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殿下和他的刀 花日绯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小说:

殿下和他的刀

作者:

花日绯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14

第四章

夏沅敲响房门,只听屋里响起一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声:

“进来。”

听到这声音,夏沅就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十年的效忠,对李霄而言,大概就和那只能帮他到处咬人的西域獒犬差不多。

推门而入,夏沅看见站在灯下的尊荣男子,他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对夏沅招手:

“来啦,快过来坐。”

夏沅不动声色走进这房间,房间里熏着香,是李霄喜欢的沉香木的味道。

李霄忽然冲她脖子伸手,夏沅下意识用手格挡开,李霄没想到夏沅会对他这样敌意,毕竟在夏家出事之前,这丫头时常会躲在肃王府的假山后偷看他,李霄见她生得美貌,存心逗她,便每回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按理说李霄肯见她,她该求之不得才是。

“别误会,我只是想帮你把斗篷解了,都勒出印子了。”

李霄说着指了指他自己的脖子,演示给夏沅看,夏沅却沉默不语盯着他,那冷凝的目光不禁让李霄想起父皇的御兽园中还未成年的兽。

他很喜欢驯服那些看起来凶猛的兽,越凶他的成就感就越高。

李霄温言把人请坐下,今日时间有限,没工夫跟这丫头磨蹭,等眼前事了,以后有的是机会驯服。

“夏家满门身陷囹圄,此事你怎么看?”

李霄给夏沅倒了杯茶,茶香扑鼻,夏沅不用喝也知道茶水里有镇静心神的药。

因为李霄喜欢香,所以夏沅曾特地为他学过香道。

初衷是想为李霄调制益气健体的香方,可在一次偶然间,夏沅用香毒为李霄解决了个麻烦,那之后李霄便叫夏沅专攻香毒之道,以至于夏沅的调香之路越走越偏,从好端端的香之道拐去了**道。

镇静心神的药应该不是专门为夏沅调的,是她来之前李霄自己就在喝的,因为永嘉侯的事情,只怕李霄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

太后顶着压力下懿旨关押永嘉侯府和夏家的家眷,就一定要把永嘉侯通敌**的证据坐实,否则太后的那道懿旨不仅会变成笑话,还会成为她僭越皇权,把持朝政的证据,所以永嘉侯的罪名必须要定,哪怕只是定一时。

由此可见,太后**现在其实也不能确定永嘉侯和世子是否真的战死亡故,袁氏父子失踪成了悬案,但如果只因不确定就什么都不做,万一永嘉侯归来重掌大权,那他们便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因此就这个节点而言,永嘉侯有没有真的通敌**不重要,重要的是,太后**现在就要以通敌的罪名降罪永嘉侯府,只要把永嘉侯府处置了,重伤袁家根基,到时候就算永嘉侯回来洗清罪名,袁家也不再是原来的袁家,再难如从前那样忠心效忠顺钧帝。

李霄的母亲淑妃入宫便倚仗太后的威势,在陷害永嘉侯府这件事上扮演的角色纵然没有权相杨谋那么大,但也绝不可能置身事外。

李霄见夏沅盯着面前的茶水发呆,不禁提醒:

“沅儿?”

夏沅猛地抬头,不知是被他忽然出声吓的,还是被他这句‘沅儿’吓的。

李霄奉上一个和善的微笑:“本王可以这么叫你吗?”

夏沅沉默,不置可否。

李霄眉峰微蹙,显然对夏沅的冷漠不太满意,但夏沅不在乎,继续死气沉沉的盯着他,李霄被她那莫名敌意的眼神看得心烦,将手中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放,沉声道:

“本王问你话。你是想要你夏家满门活还是死?”

夏沅终于开口:“自然是想活。”

李霄神色稍霁,稍微喘口气后就冲着夏沅分析当前形势,以挽救者的姿态让夏沅觉得这世上除了他就再也没有别人愿意对夏家施以援手,而夏家如果想活,就必须按照他说的做。

全程夏沅都沉默以对,不发表、不打断、不给反应,整个人像块木头,除了眼珠子之外,身体其他部位纹丝不动。

夏沅的冷漠让李霄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把话说得太复杂了,这个武将家的小丫头,估计大字都未必识得几个,突然让她理解这么复杂的剧情可能是有点难度,正打算从头到尾重新跟她解释一遍的时候,夏沅忽然问他:

“王爷想让我怎么做?”

