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金玉其内 > 012

012

小说: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

金玉其内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27

啊,这…

夏稚耳尖微红,“这方法真的管用吗?为什么书中的两男主名字是我们俩?”

最最令人尴尬的是!这书确定不是某棠文学发布的吗?读起来也太羞耻了吧?

沈时骁一本正经:“医生说,书中的角色最好是我生活中认识的人,伴侣是最佳选择。”

夏稚默默将书桌上的几本书都翻阅一遍,脸颊随着封面一点点涨红:《霸道总裁的小娇妻》、《偏执徒弟的软萌师尊》、《暴戾帝王的绝代妖妃》…

这题材也太百变了吧?

哪位作者太太这么有才?

沈时骁看出他的犹豫,垂着双眸低语:“协议你仔细看了吗?”

夏稚预感不妙:“…看得挺仔细。”

沈时骁看着他:“其中有一条协议是,有义务帮我治疗嗜睡症记得吗?”

夏稚蜷着手指:“记得…”

沈时骁从办公桌抽屉中掏出支票本,潇潇洒洒写上几个数字后交给他,“读一本书一百万,即刻结算,成交?”

夏稚慢吞吞望着支票,忍着血和泪将它抱在胸口,他的内心在流血!

呜呜呜,他不干净了!

这件事谈妥,沈时骁轻松不少。他朝夏稚说:“今天我有空闲,不如把证领了吧?”说话时,他声音低低的,眼神始终留意着夏稚的神态,带着罕见并难以察觉的不安。

夏稚抱着支票本蓦然抬头,对哦,他们俩现在属于无照驾驶。

反正照相签字的功夫,他点点头:“好。”

沈时骁轻轻松了口气,带着他一同前往民政局。

手续的流程办理很快,签下自己的名字时,夏稚才发觉手心出了很多汗。

民政局门口,沈时骁心情意外的不错。

“结婚证交给我保管吧。”

“好。”

夏稚没想太多,大大咧咧交给他。

呜呜呜,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有夫之夫了!

车上,沈时骁给沈母打了一通电话,大概是在约正式回家见家长的时间,电话中沈母心情不错,声音难得的中气十足,夏稚抱着果汁弯起眼:“伯母最近身体不错,病好些了吗?”

沈时骁抿了抿唇:“嗯,多亏了你。”

正在和小姐妹喝下午茶的沈母挂下电话,“我儿子领证高兴,今天请大家去做美容,全场我买单。”

见家长定在本周末,夏稚为此特意挑选一套白色小西装,听说到时候沈家所有长辈都会在场,他得穿得讲究些,不能怠慢。

床头前,放着某棠文学,沈时骁特意嘱咐让他熟悉剧情,最好可以声情并茂地读出来。

夏稚每次看一页都需要深吸一口气,这作者文笔不错,内容太有画面感了。

【昏暗的楼道中,夏稚紧紧贴着冰凉彻骨的墙壁,腰间忍不住颤抖。炙热的体温埋在他颈前,夏稚轻声呜咽:“老公,我错了。”沈时骁眯着眼,危险地摘下手表:“下次还逃吗。”夏稚:“呜呜呜,不逃了。”

他追,他逃,他插翅难飞!】

这作者可真是个奇才!

夏稚揉揉眼,迈着雀跃地步伐下楼找点吃的,走到一楼时,忽然发现地下一层开着灯,好奇心的趋势下,沿着楼梯走下去。

这里是沈时骁珍藏红酒的酒窖。

听到声音,沙发上的沈时骁转头:“这么晚了怎么不睡?”

夏稚答随口回了句白天睡多了。

他总不能说,***小说看多了,寂寞难耐叭。

沈时骁套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衬衫,修长的双腿微微交叠,沿着笔直地裤线露出一截脚踝。

夏稚慢吞吞坐下,一双小鹿眼眨巴眨巴望着面前的红酒。沈时骁轻轻抓了抓凌乱的头发,一分慵懒的笑容抵达眼底:“一起喝一杯?”

夏稚捧着递过来的红酒:呜呜呜,罗曼尼·康帝!都是金钱!

沈时骁侧身靠在沙发上,手臂时不时抵着额头看着夏稚,似乎犹豫很久,他举起酒杯:“新婚快乐。”

夏稚抿了几小口红酒,眼眸带着微红,流光四溢。

与沈时骁轻轻碰杯:“新婚快乐。”

地下一层养着许多小雏菊和鼠尾草,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夏稚醉了,盘腿坐在沙发上,鬼使神差问出他最好奇的问题:“可以问问,你为什么和初恋分手吗?”

