现在!猎杀时刻!

“老板,坐车吗?影视城我最熟,你想要的路线我都有哦!”

夏稚敛着期盼的双眸,搓了搓发红的脸颊,笑得宛如最明媚的眼光。

这样的可爱的他!大佬肯定拒绝不了!

一道清冷地声音传来:“不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