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金玉其内 > 2. 002

2. 002

小说: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

金玉其内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27

“雪天不好走,真的不考虑考虑吗?”

可怜无辜的声音再次在萧瑟的寒风中回响,夏稚鼻尖冻得通红,身子配合地颤了颤,像一个艰难做苦力挣扎在生活温饱线的的未成年人。

助理啧啧道,这小孩看着还挺可怜,不过可惜找错人了,以他们老板的身份,怎么可能坐这种车?

乍一看跟旧社会上海载客的三轮车似的。

沈时骁脚步一驻,看夏稚时眼中微小的诧异一扫而过,微微蹙着眉。

大佬好像看着不太高兴?

和套路不一样啊?

夏稚眼神游走,思考自己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雪天路滑,还是坐车方便。我马上要收工,平时一次30块钱,今天收您20块钱。”

沈时骁目光离开,落在车前的牌子上。

“欢迎光临,20一次。”

夏稚身形一顿,跳下车振振有词,挡着牌子:“真是的,价格涨了也不改价目表。”

“呵。”

助理好像听到了沈时骁的笑声。

沈颀长宽阔的身影缓慢走向三轮车,沈时骁抿着薄唇:“你载得动?”

夏稚:“昂,我力气很大。”

沈时骁静静注视着夏稚。

他的眉眼略微凌厉,尤其是不说话的时候,气场带着说不出的压迫和高冷。

“那你载我吧。”

沈时骁淡淡地扫了一眼座位,上去坐好。

确定沈时骁坐稳后,夏稚眉眼弯弯:“开车喽!”

三轮车在雪地中速度不快不慢,车轮碾压路上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粗糙响声。

夏稚明白服务行业的职责,给人留下好印象是必须的。

咳咳,其实是小费很香,呜呜呜。

他一边蹬着三轮车,一边涨红着脸问:“先生,您长得很帅,就跟明星似的,不过我知道您肯定不是明星。”

“嗯。”身后的回答很简短。

夏稚第一次遇到如此话少的客人,继续没话找话,“您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猜吗?”

“因为我气质好。”

“您怎么知道我的答案?”夏稚严肃地点头,这人估计是个大老板,平日里耳边惯是这种彩虹屁。

“因为有个人曾经这样说过我。”说这句话时,沈时骁目不转睛地看着夏稚薄薄的脊背,“不过他是个小骗子。”

夏稚:“他没骗您,您的气质就是很好。”

虽然知道对方说得和自己不是一回事,沈时骁也没有辩驳,只是静静地靠在车椅上,眼神里没有其他情绪。

“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您?”夏稚卖力地骑车,不知不觉鼻尖染上一些汗滴,“但想不起来。”

听见这句话,沈时骁指尖微微蜷缩。

“先生,到了。”

夏稚将车挺稳,笔直地站在车前,一双乌黑的眼睛敛着笑意,带着一点小期盼。

空中的小雪翩翩落在夏稚乌黑的发丝上,黑白交替下,白皙的皮肤宛如一尘不染的白玉。

沈时骁视线稍作停留,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夏稚。

夏稚将脸埋在围巾里,拿出钱包准备找钱。虽然他是服务业者,但他也是有节操的。客人不主动提出给他小费,他不会主动要。

呜呜!心疼小费!

这一切的小动作被沈时骁尽收眼底,他低声回:“不用找了。”

“那怎么好意思呢。”饶是嘴上这样说,夏稚还是顺从本心,把钱收到钱包里,末了嘴甜地说道:“老板请认准我的车,下次还可以找我哦。”

沈时骁没有回答,点点头后转身离开。

望着那高挑的背影,夏稚心里升起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对这个人莫名的熟悉。

到底是哪里见过?