沈时骁眼眸闪了闪。

夏稚垂着纤细的睫毛:“抱歉,我让你难过了。”

“他突然就消失了。”沈时骁低沉的嗓音娓娓道来,“几年前我父亲去世,我患了严重的心病,我妈妈陪我去国外治疗。我是在医院认识他的,他是个留学生,当时在医院做义工,他叫summer。一次意外,我们俩相识,他每天都会在医院的花园等着我,在我告白的第二天,他再也没有出现。我找遍了法国,都没有找到他。我没有他的学校信息,没有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可爱,眼睛很漂亮的男孩子…”

身旁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夏稚蜷着双腿,脑袋枕在手臂上,像一只没有防备的小兽。

沈时骁轻轻起身坐到夏稚身旁,温热的手掌落下,宠溺地揉揉他的头发。

还是和一样软。

沈时骁凝视着夏稚,慢慢俯下身,吻向他的发丝。

“不过后来,我终于找到他。”

“但他忘记我了。”

“没关系,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好。”

司机停在沈家门口,夏稚轻轻挽着沈时骁手臂,神情不自觉紧张起来。沈时骁拍了拍他的手,像是安抚,“没事,都是家里人。”

会客厅已经坐满了人,当夏稚和沈时骁进来时,一双双目光汇聚而来。

沈时骁:“妈,我和稚稚来了。”

沈母正在和沈时骁小姨聊天,抬起头时温婉一笑,“稚稚,快来妈妈这里。”

夏稚朝着长辈们点点头,小跑着坐到夏母身边。沈家的亲戚地位依然显赫,有很多熟面孔,大多是社会名流。

不过沈家一派大多依附于沈时骁父亲,如今沈时骁坐上董事长的位置,大家对他还是有所敬畏,说话时并没有拿出长辈的姿态,反而小心翼翼。

沈时骁的姑姑最先张口:“这就是时骁的媳妇儿?”

夏稚乖巧点头,问过沈母后回道:“姑姑好。”

姑姑问他:“你是夏淮山的儿子?”

夏稚:“对。”

姑姑似笑非笑:“夏淮山可教出个好儿子,你们家挺有本事。”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味儿,沈时骁坐在一旁态度骤然冷漠,刚要开口沈母却抢先说道:“当然,稚稚很乖很聪明,怪不得时骁这么喜欢他。”

沈时骁随手剥了一颗荔枝,朝着姑姑道:“您也挺会教,从堂弟新投资的项目就能看出来。”

他堂弟最近被人忽悠,生生投了十个亿进去,血本无归。最后还是姑父相求,他出面擦的屁股。

在场的亲戚谁不知道这件事?各个神色古怪,小姨更是嗤笑一声,看好戏地瞧着姑姑。

姑姑有些抹不开面子,张了张嘴没说话。

她之前给沈时骁介绍过许多女朋友,大多是她丈夫家族的名门闺秀,奈何沈时骁全部拒绝。所以她今天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看看夏稚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嫁进沈家。

夏淮山的儿子?落魄暴发户?她挺不屑的。

但没想到沈时骁居然当众下她面子,看来沈时骁真的挺喜欢这个人。

冬季的新鲜荔枝北方鲜见,但夏稚很喜欢吃。沈时骁耐心地剥了几颗放进碗里,当着大家的面递给他,“别贪吃,容易上火。”

夏稚捧着碗腼腆地笑了笑,转身交给沈母,“您吃。”

沈母推阻:“切,时骁给你的,我才不争宠。”

“哈哈哈哈,看来你妈妈吃醋了。”

气氛变得热络,沈母借机说:“来,正式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媳妇夏稚。”

沈家的亲戚们纷纷微笑着点头,拿出事先准备的礼物交给夏稚,祝福他们新婚快乐。

夏稚抱着一堆礼物,甜甜地叫大家叔叔伯伯。

虽然他和沈时骁是协议结婚,但他有此刻有点幸福。

吃饭时,沈时骁坐在夏稚身旁,时不时为他布菜,就连大虾的壳都会提前剥好,惹得许多亲戚频频看来,夏稚害羞得不好意思抬头。

用公筷给其他人夹菜,这是他们约定俗成的规矩。

因沈母就坐在夏稚另一侧,他心里想着,还是礼尚往来比较好。一时紧张,夏稚拿着自己的筷子给沈时骁夹了一块牛腩,“喏,你喜欢吃的。”

沈母愣了愣,继而欣慰地笑着。

过了半晌,当夏稚注意到旁人诧异的眼神时,脑袋里轰然一愣。

他忘记用公筷了!

然而沈时骁并没有在意这些,若无其事地夹起牛肉放在嘴里,“谢谢。”

夏稚耳根发红:“…不客气。”

饭局吃到一半,按照惯例沈时骁和夏稚要给长辈们敬酒。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说了句亲一个,亲戚中的年轻人开始起哄,“两位新人亲一个吧!”

夏稚握着酒杯,脸颊微微发烫,略显局促。

沈母也随声附和:“我也想看。”

沈时骁轻抬眼帘,漆黑的眼眸染上一丝温度。他的右手轻轻覆上夏稚的腰,使夏稚向他这边挪动一小步,半靠在他的肩膀。

夏稚垂着双眸,睫毛轻轻颤了颤。

“可以吗?”沈时骁低着头,埋在夏稚耳后,用仅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