李霄一愣,问她:“你听懂我说的话了?”

夏沅点头:“懂。王爷的意思是,我们夏家是被永嘉侯府连累的。”

这言简意赅的总结,李霄挑不出毛病。

“啊,对。就是这个意思。”李霄说完,见夏沅那双冷色琉璃般的眼珠子盯着自己,仿佛正等他的后续。

“所以,你们夏家想脱困,只有站出来指认永嘉侯府一条路。”李霄说。

夏沅无声点头,冷静得让李霄有种无力唱独角戏的感觉。

这丫头莫不是被吓傻了吧,明明从前见到自己都是一副痴心妄想的模样。

按理说李霄只要稍稍示好,她就该意乱情迷才对,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李霄却没时间细想,因为如今情势迫在眉睫,陛下突然发难,明日就要殿审,太后那边催得紧,明天用尽一切手段也要当殿把永嘉侯府按死才行,时间太急,以至于他们无法筹谋出更周密的计划,只能把注压在夏家人身上。

“我长话短说,你用心记着。明天陛下会在朝会中宣召夏家和永嘉侯府罪眷一同上殿,届时我会为你们夏家准备一个锦盒,锦盒中乃是以你父亲的口吻书写的自辩信,会当殿宣读出来。”

“之后会有人询问你自辩信的真假,或许还会对你动点刑罚,为的是判断你有没有说谎,这是刑部的例行规矩,无妨的。届时你只需咬牙挺过去,坚称书信为真的,只要你一口咬定,我保你夏家平安无事!但若你做不到,明日午时你就是你们夏家的斩首之时,听明白了吗?”

这些话夏沅前世听过一次,简直不要太明白。

李霄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怕了,安抚道:

“别怕,有本王在,那些施刑人不敢真的伤你性命,最多是皮外伤。你外祖父时常在本王面前夸你是夏家最聪明勇敢的孩子,本王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李霄的皮外伤,指的是夏沅生受了五十大板,若非自小习武身强体壮,换做普通人都未必能熬的下来。

当年的夏沅只是个普通十五岁的少女,满心满眼都扑在李霄身上,恨不得把他说的话当圣旨,又因为前世是夏沅主动去找李霄求助的,所以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切有可能是李霄的阴谋。

原来前世她主动求助对李霄而言,简直可以说是天降好运。

原来就算夏沅不主动求助,李霄也会找上她。

而李霄之所以要找夏沅,不找夏家的其他人,恐怕关键就在于最后一个步骤——让夏家的人出面当殿诬告永嘉侯府之后,陛下会安排人对夏沅审讯核实。

美其名曰‘审核’,实际上跟把人逼死没什么区别,只要诬告永嘉侯的夏家人**,那诬告的事情成不成立的主动权就回到陛下的手中。

可惜的是,前世的夏沅太命硬了,陛下派去‘审核’夏沅的人低估了夏沅的生命力,普通姑娘被打个二十棍基本就离死不远了,但夏沅生生受了五十棍,还能活着被抬上殿咬牙坚持诬告。

陛下派出去‘审核’夏家的人下手绝对不会轻,而放眼整个夏家除了夏启明和夏玔这对父子,有可能熬过陛下刑罚的人,只有夏沅这个自小习武的女孩。

也就是说,不管夏沅主不主动,只要李霄需要找夏家的人诬告永嘉侯府,那这个人就一定会找到夏沅头上。

“好,我知道了。”夏沅面无表情的应承,而后主动要求:“那王爷一定要遵守诺言,保我夏家满门平安。”

李霄心中一喜,不动声色的保证:

“你放心!只要明日你帮本王做成了那件事,本王保你夏家平平安安,荣华富贵。”

夏沅颔首,忽然表起了忠心:

“如今我夏家已经走投无路,承蒙王爷不弃,愿出手相救,夏沅便是为王爷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李霄看着忽然顺从的夏沅,心底泛起一股小小的成就感。

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刚才的冷漠定是错觉,估计是给吓坏了。

于她而言,自己是唯一一个能救她满门性命的人,她不心甘也要心甘。

李霄又对夏沅交代了一些明日要注意的细节,直到夏沅记住所有流程后,李霄才让张来寿把人带回刑部大牢去。