此刻剧组的导演制片风风火火地跑出来迎接那个人,表情小心翼翼且谄媚,包括夏茗轩。

等李哥回来,夏稚把一百块钱全部交给李哥,“给孩子买点好吃的。”

李哥急了:“怎么这么多?你我再给你一些。”

“不用。”夏稚狡黠一笑,指着自己鼓鼓囊囊的钱包,“今天在剧组赚了一笔。”

李哥明白过来:“有你的。”

沿途走过阴暗的小路,夏稚打着手电筒,踩在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

要不是欠了五十万医药费,他才不住在这里。

提到五十万,夏稚就气不打一处来。

当年他母亲和父亲夏淮山离婚,也不知道夏淮山律师从哪里搜集的证据污蔑造谣,几乎净身出户。

离婚不就便患上癌症,当时夏稚才19岁,求亲戚碰壁后,只能忍着恶心去求夏淮山。

夏淮山倒是出了50w医药费,但继母让夏稚打了欠条。

“人生就像一场戏,切勿和小人置气。”

“小人秃头又谢顶,出轨不孝真解气。”

爽!

房间里的吊灯摇摇欲坠,夏稚简单洗完澡后将红包压在枕头下,悠哉地闭上眼睛。

与此同时,夏茗轩的保姆车停在夏宅前,刚进屋他便被母亲兴奋地拉住,“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沈家啊!他们有意向和我们家联姻!”

气派宽敞的客厅里,传来夏茗轩母亲秦莞茹激动的声音。

“你爸爸刚刚和我通过电话,大概意思是沈时骁刚从国外回来不久,因母亲病重,正急着联姻。”

“沈家啊!如果我们能攀上他们家,对你爸爸公司有莫大的助力!”

秦莞茹这么多年嫁到夏家,总是被贵妇名媛们瞧不起,嫌她之前只是个秘书,登不得台面,聚会下午茶从来不带她。倘若夏茗轩能与沈家联姻,日后她必定能在那些人面前挺直腰板。

夏茗轩脸上难掩愉色,捧着茶杯道:“我今天在影视城看见他了,影视城应该是沈家的项目。”

脑海中浮现出沈时骁俊朗的侧颜,他勾了勾唇:“据说他爸已经把公司给他了?”

“听说是。”秦莞茹突然意味深长一笑,“你说会不会是他今天在影视城看见我们家茗轩,才会突然表示要和咱们家联姻?”

也不怪秦莞茹多想,沈家是什么地位?夏家这种几十亿的豪门连蹬他们家的门都不配。

沈家的身家,千亿打底。

夏茗轩眉间微挑:“不确定,您别乱说。”回到房间,他在网络上搜索沈时骁名字,心中惊讶的同时,越来越期待。

沈家不愧是百年豪门,旗下产业遍布全国,甚至在欧洲各国都有子公司。

也只有沈时骁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他。

倘若日后他能和沈时骁联姻,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不久,夏淮北回到家,将今晚的事告诉秦莞茹。

原来,今晚他参加一家地产公司的剪彩仪式时,正巧碰见众星捧月的沈时骁。

本以为这样的人物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谁料酒桌上沈时骁一句正在相亲的玩笑话自己搭茬后,对方居然表示可以见一面。

酒席散时,沈时骁助理曾暗示,他们夏家海滨景区的土地对沈氏很重要,这也是沈时骁肯抬举他的原因。

听完这些,秦莞茹喜形于色:“我们家岂不是走大运了?”

不过好梦还没持续多久,第二天夏淮山的妹妹在听说这门联姻意向后,给秦莞茹打了一通电话。

大概意思是,她儿子说,沈时骁这个人性格暴戾,情人遍地,一直等着心中的白月光回来,还患有一种怪病——嗜睡症。

秦莞茹听完起初还半真半假,缠着夏淮山动用私家侦探后,彻底傻了。

这些都是真的。

心疼儿子的秦莞茹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肯让夏茗轩嫁给沈时骁,夏淮山抽着烟烦躁地说:“行了,沈时骁还不一定能看上我们家。夏稚不也是我的儿子?让他去联姻。”

秦莞茹撇撇嘴,将眼泪擦干净。

清晨。

夏稚便接到夏淮山的电话,大概意思是有要紧事和他商量,关于他的母亲。

这老混蛋葫芦里卖什么药夏稚不清楚,不过他也不怕,简单穿上衣服,乘坐公交车来到夏宅。

路过客厅时,夏茗轩正在闹脾气,看见夏稚进来,轻蔑不忿地瞪了他一眼。

秦莞茹对夏稚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一个劲儿的安抚。

“放心吧,就算沈时骁真的看上夏稚,也不会疼他的。他嫁到沈家,还不是为了我们家族的利益?他只是个牺牲品而已。”

“嗯。”

书房里。

“联姻?”

