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金玉其内 > 3. 003

3. 003

小说: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

金玉其内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27

达成协议,沈时骁神色才稍微缓和几分。

“明天我让助理拟订协议。”

“服务生,开餐。”

这家餐厅是意大利特色,菜品夏稚很喜欢,以前没落魄时,为了吃地道的意大利菜,他会特意和朋友们千里迢迢包机去意大利。

不过自从他被赶出夏家,这些朋友便渐渐疏远了。

“沈先生,这道菜超级好吃。”

夏稚很通透,既然沈时骁和他签订结婚协议,四舍五入就是他的衣食父母。

对衣食父母常刷刷好感度,未来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谢谢。”沈时骁用餐时很安静,尤其是拿刀叉时,白皙纤细的手腕动作优雅,像一个演奏家。

夏稚突然意识到,沈时骁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没吃过这些菜?

来不及懊悔,他拿着刀叉愉快用餐。

一刀!一百!

有钱的滋味真好,orz。

吃完饭,夏稚飞快和沈时骁道别,小跑着来到附近的公交站。

沈时骁本想送他,奈何早就没了人影。

今晚天气预报说有大雪,难得的准确。

气温降得很快,尽管夏稚的羽绒服很厚,仍旧抵挡不住寒冷,手和脖子尽力缩在衣服中,只露出一双眼睛。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沈时骁按下车窗,静静望着公交站台。

方才吃饭时他注意到,夏稚的羽绒服上缝着三只小熊,应该是因羽绒服损坏防止滋毛所做的修补。

衣袖的边缘磨损严重,款式也不是当下流行。

车厢中弥漫着压抑的气息,沈时骁眉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双眸犹疑。

夏稚明明是夏淮北的亲儿子,怎么过得如此潦倒?

公交车因为恶劣地天气迟迟不来,沈时骁注意到夏稚腿脚冻得直打哆嗦。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他的面前。

“未来的生活是多么幸福啊!”

“一天!一天!甜心头!甜心头!”

夏稚双腿有节奏的打拍,唱着rap。

“送你回家。”

夏稚搓了搓发红的耳朵,才注意到对面的人是沈时骁。

他垂着眼睛拒绝:“不用,公交车马上来了。”

离这里两站地有一家烤红薯,虽然门脸简陋,但超级好吃。

他方才故意早早溜走,就是为了这个。

如果沈时骁亲自送他,他可不好意思让车停下20分钟,专门等烤红薯。

车窗里那双褐色的双眸平静地看着他,似乎不打算放弃。

沈时骁和司机说了句什么,司机立刻下车为夏稚打开车门,静待他上车。

害,烤红薯吃不到了。

“…那就麻烦您了。”夏稚裹着羽绒服,小跑着钻进车里,一股热流充斥着他的周围,暖洋洋的很舒服。

沈时骁喜欢利用碎片时间处理公司的事,车上配有专用的办公桌、小冰箱、红酒柜。

虽然这一切他曾经都享受过,但能明显感觉到,沈时骁的对生活品质要求的很严格细致,这大概就是有钱人的奢靡叭。

夏稚乖乖坐着,明亮的眼睛眨了眨。

10分钟后,夏稚扒着破旧门帘朝老板夫妻亲切地喊:“来三只烤红薯!”

沈时骁慢悠悠走下车,凝视着眼前黑乎乎的食品制作环境,微微蹙眉。

就是这玩意儿?刚才馋得夏稚眼睛都直了?

司机在一旁感叹:“这味道真香。”

滚烫的红薯出炉,夏稚递给司机一个,沈时骁一个。

“他们家的红薯都是现烤现卖,脆脆软软,非常甜。”

沈时骁看了一眼小桌上的红薯,应了一声。

剩下的路途,两人并无交谈,司机按照夏稚所指的方向,很快来到小区门前。

下车前,夏稚小声道谢,离开前忽然转头问:“沈先生,夏家的实力我清楚,请问您和我联姻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这是夏稚最后一个疑问。

深夜的月光落在沈时骁的黑色西装上,只能看见模糊的侧颜。他抬头看向夏稚夏稚:“你们家滨海的地对我们很重要,我们想做贸易运输,必须拿下那块地。”

夏稚点点头:“明白了。”

怀揣着热腾腾的烤红薯,夏稚打着手电筒,朝筒子楼里跑去。

这时,后面忽然出现一束明亮炙热的灯光,夏稚微微转头,是沈时骁的车。

嘴角笑了笑,他朝远处挥挥手。

有光的感觉,可真好。

和沈时骁约定搬家日子到了,夏稚自己的东西没多少,只有两个大号行李箱。

不过前几天他收到一个快递,是他考虑再三购买的。

来接他的是沈时骁司机,司机很客气:“沈总的会议还有30分钟结束,但他怕耽误和您约定的时间,便让我先来了。没有意外,我们和沈总一同到家。”

沈时骁的家位于白枂庄园,独栋欧式别墅群,业主之间隐秘性很高。他的家是楼盘中占地面积最大的区域,有专门的物业保安人员看管。

下车后,夏稚发现门口站着一位五十有余的男人。男人身着管家服,举手投足尽显大户人家的礼仪。

“夏先生吧,请进。”

夏稚看人很准,此人不是省油的灯。

那双狭长的吊眼,看着不太舒服。

“沈先生已经到家了。”

客厅中,沈时骁正脱去西装外套,应该也是刚到家。

里衬是黑色高领毛衣,很显身材。

管家微微挑眉,今天的大少爷似乎心情不错。

“来了。”沈时骁试图接过他的行李箱,“我带你上楼看看你的房间。”

夏稚摆手:“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虽然行李箱不多,但都是大号,提着上楼很费劲。

这时,身后走来几名佣人,凑过来想替夏稚拎行李。夏稚看人家是女生,不太好意思,几次阻拦:“我自己来吧,很轻的。”

为了展示行李很轻,夏稚一手拎一个小跑着上楼,楼梯中央停下回头:“看,很轻吧?”

沈时骁朝佣人比了一个手势,佣人默契离开。

“你家真漂亮。”夏稚停在拐角处,仔细望着上面装裱的画,“这是法国作家莫兰德的作品吧?”

沈时骁:“嗯,挺小众的作家。”

夏稚转身时,立着的行李箱忽然倾倒,继而头重脚轻的顺着楼梯滚下去,“啪”地一声散架,里面东西稀稀拉拉落了一地。

夏稚干笑一声:“质量不好。”

顺着楼梯一件一件拾取东西,屋里的佣人也来帮忙,夏稚想起那件快递时,已经晚了。

只见沈时骁捡起脚边的防狼喷雾,目光一凛:“这是什么?”

尴尬的气氛在屋中蔓延。

夏稚:……

呜!你听我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