“嗯,和豪门沈家。”

夏淮山夹着香烟,年过五十的他谢顶忽然变得严重。

“这种好事为什么不让夏茗轩去?”

“茗轩年龄小。”

夏茗轩只比他小两岁。

小个屁。

豪门霸总有钱有颜有身份,秦莞茹母子疯了才把这个机会让给他。

兴许这个霸总就有什么怪癖,残疾啊、不行啊、暴虐成性啊…

到时候他就是一只小白兔,被架在火上烤!

有点疼!

瞧出夏稚不情愿,夏淮山亮出最后的底牌:“如果你同意去和沈时骁见面,我就把欠条撕了。”

夏稚诧异地挑了挑眉,随后风风火火离开。离开前只甩下一句话:“早说啊,浪费时间,我去。”

不就见面吗?让对方看不上自己有很多种方法。

浪荡公子哥、轻浮小魔王,降智傻白甜…

他都会!

上午,夏稚如约来到西餐厅,和服务生报了包厢门号后,服务生礼貌地带着他走进餐厅后院一处幽静的独立包厢。

满处都是金钱的味道。

路上,他在网络上搜索“沈时骁”的名字,看见跳出来的百度百科后愣住了。

是那天那个人?

沈时骁正在用笔记本处理公务,听见门声后,缓缓抬起眼。

他的眉眼带着几分冷淡,手腕处的衬衫微微挽起,露出一截白皙修长的手腕。

又见面了。

夏稚下意识看了眼别处,随后坐在沈时骁对面。

温度骤然间的交替,使夏稚脸颊晕染上一层淡粉色,漂亮纤细的睫毛紧张地闪了闪,唇色更红。

沈时骁:“你好,沈时骁。”

夏稚:“你好,我叫夏稚。”

彼此介绍完,房间中陷入沉默。

沈时骁好像在处理一份紧急的工作。

夏稚抬着眼帘,趁这个时候,悄悄打量沈时骁。

和影视城那天一样,高冷不爱说话。

也算“旧相识”,夏稚准备的人设一时半会儿没使出来。

忽然间,沈时骁抬起眼,与夏稚直白的目光相撞,“抱歉,有一份工作比较急。”

关上电脑,他微微坐正:“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你了解吗?”

夏稚:“嗯,讨论联姻的事。”

沈时骁:“你怎么想?”

夏稚思索着:“沈先生,我有一些事情想和您坦白。我睡觉打呼噜,吃饭吧唧嘴,见到帅哥就走不动路,没什么文化,是一个180线娱乐圈小明星,和你出去会给你丢面子那种。”

“而且我好吃懒做,满嘴谎话,跟您在一起实在怕玷污了您。”

夏稚眉梢微微弯起,因心中打着小算盘,展露出一抹难以发现的狡黠。

然而,这一切都被沈时骁尽收眼底。

他情绪不太高。

“我也要和你坦白,我患有严重的嗜睡症,白天随时都有可能陷入沉睡。”

随时都会陷入沉睡?那还挺可怜的呜呜。

“我心中藏着我的初恋,可能永远忘不掉他。”

所以我更不能和联姻啦!拆散有缘人是会天谴的!

“我母亲最近病重,很期盼我能赶快成家,也是为了却她的心愿吧。我刚入主公司,和董事会关系错综复杂,我需要尽快结婚,让那些老家伙们死心。

我知道这场利益联姻,对你有些不公平,但如果你同意,我们可以拟订一个协议。结婚期限三年,离婚后我会付给你足够的财产。当然,在结婚期间,我会遵从你的意愿。”

夏稚愣怔片刻,心中敲起小鼓。

沈时骁缓缓说完:“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咱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不就扮演豪门媳妇吗?

豪门大战狗血八点档情景剧!

他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